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上一章:第165章 下一章:第167章 恐怖孤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辞久……一叉子就戳了过去, 就是那根戳了修女眼珠子的叉子,顾辞久没扔, 毕竟这是现阶段唯一的武器了。

顾辞久戳人眼珠子的速度很快, 对方的反应也一点不慢。眼珠子开始“扭曲”,就像是有人在搅和一桶有许多颜色的颜料,然后这些“颜料”拧成了一道线, 顺着叉子窜了过来!

顾辞久却动都动不了,眼看着这团东西就要扑到他脸上,眼前,顾辞久突然一黑,视线重新清晰起来的时候, 他已经躺在地上了,身上压着段少泊和老爷子, 嘴巴上还按着燕子的小手。

应该是他们把他拽躺在地上的, 怕他惊呼所以捂着他的嘴,顾辞久轻轻拍着他们,示意自己没事了,等站起来用手势问他们里边的情况。

三人用手势回答, 里边就两个人,一个神父和一个小女孩,神父正在用暴力对待一个小女孩。

既然确定,三人绕回到了门口, 用手势示意燕子去叫门。

燕子指着自己,有点无措, 得到再次确认的答复后,她一咬牙敲响了门。

“谁!”

“嬷……嬷嬷说……您要给我做忏悔……”

游戏中他们明明听自己说的是汉语,可是这些米国人却听的一清二楚。他们听米国人说话其实也是英语,可就是能明白。

房间里大动作折腾的声音和大概是床脚磕地面的声音停止了,小姑娘声嘶力竭的嚎啕也变成了低低的呜咽,随即有脚步声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越来越近。三位男性示意燕子后退,顾辞久正对着开门的位置,段少泊在斜侧面,老爷子在门后。

门吱的一声打开,顾辞久第一时间向旁边扑去,因为他面对的是黑洞洞的枪口。门后的段少泊不用多问,看顾辞久的动作就用肩膀撞向了大门。

门撞神父的声音几乎与段少泊撞门的声音重叠在一起,随之而来的,还有神父的叫骂声。

顾辞久与段少泊对一个眼神,段少泊拽着把手用最大的力气扯开了门。门敞开,只穿着裤子的神父,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趾,他的嘴巴里吐出一声声疼叫和咒骂,他虽然还双手抓着一杆猎枪,可手指头都没放对地方,而且猎枪的枪口朝上。

发现门打开了,神父第一时间抬头张大了嘴,下一秒,他的咒骂就变成了堪比海豚音的惨叫。

这回顾辞久的叉子攻击的总算不是眼珠子了,他仗着身高,一弯腰,一叉子戳在了神父的大腿上。

剧痛之中,神父把枪扔在了地上,枪走了火,子弹打飞了一块门框。飞溅的木屑擦伤了老爷子的脸。

门后的段少泊轮着一块石头冲了过来,一石头拍在了弯腰捂伤的神父太阳穴上,一脸狰狞扭曲的神父,顿时倒在了地上——什么都没穿,挺着圆肚皮,一身黑毛的神父,再没有了白天时候的道貌盎然,看起来就像是一头黑熊。错了,黑熊也有可爱的时候,他的身上只有丑陋。

主楼的方向已经亮起了灯光,燕子以为他们下面该救了人就走了,就朝前凑,结果被老爷子一把抓住了手,而段少泊随手捡了地上的猎枪。然后他们四个就这么跑了?

“哎?”房间里被伤害的小姑娘呢?这样就算了吗?

燕子扭头看了一眼房内,神父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房间内的摆设跟她白天来的时候一样,在两张床的中间,站着一个小女孩。她的只有一半头发,另外一半只有血淋淋的头盖骨,她的眼睛瞪得很大,眼球上蒙着一层白膜,嘴巴被从嘴角处一直划开到耳边,她穿着一间满是血迹的老旧吊带纱裙,本来该是白色的裙子已经变成灰黄色,她双手捧着的正是半块头皮。

“你们是来帮我的吗?我的头很疼。”

这个小姑娘已经离他们很远了,可燕子就是觉得她是在她的耳朵边说的话,甚至这个说话的人可能就是正拉着她手的人!

“啊呜!呜呜!”燕子把惊叫咽进了嘴巴里,用了这辈子最大的理智,压制住了自己挣扎的冲动,反而更紧的拽着手里的手。

可她的眼睛无论如何也无法从那个小女孩脸上挪开……现在这个位置,不是早就应该看不见房间里的情景了吗?可为什么,她还在眼前……

脸颊上忽然一疼,燕子的脸歪到了一边。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围墙下面了,且不只老爷子拽着她,顾辞久也从身后将胳膊圈到她胸口的位置,这已经是拖着她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脚步都停下了。

打她的是段少泊:“对不起。”

“不!谢谢!谢谢你!”燕子已经哭出来了。

老爷子呵斥:“快走!”

