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上一章:第162章 下一章:第1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系统【宿主宿主宿主!陆远没把绳子系上, 他只是握在手里。】

顾辞久【我们知道,他这是在保护我们, 他没在一起, 我们才不会被特殊对待。】

系统【ヾ(゜ω゜;)感觉这只气运之子好厉害的样子啊。宿主,小师弟,你们能猜一猜陆远到底是怎么发觉不对的咩?】

顾辞久【说人话, 不用猜,很容易发觉。】

系统_(:з」∠)_【宿主,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轻松?所以……到底是怎么个容易啊?】听出了自家宿主隐含的深深的鄙视,嘤嘤嘤。

还是段少泊善心【可能第一轮应该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吧?那种情况下只有他一个存活,比起运气不如说是有幕后黑手。而我们跟他一起经历的第二轮, 有一点是与他的上一次恐怖游戏最大的不同——上一次的恐怖游戏虽然也充满了恐怖与杀戮,但其中的折磨, 都是游戏内容所必要的。】

系统【( O)哦, 就是那种我这个游戏是闹鬼的游戏,鬼魂吓你是为了让你失去冷静,在恐惧中走进死亡的陷阱。可如果是因为没完成系统任务,就是很干脆利索的干掉。】

系统也是知道整个剧情的, 上一次里游戏系统动手制造的死亡,无论是把人炸掉,还是用激光把脑袋切掉,都会一下KO, 干净利索。

顾辞久【这种晦气的事情,不要说“你”。】

系统【我, 我错了QAQ】

段少泊【大师兄,不要总欺负系统。】

顾辞久【我是中二少年我怕谁。】

段少泊【咳!总之,上一次恐怖游戏的系统出手都是屠杀那个级别的。可这一次系统的杀戮行为在升级,一直到变成了虐杀,不只是死者,生者也在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虐待。这不是系统的行为,这是人,或者说智慧生物的行为。】

系统【明白了!谢谢小师弟!o(* ̄▽ ̄*)o】

顾辞久【游戏就要开始了,再见。】

系统【QAQ再,再见】

第三轮恐怖游戏,顾辞久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一辆摇摇晃晃的中古客车上,那种米国上个世纪中叶风格的客车,两边各有两排双排座,座椅比他的视线要高,而他旁边的座位并没有人。顾辞久看自己的手,那是一双孩子的手,他抬头,从前座的椅子背上看见了系统提示。

“你们即将到达的是圣约瑟孤儿院,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教会孤儿院,每年都有数十名孤儿来到这间孤儿院。孤儿院中有一位神父、八位修女、两位杂工照顾孤儿们,你们将会在这里度过十天的游戏时间,祝大家游戏愉快。”

“是否选择开放直播?选择是,你将会拥有一个直播间哦。放心的说话吧,现在NPC是感觉不到你的。”

顾辞久:“是。”【小师弟,我在第二排,靠左边,我变成孩子了,你呢?腿怎么样?】

说话间,顾辞久扭头,从玻璃上看见了一张亚裔小男孩的脸,依稀就是他这个身体的时间倒退十年的样子。

段少泊【我也变成孩子了,腿没事,看起来就是正常孩子的双腿。我边上是个金发碧眼的女孩,从她眼睛里我发现自己也变成欧洲人的长相了。从对周围景物的视觉角度看,我现在不是幻觉,而是真得变成孩子了。这个世界的高纬度文明,手段还真是高超。系统,你没有被发现吧?】

系统【o(* ̄▽ ̄*)o小师弟不用担心,我比这个高纬度文明的纬度还要高!】

顾辞久【呵呵。】

系统【QAQ我闭嘴。】

车停下来了,司机站起来吆喝着:“都下车!”孩子们都站了起来,陆续朝车下走去,顾辞久等了一会,直到其他孩子陆续挤到了走道上,这车上一共十二个孩子,两个白人,十个亚裔。八个是他们自己人,其他四个要稍后才能确认。

顾辞久一眼就认出来其中一个大眼睛小男孩是段少泊,他挤在了他后头出去。

外边的景色很美,孤儿院是一栋老式的红色砖墙建筑,屋檐和墙边点缀着白色的漆,房檐上树立着黑色的十字架。院子很大,没有围墙,只有白色的栅栏,栅栏外是茂密的白桦林,现在正是落叶的季节,金色的叶子铺满了一地,朝远处望去,依稀还能看见一个巨大的湖泊。

神父、修女们还有许多孩子们都在教堂门口站成一排,神父个子不高,有一把大胡子,看他们下来,神父爽朗的笑着:“欢迎!你们到家了,主的孩子们!”

