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上一章:第163章 下一章:第1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修女被顾辞久一叉子戳走一只眼球, 她捂着眼睛,痛苦的后退, 其他尖叫的修女闭上了嘴放开与她们厮打在一起的玩家, 围绕在这个修女周围。孩子们跺脚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停下了,他们还是看着玩家们,不再是面无表情, 神情中多了一丝可以称之为惊恐的东西。

“魔鬼!你们是魔鬼!”

“给我们吃骨灰的你们才是魔鬼吧?还有扒着你肩膀的那些金发小女孩们,你难道就不觉得肩膀沉重吗?”顾辞久甩了一下叉子,眼球从叉子尖上掉了下来,啪叽落在地上,滚到了修女们的脚边。

只要一个世界中有灵魂这个东西, 那顾辞久和段少泊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阴阳眼。这个世界因为段少泊是个残疾, 他休整身体的时间要比顾辞久长, 所以暂时,阴阳眼只有顾辞久一个。

顾辞久如果不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作为一个开了阴阳眼的人,他看到这个孤儿院的时候, 非得被吓死——这个孤儿院,尤其是它的主体建筑,已经看不见外形了,就算是白天, 它也像是一头仿佛由黑色烂泥组成的巨大怪兽,只是烂泥的每一个小块都有一张惨叫的孩童的脸。

“你果然是恶魔!用恐惧的词句歪曲上帝的正义之行, 你……”

顾辞久突然跳下来,一脚踢中了放着冷粥的小车,右手抄起桌子上放的红酒,一把敲碎了酒瓶子,让它变成一件有着狰狞锯齿的凶器。

车撞在了修女们的身上,其余玩家同时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他们进来时走的,那扇楼梯平旁边的小门——八人组已经用手势商量好了。举着破瓶子的顾辞久走在最后,胖修女苏珊已经一把推开小车,后脚着扑向了他。

闪开胖修女的一仆,顾辞久挥舞瓶子划破了胖修女的手臂,在她捂着手臂的时候,一瓶子戳在了她的肚子上,然后转身也进入了小门。

“快锁上!快锁上!”胖子和段少泊帮忙堵着门,插上了门的老式插销。

一群人用最快的速度朝外跑,跑出门建筑侧门的时候,还没见有谁追过来,不过当最后的顾辞久跑过了孤儿院红房子的时候,已经能看见有人追上来的——追赶的却不是修女或神父,而是其他的孤儿。

同时,他还看见一楼的孤儿宿舍里,有孤儿站在窗前看他……

一楼孤儿宿舍的那种拥挤的摆设,怎么可能有人有空间让人站在窗户前边?而且……所有人都在大厅吃饭,现在则是正追在他们屁股后头吧?

顾辞久多看了一眼,一楼的大窗户一扇挨着一扇,而站在窗户后看着他们的孤儿也不再是只有一个,而是很多很多的孤儿,高的矮的男的女的,甚至不只是站着,还有横在窗玻璃上,甚至是大头朝下的。

他们的表情就跟那些坐在礼堂里的孤儿一样,没有表情。他们的背后,别说是宿舍床,甚至连墙壁也看不见,只有黑沉沉的墨汁一样的空间……

“朝后,翻墙!我们进白桦林!”顾辞久淡定转过头,对着其他人挥舞着手臂示意。

“幸好认真学过翻墙。”燕子双手合十做了个拜谢的姿势,不过她谢的应该是三清、玉皇,或者佛祖这些老人家。

一个人蹲在墙下,另外一个人踩着蹲下人的肩膀,朝前头上窜,估摸着窜的人拉住墙头了,蹲着的人站起来拖肩膀上人的一下。上窜的人坐在墙头上,弯腰朝下伸手,下面的人拽着手朝上窜,也跟着上墙,然后两个人一块跳下去。

这技能在各种世界中逃命都很有用,所以大家很努力的学了。其他人都年轻力壮,老爷子也用积分强化过身体素质,这套动作练得都还不错,结果刚来就用上了。

不过他们上去的挺迅速,两个NPC和剩下的那个新人却还在下头呢。

众人也没落下他们,而是伸出手把这三个人也给拽上来了。不过这三位动作有点笨拙,浪费了一分多钟,那些孩子追了过来,甚至抓走了新人的一只鞋子。

在白桦林里,朝着湖泊的方向跑了大概一刻钟,所有人停了下来。

瘦子双手叉着腰:“都说望山跑死马,这湖也是啊,看着挺近的,怎么跑都不跑不到。”

