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上一章:第159章 下一章:第16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辞久都“含羞带怯”的来找段少泊帮忙了, 段少泊当然不可能不答应:“我才该说麻烦你了,你放心, 我到时候会交给你的。”

顾辞久【小师弟, 这种年下的滋味,也很有趣啊。下次亲热的时候……你说我叫你干爹好不好啊?】

段少泊【大师兄!】

顾辞久【哈哈哈哈,说定了!】

幸亏经历的世界多, 所以段少泊才能绷得住脸,没变表情,否则这要是头一个世界,段少泊不但脸上要烧起来,怕是眼圈也都要跟着烧红了!都说老不正经, 老不正经,他家大师兄果然是年纪越大越不正经了, 可是……真心要说他心里的感觉, 其实……他还有那么点喜欢……

咳!就那么点!一点点!

一百米的跑道,并不是让人在跑道上面不断的转圈,这是自动跑道,有人上去之后, 看起来跟现代城市体育馆里没多大差别的跑道,就动了起来,它不只是向前动,它还左右、上下动。跑道四周围看着什么都没有, 可每条跑道只能上去一个人,其他人无论从任何一个方向朝上走, 都会撞上一层胶质状的空气墙。可如果只是站在一边,给跑道上的人递东西,却又是畅通无阻的。

虽然不知道这跑道是怎么个原理,但现在这情况也没谁有心思去研究。

“哎哟!”有个妹子惊叫一声,身体一歪,就从跑道上跌下去了。

“五号跑道有玩家中断游戏,五分钟内请继续游戏,否则成绩作废。”

白领过去把这妹子搀扶住了:“怎么样?”

“不行……脚……脚崴了……”这妹子疼得嘴唇都青了,显然这一下崴得够重的。

没办法继续的妹子让人给搀扶了下来,老爷子从食物房间里弄来的冰块,用塑料袋子裹着,帮她冰敷:“谢谢大爷。”

这一轮被选上的,都是城市人,锻炼也大多数是在健身房里锻炼出来的,正常的跑步机哪里能够跟这个东西相“媲美”。不到半个小时,又有人摔了个大马趴,还好只是摔倒,虽然嘴唇磕出来了个仁丹胡,可还算能继续跑。

可连续两个人受伤,所有人的心情都更沉重了一分。

顾辞久慢悠悠的在后边跑着,只能说这就是沃伦在掌握了游戏系统,掌握了场地的情况下,对体能运动的超强可控性。他必然是在牢牢监控着陆远,陆远的呼吸和心跳都在他的观察之内。

他费尽心思想要搞出点事情来,好打乱陆远正常的频率,不过,应该是到目前为止,这些都是无用功。

——这么看来,沃伦的行为其实跟与陆远陷入热恋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将对方的所有微小变化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努力要让对方“心动”啊。不过,如果是出于爱,那这些观察是为了让对方幸福,沃伦现在是出于恨,所以这些观察,是为了让对方痛苦。

顾辞久觉得,下一个倒霉的,应该就轮到他了。

他还有段少泊,一个刚成年,一个残废,他们是沃伦最好的利用对象。第一天晚上他们俩的室友就是最不稳定的两个人,如果他们俩都被同伴的人类所杀,那就是沃伦送给陆远的第一波严重刺激和嘲讽。

看看,这就是你保护的人类,遇到危险为了自己的命,他们做的就是先杀掉未成年和残疾者。

之后,这一波游戏的参与者有很大概率因过度恐慌和不信任而失控。但没事,这是真心话和大冒险,沃伦可以把真心话送到陆远的手边上,让他自己活下去。

不过这一切都建立在他们俩GG上,既然他们俩没死,沃伦大概就要在继续利用的同时,重新评估他们俩的用处了。

“卧槽!”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顾辞久脚底下的跑道忽然就“唿扇”了起来。就跟有一双手拽着跑道的另外一边,不停抖动一样。

顾辞久第一时间就趴地上了,外边看着的人都一阵惊呼,有人喊:“出来!快出来!”

可是电子音这时候传来了:“五分钟内请尽快恢复跑动,否则时间清零。”

老爷子喊:“快出来,别管那些了!”

