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恐怖孤儿

上一章:第166章 下一章:第168章 明天新世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辞久说找到了活过九天的方法, 不管是真是假,总算是让其他人松了口气。

他们坐在墙根下面, 总算是压过了这个晚上。当天边出现第一道朝霞, 墙头上的盯了他们一晚上的怪物就消失不见了,新人也一头栽了下来,把胖子压了个正着。

胖子现在已经学会再怎么别惊吓也把叫声吞在喉咙里了, 只发出可笑又有点可怜的“嘶嘶”声。

其他人还不敢动,只顾辞久带着段少泊和老爷子起来,把新人扶开。

“能动了,不用再拉着手了。而且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卧槽,这是什么啊!”胖子一听能动, 第一时间站了起来,原地跺脚拍打身体, “虫子!”

松软的黑色泥土和白色的蛆虫随着他的拍打, 纷纷掉落在地上,胖子一脚踩在蛆虫上,虫子爆出的浆液是黑绿色的,并且有着浓烈的腐臭。

“一边走, 一边拍,快走。”顾辞久扯了他一把,其他人帮着他一路拍打。

“哎!”

“新人呢?”小周问,声音里带着鼻音。

新人仰面躺在地上, 很明显已经死了,尸体面容扭曲, 嘴巴大大的张开,下颌看起来都已经脱臼了,嘴巴里塞满了泥土,两只眼睛闭着,可眼皮起伏,不时有蛆虫掀开他的眼皮露出一点头尾……

小周刚才没注意新人的样子,问的时候才看了一眼,顿时打了个激灵。

“不管了。”“这也是没办法……”“走吧。”

“嗯。”小周吸了吸鼻涕,却又看了新人的尸体一眼,她想的是燕子。

一个团体里,相似的人总会更加的亲近,她跟燕子是唯二的两个女生,自然也就彼此抱团,可真没想到,来之前她们还笑谈着变成女超人要怎么样,现在却……

燕子是不是也跟这个新人一样,现在不知道躺在什么地方,让蛆虫啃食?

昨天刚来还是十个人整,现在队伍却只剩下了七个人,每个人的心底都沉甸甸的。

不过第二天,他们过得意外的轻松,白天的时候在白桦林里头找食物,虽然不多——天气越发的冷,第一天找到的蘑菇还算多,第二天就骤然少了一半,全靠发黄的野菜和顾辞久用石头打的鸟类与松鼠。

面对稀少的食物,他们就有些庆幸自己是小孩子了,至少胃口也小了。

中午吃过东西,所有人聚在一处日照还算温暖的地方,轮流小睡。不过瘦子、胖子还有小周都睡不着,即便额头已经发疼,可闭上眼睛昨天夜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在眼前闪过,甚至这些回想,好像比昨天亲眼所见的情景更加骇人。

眼看天色变得昏黄,顾辞久带着他们回到了孤儿院墙边。

“今天晚上我自己进孤儿院一趟。”还没到的时候,顾辞久这么说。

段少泊:“我跟你去吧,你一个人翻墙都不好办。或者被什么迷住了,连个叫醒你的人都没有。”

“我跟着去吧。”胖子说,“昨天段哥你去过一次了,顾哥去是没办法,那些东西我们其他人遇见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应对,但是总不能全让你们跑。”

“我也去。”瘦子也说。“我也……”小周慢了一步,脸上发热,因为她是不敢的,说这些话完全是为了客气。

段少泊:“干脆还是抽签吧,这次一个人就够了。”

抽签结果,段少泊。

他们到了墙边,等着天彻底黑下来。当天真的黑下来的那一刻,一位、一头修女窜上了墙头,蹲在那,身躯前倾,就像是一只盯着玩具的猫,但从它身上看不到任何猫咪的可爱,只有恶意和恐惧。

“行了,都别去了,分前后夜睡觉吧。”顾辞久一摊手。

“怎么睡啊……”小周苦笑,“白天都睡不着,现在夜里,头上还有这个,根本睡不着。”

“那我背经给你们听,好吗?”段少泊说,“就是咱们夏国的经书,也不知道在这地方管不管用。”

老爷子:“哎?小段你还会背经啊?佛经还是道经?”

“是道经,我过去那个情况,有一阵心理很乱,就坐下来学了一些这方面的东西。我不会唱,找不太准那个韵律,就给你们背一背吧。”

“好!”普通人对于道经的了解,大概就是一本《道德经》,还最多说两句“道可道非常道”之类的,但不管是什么,这是经啊。印象中应该就是能够降妖伏魔的东西吧?