“停下来吧。咱们也该讨论讨论怎么回事了。”顾辞久招呼着众人。

“好。”

“这距离会不会太近了?我看见他们有汽车……”新人不太确定。

“这地方汽车追得进来?”胖子歪头反问。

“还有自行车……”新人说了半句自己也闭嘴了,脚步也停下来了。

白桦树并不粗壮,但是长得很密集,这年头,别说是汽车,就是自行车也比夏国八十年代那种绿油油的二八车只大不小,总之想用任何交通工具进入白桦林都是不可能的,只能用脚追,那样的话,在林子里,孩子反而比大人灵活。

“我们、我们其实应该回去……”NPC小男孩站住后一脸的恐慌,“我们在外边又怎么生活呢?”

“在我把一个修女戳瞎的情况下?”NPC可以感觉他们是异常的,但不能认为他们是穿越的,所以现在还得先把这两位安顿好了。

“所以,我们……”另外一个NPC用稍微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顾辞久,但他发现除了另外一个白种人(NPC)跟他站在一块外,其余的黄种人都隐约的站在了对面,用更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他,他立刻就闭嘴了。

“如果不愿意跟我们在一起,你们可以自己回去。”顾辞久耸耸肩。

两个NPC靠在一起,略低着头,默不作声。

老爷子说:“或者,你们可以继续顺着路朝前走,我们来的时候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但是车速不快,走大概两三个小时,就能碰到人家。”

“那你们呢?”两人退后两步,显然已经十分意动了。

“我们商量一下,大概也会顺着路走。”

两人胡乱点点头,转身跑了。

燕子:“他们跑的方向,好像是朝着湖边去了。”

孙队:“湖边有个小房子,大概他们是想躲到那里去。”

瘦子:“那么大的湖,还有那种跟巫婆小木屋一样的房子,怎么看都是恐怖片的必死环境吧?”

胖子:“行了,别管NPC了,他们自己要作死,我们也没办法。你们说陆远是怎么个情况?绳子没系好没跟过来,还是变成游戏里的隐藏了?”

小周:“应该是绳子没系好,如果是隐藏,至少会有个提示吧?”

孙队:“两手准备吧。然后说咱们现在的情况,小顾,你说的骨灰,是怎么回事?”

“那个……我说点你们可能不信的,我小时候就开了阴阳眼,我爸妈为这个一直打我,还是我舅舅比较懂,偷偷找人给我封了。可是刚进这个世界,我阴阳眼就开了。”原主确实有个关系比较好,而且神神道道的舅舅,可是他七八岁的时候,这个舅舅就得癌症死了,现在这口锅就正好扣他头上了,“所以我能看见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即使都进恐怖游戏了,可阴阳眼这个东西,还是让众人的表情诡异了那么会。可事情有轻重缓急,阴阳眼到底科学不科学这个事情可以放下,暂时先说现在他们面对的恐怖游戏。

顾辞久把自己看见的东西讲给众人听。

听完之后,胖子摸着下巴说:“就是说这个孤儿院里有很多小孩子的鬼魂,这些鬼魂是我们的助力?”

“不,我可不认为那些小孩子的鬼魂对我们是有善意的。”顾辞久回想他看见的那些爬满窗户的幽灵,他们的表情可不是看同伴的。

老爷子:“害死他们的是那些修女和神父,我们帮他们报仇雪恨,化解他们的怨念,不是两全其美吗?”

瘦子:“老爷子,您忘了咱们玩的那些恐怖游戏了?现在的那些鬼可没有这么仁义的,别管怎么死的,这些鬼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类的感情,只剩下对活人的恶意。这个活人包括那些修女和神父,也包括我们。要不然怎么神父和修女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燕子:“确实挺奇怪的,小顾都说了里边那么多鬼了,为什么修女和神父还活得好好的。”

段少泊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或许天黑的时候,我们能去找两个杂工问一问。”

瘦子、胖子、燕子、小周齐齐一脸厌恶的惊呼:“杂工?!”

另外一半的人却都点了点头:“嗯,是可以问问他们。”

胖子举手:“那个……几位大佬,就那两个种族歧视的渣滓,我们还要回去问他们?”

孙队很有范儿的哈哈一笑:“那两个杂工可不是坏人,他们可是这个孤儿院里唯二对咱们表现出善意,并且出言警告的人了。”

“(`Д)!!求!求解释!”

