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上一章:第157章 下一章:第1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最后系统传递过来的, 是这个世界的天道希望他们帮忙的内容——让陆远活下来。

剧情接收完毕,顾辞久睁开眼【小师弟, 我这又得去上影视学院了。】

段少泊【大师兄……】

顾辞久【怎么?】

系统【o(* ̄▽ ̄*)o宿主啊, 你们好像是忘了点事啊。酬劳啊,酬劳,你们帮上个世界忙的酬劳啊, 折合成积分有五万哦,来来来,系统商店开了哦。】

顾辞久【系统,你这突然插嘴也插得太生硬了……小师弟,直接说你怎么了吧。】

段少泊【我……我这个世界, 只有一条腿。】

顾辞久的呼吸窒了一瞬【刚刚伤到的吗?!还出血吗?!】

段少泊【不是,这个身体十几岁的时候遭遇了一场车祸, 当时就被截肢了。】

顾辞久【没事, 没事,你现在没事就好。】

段少泊【回到现实后,我会努力研究义肢的。】

顾辞久【我也退学,重新高考。】

顾辞久挺喜欢演戏这码事的, 但是义肢显然比较重要。

系统【QAQ我、我这里可以买到义肢……】

顾辞久【你那里的又不能畅快拿出来用,这个世界的恐怖游戏已经有了国家的关注,那些积分,系统你自己看着喜欢什么买点什么吧, 我们不需要。】

原剧情的恐怖游戏系统在这个世界的大宇宙范围内都属于非法的行为,所以系统引入的, 都是些不引人注意的流浪者,被社会遗弃者、边缘人士、绝症患者,等等之类的。虽然这些人“质量”较差,可也有许多人是亡命之徒。

不说多余的,总之就是当时的恐怖游戏闹起来的动静很微弱。

现在沃伦弄的这个新恐怖游戏,因为是得到了“科学考察抽样执照”的,所以只要是十五岁以上的人类,就都有可能被他抓进这个世界里。

正上课的学生突然没了,正比赛的运动员突然没了,正训练的军人突然没了,正开会的官员突然没了……这事情不闹大才怪了!

上一轮恐怖游戏的时候,世界各国就很是乱了一阵子,群魔乱舞的那种,各种邪教跑出来宣扬对此负责。后来第一轮游戏的幸存者出现,各国闹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并没有把事情瞒着,也瞒不住。

夏国对国内民众的表示是尽量团结,争取更多的人能够幸存下来,并且国家也会给予这些幸存者最大限度的帮助。

除了少数脑袋有坑的,大多数人也是希望被选中的人能够幸存的,除了道德上的原因,也有个人利益的关系。

恐怖游戏选进的人有一定限度,上一轮活下来的下一轮还会进入——每一轮同时进行多组游戏,现阶段还没有组队进入的方法,所以不见得下一轮会遇见熟人。那么上一轮活下来的越多,下一轮新选进去的人就会越少。

另外,国家也知道,幸存者会获得一些积分,换取各种听起来是天方夜谭的能力或者物品。这对于国家点科技树,也是十分有利的。

现阶段,出现这种突然失踪的情况后,国家都会把失踪者的所在地保护起来,等到失踪者再次出现,大多数人都会被接到特别基地里。

系统【_(:з」∠)_我没有什么可买的啊。对了,宿主,小师弟,上个世界的天道大兄弟反响良好,o(* ̄▽ ̄*)o这个世界的大兄弟想问问,你们俩有什么发展方向吗?比如重新撮合官配?】

顾辞久【没可能。】段少泊【沃伦必须死。】

系统惊恐的抱住了胖胖的自己【??)?Д?(?小师弟,你、你怎么了?】

段少泊【他报复自己被吃那就报复,但作为一个高维度生命来说,他明明有很多报复方法,却偏偏选择了重开恐怖游戏,上一轮游戏里全球死亡人数过千人。确实,地球上因为各种原因死亡的人数,每天绝对超过了千人,但两者的意义完全不同。他不是在单纯的报复陆远,他是在报复地球人,可两方对比,地球人比他更是受害者!】

系统听出来了,小师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不过,小师弟说得也确实没错,沃伦报复就报复,何必牵扯这么多无辜的生命进来呢。系统自己也算是个高纬度生命了,他被一个又一个前宿主抛弃,差点GG都没想过报复人类,不还是好好的兢兢业业的陪着现在的宿主拯救世界?

o(* ̄▽ ̄*)o给自己点个赞,我太棒了!对了!还在说话!

