第168章 明天新世界

上一章:第167章 恐怖孤儿 下一章:第16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猛地一个深呼吸, 顾辞久咳嗽着睁开了眼睛。这是小区第七层,那间改造过的房间。

其他人也咳嗽着, 陆续睁开了眼睛。

“你们醒过来了?身体状况如何?”

“燕子……”“瘦子……”

“你们的情况比较特殊, 是第一次只有灵魂、精神,总之是类似的情况,意识进去了, 身体没进去。陈晓燕小姐和张亮先生在游戏中死亡时,现实也停止了呼吸,所以我们把他们移走了。”

“我们能看看他们的遗体吗?”小周问。

“这是没问题的,但是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因为他们的遗体发生了与游戏情况一样的变异。我们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进一步异变, 只能砍掉了他们的头颅,并将头和躯干分别储存。”

其实火化更安全, 之所以还分别储存, 这是国家还要研究吧。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实情,国家在相关的问题上,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而且现阶段有什么研究成果,最先受益的自然还是玩家们。

两边都讲明白了, 顾辞久他们表示还是要去看一看,虚伪也好,求心安也罢,总得道个别……

本来想立刻就去的, 可是这一动,几个人脚底下都一阵发虚。他们这是躺了十天虽然有人给他们打营养针挂吊瓶, 还有来按摩的,可也架不住肚子里没食。食不知味的匆匆填饱了肚子,几人跟着一位军官来了他们所说的实验楼,这地方就在物业管理处,不过进去之后坐上电梯,瞬间就朝下去了。

新人和燕子的头颅与身体被各自封在一小一大两个金属箱子,能通过一道小小的透明玻璃口看到里边。

即使身首分离,他们也已经变得与那些黑影一样,腐败得只剩下白骨,由白桦叶子与泥土填充了皮肉。

“哪来的白桦叶子?”

“一点一点从骨头里长出来的。”边上一身白衣的实验人员回答,“我们以为在你们回到现实后,他们会变回原状,或者至少变成一具骷髅,但是并没有……”

被撞死的瘦子,同样没有全尸。

“他怎么也……”

“你们来看一段录像吧。”

录像里,每天下午三点,瘦子的尸体会突然之间扭曲,变成他被撞时的样子,可是午夜十二点之后,他又会恢复成正常的样子。

胖子指着镜头中的情况,手臂哆嗦:“他、他这是再重复被撞死的情况?”

“是的,现阶段我们也只能这么解释。”研究员叹息。

离开研究楼的时候,同伴的惨状与研究员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这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在恐怖游戏中死亡,并不是终结,尤其是灵异类的恐怖游戏,死在里边就等于留在了里边,成为了亡魂的一份子。

“呜呜呜……燕子……”小周抱着头,在车上哭了起来。她在哭燕子,但又何尝不是在哭自己。

“少泊,你说好要给我睡的。”顾辞久一把抓住了段少泊。

段少泊脸上一红,可还是说:“我说到做到。”

游戏世界里,大家还会起哄喝彩,在这里,其他人却只是无力的笑了笑——境况如此,及时行乐,别留下遗憾吧。

回他们那栋楼的时候,众人迎面遇上了陆远。

老爷子看见他,握住他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活着就好。”

若还是刚进游戏时候的心态,他们必然会追根究底问个明白,可现在……活着就好。

侧身而过的时候,顾辞久说:“瘦子和燕子死在游戏里化成了厉鬼,现实中也变异了,愿意的话,你可以去跟他们道个别。”

“现实?”陆远第一次脸上出现了异样的表情,这情况把他也给惊到了,因为这是上一次恐怖游戏里并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现实。”

陆远大步离开了。

顾辞久拽着段少泊的胳膊,跑在了其他人的前头,关上门,就两天没出来——反正这地方外卖免费,量足,速度快。

一直到第三天,可想而知只有顾辞久一个人出现,他身上有一种刀锋样的气质,仿佛只要稍微靠近,都能让人被割伤。

“我们只有十天的休息时间,小顾,你也稍微有点分寸。”老爷子劝。

“嗯,是我冲动了,我会好好照顾着少泊的。”顾辞久乖乖的地头承认错误,老爷子点着一句是真的出于长辈的关心。

老爷子叹了一声,也不再多说:“都活下去吧,好好活。我这话不是祝福,其实是诅咒。因为咱们都活着,其他人才不会也落进这个地狱里头。”

七天后,又是下一轮的恐怖游戏。这一次,大家并不像上次那样很热情的联系一起进入了,反而是顾辞酒主动联系起了大家。

“顾哥/小顾,我不想做你的累赘。”