有什么东西正从主楼那边跑过来,他们所在的位置,能看见那东西的双眼闪烁着绿色的光,就像狼一样。

翻上墙之后,顾辞久在墙头上坐了一会,才跳下去。

其他人就要朝林子里跑,被他给拽住了:“不用,没关系。”

“你确定?”燕子问,尤其顾辞久在小屋那里也着了道,他说的话就比之前打了些折扣。

“确定。”谁知道顾辞久话音刚落,就听“砰”的一声,有黑乎乎的东西跃到了墙头上,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抬头朝上看。

“别动!”顾辞久喊出声的同时伸手抓住了老爷子和段少泊。这两人都离他更近,虽然段少泊他可以不拉,他们俩彼此信任,段少泊更是见过大世面的,他不说也不会乱跑。但是当有了感情,很多时候理智就不是放在第一位的了,更何况这个世界里顾辞久也成为了一个弱者,他对伴侣的关切与照顾总会比对其他人更厚重。

结果只有燕子没被拉住,她看见了一个黑乎乎的大块头蹲在墙头上,绿色的眼珠子充满贪婪的看了下来。她还是惊魂未定,顾辞久的喊声她听见了,可是这次理智就不那么有用了,她转身就朝树林里跑了进去!

“燕子!”老爷子和段少泊都抓了她一下(段少泊抓枪的那条胳膊被顾辞久抓住了上臂,另外一只手还是空着的),老爷子抓住了她的衣裳,可只是让燕子惊叫一声,挣脱了一下,老爷子被拽出去两步,燕子已经跑脱了,只留下老爷子手上劣质的孤儿院院服的一角。

燕子跑进了白桦树林里,顷刻间就被阴暗的树影吞没了。

“砰!”第二头怪物跳上了墙头,老爷子其实也想跑,不过比起燕子,他更稳得住,而且这怪物确实就蹲在墙头上看着他们,并不跳下来。

老爷子动作僵硬的扭头看了一眼,第二头怪物只有一只眼睛。

顾辞久抓着两人的手,开始顺着墙根走。怪物蹲在墙上看着他们,就是不下来。也有怪物不时的跳上他们旁边的墙,居高临下的看。

三人紧绷的肌肉渐渐放松下来,老爷子低声问:“这是……修女?”

“嗯,给它们力量的东西就在孤儿院里,离开孤儿院的围墙,力量就会消失,所以它们不出来。我们慢慢走就好。”

他们是从另外一头的墙上翻进孤儿院的,一路走到小屋那边,斜穿了整个孤儿院,想要回合必须绕过去。

墙头上的修女们忽然发出了像是受惊鸟类一样的叫声,纷纷从墙头上跳回了墙内,它们像是受惊了。当墙头上变得空无一人,一种异样的紧张感却开始在四周围蔓延。

三个人先是看见一只有着长长手指的黑色爪子抓在了墙头上,然后一个巨大的怪物从墙后露了出来,它长着山羊的头,有高大魁梧满是黑毛的上身,而且,它左边太阳却的位置看起来湿漉漉的,像是受伤流血了。

“我们……依旧不跑吗?”老爷子咽了一口唾沫,这个恐怖游戏,每次都在他以为已经见多了诡异之物的情况下,冲破他的想象力。

“不跑,林子里的东西会让我们没命,继续走。”

他们这边在怪物的目视下艰难前行,另外一边等着他们的孙队四个人,也陷入了麻烦。

正确的说,顾辞久他们刚离开不久,这边就出事了。

当时他们四个坐在地上,手拉着手小声唱国歌,可能心理作用更多吧,但唱着国歌确实感觉舒服了很多。

“我的老天!我总算找着你们了!”新人踉跄着从白桦林里,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朝他们这边跑。

四人停下唱歌,孙队和小周要站起来让瘦子和胖子给拉住了,胖子说:“无论如何别松手,别动,他回来了,让他过来就好。”

[这些人也太冷漠了吧?看见队友回来了,这种反应吗?]

[前边的,新来的吧?]

[新来的吧?从哪个傻白甜直播过来的?]

[傻白甜快回去吧,别一会受刺激大了从窗户跳下去。]

[这个无名氏,不是刚才……的人吗?]

