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上一章:第164章 下一章:第16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 他们总算是一个都没少的到了湖泊边。

新人看见湖边小屋亮起了昏黄温暖的灯:“我们真不去那个湖边小屋吗?那看起来没什么危险的。”

瘦子说:“恐怖游戏并没有规定所有人必须一起行动,如果你非常想去, 你可以顺着自己的想法走。在你没有中邪的情况下, 我们不会有人限制你的自由。”

“……”新人犹豫的站了起来,其他人都在忙着生火,好弄一些熟食吃, 瘦子是唯一一个跟他搭话的,他挪动了两下脚步,最终还是又回到了火堆边。

火升起来了,蘑菇和洗干净的松鼠、野鸟,穿成串在火上烧烤, 虽然一点盐都没用,但现在也没什么可讲究的了。

“小顾, 刚才燕子和小周去的那片林子有什么不对?”拨弄着火堆, 老爷子问。

“我看见了许多眼熟的鬼魂,之前她们是趴在神父肩膀上的,那地方大概是神父的埋尸地。”

瘦子:“他们不是把所有尸体都烧成骨灰放进食物里了吗?话说,我中午还忘了问, 你们说他们为什么这么干啊?”

顾辞久:“不一定所有的尸体都有一种处理方法啊。至于吃骨灰……那些修女反复的说‘不能浪费食物,所有的食物都是上帝赐给我们的’,骨灰大概也是食物的一种?”

胖子:“我觉得……也可能是特殊的食物,不对, 特殊的骨灰。就是他们的上帝赐给他们的骨灰。所以食物只是表象,让所有人都把骨灰吃下去, 才是他们追求的。”

段少泊:“你的意思是,他们这里还有一个‘上帝’?”

孙队:“这是披着正统宗教皮的邪教吧?”

新人:“也不一定这么复杂,说不定那些人就是歧视黄种人,所以对黄种人格外苛刻呢?鬼啊什么的,不是只有小顾一个人看见吗?说不定……”

孙队开始分食物了,顾辞久自然是得到最多的那个,其他人的基本平均,所有人都专注在吃上,没人抬眼看新人。

新人最后只得到了一小串蘑菇,他斜眼看抓着烤鸟吃得正欢的顾辞久:“孙队,没有了吗?这么点,您看我这……哪吃得饱啊。”

“我们这是按劳分配,没办法。”孙队摊摊手。

说没鬼的新人,这一路上全程都把段少泊说的话落到了最实处,随时保持在别人能看见他的位置,还是最多人看见的位置,那代表着他一直在最中间走。本身他又不是老爷子那种野外生存达人,最后也就跟在老爷子屁股后头拔了两根野菜——实指的两根,不是形容。

“一会我要回孤儿院,试着去找那两个杂工,你们谁跟我一起?”

“我!”这是七个声音重叠在一起的。“我?”这是慢了半拍的。

“抽签吧。”顾辞久随手抓了一把草,“人不要多,三个人跟我去就行了,跑也容易跑。抓着最长三根的人跟我走。”

抽签结束,中奖的是老爷子,燕子和段少泊。

老爷子挺高兴,顶着幼齿的一张脸笑得很老派:“这个世界其实挺好的,那就是大家都没年龄差了。”

饭后休息了半个小时后,四个人正要出发,顾辞久脚步忽然一顿:“你们也跟我们走一走吧,别在湖边呆着了。”他指了指那个湖边小屋,今晚上星光很亮,湖水又有反光,所以他们都没意识到,小屋暖黄色的灯光已经熄灭了。

“这是时间到了睡觉了吧?”新人嘴巴上这么说,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跟着站了起来。

他们刚走进白桦林没多久,燕子忽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

“我们……我们刚才……淹了……”

刚才他们吃饭的地方,距离湖边还是有十几米的,可现在他们清理出来的那一圈空地,还有刚刚用灰土盖上的篝火,已经全都让湖水淹没了。

“走走走,别回头。”

顾辞久伸出一只手拉住段少泊:“一个人拉着一个人。”

“都拉住!都拉住!”

新人没管伸到他面前的小周的手,而是跑了两步,去抓顾辞久的手。顾辞久的位置比小周在白桦林里的位置深得多,也更暗的多,几乎只能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但新人还是成功抓住顾辞久了。

[贱就一个字!]

[没必要说这么难听吧。这人就是想在这个团体里有个位置而已。]

[对,我倒觉得这几个人有点过分了。]

[前边几个小学生吧?还是圣母病。]

[这是真玩命的恐怖游戏,你们当这是幼儿乐园吗?]

