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上一章:第160章 下一章:第1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啊——!”陈晓燕捂着眼睛扭过头, 跟她一样表现的人还有很多,只看着就觉得疼的地面, 人如何能用双脚丈量?即使穿着鞋也不行啊。

直到他们听见一团乱糟糟的人声, 他们才泪流满面的重新看过去。

“快快快!快给他喷药!”“小顾你别站着了!”“把鞋脱下来!”“小顾你疼就叫出来吧!”

“游戏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游戏屋即将进入准备阶段,请玩家们在十五分钟内离开。”

“抬着他!抬着他!”“我们俩互相搀着就行了!”“周舒你坐自行车上, 我们推你出去!”“对对对这个好!孙队!小顾也都上车!”

不能动的不只顾辞久一个,尤其还有两个捆成粽子……

“第三天了,该有一个去报道的了。”有人正要去拽那两个粽子,却发现只剩下一个还热的了,段少泊用不知道从哪来的锋利至极的小铁片, 割破了混子的脖颈,大片大片的血迹在地面上铺展开, 那景象顿时让热闹欢喜的人们重归冰冷。

他们今天活下来了, 明天也有了“预定”的死者,可是后天呢?大后天呢?这可还只是第三天啊。

顾辞久私戳系统【下个世界不能再找个轻松点的吗?】

系统【QAQ宿主,下个世界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顾辞久【那你的系统商店里有后悔药吗?】

系统【没……宿主你要那个干什么?】

顾辞久【应该先来这个世界,再去修真世界的, 小师弟心情刚变好……】

日天日地的顾辞久也有后悔的一天,系统觉得自己该欢呼庆祝的,可是它也一点都不高兴。如果能够有实体,它也想冲出去, 揪着沃伦的脖子,甩开胳膊让他尝尝巴掌的滋味!

不过……脚丫子都烂掉的是宿主啊, _(:з」∠)_为什么它一点都不心疼宿主,只心疼小师弟呢?

十九个人回到了大厅,那面墙壁上游戏屋的门瞬间消失。系统音却再次响起:“恭喜玩家顾辞久获得一次真心话机会,请问,你恋慕的人是谁?”

顾辞久可以随便说一个人的,这种关于内心的问题,顾辞久真的不认为这个系统能够从他这里查探到真相,不过其它问题上撒谎也就罢了,这个问题自从他确定自己喜欢上小师弟后,就永远也不会撒谎了:“段少泊。”

“答案确认真实,玩家获得一次抽奖机会,抽奖开始,请喊停。”

“停。”让一个人离开这轮游戏或者一次免死机会。

“恭喜!玩家可让一个人离开本轮游戏。”

刚刚万众一心的和谐,瞬间被破坏了,所有人都闭上了嘴,用羡慕、嫉妒甚至仇恨的眼神,看着顾辞久。抬着顾辞久的两个人,手上力道也越来越小。

顾辞久挣了一下,就直接掉在了地上,他龇牙咧嘴的蹭到墙边,靠墙坐着说:“一个名额,那就段先生,或者老爷子吧?”

“给老爷子吧,我毕竟年轻力壮。”段少泊回答。

他们俩这一问一答衔接得很好,但其他人还都被自己的思绪纠缠着呢,根本没反应过来。顾辞久等了得有半分钟,见没人回答就干脆点头:“行,那就老爷子。系统,把老爷子送回……”

“等等等等!”老爷子赶紧冲过来摆手让顾辞久打住,“我一把年纪了,早走一天,晚走一天,无所谓的,这机会留给年轻人吧。”

“老爷子,我们还有八天,只有一个预定名额,即使之后的任务全全部都在无人死亡的情况下顺利完成,也还会有七个人丧命,您也说了您年纪大,现在不走,您很可能成为被牺牲的人。”

“我知道。”老爷子点点头,很轻松的笑了,“我也做好心理准备了,毕竟,我这老不死的不死,难道让你们这些年轻人丧命吗?尤其你看你给我们挣来了一天的活路,可你伤成这样了。他有脑子,够冷静聪明,但没了一条腿……至少我也能给你们挣下一天的活路来吧。”

“好,多谢老爷子。系统,那么你就……”

“等等!”白领也窜了出来,噗通跪在了顾辞久面前,“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回去吧!我家里还有孩子!有爹妈!有老公!我要是死在这里,我爹妈没有人照顾,我老公要是再婚我的两个儿子就要有后妈了!后妈是怎么样的,大家都清楚,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别让我的孩子没有没有了妈妈!我的妈妈没有了女儿!”