系统【嗷呜!!给小师弟点个赞!小师弟棒棒哒!】

顾辞久【我觉得你这话说的很没有诚意……】

系统【→_→怎么会呢,看我充满诚意的眼睛。】

【呵呵】冷哼一声的顾辞久站起来,把刚才攻击他,但是现在已经被卸掉四肢没了反抗能力的中年胖子活活掐死了!

【0ДQ】系统觉得自己要当机,他家宿主杀人归杀人,但是这种杀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段少泊【系统,怎么了?】

顾辞久【我刚把室友干掉了,大概是吓着小家伙了。】

段少泊【系统,你如果哦受不了,这个世界可以全程屏蔽,用那些积分,去你们系统的论坛上玩吧。】

系统【QAQ嘤,不,我不去,我要跟你们在一起。小师弟,你竟然……都没啥意见的吗?】

顾辞久【系统,你这是嫌弃我们对你太温柔了?都会挑拨我们来的感情了。】

系统【QAQ我没有,宿主你瞎说,我不是,我没有……】

段少泊【大师兄,别吓唬他了。系统,这是个真实的玩命世界,虽然我们是来帮忙的,但危险程度比之前所有世界都要高,必须用最谨慎小心的方式应对。如果不杀人,他的身份很可能会被人怀疑吧。如果不是我的这个身体随身带着电击枪,我大概也会杀掉我的室友。另外,系统,陆远的求生意志并不高?】

系统【不是不高,是几乎没有。上一轮游戏你们也看到了,陆远就停留在原地,他是想死的。反而是沃伦做了手段,这才让陆远成为了最后一个幸运的幸存者。】

段少泊【看来上一轮游戏战友的死亡对他打击很大。】

顾辞久【而且他大概误会了吧?】

段少泊【嗯?】

顾辞久【沃伦根本没有跟地球人发生什么联系,新一轮恐怖游戏的开始也没有什么声明,陆远能看到的,就是他付出了失去所有战友的代价,得到的却并不是终止恐怖游戏,恰恰相反,恐怖游戏卷土重来,并且比过去更加的丧心病狂。】

段少泊【……对!他甚至不知道恐怖游戏的幕后BOSS换人了!】

系统【_(:з」∠)_这么一想我都要哭了,这就像我当初以为被人从混沌里救了出来,还白得了一个宿主,睁眼一看……emmm,QAQ宿主,你听见我说的梦话了吗?】

那段系统没说出来的,大概是——主(ma)神(ya)救命啊!混沌大变活人啦!

顾辞久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他啦。

顾辞久【没听见。】

现实中的段少泊则在捂着嘴闷笑,其实他和大师兄早就养了个娃了,这是这娃不能在现实里抱出来揉捏。

段少泊【大师兄,虽然我说了要让沃伦死,可是我并不善于应付这样的世界。我会跟随你的脚步而动。】

顾辞久【小师弟,别勉强自己,如果太难受了,你其实可以选择先回到系统空间里休眠。等世界解决了,我们再一起去下一个世界。】

段少泊【嗯,如果忍受不了了,我会说。】

顾辞久没说为了你我不会做恶事,段少泊也没说你如果做了坏事我就不喜欢你了。这个世界情况特殊,在一轮又一轮的恐怖游戏中,恶毒自私的人走不远,可善良温柔的人也走不长,恐怖游戏中没有了善与恶的区分,只有能力、智慧、冷静,还有团队。

顾辞久和段少泊虽然是外来的帮手,但在这个世界里除了他们脑袋里的经验和知识,再没有其他金手指。生存已经如此艰难,他们还得拉扯这气运之子陆远,那就更困难了,想要兼顾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顾辞久【时间到了,恐怖游戏开始。】

这个世界最大的麻烦,就是陆远失去了求生意志,不然新的恐怖游戏世界,他依然会是最后的胜利者,但是……这绝对不是说陆远意志薄弱。甚至把之前六个世界的气运之子都加起来,陆远的意志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连上个世界的曲英然都算在内,这些气运之子在同等条件下进入恐怖游戏,不一定能活到最后。

但人是需要希望的,即便那个希望只有如丝般的一缕。原剧情的恐怖游戏,陆远就是抓到了这么一缕希望获得了最后的成功,可当沃伦带着恐怖游戏重临地球,那一丝希望顿时也没有了。

所以,要如何让陆远重燃斗志呢?