“那我背了,老君曰:夫道,一清一浊,一静一动。清静为本,浊动为末。故阳清阴浊,阳动阴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静者动之基。人能清静,天下贵之。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

这是《太上老君清静心经》,如今在场的,听明白的人除了段少泊就顾辞久了,可并不妨碍其他人“听进去”。段少泊的声音平稳却不平淡,听在耳中直让人觉得安稳舒心,不知不觉眼皮就开始打架,不过一会儿,手还跟两边的人紧紧拉着,人已经倒下去了。

这是顾辞久和段少泊白天商量的结果,这才第二天,不能让众人继续这么提心吊胆下去了。不睡觉带来的结果可不只是身体和精神上的疲劳,超过三四天那就要精神失常的节奏,他们也不希望只有自己两个人在这个世界中活着走出去。

让他们两人都没想到的是,得益的并不只是游戏中的五个同伴,还有游戏外的人们。

一个白天都是乏味的野外生存,看直播的人原本已经没有几个了。不过有昨天的老观众,知道夜里还有变故 ,所以盯着点来了,还有国家安排的专门盯着他们直播的特殊人员——每个直播都有这种特殊人员,把异常上报,特殊问题汇总。所以,听到看到段少泊念经的人是不少的。

恐怖游戏中的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现实世界中的人虽然没有死亡的威胁,压力小,却也只是相对。

这几天外边警车、消防车、救护车警铃的声音就没有停歇过。走在大街上,突然就会有人失声痛哭,这往往还会引起连锁反应。网络上到处都是一群人抱头痛哭的动图,世界各地都有。

用网络上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很“丧”的时代,所有人的头顶上都乌云密布,而且乌云里即将坠落下来的是致命的刀锋,那些在恐怖游戏里各种惨死的人,十天后就会变成了你自己。

夏国还算好的,因为禁枪。外国已经开始出现了打砸抢,凶杀,强女干等等暴力事件,凶手们却都不是暴徒,不久之前他们都是普通人,这些人是怀着“死前狂欢”的目的做出这些事的。

该怎么舒缓民众的情绪?各国都在疼痛。

而此刻观看直播的人们,无论他们是出于何种目的,陌生还是熟悉,在段少泊的诵经声中,他们的情绪被舒缓了。

许多人举着直播机就睡着了,一夜过去,第二天腰酸背疼,可是心情突然就舒畅了许多。官家安排的特殊人员意志力不是旁人可比,他有点迷糊,没睡着,一直撑到有人来换班。回去睡了一觉,起来,同样感觉到了自己心里的变化。

作为特殊人员,他自然不可能像普通人那么丧,可心理压力一样是存在的。

虽然这是一种没办法量化的感觉,这位特殊人员还是把事情报给了上级。

三天后,直播机多了无法关闭的背景音乐,在常人听来只是很舒缓的背景音乐,可在低频中,却有佛经和道经之类的唱经在其中。其他国家也开始纷纷效仿,有些国家甚至直接就在网络上加入唱诗班的颂歌之类。

这是三天后,暂且回到现在。五个人都睡着了。

“少泊,你真没练过?”顾辞久做出一脸惊讶。

“没有,我也很意外。”段少泊脸上的惊讶只比顾辞久的更多。

“牛。”顾辞久比出大拇指。

“我倒觉得你像是练过,没有你,只靠我们几个在这种恐怖游戏里,想活下去真不容易。”

“那我把大腿给你抱,最硬的第三条腿哦。”

“……”段少泊挑着眉毛,一脸无奈,“小孩子别说这么乌七八糟的话。”

顾辞久吐舌头:“你也睡一会吧,有我守着就行了。”

“我……”

“睡吧,后半夜会把你叫起来的。毕竟我白天也就睡了应该不到一个小时吧,我也需要休息。”

“好。”

段少泊也躺下了,他刚入睡没多久,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白桦林的方向传来,新人和燕子从林子里走了出来。新人的尸体他们特意去看过两次,中午之前它还在那,中午之后就消失了。

今天新人可没有昨天那么“体面”了,它的两只眼睛已经被蛆虫吃空,白白的虫团在眼窝里组成了新的眼珠子,走动间,他的鼻孔和耳朵里也开始朝下掉虫子。

这种气温,蛆虫本不该这么活跃的。

顾辞久抓着猎枪的枪管,站了起来,大步冲过去,双手握着枪管,冲着燕子就抽了过去。枪托跟下颌骨亲密接触的声音干脆又响亮。正常人,即便成年人挨这一下子也要倒地不起了,燕子只是停下脚步,身体朝后一仰。

新人张开双臂,朝着顾辞久扑来,于是鼻梁骨稳稳的挨了一枪托。

燕子的身体刚直起来,下颌骨几乎相同的位置,立刻挨了第二下枪托!