“我不!我不要!救命啊!带我离开这,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求求你们,让我走!”有个亚裔男孩突然崩溃的哭喊了起来,他说的是中文,这家伙应该是这次的新人之一。

大胡子神父脸上爽朗的笑容“咔”一下消失,无情的冷漠覆盖其上:“可怜的孩子。”他没什么感情,干巴巴的说着,嘴唇却又向一边歪斜,挑起了一个好像中风病人的病态的笑容。

“可怜的孩子。”修女们也异口同声,最瘦小的修女站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哭叫的孩子,把他拎了起来。

“不!不要!!!”孩子声嘶力竭的惨叫着,“求求你们!救救我!救救我!救命——!”

这种剧情形,且没有任何提示的恐怖游戏,贸然出手帮助谁是非常危险的。顾辞久他们八个人尽量靠拢在一起,连孙队都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修女拉着男孩消失了,神父的笑容再次变得明媚:“好了,让苏珊修女带你们认识新家吧!”挂着笑容,神父转身离开了。

“女孩子们到这里来。”苏珊修女很胖,但她微笑的时候就像是童话里的神仙教母,可爱而温和。

对这里所有人都有所怀疑的玩家们显然并不以貌取人,但现在没办法,只能遵从NPC的指令,两个女孩子跟另外一个白人NPC小女孩站了出去。

“好了!女孩子们,跟我走!”苏珊修女带着女孩们离开了。

男孩们却并没有得到其他修女的带领,修女们让一个叫杰克的杂工带他们去房间。

两个杂工,一个很高是个瘸子叫杰克,一个相对矮一些叫约翰,相同的是他们的身体都很粗壮,满口的大黄牙,身上有浓郁的尿骚和酒臭味道,看着他们的眼神带着明显的恶意。

“呸!”约翰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黄毛猪。”

MDZZ!

“跟我来吧,猪猡们!”杰克咧开嘴,露出比约翰更恶心的笑容,他招了招手,示意男孩们跟着他走。

顾辞久对着这两个智障的后脑勺,很认真的思考着要不要把他们干掉,他艰难的忍住了。

现在没有成年人去管那些原孤儿院的,被召集来欢迎他们的孩子们了。他们都穿着孤儿院统一的蓝色服装,女孩是裙子,男孩是短裤,都是深蓝色的,这样的衣着在初冬里可不暖和。

他们让开了路,直愣愣的看着孤儿院的新人。

那眼神不像是天真的儿童看到了更多一起耍的小伙伴,而像是监狱的囚犯看着新人。

两个杂工没带着他们走孤儿院的正门,而是绕到左边,打开了侧门。刚打开门,一股臭气就让所有人都捂住了鼻子——呕吐物、粪便、尿液,还有什么腐烂的东西,混合起来的味道,相比起来,两个杂工身上的味道简直可以说是香甜了。

他们打开的不像是正常建筑物的门,而像是封闭了死人的棺材。

“呕!”可能是NPC的白人小男孩吐了出来。

“你这淘气的家伙!”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回来的修女看见了这一幕,她尖利的声音喊着,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拧住了男孩的耳朵,弯下腰在他耳边大叫着,“淘气鬼!淘气鬼!淘气鬼!”

那还发出痛苦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跪下!舔干净你浪费食物!”修女用更大的力气拧着男孩,强迫他跪倒,能看见男孩的耳朵已经撕裂流出了血。

“不……不……”

“所有的食物都是上帝赐给我们的,是上帝的恩赐,浪费任何一点一滴的食物都是罪恶的。”修女的声音忽然温和甜美了起来,“现在,告诉我,你还要浪费食物,犯下罪恶吗?”

“不,我不会了,求您,饶恕我。”

“既然知道了罪过,就要赎罪!舔!舔干净!吃掉上帝的恩赐!”修女的声音再次尖利,她一把摁住了男孩的脑袋,把他的脸摁进了呕吐物里。

“别!”顾辞久一把抓住他边上应该是老爷子的男孩。段少泊也拉住了他前边的孙队。

“我们能……”

“老爷子,孙队,听我一句,有时间我给你们解释。”

杰克和约翰原本正一边摸着下巴,一边看着修女惩处小男孩而大笑,突然杰克应该是听见了声音,他挥舞着手臂大喊:“禁止私下里说话!”