顾辞久【小师弟,你看见我的时候要忍住,不许笑哦。】

段少泊【???】

游戏大厅的形状是个纯金属色的四四方方的盒子,中间垂落下来电子屏幕,地上放着摇球机。不过现在才是早晨九点,摇球机是被锁死的,电子屏幕上只有干巴巴的9:00。

昨天虽然死亡两人,但还是十三道房门,两面墙上一道门,一面墙上五道门,还有一面墙上一片光滑,暂时一道门都没有,只有今天五点公布新游戏内容后,才会有一扇门出现,那扇门的后边就是他们游戏地点。

“各位玩家,早上好,新的一天,游戏愉快。这是你们的早餐。”

摇球机边上的地面瞬间液化,摞得整整齐齐的塑料饭盒顶着液化的地面升了起来。

“怎、怎么只有二十个人的饭盒啊?!”四个饭盒一层,只有五层,所以最先去拿饭盒的人一眼就看见了饭盒的情况,顿时惊慌了起来。这个人干干瘦瘦的,戴着个黑框眼镜,昨天他自我介绍叫做王亮,是个小学教师。

他惊呼刚落,其余人也都匆匆忙忙的从自己房间里跑了出来,有个混子模样的人闷不吭声的拿走一个饭盒,打开就朝里头吐唾沫。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哪样?!行!我把饭盒放回去,谁吃谁拿走!”

“其实这个系统没说我们不能把饭给别人,如果它只给了我们二十个饭盒,那我们一个人匀出来一勺,也够另外三个没盒饭的人吃了。”一个白领妹子说。

“对呀,何必非得争呢?”

“别吵吵了!不是少给了三个人的盒饭,是那三个人没必要吃了!”这说话的是个老大爷,头发全白了,腰板却依旧挺直,他正站在一间房间的门口,朝里边看。

每间房间都是双人标间的布局,现在这房里的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两人手拉着手,面容安详,这两人昨天自我介绍说是一对情侣。

有人惊叫一声,即使昨天的游戏里已经见识过了非正常死亡的人类,可不代表他们今天就能受得了。

有穿着警服的警察进屋去了,他是孙队,检查了一番:“自杀,遗书,药瓶……这两人在外边的时候就想自杀了。”

“那、那还有一个?”中年大妈哆哆嗦嗦的问。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唯二没人出来的两扇门,大学女生突然问:“你们……有人听见哭声吗?”

几个胆小的发出一声惊呼,但更多的人跟着点头,孙队当先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门打开的同时,排泄物的恶臭味道传来,地板上倒着肥胖中年人的尸体,它的双眼凸出,紫色的舌头耷拉到了下巴颏,显然是窒息而死。越过尸体,孙队继续朝里走,看见一个蜷缩在了角落里的蜷缩成一团的少年人。

少年人听见了脚步声,双手挡在脑袋前边,像是个把头埋进了沙子里的鸵鸟:“别!别过来!警察叔叔你别抓我!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呜!”

房间里关着灯,孙队记得,昨天的自我介绍里,他是年级最小的一个,虽然已经考上了大学,但他才十八岁。

孙队是个老警察了,大街上跟个不认识的人面对面走过,都能瞬间觉察出这人有蹊跷。昨天大家各自回房休息的时候,他就看见有几个人表情不对。要是在外边,他昨天也站出来说了,可是说了也没办法,谁都不能保证,不在游戏系统规定的房间里睡觉,还能安然无恙。

孙队从少年遮挡自己面目的手上,看到了他很熟悉的伤痕,那是防卫伤。

“没事,没事,国家下了条文,在恐怖游戏中致使他人死亡,都归类于自卫杀人,不追究法律责任。”

虽然这个条文引起的争论是最大的,国外还发生了游行示威,但这是没办法的。因为根据各国互通的恐怖游戏类型汇总,有些游戏就是红果果的让人类自相残杀,比如狼人杀类、争椅子类、角斗士类游戏。

这一些游戏,只要活下来的人,手上必定有人命。

还有大逃杀类游戏,所有人都很团结,确实又可能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过关,但这几率太小了。不需要一个胆子大有杀心的人,实际上最先伤害他人的经常都是那些胆子小的人,他们也真不是有意的,更多的是因为巨大的精神压力,直接精神崩溃发了疯。

这种情况下,只能特殊问题,特殊对待了。

孙队没有去抓少年,而是轻轻的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两下,少年没哆嗦了一下,但是没有把手也藏起来,孙队才将自己的手搭在少年的小臂上,他蹲下来,尽量温和的说:“昨天你说你叫顾辞久,一影学生对吧?很厉害啊。别害怕,你能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吗?”