五分钟后,在一块下颌骨飞出去的同时,顾辞久坐回了墙边。他的战斗都是在白桦林外的,地面上有一道正常人都看不见的分界线,分界线的两边是黑色和灰色,黑色里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灰色则是那种弄脏了怎么都擦不干净的灰。

还有一道分界线,其他人都看得见,那就是孤儿院的墙。同样是一边黑和一边灰,但孤儿院里边的黑,看长了就会让人觉得仿佛有血流出来。

孤儿院的墙是不动的,白桦林的线却在动,今天比昨天就朝着孤儿院的围墙靠近了大概两寸。

中间的灰色看起来脏兮兮的,却是他们的安全区。

第三天,所有人一睁眼就是一个激灵,在初冬的晚上穿着单薄的衣服睡在林子里,对身体是一种折磨。他们又要开始在林子里寻找食物了,不过收获比昨天还要少。

“咱们能到公路上去看看吗?我刚刚好像依稀听见车子的声音了,说不定能找到车子愿意带咱们离开。”瘦子说,就算他最瘦,但也不是说他吃的就少了。

顾辞久回答:“车道在我看来就是一条血路,最好不要去。”

这一天他们安全度过,第四天、第五天也是如此。

第六天的时候,不死心的瘦子走上了公路。他站在路中央,这条土公路的路况并不好,这个年代的车子没办法快速行驶,他站在这,只要他们看见了就会停下来。

“唏律律——!”马的嘶鸣突然响起。

怎么这么近?不过,马车也……我飞起来了?

腾空的感觉,充满整个视野的蓝天,就是瘦子的最后……

顾辞久他们发现不对跑过来,只看见一道模糊的影子,那是一辆极其古早的双马马车,用堪比火箭的速度奔过跑出的残影。

瘦子落地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被熊孩子暴力玩耍后的洋娃娃,四肢严重扭曲,白色的骨头刺破了衣裳,内脏从腹部的破口溢出,流了一地。

破衣烂衫,一脸菜色,还有人在咳嗽的六个孩子排成一排,甚至没人敢走上公路,只能这样对同伴表示默哀。

第九天的晚上,中立区已经变得非常狭窄,他们只能靠墙站着,所以睡觉的时候的时候,就得一个人抱着一个人,如果是头两天,绝对没人睡得着,现在,大家在被同伴叫醒之前,睡得都很安稳。

即使……被股词句殴打,加上腐烂的新人和燕子,还有许许多多的黑影,就站在他们身边。

这种距离下,他们已经看清了黑影的模样,那是一具具行走的白骨,看高矮应该也是孩子,它们早就烂得彻底,腐烂的白桦叶子和泥土成为了它们新的皮与肉。

孙队和老爷子还曾经试着对这群年幼的受害者晓之以理,但他们没得到任何回应。它们是彻彻底底的恶灵,没有任何的人性,只有疯狂。

之前第七天的晚上,孤儿院院墙上蹲守的是独眼女巫,她耐不住性子的把脑袋稍微探了出来,结果让这些恶鬼撕走了半张脸皮和一片肩胛骨。修女的血液滴在地上,带着浓烈的硫磺臭气,并且发出酸液腐蚀物体时的滋滋声。

看着地上被腐蚀出来的坑,众人都有种幸好的感觉。

如果这两边的怪物是一国的,他们第一天就死得干干净净了。

还有第八天,他们试过点火焚烧白桦林,可火焰点着,无端端的就熄灭了……

终于天亮了,怪物们撤走,他们也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墙边。今天是最后一天,只要度过这最后的白天和黑夜,明天一早,十天的期限就到了。

可是,白天倒是好过,只要忍住饥饿,但是晚上呢?今天晚上他们很可能没有任何的立足之地,那他们要怎么活?

所有人都看着顾辞久,顾辞久则看着白桦林。

“我们今天晚上没地方躲了,只有拼命了。”

“拼!呸!”胖子变成的这个小男孩本来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点胖,但现在他已经成了瘦子了,他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拼过了就活!”