[又不是M,谁被人拉踩了还开开心心的把人当朋友?]

[这人很好运了,他是没看见隔壁资深者怎么对新人的,都当成奴隶了。]

[对啊,这边就是态度有些冷淡,但也没把他怎么着啊。]

[小顾只拉着小段的手,只拉着一只手!只拉着一只手!只拉着一只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家切去单人视频看啊啊啊啊!!!出事了!!]

无论是夏国的直播机还是其他国家的直播软件,形式都是一样的,打开进入主页,可选择所有正在进行的恐怖游戏,点击选择进入恐怖游戏,中间是一个大屏幕,以上帝视角观看所有该游戏中玩家最多的场景。如果所有玩家都是平均分开的,那就会切成许多小屏幕。右边是一个一个的小屏,这个游戏里有多少还活着的玩家就会切成多少小屏。如果想看单人的,点进去即可。

[MD吓尿了!]

[无名氏拉着的是谁?!!!]

[更该问的是……谁拉着无名氏吧?]

[无名氏!!快撒手!!]

[你拉错人了!!放手!!!]

[妈蛋的!!为什么游戏里的人看不见我们说话啊!!!!]

无论他们到底对无名氏是怎么样的一种态度,但在此时此刻,大多数人看着无名氏一步一步踏向死亡,都喊叫着提醒他。弹幕盖了厚厚的一片,甚至看不清玩家的脸。

但这是没用的,他们能看到玩家,能发弹幕,可玩家却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着什么,这是单方向的,无互动的,死亡直播。

新人拉着“顾辞久”,跟在“众人”身边跑着,他觉得顾辞久的手有点冷,湿漉漉的,而且周围的臭气越来越浓,但这没关系,只要安全就好。

跑着跑着,新人脚下一绊,朝下跌倒的,在倒地的瞬间,他并没有松开“顾辞久”的手,用两只手支撑自己,反而把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去,两只手紧紧的抓住“顾辞久”的手腕,他跌倒的力道,拽的“顾辞久”也跟着倒了下来。

被“顾辞久”砸在身上的新人却反而露出安心的笑容:这样就算是其他人都跑了,至少还有一个能跟我在一块,而且这个什么小顾不是很厉害吗,我还能活!

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果然其他人都跑了吗?切,还说什么队友,牛B轰轰的,结果还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顾哥,你是不是伤着了啊?扭着脚了?从我身上下来,咱们得赶紧去追其他人了。”

新人动了一下,可他背上的“顾辞久”不但没动,反而变了一下姿势,双手抱着他的腰,整个人压在了他身上。

新人打了个哆嗦,这时候是真有点慌了:“我艹!死基佬!你要干嘛!”

“呵呵。”新人的耳朵后边,传来了一声笑声。

这不是顾辞久的声音,甚至都不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而是来自于一个陌生的女孩子。

新人僵了一下,手里匆忙抓到了一块石头,反手朝趴在他背上的“东西”砸去,匆忙挣脱后,爬起来就跑。可四周太黑了,他摸着一棵又一棵的白桦树,树枝抽在他的身上,他觉得跑出了很远,可观看直播的人知道,他其实一直一直都在原地绕着圈,而黑暗中,有许多双眼睛,正毫无表情的看着他。

新人即使累得气喘吁吁却还在跑步,即使脚底下不时会被绊上一下。他看不见,一双双苍白的小手从地下伸了出来,这些手就像是与他做游戏一样,并不一把抓住他,只是稍微拦一下他经过的脚。

终于,新人跑不动了,他靠着一棵树喘气。他头顶上突然扑簌簌一阵响,有东西掉了他一头一脸,他抬手要把头顶上的东西拨掉,那些东西的手感吓得他惨叫了起来——是又肥又大的虫子,他一边疯狂的拨弄着自己身上的虫子,一边后退,伴随着一声轻笑,两只小手抓住了他的脚跟。

新人仰天跌倒,一只只洁白的小手从地下窜了出来,捂住他的嘴巴,抓住他的手,拉住他的脚踝。

新人瞪大了眼睛,额头上青筋暴起,却一点也不能动弹,直到被这些小手一点一点拉进了地下。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枯叶从两边覆盖过来,把新人遮挡得严严实实,再不见一丝痕迹。

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弹幕消失了,直播机前的人们都愣了一下。

[谁来告诉我,这是恶作剧,这是电影,这是超级逼真的整蛊节目,求求你们了,告诉我,这是假的,没有人死……]

[这是真的,外星人来了,人类就是玩具。]

[他还是个孩子吧?才多大?八岁?九岁?]