“嗯,我叫……顾辞久……我、我昨天晚上……正在睡觉……突然脖子上很疼……”少年说话嘶哑,一边说,一边用手按着脖子,房间里开着昏黄的小灯,孙队能看见少年的脖颈上有一圈已经高高凸起的血檩子。

片刻后,孙队拉着顾辞久出来了,他看外头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是所有人里唯一的残疾人也是名人,正祥娱乐集团的CEO段少泊。另外一个是他的同屋人,自由职业的杰克·方。这两人也是鼻青脸肿的,杰克·方现在还被捆着胳膊,堵着嘴。

白领和其余几个妹子围在段少泊身边,正在不停的安慰他,看孙队拉出来个哭哭啼啼的少年人,有人下意识的也想过来安慰,但看别人都没动,甚至还有人退后了两步,也赶紧退回去了。

“别担心,小段是正当防卫,”孙队在心里给自己叹了口气,虽然看证据确实是正当防卫,但若是在外边在,作为一个警察,他依旧不应该这么快下定论,可在这个空间里,必须要尽快安稳人心,然后自己多看着顾辞久一些,否则一旦因引起体骚乱,那后果不堪设想。

顾辞久一脸的泪水,一边走一边吸着鼻子,大厅里的光照很清晰,他手上、脸上的淤青破皮,还有脖子上的血檩子,那都是清清楚楚的。

段少泊【大师兄,我见犹怜啊。】

顾辞久【小师弟,说好的不笑呢?而且,小师弟,你也是一副憔悴美哦。】

段少泊虽然有些衣衫不整,定制西装扣子全没,领口袖子被扯出了好几个口子,脸上青青紫紫,头发也彻底看不见了发型,但他还是帅!

除了大眼睛没变,这是段少泊最帅的一个形象了,失去的那一条腿反而让他给人以一种残缺的美。

然而,两人的招呼听起来都很轻松,私心里却都是在心痛。毕竟彼此这外形也实在是一个比一个惨。

“行,今天的死亡名额倒是够了,但是各位,长点脑子吧。我们的在这里过十天呢。而且游戏规定,每天必须得死一个人,多死了不算。第一天已经死俩了,第二天这又死仨。现在剩二十个人,咱们第二天的游戏还没‘玩’,要是再死几个,就剩下十几个人下面可就要难过了。”这是另外一个自称技术宅的自由职业者郭林,是个戴眼镜的胖子。

“你这话说得轻巧!就好像我们都各怀鬼胎一样!谁想死人啊!”白领嚷嚷着。

“我说你心怀鬼胎了吗?我就是给大家提个醒,别想差了,以为把别人搞死自己就能活。时间不到把别人搞死,就剩你一个人,你也得死!怎么?戳中你心窝子了?!”

“你……”

“都别闹了!咱们吃饭,然后休息休息,有什么事下午五点再说。”孙队吆喝一声。

孙队还是挺有威望的,郭林和白领都闭了嘴,老老实实的拿了盒饭各自去吃。孙队给顾辞久拿了一盒:“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难受,所以我给你挑的是三明治,多少吃一点,有体力才好想其他。”

“谢、谢谢警察叔叔。”

虽说顾辞久这年纪叫他警察叔叔没错,可孙队还是觉得怪怪的。

拿着饭盒,顾辞久蹲在了大厅的角落里,看起来蔫蔫的——他是真蔫,不杀了胖子对方很可能会暴露他与身份不符的搏斗技术,万一被主角或者国家认为是隐藏在普通人里的外星人那就有意思了。可是杀了胖子,以他身份,怎么说得有一段倦怠和恐惧期,那短时间内就没办法跟小师弟靠近了啊。

顾辞久【小师弟,你去看看能否与电子屏交流。】

段少泊的食物是鸡蛋乳酪蛋糕,应该也是其他人照顾他,所以给他的【好的】他应了一声,转动轮椅到了电子屏下方。

“你好,可以交流吗?”

他的举动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混子吐了口痰:“切,傻X”

电子屏没反应。

“我可以再看一下本轮游戏的规则吗?”

“欢迎来到真心话大冒险:初始人员25人,现存人员20人。游戏规则:1,每天必有一人死亡。2,每天五点准时刷新房间号与新冒险,完成冒险则顺利过关,未完成冒险,系统随机杀死两人。”

上一章:第157章 下一章:第159章
热门: 挡不住的红杏春情 逃生游戏里捡男友/恐怖游戏里捡男友 没人要的白月光 天敌饲养指南 青云直上:权力斗争背后的刀锋 虫族进化缺陷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 ABO垂耳执事 和影帝互粉那些年 鱼街一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