“拼!”小周咬着牙,她本来就是韧性十足的姑娘,这时候更多了几分凶悍。

“拼!”老爷子和孙队咬牙切齿,他们年纪更大更沉稳,却不表示就没了拼劲。

“拼。”段少泊自然从来都是跟顾辞久一国的。

白天,孤儿院午饭的钟声敲响的时候,他们翻进了孤儿院。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杰克和约翰两个杂工,杂工站在那,看着他们,不动也不说话。他们进入了杂工的住所,那里竟然是唯一没有腐烂恶臭的地方,但也有浓郁的血腥味。

拿了木板、铁钉和锤子出来时,杂工还是站在原地。他们就那么看着六个孩子钉死了孤儿院主楼的每一道房门,然后了点了一把火。

这次火焰竟然猛的窜高,瞬间将孤儿院的两层楼包裹了进去,孩子的哭声,大人的咆哮怒吼从孤儿院里传来。

“没用的。”杰克看着他们终于开了口,“一百五十年前,这里属于一个新移民贵族,他杀了太多的黑奴,最后被奴隶们烧死,后来在他的大宅地基上,建立了这栋孤儿院。只要是来到这里的人,没谁能活过一天,你们是特例。”

约翰补充:“所有人都是亡者,你点火,只会让他们更加凶暴。”

顾辞久已经重新拿了铲子和锄头,然后……大家去挖墙头。

“我知道,但我那么做只是要让他们今天白天老实一点。”他抡起锄头,一锄头砸在了墙上。

身后的孤儿院烧着,臭味越发的浓郁,肚子里没东西的六个人一边挖一边干呕。石砖墙非常的坚固,不过在天色变暗之前,他们还是成功挖垮了一小截围墙。

“如果……如果能把外头的恶鬼放进来,我们就还有生的希望。如果没能放进来……我很高兴能够跟你们相遇,并且并肩作战。”顾辞久杵着锄头说。

“我、我也是。”小周哭了,却又绽出这些天来的第一个笑。

“兄弟!”胖子跟顾辞久击掌。

孙队和老爷子都给了顾辞久一个拥抱。

轮到段少泊,他先给了他一个抱抱:“活下来就让你睡。”

“哇啊哦!!!”“牛逼!!”“哈哈哈哈哈!!”“老了啊,老了!”

轰隆一声,孤儿院垮了,巨大的羊头怪物发出咆哮,最后一缕阳光照在它身上,冒出一缕缕白烟。

怪物看见了所在角落的六个人,四肢着地,朝着他们奔来。

六人跑到了工具房和焚烧房后边,跟怪物捉迷藏。但怪物根本没绕道,它直接跳到了房顶上!

六个人分两边跑去,但房顶上出现了猫化修女的身影……而房子的两头,被许多穿着孤儿院服装的孩子,堵住了去路。

一切,看起来都陷入了绝境。

突然,堵住路的孤儿们尖叫了起来,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背后,将他们扑倒在地,撕咬啃食。虽然不知道鬼怎么吃鬼,但这不是顾辞久他们需要担心的。

房顶上的大怪物与修女也同样受到了黑影的攻击,众人再次看向它们的时候,他们身上已经爬满了黑色的影子,就好像是又长了一成黑毛。

“过来!”

杰克和约翰的工具房是有后门的,顾辞久几锄头砸烂了后门的门锁,招呼着众人躲了进去,他刚要关门,巨大的力量突然从外冲来,把他撞到在地上,猎枪也脱手掉在了地上。没了脸皮的独眼修女扑了进来,它的脑袋竖着从中间裂开一道长着尖利牙齿的巨口。

这张嘴朝着顾辞久咬了下来,一口咬在了铁锨上。另外几把锄头和铁锨打在了它的脸上,在铛铛的金属撞击声后,独眼修女咬住这些农具,将它们甩到了一边,再次朝着翻身在一边拿起锄头的顾辞久扑了过去。

杰克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一把抱住修女冲了出去:“我们只能保护你们八个小时!活下去,孩子们!”

在他们出去后,后门砰的一声紧紧关上,守住前门的应该就是约翰了,这大概是隐藏剧情?

六人握着武器坐成一团,他们不确定连个杂工说的是否是真的,更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坚持八个小时,只能等待。

小屋一直在摇晃,灰尘从屋顶上洒落下来,屋外的嘶吼和尖叫没有一刻停息。所有人都在发呆,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却又很慢……

一只巨大的爪子突然砸破屋顶,众人要跑,可前后门,窗户也在同时砸破,衣服破烂露出长满鳞甲躯体的裂脸修女们以四肢着地的野兽姿势爬了进来。

刚刚庇护他们的小屋,现在阻断了他们所有的通路!

到此为止……吗?

“游戏时间到,恭喜玩家在恐怖孤儿院游戏中存活。”

上一章:第166章 下一章:第168章 明天新世界
热门: 抱走男主他哥 慈航静斋覆雨翻云 朕在豪门当少爷 皇叔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乡野村夫 香水 张公案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