[这是特殊的恐怖游戏,他们是脑波进入的,实际上是成年人,左上角有他们成年的照片。]

[我好怕,如果是我被选中,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不,这个无名氏太作死了,老老实实的跟着那群老玩家,不一定会出事。]

[别说这么轻松了,老玩家那边也出事了。]

[提示大家一下,无名氏这边牵错了手,老玩家那边也有人牵错了手哦。]

[我不看了,准备辞职去锻炼身体了。祝大家都不会被恐怖游戏选中。]

[……我也去辞职,锻炼身体了。]

[我去参军,部队里锻炼身体更符合实际。]

[锻炼身体?参军?我倒觉得去死更轻松些,我宁愿死在现实里,也不想受到游戏的折磨,大家,下辈子再见,记得投胎个高级种族,才不会被当成玩具!]

恐怖游戏的直播,在世界各国都引起了大范围的辞职热、健身热,还有自杀热……

有些地方,警笛的声音从白天响到夜里,一直都没有停歇。

之前的邪教热倒是有一定程度的降低,因为谁都能看见恐怖游戏里发生的事情了。只要成为了玩家,无论年纪、种族、肤色、宗教信仰,一样都是在迷宫里奔跑的小白鼠,可能恐怖游戏的背后确实有一个恐怖的主宰,但这个主宰显然并不怎么照顾他的信徒。

回到顾辞久这边,走在最后的是老爷子,他一边拉着的是小周,另外一边拉着的是“新人”。

夜路本来就比白天难走,更何况是这种有着恐怖背景,白天他们还亲历了某些恐怖之事的森林里。身体和精神上,都是一种煎熬,这时候抓住的手上所传来的同伴的温度与力量,就显得无比重要了。

“小顾,慢点,老爷子大概是体力不行了。”小周就感觉老爷子拉扯她的劲是越来越大,一开始两人离得近胳膊是自然垂下来的,现在都拉成钝角了,小周一边说一边回头,“老爷子,您体力不行,说一……啊!”

“别松手!”小周惊叫的时候,顾辞久从她身边窜了过去,一把扑住老爷子,拽住他的腰,把他朝这边拉,“你们都别动!就让我一个人拉!”

其他人在黑暗中,只依稀看见老爷子转身拉着一团黑。

之前都闷不吭声的老爷子这时候大叫了起来:“出事了!新人变怪物了!”可老爷子寻求帮助的方向,却是黑暗的方向,他背对着小周,背对着顾辞久,不断挣扎着要走向黑暗。

顾辞久几乎是用抱的把老爷子拖了回来,他一手抓住老爷子,一手抓住段少泊。

八个人围成一个圈的瞬间,老爷子愣住了:“哎?我……”

“没事儿,老爷子,咱们继续走吧。”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打了个激灵:“好。”

“顾哥,就这么拉成一圈走吧。”瘦子哆哆嗦嗦的说,称呼都从小顾变顾哥了。

“嗯,不过老爷子找个舒服点的拉手姿势。”

就停了这么一小会,队伍重新前进,燕子突然问:“老爷子抓的既然不是新人,那新人呢?”

“活过今天晚上,或许咱们能再找着他吧?不过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所以,再见着他的时候,大家最好带着点小心。”顾辞久的声音很理智,在这种情况下,却又太无情。

不过,除了现实世界中几个坐着甚至躺着说话不腰疼的人之外,没人说什么。

八人小队再次无人说话了,每个人都默默的朝前走,他们这种手拉手吃果果的样子,要是白天看见还挺可爱的,可现在只有说不出的诡异。偶尔有谁被石块绊了一脚,或者让树枝勾住衣服,队伍会稍稍停一下,这让他们的速度更慢,却一路安然。

——现实中观看直播的人却看得清楚,绊住他们,勾住他们的,并非石头、树枝,而是一只只的白色小手。

白天只存在于那一小片黑桦林的女童鬼魂,现在已经走出了那里,就围在他们四周,有时候甚至是紧贴着他们……

终于,女童鬼魂们都停下来了,因为前方就是孤儿院的围墙。顾辞久扭头看了一眼,不但没松口气,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

“不能所有人都进去,还是刚才抽签抽中的燕子、老爷子和少泊跟我一块去。其他人在这边等着接应我们。”

“顾哥,我们这个……害怕呀!”胖子说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话。

“相信我,孤儿院里只比孤儿院外边更加的危险和恐怖。我们四个进去,不一定活着出来的还是四个。”

听他这么说老爷子挺坦然的,燕子哆嗦了一下咬紧了牙。

顾辞久补了一句:“你们就在这原地坐着,紧紧拉住旁边人的手,无论如何也别松手,就不会有事。就跟孙悟空给唐僧画了个圈一样,他不出去妖精就进不来。你们不松手就不会有脏东西趁虚而入。”

这地方不敢大声,坐地上的四个人压着声音做下保证,也给同伴送行:“我们不松手!绝对不松手!你们也要努力活着出来!”