顾辞久闭上了嘴巴,杰克、约翰还有修女的眼睛在几个孩子身上扫来扫去,最后修女还是放下了NPC小男孩的手,对两个杂工点点头,离开了。

小男孩的胸口以上都是他自己的呕吐物,他的鼻子和嘴唇还被划伤了,可他不敢大声哭泣,只敢低着头压抑的小声抽泣。

杂工带着他们进入了孤儿院的侧门,门正对着的就是一条走廊,走廊里的光照很差劲,只能看见靠得最近的敞开的四扇门,路过的时候,他们朝门里看去,四个大房间的布置都是一样的孤儿宿舍,里边是排得极其拥挤的双层床,一个房间有八张床。

这八张床靠着一边的墙壁排成长长的一列,床与床之间没有任何的间隔,另外一边留出一条极其狭窄的通道。这表示着上铺的孩子必须从床尾爬上去,下铺的也只能用钻的进入自己的床位。

左边在两道门之后,出现了一向上的的楼梯,楼梯的另外一边还有一道门。且走到这里,在恶臭之中,还能闻到一些食物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走廊的另外一边连着厨房。

“上去!”约翰走上了楼梯,杰克站在楼梯一边,对着他们做驱赶的手势。

木制的楼梯踩起来嘎吱作响,有两级楼梯还有些摇晃,扶手上的油漆剥蚀严重,好像还长了一层厚厚的霉菌,或者其它的什么东西,摸起来是黏糊糊和毛茸茸混合起来的感觉。另外一边的墙壁触感只比楼梯更糟糕,还有小虫子在墙上爬来爬去,顾辞久不时听到有人小声惊呼。

就算是男的,突然摸到一手的虫子,或者突然有不知道什么虫子从手面上爬过,都是很恐怖的经历。

总算上楼的时间并不长,很快他们就到了二楼。这地方的采光比一楼还要糟糕,臭味也更重。

有人发出作呕,还有强迫自己吞咽的声音——这其实比臭味更引起其他人的功能反应,那种在嗓子眼里呕吐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频繁了。

孩子们的难受,带来的是杰克和约翰的窃笑和辱骂。

“肮脏的猪猡们,朝前走!走!”

有一阵所有人都是乱哄哄的,总之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间宿舍里了。有点意外,这间宿舍竟然比楼下的宿舍情况要好。单纯房间就是楼下的七八倍,全部多是单人床,床上放着一套孤儿院的孤儿制服,床边上竟然还有一个小小的床头柜。

这个房间的一面是四扇大窗户,现在这些窗户都紧紧的关着。只通过窗缝,传进来一道道细细的光。

约翰咚咚咚的用脚跺着地板:“现在,赶快脱下你们肮脏的皮!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换上新衣服,然后到楼下去!就快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了!”

杰克发出嘿嘿嘿的笑声:“还有,绝对!绝对!绝地!不要打开窗户,否则下次就是你们的皮被挂在窗户上了!”

他们出去,关上门。

所有人都开始换衣服,他们准备进入恐怖游戏的时候,身上都带了一些小玩意——有国家要求的,还是他们自己考虑的可能在恐怖游戏里用得上的,可现在都没有了。他们穿着的显然都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是上个世纪中叶,米国底层人的那种衣服。

满是补丁的衬衣,破烂的毛衣之类的,不管什么时代,哪个国家,都有穷人。

顾辞久还在自己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老照片,应该是这个世界设定中这孩子的父母,母亲坐在椅子上抱着一个婴儿,父亲站在母亲背后。他们看起来贫穷而虚弱,但笑得很开心。照片背后写着一串有些失真的钢笔字:1940年12月13日,上帝赐予我的宝贝。

孤儿院的制服竟然没有口袋,顾辞久只能把照片插在裤腰里存放。顾不得跟其他人交换情报,两个杂役已经在砸门了。

刚上来没多久,他们又被带了下去。一楼楼梯边上的那扇门被打开了,它直通前头的大厅,大厅的门看来,如果是从孤儿院的正门进来,就要直穿过这个大厅。

大厅里摆着长条木桌和长条椅子,有点像某风靡世界的魔幻小说里某学校的礼堂,不过是极其粗糙的简化破旧低配版本。长条木桌和木椅上的漆剥落了大半,各种各样的污渍和霉菌盖在桌子上。

不过,桌椅还是比地板干净一些的……

他们看见了两个被带走的女孩,她们换了新衣服,虽然脸色也不好,但看见他们还是露出了个轻松的笑容。但是另外一个因为哭喊尖叫被带走的玩家没在这,而且……他们十一个人单独坐了一条长桌,跟其他人是隔离开的。

年纪较大的孩子们端来食物并且开始分饭,走在最前边的一个把金属制的饭碗扔在每个人面前,后头跟着两个人,一个推着发出牙酸声音的小推车,另外一个举着大大的勺子,朝每个人的碗里甩上一勺粥。最后一个人提着个大篮子,把饼干扔在每个人手边。