“系统,送段少泊回到现实。”

“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

段少泊离开那个世界的时候,还能听到白领凄厉怨恨的叫声,他回过神来,一位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对着他敬了个军礼:“您好,段先生,我叫赵景光,负责您的安全问题。国家知道您在最近一段时间里经历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为了您自身的安全,您可否跟我们走一趟?”

赵景光的语气已经尽量温和了,但他根本就不是负责对内的军人,就算临时受过训练,说话也有些生硬,听起来很不客气。

“可以。”段少泊并没有拒绝,貌似惆怅的扫了一眼周围——原主被恐怖游戏带走时,正在开会,现在这间大会议室里已经空无一人,那张巨大的会议桌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摆满了各种看起来就很科幻的仪器。

段少泊坐上军队的车,被带到了郊外的某小区,小区里的业主已经都被清走了,围墙加高加厚,出入口站岗的是荷枪实弹的军人,这里已经彻底变成一处特殊基地了。

首先体检,然后接受问询,得知他是用游戏特权首先送回来的后,段少泊被送到了一处“宿舍”,并被告知,他可以继续外出工作,但是需要有基地人员陪同,不能外宿,护照上交,不能出国,要去外省必须提前一天提交申请。

段少泊配合得很积极,全部都一一点头答应。

第二天就带着基地配的保镖,前往公司。他考虑过是否要把公司卖了,最后决定“否”。这个世界现在给他们的感觉很糟糕,可只要与高维度世界获得联系,与高维度世界获得了联系,那这里就变成了一个超级“宜居世界”。

毕竟这个世界的高纬度来客,可是能够兑换多种文明结晶的存在。他们可以在这里试验自己的很多设想,那这时候,有一个自己的公司,很多事情就好办很多。

不过,因为他被选走,所以公司“稍微”有那么一点不稳。但段少泊只是大概熟悉了一下,就回到了基地,向基地的负责人员申请与“上级”联系。

半个小时后,上级来了,跟段少泊说了没有半个小时,又被他上级叫来了,这回没一刻钟,上级的上级的上级也来了。

就这么上级复上级,一级一级报上去,最后就不是人过来,而是电话会议了。

两天后的晚上,段少泊通知董事局开会,第三天的上午十点,会议在正祥大厦的第二会议室举行。

“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恐怖游戏这东西,正常人都不一定能坚持住,更何况我这种残废?但你们也要知道,正祥娱乐集团虽然听起来是股份制,但实际上,我,段少泊,拥有集团百分之六十二的股份,我说的话,就是集团的意志,而且……现在所有游戏玩家的个人财产,都受到国家的密切监控。”

段少泊身体前倾,胳膊肘放在会议桌上,双手搭成金字塔形,他说话的时候,面带微笑,语调温柔,表情是大写的和善,眼神却是特写的凶恶。

趁着段少泊离开这两天动了手脚的两个董事,即便老谋深算也不由得心里发虚,当段少泊看过来的时候,忍不住别开脸,不与他对视。

“董事长,您说的都没错,但因为您的离开……集团里人心浮动,一些签约艺人都开始想找下家,股价也跟着下滑,您走了两天,这就跌停两天,您回来了股价也没回升,就是跌得没那么惨烈而已……”

“想走的,违约金交够就尽可以走。觉得集团前景不佳,想离开的也不需要留。在场的诸位也是,我用我离开之前的价格收回股份,有人要走吗?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

董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段少泊虽然是个瘸子,可管理公司的水平本身就出色到让人无话可说。更要命的是他本人够帅!

在粉丝经济下,一群大小妹子不嗑公司里的艺人,却专门嗑他这个残缺总裁冰山美人,段少泊本人竟然也不恼,反而在某种意义上配合这些粉丝们的闹腾——偏偏这群妹子还是手里极其不缺钱且自身能力强悍的的一群人,于是疯狂帮挺公司的艺人,公司一些艺人的品牌代言就是这些妹子双手送上来的。

有这么一个吸金兽一样的总裁,就算他是个瘸子,在座的也没谁不愿意他掌权,谁跟钱过不去?