顾辞久没出来,他咬着牙手脚并用,开始用爬的在跑道上跑了起来。

电子音的倒计时停止了,顾辞久松了一口气,却不是因为当前的游戏内容,而是因为沃伦看来还想给他留一条生路。

渐渐的,跑道恢复了平静。在此之后,跑道虽然还是有变动,比如模拟上坡、下坡,变成硌脚的砂石路,突然出现大块大块的石质阻碍等等,但至少都是真实视界中可能存在的路面,没有太夸张的情况了。

不过,其他人却没有顾辞久这么好运气,只有包括顾辞久在内的五个人,相继完成了十公里越野。

最快的一个人用了五十四分钟,顾辞久最慢,一个小时零三分钟。

从跑道上下来,顾辞久在电子音的倒计时中,一边做着准备运动,一边脱下运动背心和运动短裤,跳进了水里。其他四个先行者,已经告诉了他什么叫“波浪游泳”,泳池水面上的浪涛一波接着一波,下水之后,能感觉到水下的波动其实比水面上的更严重,是真·暗流涌动。

泳池边上突然有人大喊了起来,还有人想朝泳池里边跳,但是泳池周围一样有着看不见的空气墙。而且,他们呼喊的声音,也变得遥远和模糊起来。

但顾辞久还是从他们的口型和动作看出来,有人溺水了。八成是体力消耗过渡,没力气了。

顾辞久朝着他们指的方向游去,发现溺水的人竟然是孙队。虽然因为工作原因他应该是一直保持着身体锻炼,但毕竟他年纪大了,长时间高强度的运动,对他身体负荷太大了。

“别、别管我。”孙队也害怕,但他却对顾辞久摆了摆手。

无论如何他是没法继续下去了,那他们就剩下了四个人,稍有变故就要凉凉,不能让顾辞久也退出了。

“孙队,现在就靠您压着了,不能没有您这个主心骨。”顾辞久游到孙队背后,手臂从他胳膊下穿过,勾住他的胸膛。

都这样了,孙队再挣扎,万一弄得顾辞久也溺水了,那就是得不偿失了。他放松力量,让自己飘浮在水面上,并小心的用手划水,帮顾辞久分担一部分体力。

“倒计时警告没响起来,孙队,没事。”

把孙队送到岸边,顾辞久反身继续进行比赛。不过经过这个,顾辞久也发现了,在游泳这个环节,看来规则是只要不出水,就算比赛进行中。他尽量在游动中靠近其他人,并把发现告诉给他们。

这样如果太累就浮在水面上适当休息一下,可就算是如此,一个小时后,依然有个妹子因为体力耗尽,无奈退出了比赛。

泳池外边,段少泊与孙队商量之后,把人们集合起来排班——这个比赛,很可能要折腾到明天早晨去了,不能所有都跟着耗到明天,毕竟明天下午五点又是一轮游戏的开始,到时候今天比赛的这些人大概率是没体力继续了,其他人必须能在明天承担起担子来。

“孙队说得对。”白领第一个响应号召,“可咱们现在也没办法回去睡觉啊。”

“就在这里睡觉,不只是参加比赛的人,其他人也都可以在红房子选择运动服。”段少泊说,“去红房子里挑几件运动服,铺的盖的就都有了,就在跑道的这边睡,宽敞、安全,也不会打扰到其他人。”

这下没人有意见了,二十个人,三个比赛的,两个被捆着的,一个受伤的,两个体力透支的,还有一个残疾人——其余参加比赛的人表面上看体力都恢复过来了。也就是十一个可用的人,大家抽签分成了三组,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两个半小时一组人。

体力透支的人里头,包括孙队,他坐在地上,大腿的肌肉就在不停的抽搐,总算把一切都安排妥了,他就要朝地上躺。

“孙队,别躺,喝几口,起来慢慢走。”段少泊到了孙队旁边,递出一瓶这地方提供的电解质能量饮料。

孙队嘴唇是白的,张着嘴喘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受伤的,也就是刚才崴脚的妹子,这时候也凑了过来,把饮料搁在孙队唇边:“孙队,你头朝后仰一下,我把饮料给你倒进去。”

散开的人这时候又都围过来了,白领高声叫着:“孙队!孙队你没事吧?!”

“别围太近,也别叫,给孙队点空间!”段少泊低呵一声,“别搀他起来了,把人放平,给他保暖。”

他虽然现在是残疾,但是碍于长相和现实里的身份,还是很有威严的。白领虽然不太高兴,可还是退开了。

“我学过点急救,我来帮忙。”眼镜胖子郭林作为一个技术宅,还真是什么都会一点的状况,他从人群里出来,帮着把孙队放平,在他脑后垫着衣服,用运动服帮助他保暖的同时,不在他的胸口和脖颈部位试压,“来,孙队,大口呼吸!”