顾辞久他们翻墙进入了孤儿院,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恶臭的味道比白天的更清晰了。

“奇怪,我们在墙那边虽然也感觉到臭味,但并没这么强烈,这道墙隔味能力这么大?”燕子说完对着看过来的三人露了个苦相,“对不起,我不说话了,我就是太紧张了。顾哥,咱们要不要也拉着手啊?”

“不需要,他们都在孤儿院里,没出来。”顾辞久说话时看了一眼主楼的方向。

燕子也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那栋楼就是一片黑,什么都没有。可顾辞久刚才的眼神分明就是看见了什么之后的确认。这种未知,比清楚看见了鬼怪,更让燕子心里发虚。

“燕子,走吧。”段少泊叫了她一声,却吓得燕子一激灵,她缩起脖子,尽量让视线不要看到那栋黑色建筑的任何一点边边角角。

从主楼后边绕过去,能看见现在这个这个孤儿院里唯一有光的地方,即使那个光非常非常的弱小,他们以为那个光就是两个杂工住的地方。可随着走近,当看清那一排房子模糊轮廓的同时,他们听见了黑暗中隐约传来的男人的咆哮和小女孩的哭声。

“我就是上帝!叫我上帝!叫我主!”

“上帝……呜呜呜……主……”

“很好!继续!继续叫!大声点!”

“上帝!求求您!主!救救我!救命!”

[畜生啊!!!]

[快救人啊!!!]

[这种情况下进去救人……别人没救,自己也陷进去吧。]

[别去!这时候圣母个毛线!]

[毛线个圣母!这种情况都不救人那还是人吗!]

[自己都保不住,去送菜啊!况且这就是个游戏!里边的NPC都是虚假的!]

[还是去吧,好人有好报的。]

[这孤儿院里明摆着所有人都不对劲啊,不要救!]

[我觉得可能是意外线索,应该救。]

顾辞久他们不知道网友吵成一片,他们的决定……是救人。

先是老爷子打手势,表示一定要进去,顾辞久和段少泊跟老爷子笑了笑,一块朝着小屋抬脚了。燕子一直胆战心惊的,但这时候也没缩。

“这就是我和小周被带过来的房子。”燕子语气里颇有些后怕,还低声加了一句,“谢谢。”

私心里,她之前还是有点埋怨顾辞久惹事的,他们要在这里存活十天,现在才第一天就闹成这个样子了,两个新人都不知所踪。可要是顾辞久不闹,那现在这个小房子里哭喊的就是她和小周了。她们就算是在现实世界里练过,但这小女孩的身体能做什么?其他人更是远在主楼里,听都听不见他们的求救声。

这个小屋靠垃圾箱和焚烧房非常近,不过比起整个孤儿院弥漫的那股味道,垃圾的臭味甚至都能算的上美妙。

四个人没莽莽撞撞的开门就朝里头冲,而是先朝后头绕到窗户的位置,这个小房子的窗户也被木头钉住了,但是能从缝隙里看到里边的情况。他们就悄咪咪的扒着窗户缝朝里头看。

大家都扒,但顾辞久看见的“大概”和别人不一样,他看见了一双和他正对视的眼睛。这双眼睛上有一层白膜,瞳孔放大,呆滞无神,这是死人的眼睛。

在对视了片刻后,对方笑了起来。

眼神依旧僵硬,但眉毛弯曲,双眼中间鼻梁的部分扭曲出了层层皱褶,应该看不见的唇角挤没了颧骨——如果在脑海里发动一下想象力,现实中只有小丑的油彩才是这种样子的笑容。

现实中小丑的笑是为了给人带来欢乐,可这张脸上的笑容,却是满满的恶意。

上一章:第164章 下一章:第166章
热门: 你的选择是?? 致命密码:女行长的金融帝国 长吻逆时差 孽乱村医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恶毒男配嫁入豪门后 抱走男主他哥 极品艳妇 妇科男医生 炮灰Omega辞职不干了 极品鉴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