顾辞久和段少泊奇怪的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总觉得这表情,这语言,都给他们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老爷子用一张小孩子的脸,却做出了“慈祥”的表情:“刚开始见面的时候,我们是有一些不愉快,对吧。可是,这两个人说话都很难听,却没有伤人,甚至是碰都没有碰我们一下,这跟那个修女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强烈的对比了。不过这时候确实是不明显。但是再后来,上楼梯的时候,他们一个前边一个后边,这可以说是保护和提醒了,瘦子,你是走的第一个,你踩楼梯时是不是跟着前边的那个人踩的?”

“哎?”瘦子一愣,眯着眼想了一会,“对,他在前边,听着脚步声,我就知道该踩哪里了……”

“再到了房间里,他特意说了一句‘不要打开窗户,否则下次就是你们的皮被挂在窗户上了’,这句话很重要啊,几乎就确定了他们是善意的了。更何况,他让我们换衣服的时候,还出去了。你们自己想想,对不对?”

懵逼四人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周不太确定的说:“这句话告诉了我们,开窗会造成不可知的危险,但他们本来没有必要说?而且还出门去,这就是十分礼貌了。我和燕子换衣服的时候,修女都是全程看着的。”

两个没在场的妹子都这么说了,胖子和瘦子再怎么样,脑袋也转过弯来了。

瘦子:“总之,这两个人虽然嘴巴难听,可却是善意NPC。”

胖子:“这要是真游戏就好了,阵营如何一看脑袋上的名字是绿是红立刻就一目了然了。”

瘦子:“现在游戏也都没那么弱智了,一样有不好分辨善恶的NPC了。”

“行了,别说游戏了。燕子,小周,你们俩跟修女相处的那段时间有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另外,被带走的那个新人,你们看见他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燕子:“修女没带我们进主楼,而是去了右边的一栋小建筑,一开始我还以为那地方是小礼拜堂。结果那里是个单独的小宿舍,宿舍里也有些臭味,但是比主楼里淡多了。她们说那地方以后就是我们的宿舍,让我们换了衣服,然后就带我们出来了。对了,那房子不远处就是工具间和焚烧房,两个杂工可能就住在那。”

小周补充:“那宿舍里有两张床,床很大,不像是给孩子的,还有个超级大上了锁的铁箱子,也不像是给铁箱子的。我穿衣服的时候仔细注意了一下,床上有几根毛发……那种不长却很卷曲的毛发,不像是头发上掉下来的。”

燕子惊叫:“什么?!”

不像是头发上的……那就是腋下和马赛克部位的了,可是这里孤儿院的孩子都很年少,没到青春期,这些毛发哪来的?

某种不堪意味的暗示非常的明显。

小周拍了拍燕子的肩膀:“冷静点吧,反正跑出来了。而且这也跟小顾刚才说的,神父肩膀上全是小女孩的事情吻合了。”

燕子:“但他……他是神父吧……”

胖子:“和尚娶妻的事情都有,更何况是神父?呃……神父可以结婚吧?我看很多美剧里,神父都有老婆儿女的。”

瘦子:“也可得看教派,有的教派神父能结婚,有的不行。而且这和宗教没关系,我看新闻欧美那边每年都得闹出来神父和未成年的二三事。”

孙队:“行了!行了!你们别又偏题!而且也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同国家,不同信仰,不同性向,都有善恶,得区别对待。”

瘦子立刻比了个大拇指:“不愧是孙队!觉悟高!咱们给呱唧呱唧!”

“对对,都呱唧呱唧!”懵逼少年变成了二逼少年,四个人对着孙队疯狂鼓掌,孙队一脸的生无可恋。

但他们这样子,还真是冲淡了不少恐怖游戏的恐怖气氛。调节心情,也是这种高压游戏中幸存的一个重要前提。

“我们是不是先找点东西吃?”新人大概是看这些人说话都比较和谐,大着胆子提了意见。

老爷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裳上的土:“朝湖边走吧,一边走一边弄吃的。”

新人:“不是说湖边比较危险吗?”

段少泊:“现在是第一天,还是白天,适当注意,危险应该可以避免。”新人好像不太理解,又不敢问,段少泊进一步解释,“保证你的视线范围内至少有两个队友,即使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也不要独自离开队伍,不要去寻找任何看起来特别的东西,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

“我明白了,谢谢。”新人忙不迭的点头,并且更靠近了段少泊几步,“我叫赵夏,是个记者,谢谢,你们人都很好,我有什么不明白的,一会还能继续问你吗?”