面对段少泊的反问,有人眼神一亮,朝椅背上一靠,不说话了。有人在座位上扭来扭去,满脸的犹豫。都觉得段少泊这么说话怕是因为有后招,可是他都进了恐怖游戏了,再有后招,他一个瘸子能活几轮?他一死,正祥就要凉……

“段董,我资本不大,赌不起。对不起了。”有人站起来,一鞠躬。

段少泊点点头,秘书已经准备好了股份转让文件,当场签,当场了结。

这人走了,又有两三个人提出转让股权,一直折腾了半个小时,在最后一个人离开后,段少泊又等了五分钟:“还有人要离开吗?”

剩下的人都摇了摇头,段少泊说:“很好,那么我们集团,即将与国家合作,制作一款新的直播节目。”

“直播节目?真人秀吗?”“和国家合作……还好没走啊,这就稳了。”

股东们一阵议论,突然有个年轻股东问:“段董,您说的这个直播节目……是不是跟恐怖游戏有关?”

“是的,我们要直播的,就是恐怖游戏。”段少泊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不用多解释,谁都知道此恐怖游戏是什么。

还记得那天每个人一刻钟的提问时间吗?轮到顾辞久的时候,他问:“在进入恐怖游戏后,可以与外界联系吗?”

“不可以。”

“这个不可以,是指我们不能跟外界联系,还是外界无法跟我们联系,或者两者都有?”

“两者都有。”

“那如果不是联系呢?比如把我们现在的情况,制作成一款节目在外头播放,就跟真人秀那样似的。”顾辞久循序渐进的问,他可不想让沃伦没想明白就直接拒绝,毕竟拒绝之后,后悔的可是这家伙。

“可以。需要特殊的游戏奖励。”

果然,这创意沃伦不会拒绝。这个家伙对陆远的仇恨已经变成了对所有人类的仇恨,只不过陆远永远都是他的“最爱”,但能让全人类恐慌痛苦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至于顾辞久和段少泊为什么要做这个直播,可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收集恐怖游戏的信号波长。

以这个世界地球的科技水平,直接上来就想与高维度世界沟通比较困难,他们需要一个中间跳跃的平台——恐怖游戏。

而段少泊相信,顾辞久是会把那个游戏奖励带回来的……他当然不会直接跟国家这么说,只是将在游戏空间所得到的情报再加上一些自己的分析告诉了国家,并表示,他那一轮游戏回来的人,八成可能会有人带回直播工具,甚至,其他归来的游戏玩家,也有很大几率带回直播工具。

与其把一切都被动的交给那个恐怖游戏去做,不如他们这边先做准备。

而且,虽然有上级觉得顾辞久那种提问是乱弹琴,会把情况搞得更乱。但更多的上级在不知道段少泊和顾辞久初衷的情况下,看到的还是好处。

首先,他们为什么把所有在恐怖游戏里的杀戮都一揽子的按照自卫算?还不是因为无法确定恐怖游戏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真有了直播,那么外界终于能够对恐怖游戏内部有所监控了。

如果是行为过激或者明摆着反人类的,还是让他们趁早凉凉吧。这是给游戏内的人划了一条线,在恐怖游戏中求生没问题,可不要过了头。

其次通过对恐怖游戏的监控,外界也能获得更多的关于恐怖游戏的情报,通过专业人员的归类整理,能够更好的为玩家服务,如果下次碰到类似情况,自己也能知道该如何应对。

第三可以更好的帮助玩家规划,已知的恐怖游戏有着众多的可兑换内容,很多人拿到积分自己看着哪个好就去兑换了,根本不考虑自己的状况是否适合,以及是否有上升空间。且人的记忆力又是有限的,不可能把自己看过的奖励内容全部带到现实中来,国家也没办法帮助分析选择。这些,通过直播都是可以带回来的。

第四就是给没进去的人以警告了,现在有戏些奇奇怪怪的宗教兴起,说恐怖游戏是神的考验,进入的都是被选中的人,不信者会死在里边,可有信者却会成为神战士之类的。直播能让他们看看,恐怖游戏是不是像那些邪教传播的一样——当然,对于一些没脑子的狂信者,直播也有可能让他们情况变得更严重,算是双面剑。

其它的好处就不需要多说了,直播最大的坏处,那就是很可能引起民众恐慌了。为了最大限度的限制这种恐慌,国家在两天之内,推出了分级制度,还有直播机。所有的直播节目,都被华国网络锁死,无法在电脑、手机、平板等设备上播出,而只能在直播机上观看。直播机的购买,采取身份绑定方式,满二十五岁才可以购买。