“氧气!氧气!氧气到了!”小学老师王亮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去了红房子,然后拿着个水瓶子大小的氧气瓶跑回来了,一下子把氧气罩盖在了孙队的口鼻部位。

郭林对王亮比了个大拇指:“行啊,谁都没想到那边还有氧气瓶的。”

“我就是有强迫症,得把东西看完。”

崴脚女孩这时候抱着孙队的警服回来了:“我没从孙队警服里找着药,看来孙队过去身体挺好的,没毛病。”

老大爷递过来了一个很熟悉的黄色瓷葫芦药瓶,还是没拆封的:“给他含几粒。”

“多谢大爷!”

在所有能帮上忙的人都各展所长的情况下,孙队总算是扛了过去。看他情况变好,顾辞久把没轮到班的人都赶走了,只留下老弱病残在这里。

“别动!孙队,您就继续在这躺着吧,要是有事,就跟小燕说。”段少泊从轮椅里头一歪身子,按住了孙队。

小燕就是崴脚女孩陈晓燕,她刚正在喝水,一听动静也立刻凑过来:“对对!您有事招呼我一声就行!不是,不用招呼,我就在这看着,您动动手指头我就过来!”

这话说得孙队笑了,老爷子也凑了过来,从小黄瓶里头倒出几颗药:“老弟,别多想,再含两颗。”

看起来,大家都挺和谐的,但……

段少泊朝那边躺下休息的人看去,所有人都或闭着眼,或盖着衣服,但非说真正睡着的,怕是也只有陆远一个了,其他人可没他这么好的心理素质,更不像他这样生死无畏。其实有点事情做,正常人反而能放下心来,毕竟他们现在可以说是将生存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仅剩的三个人身上,对曾经是陌生人的彼此来说,这可不是让人放心的一件事。

这局铁人三项游戏的恐怖之处大概也就在这里了,时间越到最后,明显能看出比赛者的体力逐渐消耗,如果超时了呢?谁会死去?如果他们没有一个人完成铁人三项,随机死亡的两人又是谁?

这是钝刀子割人,比真刀实枪的恐怖更让人颤栗。

段少泊思考了一下,他开始小声的,唱国歌——世界变换,国家的古代历史和名称会有些改变,但总有一些东西是固定不变的,比如国歌。他声音并不高,但本来这个空旷的地方,除了那个游泳场传来的水波声,没什么其它的噪音,他的歌声毫无意外的飘进了所有人的耳中。

先是离得近的陈晓燕和老爷子,然后是郭林和王亮,他们都跟着小声唱了起来,躺在地上的孙队喘气不稳,没有唱,却也在哼哼。躺着的人也开始跟着唱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打呼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有人笑出了声,歌声这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十二点的时候,顾辞久在骑自行车。

这TM是真越野啊!比刚才十公里跑可是“野”多了,大坡小坡不断,沟渠、沙路、泥坑各种地形一应俱全,一些地方顾辞久甚至必须推着车走,幸好自行车越野的规则,是只要身体的一部分碰到自行车而且你在动,就没问题。

“水!”顾辞久下车来,单臂推着车,朝着赛道外头伸出了手。这地形跟万花筒似的,随时在变,他可不敢单臂骑车。而且,现在可是只有两个人了,前头一个老哥跌下车摔断了腿,现在就剩下他,和一个看起来干瘦干瘦,从进到这个游戏开始就没怎么说话的妹子。

他们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看起来好像是胜利在望。

边上轮到值班的汉子刚给顾辞久递了一瓶运动饮料,突然脚底下 一踉跄,跌倒在了地上。他不是真的没站稳,是因为太恐惧脚底下拌蒜了。就在顾辞久前方大概二十米的地方,升起了跨栏,不是人类百米跨栏的那种跨栏,而是马术障碍赛的那种,只是没那么高,顶多到人的小腿,但跨栏横跨了整个路面,这代表着不能绕,只能跨,或者说,要背着自行车从跨栏上边跳过去!

“不是说越野吗?这TM叫什么?”“怎么办?!”“完了、完了完了……”

顾辞久和干瘦妹子看起来体力都还好,虽然前进困难,但就这么匀速前进,众人觉得都能看见胜利的曙光,可现在那些栅栏直接把曙光栏死了。

“没事!他们还在坚持,我们就能继续!”孙队从地上起来大声喊着,“我们还能继续!”