他们失去了两个同伴,但就算是同伴,他们也得说,那是燕子和瘦子自己作死……

正常恐怖游戏中,最危险的部分,基本上都是顾辞久在承担。他们是被吓得要命,可回头想想,其实跟躺赢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而且最后得到的积分奖励,也都很丰盛。

他们感激,并且愧疚。

“不是累赘,你们是我最信任的依靠。在上一场恐怖游戏中,我们都能在对方轮班的时候,安稳的睡着,这就足够了。”

顾辞久的话很简单,但还是说服了除陆远之外的其他人。

现在有直播了,那种直接上手杀人的事情没有了。但并不表示卑劣的事情也就消失了,他们回来也有看其他人的直播剪接,了解更多恐怖游戏类型的同时,也看到了更多的人生百相。

在逃命的时候把队友推倒,让弱小的人去探路,自己逃不脱的时候拽住其他人的腿……

生死间,原本看着挺好的人,却恶相百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单独进行游戏,就跟大抽奖一样,把背脊交给很多不熟悉的人,确实这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应该说,恐怖游戏的第三轮,共同经历的第二轮,才是他们这些人组成一支队伍的真正开始。

而且,从那之后,六个人的的队伍再也没有减少,却也没再增加谁,一直到两年后。

从恐怖游戏中出来,六个人全都一身是血。不是他们的血,是怪物还有其他玩家的。

包括唯一的女孩子小周在内,六个人表情都很淡定,不过,她第一时间占据了这间改造房的浴室。胖子拍了拍肚皮:“这TM的侏罗纪时代太恶毒了,我去吃点好的犒劳犒劳自己,你们谁跟我一块去。”

“你自己去吧,我得去睡一觉。”孙队摇摇头,他的脸看起来比两年前反而年轻了不少,可他的头发却全白了,老爷子也是这样。游戏的强化能力可以让人返老还童,保持青春,但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不少资深玩家都白了头。

“老孙,咱俩搀着走吧。”老爷子笑呵呵的一胳膊搭在老孙的肩膀上,两个人彼此支撑着朝外头走。

胖子再看顾辞久和段少泊……这俩已经抱着啃上了……

摸了摸鼻子,胖子老老实实的走了。

喘息着松开,两人就这么相拥着倒在软软的地面上,又腻乎了一会,两人才离开房间上楼。

谁知道恰好碰上了从楼上下来的陆远,他应该也是刚刚完成自己的新一轮恐怖游戏。

陆远下楼,他们上楼,他们是觉得就一层楼没必要走电梯,陆远……陆远精神明摆着不对劲,脚底下都摇晃的,一步没踩稳就跌了下来,幸亏被顾辞久一把拽住。

“没事吧?”

“没事……多谢……”

“我们送你下去吧。你要去哪?”

“我?我……我就是去外头吹吹风,晒晒太阳……”陆远是真的在打哆嗦。

两人扶陆远下去了,下楼的过程中,陆远一直在努力深呼吸,努力抑制自己的颤抖。到了外头,他对着阳光眯起了眼睛。两人把他放在了一边的石头长椅上,有巡逻的士兵自动过来表示自己会照顾他,两人才离开。

陆远快撑不住了……

段少泊【沃伦越来越没有耐性了。】

顾辞久【正好,我们也没啥耐性了。】

系统……系统已经不敢说话了。

_(:з」∠)_这个来帮忙的私人任务,比拯救世界的正经任务还恐怖。他家宿主和小师弟还是头一回对一个世界这么缺少耐性,并且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回到他们的房间——他们的,世界人民都知道这俩已经同居了——刚进门,客厅里就摆着一个大概五十厘米高的机器人,它一身都是乱七八糟的零件,七八岁小学生的可能都要比它看着规整。

这就是顾辞久和段少泊一直在制作的,可以沟通高纬度文明的通讯设备。

与一开始预想的不同,他们并没有与基地的任何一个人说过,谁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偶尔顾辞久去研究楼要材料,也都是打着自制武器装备的名义。他们这队伍几乎就是华国最资深的玩家队伍了,其他玩家现在现实中看见他们都要叫一声老师,游戏里遇见了,立刻退居二线,做听话的乖宝宝。所以国家对他们也比较“偏心”,基本上他们要什么物资,上头都会尽量满足。