“可以,不过要看具体情况。”

“你放心,我不会惹麻烦的。那个……你们看起来都很强的样子,都是老手了吧?而且还彼此认识?这个什么恐怖游戏是可以组队的吗?”

段少泊对他礼貌的笑了笑,突然停下指着树:“老爷子!你看那是不是木耳啊?咱们现在还是找食物吧,这些事情一会再说。”

老爷子过来了:“小段是找着好东西了,这是猪嘴蘑,好吃得很。可惜,咱们现在没那个条件处理这种东西,不处理好了,吃完了这东西浑身都疼,还怕光。”

段少泊其实知道这是什么,不过他的身份是不应该知道的,所以问一句,现在他跟老爷子点点头:“那就算了,不摘了。”

段少泊和顾辞久都不出头,老爷子就成了主力,虽然现在已经是初冬,这片白桦林里可以食用的东西还真不少。蘑菇,藏在枯叶下还未完全枯萎的野菜,顾辞久还很强大的用石头打下了松鼠和野鸟。

男孩们把外衣脱下来,兜着这些食物。

“那边也有蘑菇!”小周手拉这手燕子正要去采蘑菇,突然两个人都被拽住了:“别去!”

拽住她们的是顾辞久,小周有些不高兴,用挺大的劲挣扎了两下:“那边有蘑菇!你拽我们干什么啊!”

顾辞久没说话,一手抓着一个,大步朝回走。小周和燕子一起尖叫着反抗:“你有病啊!拽着我们干什么啊!有蘑菇你不摘干什么啊!放手!顾辞久!放开!放开!你不放开,我们杀了你!”

她们的声音尖利,动作也越来越大,去抓挠,去咬顾辞久拽着她们的胳膊,还伸脚不停的踹他。

三个人越走越远,女孩们的叫声越来越低,她们的脸上也渐渐露出了迷茫。不摘就不摘呗,这么点事,他们都算是生死之交了,至于就闹得这么难看吗?

想明白了,再朝刚才要摘蘑菇的方向看去,两人看见了一片与众不同的白桦林,那里的树比其它地方的树都更粗壮,树皮暴裂,仿佛从白桦变成了黑桦。树下她们一直喊着要去采摘的蘑菇,依旧白白嫩嫩的站立在黑褐色的腐叶上,风吹过,蘑菇摇摆着,好像是一双双小手在对着她们招手……

那就是一双双小手,拨开了枯叶,从地下伸出来,小手之后,躲藏着一双双窥探着她们的眼睛——来自地下亡魂的眼睛。

齐齐打了个哆嗦,两人同时用两只手抓住顾辞久的胳膊,跟紧了他的脚步。

小周:“我们这是走出了多远啊?”走了得有五分钟,她们才看见其他人,两人更是心里发凉。

“你们刚才表现可是一点都不看不出不正常来。”胖子咧嘴,“边走边捡东西,还是小顾第一个说你们不对劲才跑出去喊的。”

“我们在这看着就跟你们隔着十几米,可你们朝回走的时候,路过一棵树就突然跳到另外一个方向去了。而且明明小顾紧拽着你们,可有一阵我就没看见你们在一块,都是这边一个,那边一个,简直可以说你们拉着的手隔着一个次元壁……”

“别说了,别说了,太瘆人了。”燕子抱着自己,吓得直打哆嗦。

“小顾,让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小周看着顾辞久胳膊上的血道子,充满了内疚。

“没事。”顾辞久对着她们脸上都是无所谓的淡定,可他一转头对着段少泊,表情顿时变得耿(zhong)直(er)起来,“段哥,我手疼~给我上点药吧~”

Emmm……没眼看。

“我顶多撕衣服给你裹一裹,但你这个伤口都很小,还不如就这么晾着。而且,哪里来的药?”段少泊很正经。

“听说口水能杀菌哦。”顾辞久从中二进化成了痴汉。

众人已经干脆转身走了。

“谁跟你说的?人的口腔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细菌,每个人跟每个人还不一样,舔伤口很容易造成感染。况且,如果是用口水消毒,你自己也可以舔呀。”段少泊仍然很正经。

顾辞久略微生气的吸了一口气,他家小师弟这是玩上瘾了啊。

上一章:第163章 下一章:第165章
热门: 乡村小野医 白月光 皇室秘闻[穿书]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 狂武战帝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