没人哭闹了,但并不是他们被孙队重新被激起了意志,他们只是知道哭闹无用罢了。

干瘦妹子比顾辞久速度更快,那些跨栏直接就刷在她前后的道路上,她差点一头撞上其中一道,幸亏她速度不是太快,而且之前这跑道已经把人折腾得够呛,她一直提着小心。

顾辞久和妹子的速度进一步下降,只是几乎从骑行自行车,变成了推行自行车,可他们还在前进,并尽他们所能的加快速度。

绝望的人们看着他们,眼神竟然不知不觉重新亮了起来,绝望能感染人,希望有时候也能感染人。

一点四十,顾辞久赶上了干瘦妹子,明显能看出来,干瘦妹子体力已经透支了,她还在动,完全是靠着她的意志力。

“跟着我呼吸。”顾辞久在干瘦妹子身边说,他要是不管,一旦比赛结束,这妹子就要牺牲。

“??”妹子看过来的眼神,呆滞又茫然,她的意识都已经不清楚了,就算这个反应也只是出于本能。

“深吸……浅呼……浅吸……”他的声音很轻,边上照顾他们的人,还以为他只是在给干瘦妹子打气。

顾辞久陪着她走了二十分钟,干瘦妹子的眼睛从浑浊变得清明,她想问,可最终只是用口型无声的说了声“谢谢”。

顾辞久帮助这个干瘦女孩的行为并不是一时热血上头,这是他对沃伦的一次试探。他要看看,没经历过与陆远并肩作战的沃伦,到底傲慢自大到什么样的程度。

沃伦在这个世界里就是上帝,他能知道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他能知道顾辞久多干脆利索的干掉了那个胖子,然后如何在众人面前演戏。如果足够谨慎,他会第一时间干掉顾辞久,但这种举动的可能性最低,这家伙之前的举动,对地球人充满了憎恨和轻蔑,他将地球人当做玩弄在鼓掌中的蝼蚁。

不够谨慎的情况下,他的行为就该是各种程度的利用和玩弄了。

甚至,即便知道了顾辞久的不对劲,他也不会对他有任何的特殊对待,那就是最高程度的轻蔑了。

顾辞久超过了干瘦女孩,继续向前,时间继续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三点二十三,他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悬浮着的电子显示屏,上面是路程倒计时与时间倒计时,还来得及。

所有人都醒着,跟着他一起移动。

顾辞久现在也很不好受,这个身体的底子非常好,原主那对虎爹虎妈除了在学习上对他施以暴政,在体育运动和各项兴趣爱好上也是暴力镇压,所以这孩子外在上可真是德智体全面发展,体力是远超过同龄人的优秀。

这个世界原本应该是没有修真的,可怖游戏这种高纬度带来的东西里是有的,所以可以说是高纬度的入侵改变了地球的生态。在并非从恐怖游戏兑换的情况下,顾辞久是没法修炼出修真世界通天彻地的能耐,但在一定程度上强化身体,这是没问题的。

但强化需要时间,他来这里只有一天半,体能的消耗就快超出这个身体的承受限度了。

四点半,最后五百米了,包括很有威严的老爷子在内,所有人都在给顾辞久欢呼,打气。

可地面又变了,三百米长的地面倒是平坦又笔直,可是地面上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针尖。针尖也就是图钉的长度,但扎破车胎没问题,只靠着铝圈前进几十米可能没问题,前进三百米,那是不可能的。

所有人脑海中都是顾辞久从车上掉下来,被扎得血肉模糊,嘶声惨叫,无法起身的画面。

一直稳坐轮椅的段少泊这下也没法冷静了【大师兄!】

顾辞久【小师弟,没事,欠我的,以后我都会让他双倍还回来!】

穿越这么多世界,这可真是头一回要让他吃这么大的亏啊。行,沃伦小同学,你能的!

顾辞久在这段针路前停了下来,这就是沃伦在他试探之后的反应:我知道你来历特别,很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强者,但那又怎么样?只要进到这个世界,一样要在我的手里受尽痛苦。

顾辞久下了车,与其希冀骑着自行车冲过这条三百米,然后中途掉下来浑身都被扎伤,不如从一开始就……跑!

三百米,迈开大步全力冲刺的话,很快的。

上一章:第159章 下一章:第161章
热门: 媚乡:金枝欲孽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正正经经谈恋爱 乡村小野医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留守男人不寂寞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山村小子探香记(山村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