[你们朝边上看一眼,只有八个单镜头了,就八个活人了,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吗?]

[恐怖游戏什么的竟然还有鬼,太搞笑了吧?]

[这种情况……玩家死了也会成为恐怖世界的一部分吗?]

[死了还要被控制吗?!]

[也可能是原住鬼假冒出来的玩家吧?]

“对了!我在路上还看见顾哥他们了!你们等会,我把顾哥带回来!”新人转身就跑走了。

他一转身,刚才站起来的孙队和小周就都坐回去了,明明刚才胖子和瘦子劝说的时候,他们俩神色间还有些犹豫。手拉着手坐下的四个人,表情看起来比刚才更紧张了许多。

新人回来了,身后跟着黑乎乎看不清形象的四个人影:“你们看,大家现在都集合在一起了!哎?你们怎么不过来啊?”

瘦子小声说:“它们过不来?”

小周回:“大概吧?”

新人说了半天都没人回应,有些着急:“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大半夜怪瘆人的,给点反应好不好,不然我都要以为你们不是活人,是鬼了!”

胖子:“MMP,谁是活人谁是鬼啊。你才是鬼呢!”

“你们说什么?!”胖子话音刚落,刚才一直在他们十几步外转悠的新人,瞬间冲到了他们的眼前。

不管刚才是不是还心存怀疑,现在事实都告诉他们,新人已经不是人了。地球上就算是刘飞人也没道理瞬间从十几步外窜到任眼前的。

胖子顿时后悔:“我这个臭嘴啊……我就是现在腾不出手来,否则非得给我自己俩嘴巴。”

“你们说我是鬼吗?我才不是鬼!我好害怕啊!你们为什么不拉着我的手?为什么不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三个字不断在耳边回响,就像是有人不断的拨弄一根高音的琴弦,心脏都跟着打颤,四个人都生出了捂住耳朵的想法,幸亏他们的手跟同伴紧紧握着,谁像松手都被旁人握得更紧,反应过来后也把同伴我的更紧。

看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尤其犯过心脏病的孙队,换了个小孩子的身体,但貌似他的心脏还是不好。就这一会,他觉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可直接搭话,说会救他好像也不成,没看胖子这一句话就把鬼引来了?

得让对方跟着自己的节奏来,孙队一声大喊:“你要是觉得危险就到我们的圈里来!”

新人把嘴闭上了,耳边没了它的吵闹,四人都缓过了一口气,可一抬头,他们却发现,新人带回来的四个黑影已经近在眼前了——距离坐在最外围的孙队,就只有两三步远了。

“你们……你们能看见它们到底是什么吗?”瘦子咬着后槽牙问,新人虽然也够吓人的,可至少他们知道这八成就是那个新人死了之后化成的鬼,但这四个黑影子,都这么近了还是一团稀里糊涂的黑影子,让人看得清清楚楚,却又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小周忍着泪摇头:“不知道,看不清楚……”

“你们让我到圈子里去?”新人说话了。

“圈子里可以保护你。”孙队不敢点头,只敢硬着头皮这么回答。

“好,那我进去了,你们把胳膊抬起来。”

孙队抬起了跟胖子握着的手,胖子不想抬,但看新人的样子,总觉得他要是不抬,新人就会做点什么大家都不想看见的事情了。胳膊抬起来,新人走进了四个人围成的圈子里,然后就突然没有然后了。

新人老实了,他带着一股浓重的泥土味道,站在四人中间,跟发呆一样,不说话也不动。那四个黑影也停在了孙队的两步之外,没再靠近,两边就这么僵持着,没谁敢开口说话。

“砰——!”一声枪响突然打破了寂静,四人都是一哆嗦。

小周:“顾哥他们……”

孙队满是无奈的声音打断了她:“别说话。别动。”

一声枪响之后,孤儿院里又安静了下来,这应该是好消息……吧?

又是沉默,只是这次大家的心情比刚刚还要压抑。

“黑影!黑影退了!”瘦子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四个人是面朝里拉着手的,黑影距离孙队最近,然而它们是在孙队背后,所以孙队对面的瘦子反而把动静看得最清楚。

黑影退了,新人却被留下了,万幸它一直就是那么站着,好像只要他们不松开彼此紧握的手,应该救没什么事。

可他们刚开心没一会儿,小周就发现了其它的危险:“那、那是什么……”

顺着小周的视线看过去,有东西顺着墙头走了过来,它四肢着地,走路无声,绿色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烁着恶意的光。

小周:“我们……我们逃吗?”