所有人的动作都快速又粗暴,碗扔得到处都是,还没等碗的跳动停止,粥已经从天而降。最倒霉的人,一大半的粥都会被甩到碗的外边。唯一的一块饼干是黑色的,可它虽然看起来像奥利奥,但不管闻起来还是摸起来,都绝对不是奥利奥,并且当它落在桌子上的时候,会发出“当!”的一声,好像落下来的是一块石头。

修女和神父虽然也坐在桌子的最前端,但盛装他们食物的是雪白闪亮的瓷碟子,碟子里放着松软的面包,和热腾腾的烤肉,边上的大壶里不知道是牛奶还是茶,还有一瓶喝了一半的红酒。

两个杂役不在这,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让我们祈祷!”大胡子神父又摆出了和善的笑脸,“主啊,谢谢您赐给我如此丰富的食物,谢谢您赐给我们牛奶和净水,谢谢您赐给我们坚固的房屋,让我们免于饥渴,无惧风雨。即便是对罪人,您也允许他们卑微的活在您的脚下。我们愿奉上全部身心,感激您的仁慈,阿门。”

“阿门。”“阿门”九个玩家反应都有点慢,毕竟饭前祈祷这事,他们最多在电视上看过,第一次亲身经历。

这造成的结果,是神父再次展现了一秒变脸的技能,他面目表情的看着玩家们,且这次,在他的带头下,修女们和孤儿院里所有的孤儿,同样无表情的扭过了头,冷冷的看着玩家们。

面对这惊悚的场面,虽然另外一个新人打起了哆嗦,但大家还算是都HOLD住了。

大概十几秒之后,神父点了点头:“开始就餐吧,记住,不要浪费上帝的恩赐,不要浪费食物!”

如果说一开始众人还不太明白神父重复这句话的意思,当他们看到孤儿院的孩子们首先开始舔桌面上的食物,那就没什么不明白了。

“卧……”胖子这是要骂,坐旁边的老爷子不知道是戳还是怎么着,提醒了他一下,胖子咬牙忍住了。

除了老爷子,都是现代夏国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谁还不是个宝宝咋滴?别说是掉在这破桌子上的食物了,就是好好的盛在碗里的,这粥,这破饼干,就算是跟卡路里做奋斗的减肥一族,也绝对不会朝自己嘴巴里头塞。

可是现在……

不吃就要命啊。

段少泊运气还算好,粥没洒在饭桌上,他低头正要吃,被顾辞久抬手遮住了嘴巴。

“顾……”“别吃。你们也都别吃。”

“小顾,忍忍,保命要紧。”孙队也探过头来劝。

顾辞久抓起他的碗一把扔过去,砸掉了老爷子手里的碗,两碗好像是浅褐色鼻涕虫的液体,全洒在桌子上了。

“喝了才要命,拼吧,他们都是活人。”顾辞久一把将边上孙队的金属碗抄了起来。

修女们尖叫着站了起来:“淘气鬼!淘气鬼!”

原孤儿院的孩子们则开始有节奏的跺脚,这些孩子都营养不良,脸上并不枯黄,而是透着血丝的苍白,眼睛显得很大,颧骨突出,嘴唇发白,就像是那种很瘆人的陶瓷鬼娃娃。即使跺着脚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激动,只有空虚的面无表情。

刚才把NPC小男孩的脑袋按在呕吐物里的感受修女最先扑了过来,顾辞久侧身躲开她的手,一脑袋撞在了她的肚子上,修女没站稳退后了半步,顾辞久抓着那个金属碗,一拳头揍在了她的下巴上。

修女捂着下巴,尖叫越发锐利,顾辞久一脚踢在她膝盖的软筋上。这时候其他修女也扑了过来。

胖子站起来大喊一声:“打人干啥!愣着啊!”

顾辞久踩着凳子上了桌子,两步跑到那些修女吃饭的位置,弯腰捡了一把叉子。他的后脖颈已经被一个修女抓住,可这修女立刻尖叫一声,因为段少泊也扑了上来,张嘴就咬在了她的手腕上。

顾辞久反手一叉子插进了修女的眼睛,叉子再拔出来的时候,正好带出来了一枚眼球。

上一章:第162章 下一章:第164章
热门: 神棍下山记 做够99次炮灰即可召唤汤姆苏 子夜十 诱降竹马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ABO特浓信息素 重生后前夫篡位了 道医 欲望村庄 春潮浪荡,禁忌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