另外说,与他们的高存活率相对的,是陆远的低存活率。跟陆远进行同一场游戏的玩家,只有一次是多人存活,也就是所有恐怖游戏的第二轮,顾辞久他们那一次,其余,全部都是只有陆远一人存活。但看直播,陆远并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危害团队的行为,他甚至是自暴自弃的,可每一次每一次,都是他活着,其他人死去……

他被视为灾星,旁人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甚至出现过有人不顾直播的存在,一见到他就要杀掉他的情况。然后那个要杀他的人,当然是先嗝屁了。

人们诅咒他,袭击他,却只有顾辞久和段少泊知道,这个男人多么的痛苦。

现在的陆远对生的意志旺盛,却不是因为他自己想活,而是认为如果他死了,这个高纬度的畜生会干脆挥手把整个地球灭掉。

如果他们走了,陆远很可能会结束自己的生命,放在陆远他个人的这种特殊情况上,顾辞久也得同意,死亡对他来说是最大的祝福。

这十天里,他们完成了对这个机器最后的组装和调试。

又是一轮新的恐怖游戏,胖子跟大家排排躺之前,先去了一趟厕所,不是方便,是去呕吐的——其实胖子早不是胖子了,已经是个肌肉结实的帅哥,而且看样子对小周有一点意思,小周也差不多,但是两个人谁都不点破。

他们不敢,胖子有一次喝醉了抱着顾辞久哭:“哥们!有胆子!我也想告白啊!可是我害怕啊!害怕!我死了,或者他死了,剩下的那一个要怎么办啊!”

可不告白,喜欢也还是喜欢。胖子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这才多了一个进游戏之前呕吐的毛病。

等他回来,刚坐下,顾辞久固然凑过去抓住了他的肩膀:“胖子,如果……表白吧。”

“啊?”胖子有点慌乱,那眼睛斜瞥小周,小周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低头不看他,“顾哥,你看这……”

可顾辞久已经放了手,到了老爷子跟前:“老爷子,如果……把这个上交吧。”

老爷子接过不大的U盘:“回来再说不好吗?不管是什么东西,你们亲自其实去上交更恰当吧。”

顾辞久笑笑,没说话。

段少泊则给了孙队一把钥匙,这是他们房间的钥匙。给了小周一个三寸见方的小盒子。说的话也都是用“如果……”开头。

“你们别吓我啊,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小周比较慌,立刻把盒子扔了。

“时间到了,咱们准备吧。”

众人都想把这两位按住问个究竟,可确实时间快到了。他们只能忍住疑问,躺下,熟练的把自己和旁边的人联系起来。

不过躺下几分钟,众人就眼前一黑。

“欢……欢迎……欢迎来……”

年轻一代已经没见过老式电视接受不良满是雪花和扭曲画面的样子了,可这一轮进入恐怖游戏的玩家,却以3D的方式,切身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信号不良。

他们闭了闭眼,再睁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回到现实了。

“这、这怎么回事?”老爷子和胖子面面相觑。

“顾哥和段哥没在……”小周脸色惨白,“他们……他们……是不是……”

“游戏里怎么了?!”外头站岗的军人进来了。

“我们不知道。”四个人脑海里都下意识的觉得是顾辞久他们做了什么,可是在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恐怖游戏彻底玩完之前,他们觉得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恐怖游戏中,顾辞久和段少泊制作的那个粗制滥造的小机器人现在完全伸展开,它看起来更糟糕了,就像是一把拼装玩具组装起来的伞。

“高纬度的人们,我们是太阳系的地球人,我们希望能够与你们通话。”

沃伦所来的高纬度世界,大概正在不停的重播这句话,但这并不是这台小机器唯一的作用,它同时还“抓住”了这个恐怖游戏的空间,疯狂的吸吮空间的能量为己用,在高纬度世界看来,甚至游戏世界所在的空间正在坍塌。

这是顾辞久和段少泊走了个偏门,以地球的科技,尤其是在并不知会国家,得不到全力支持的情况下,他们想要制作出真正的通讯设备还需要至少四年,而且这个连正常的语句都传不过去,顶多传一个“滴~答~”这样的提示音。

但这显然是不够的,所以干脆就来个大的!