“逃到哪?”孙队看着那个像是个野兽的东西,“逃进白桦林吗?”

胖子:“这里距离公路其实挺近的吧?我们朝公路上跑!”

“黑灯瞎火的,一跑起来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咱们中间还围着个明摆着不对劲的人,有什么万一就是死路一条,就等在这!这东西明明可以无声的攻击我们,从块头看,它可不小。但它反而就这么一路走过来……等在这。”孙队额头上的青筋都突起来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可他知道,跑这个选项绝对是错的!在没有第三条路的情况下,只能选择留下。

那东西越来越近,甚至就蹲在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墙头上——那竟然是胖修女苏珊,她依旧穿着修女神圣的黑色长袍,戴着黑色的头纱,面目也依稀还能辨认出来,但也只是依稀,她原本还算光滑的脸现在浮现出明显的一丝一丝的肌肉线条,就好像有一张猫的脸现在埋在了人脸的下面并且想要挣脱人的脸皮浮现出来。

一声闷响,另外一位修女跳上了墙头,紧挨着苏珊,它的脸跟苏珊修女一样有猫化的迹象,不过它只有一只眼睛,看着他们的眼神也更怨毒。第三、第四位,一直八位修女相继跃上了墙头,它们蹲坐成一排,一动不动盯着四人。

一阵风吹过,四个人一块打了个哆嗦,他们的衣服都已经让汗湿透了。

墙头上的修女们在风吹过后,突然变得焦躁起来,它们开始叫,沙哑刺耳,让人听了就觉得一阵烦躁,又开始在墙头上摇晃身体,就好像随时都会扑下来一样。

可怜四人都很想跟同伴挤成一团,可是中间还站着个新人,谁都不敢碰他。四人又都想低头闭眼不看这恐怖的一幕,却又担心自己错过了该注意的危险预示,要跑的时候自己慢不说还拖累旁人,所以只能瞪大眼睛看。

“我们在这……”有声音依稀传来,墙角那边也依稀能看见有人跑过来,但是有了新人的例子,谁都不能肯定,这过来的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墙头上的修女们在一声极其整齐的吼叫之后,跳下了墙头。在它们之后,另外一个更加高大可怖的影子,从墙后走来。

“这、这回真不跑吗?”瘦子此刻明摆着已经是哭腔了。

“不跑!”孙队回答的话也有点哑。

说话间,顾辞久他们已经到了跟前,看他们四个都没事,三个人都松了口气:“它们出不来。”顾辞久一边说,一边拉着老爷子跟段少泊坐下。

“这个新……”老爷子指着新人明摆着是要问,可被顾辞久拉了一下。

“老爷子,别问。天一亮就什么都明白了。”

老爷子神色一暗,叹了一声:“唉……”之前这个新人的表现挺糟糕的,老爷子对他的印象也不好,可眼看着燕子跑得没了踪影,身为一个老人,对这些年轻生命的逝去,多了一种同情。

“刚才看见那家伙的时候,燕子吓坏了,跑进了林子里,我们没能保护好她,抱歉。”顾辞久没等人问主动说了燕子的情况,气氛顿时变得更糟糕了。

“你们在孤儿院有什么发现吗?”孙队问,他希望真能有一些有用的发现,好让大家别这么低落。

老爷子挺泄气的摇了摇头,为了救人他们把自己暴露了,结果发现那个“人”根本就不需要他们救,让一群怪物给撵了出来,还弄丢了一个人,生死不知。

“第一,两个杂工确实对我们有善意,枪声响起来后,他们本来该是最先出现的,可逃跑的时候蹲在墙上仔细看过,先是修女们跑出来,他们才出现的。而且,他们并没有变成怪物。”

“所以你在墙头上坐了一会?”老爷子反应了过来。

“对。所以下次就能比较直接的去找他们了。第二,孤儿院里的孩子……其实也没有几个是真正还活着的了吧?下次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遇见它们都躲远点。”

瘦子指了指一直盯着他们不放的怪物:“顾哥,神父和修女都这样了,你不会以为它们还活着吧?”

“它们确实不再活着,但也不是死物,真要用一个词,那它们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怪物吧。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很明确的知道,我们该怎么活过剩下的九天了。”

上一章:第165章 下一章:第167章 恐怖孤儿
热门: 迢迢 心不由你 上清之云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绝品小农民 穿到异世开会所 皇室秘闻[穿书] 青云直上:权力斗争背后的刀锋 家狼难防:霸上娇俏小姨子 被推销狂魔附体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