直播极具有实时人脸识别功能,可录入三位主人,非本人观看三分钟后会自动关机,被录入者如为未成年,将无法观看级别以上的节目。

法令一出,各大直播平台当即被锁死,网络上闹腾得沸沸扬扬的。

其实夏国行动这么迅速,段少泊也是意外的。他以为至少要等到真的有人把直播工具带回来再说,毕竟恐怖游戏的直播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还不好说。

可是国家这边一经拍板就动了,各方面立刻就动起来了。按照上级的说法,正因为他们不知道如果有直播会是怎么个情况,才宁可他们这边等工具,不能等工具来了,再从头布置。

本来他们就是处于弱势的一方,这个时间差,他们浪费不起。

关于直播的情报,夏国也与其他各国共享了,有的国家也立刻动了起来,但有的国家则没什么反应。现在这情况大家各扫门前雪,也没有那个精力去管别人怎么样了。

段少泊回来后第五天,系统突然说话了【宿主!小师弟!陆远已经恢复求生意志了!】

段少泊【大师兄,你那边发生了什么?!】

系统不会在不恰当的时候打扰顾辞久,这既然是公共频道里发的消息,就是顾辞久那边已经没事了。可陆远突然就恢复求生意志了,绝对是那边发生什么重大变故了。

系统【是我没说清楚,不对,是这里的天道一直攒着,也是不久前才跟我沟通。宿主那天脚丫子被扎成马蜂窝的时候,陆远的求生意志已经开始抬头,只是不明显,一直到刚才,天道才确定,陆远已经振奋起来。】

段少泊【就是从量变到质变,但质变的转化总点什么刺激一下吧?所以还是大师兄那边有事情发生。】

顾辞久【不是我有事发生,是那个女白领。今天的游戏是‘趣味障碍跑’十六个人分成两组,失败的那一组要被随机杀死一人。她的那一组失败了,她被选中,掉进了一个大水缸里,水缸的温度一点点上升,她是被温水煮青蛙一样,煮死的。全过程沃伦都给了我们三维立体的直播,白领一直在嘶喊……】

不只是嘶喊,可能还有咒骂,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但一切却又是那么的徒劳无功。

段少泊【既然以高等自居,为什么却又如此低下……】

顾辞久【小师弟,来,让我抱抱你。陆远很聪明,他大概也发觉不对劲了。所以我都没看出来他振奋起来了,这对我们有利。】

段少泊【嗯……】

顾辞久【放心,我会尽量保证活下来的人的性命。】

段少泊【不,尽量保证你自己的安全,游戏已经开始将你们分化了。】他只是在这里听着,都能感觉到那种惨无人道的恐惧,可想而知在现场的人是怎么样的。白领的那一组必定会对顾辞久这一组的人心怀怨恨和恐惧,团结已经破裂。

其实那一队人还有十六人,可按照时间计算,他们最多应该只剩下十三个人存活,这说明他们这五天里至少有三场游戏找到了免去死亡牺牲者的奖励,他们的团队合作很成功,可这一下,就全都毁了。

顾辞久【我会的,么么哒。】

段少泊【么么哒。】

段少泊回来的第八天,也该是顾辞久他们游戏结束的一天,他这天没去公司,留在了宿舍里,一直等着消息。

凌晨一点,首先是顾辞久的实时通讯【小师弟,我回来了。我给你带了个惊喜哦,到时候再见。】

没等段少泊说什么,他电话响了:“段董,你的伙伴出现了,有十三人活下来。”

对方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本身这个电话已经是特殊照顾了,更多情报就事关机密了。

挂了电话,段少泊虽然还想跟顾辞久联系,但是想想他们这个点才出来,大概也是跟那天一样,是个连夜的游戏。虽然每次离开游戏世界,玩家的身体就会恢复到最优状态,甚至一些绝症病人都能在一轮游戏之后获得治愈(如段少泊这样的断肢,或者天生畸形不可治愈),但精神的损耗是不可弥补的。

上一章:第160章 下一章:第162章
热门: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神棍小村医 两面派 绿帽的哀号 魔道之祖 琉璃美人煞 乡村猎艳高手 过门 虐文渣攻从良了 黑驴蹄子专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