“你们是谁!”沃伦出现了,他像是一团发光的雾并无形体,却又有着万千的形体,他像是金发碧眼的白翼天使,像是羊角红肤的蝠翼魔鬼,像是金盔银甲的神将,又像是羽衣霓裳的天人,总之,所有地球人类所信仰的,他都能幻化出来。

顾辞久根本懒得理他,一巴掌就把这位出场时逼格极高的家伙抓在了掌心里。

正在坍塌中的恐怖游戏,就像是在这个游戏里边戳了一个洞,这范围你的存在是在这世界之中,却又是在世界之外。这里的天道也乐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顾辞久可以展现与他魂灵相符的神通。

“小家伙,你很了不得啊,我在你这,可是体验到了许多第一次呢。”攥在顾辞久拳头里的沃伦,就像是地球上的解压球,那种弹性十足像是个史莱姆一样的小玩具,于是顾辞久一只手攥着他,另外一只手的食指不停的朝拳头里戳,“小师弟,你说我们怎么料理这个东西呢?”

“让他体验所有地球人死亡时的痛苦吧。”

“好主意。”

顾辞久把沃伦球朝伞状的机器里一扔,沃伦球就跟掉进碗里的弹球一样滑动了两下,就被伞中间的空洞吸了进去……

就算他体验完了所有人类死亡时的痛苦,他也会继续被困在恐怖游戏里,被撕裂成无数个人,去玩他自己提取、设计出来的恐怖游戏,直到有其中一个他彻底通关,或者所有的他全部死亡,他才会有一次聚合。而他首先体验到的,绝对会是自己死亡的痛苦。而且聚合是短暂的,按照地球时间算,只有二十四小时,时间过后,他就会再次分裂。往复循环,直到他彻底承受不住痛苦,崩解成宇宙最原始的能量。

“小师弟。”顾辞久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段少泊握住他的手,顾辞久胳膊用力,把段少泊楼进怀里,亲了一下:“这世界唯一的好处,就是你在全世界面前,大吼说要愿意让我睡。”

“你还记着呢……”段少泊表情有些微妙,眉毛扬着,眼睛瞪着。

“嗯,所以下个世界你追求我的时候,我也会向全世界宣布,我要睡你!”

“你多大了呀?”段少泊的手拍了拍顾辞久的脸颊,可他脸上带着笑,所以……其实顾辞久的这个宏愿,也并不是让他这么嫌弃的。

“三岁!”顾辞久得意洋洋的回答,“皮皮虾,我们走!”

系统:“(p≧w≦q)收到!新世界出发!”

_(:з」∠)_等等,我刚才应下了啥?

(|| Д)我不是我没有!我才不是皮皮虾!

QAQ嘤。

他们消失的同一时间,地球,无论南半球还是北半球,此刻天空都是一片明亮,只要是朝外看的人,就能看见天空下分散下无数的人影,他们都是恐怖游戏中的死者。一开始这些人影造成了巨大的恐慌。

在有了恐怖游戏这东西之后,地球人对外星人,对包括妖魔鬼怪之类异类的好感降低到了最低点。看着这些疑似鬼怪的人影,巨大多数的人都尖叫着逃跑。

不过也有很少的一部分在人影中发现自己家人的人,没有逃跑反而迎向了人影。

比如一个拉着孩子的年轻母亲,她看见了自己的丈夫。她跑过去想要拥抱他,可人影是虚幻的,她只是差点摔倒。人影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虚虚的抚摸了两下睁着大眼睛一脸童真的孩子,消散在了空气中。

人们渐渐平静了下来,这些虚影并非作恶的鬼怪,而是来道别的灵魂。

他们是儿子、女儿、丈夫、妻子、兄弟、姐妹、恋人、好友……

恐怖游戏世界,就此终结,超过九成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除了夏国,夏国拿到了由老爷子上交的,顾辞久和段少泊的研究资料。

夏国首脑经过一番研究,觉得……咱们还是闷声发大财吧。这个消息,至少一百年之后才能解密,只是有些对不起两位烈士了。连给他们在烈士墓建个衣冠冢都不行,对,这个得写上。等到解密的时候,一定得给两位烈士在烈士陵园里补两处墓碑。

胖子和小周成了一对,后来结婚了。老爷子和孙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庭。

恐怖世界终结,他们的能力却没有被收回。各国都把这些超级战士集中起来,也是国家武力的一种表示,而且……他们的能力是遗传的。

陆远自杀了,干脆利索的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天道拥抱着这个本该幸福美满,此时却伤痕累累的灵魂,然后把他塞进了小周的肚子。

新世界,顾辞既睁开眼睛【系统……】

面对睁开眼睛的顾辞久,系统是恐慌的【QAQ宿主!!!真不关我的事情啊!!】

emmmm这句话好耳熟啊……

上一章:第167章 恐怖孤儿 下一章:第169章
热门: 霸总是我事业粉 恋爱洗牌 恩有重报 鹌鹑 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 他的小草莓 小米的乱情人生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偷情日记 琴爹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