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上一章:第154章 下一章:第15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过去曲英然就没把自己的峰头跟掌门的御景峰合一, 而是留了下来,因为他的山峰是从他师父须经尊者那里继承下来的, 而须经尊者在与魔修的对抗中陨落了。所以修云峰对他有很深刻的纪念意义在里头。

下面的修士表面上没啥动静, 实际上都在心里嘀咕:掌门这到底是因为不愿看好好一座大山头空着,所以才把修云峰给了两位化神,还是对这两位有什么不满意的?毕竟修云峰那位前主人的名声可不好, 且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位前主人到底是怎么入魔的,所以那峰头承云门的众修士可是能避就避的。

反正没人提出异议,修云峰是归了顾辞久和段少泊了。

一切顺利,柳明沧却一点都不高兴……

一直没动修云峰,是因为他自己要留个念想, 曾经他只能从那座失去了主人的峰头上,了解那位无瑕尊者。可他不是瞎子和聋子, 他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修云峰的, 曾经他是乐得那些人畏惧修云峰,这样他就能独占修云峰了。

可是现在,就一个愿意站出来说一句真话的都没有吗?只因为他是掌门,而大师父和二师父是陌生人吗?

回到承云门, 柳明沧还暗搓搓的想能向曲英然表示自己也是有强的地方,比如,把承云门管理得更好了。可是现在看来,却并不一定。

所有人都畏惧他这个掌门, 没人说真话,他是个暴君吗?

不开心, 柳明沧下意识的就想把众人散了,然后跟着大师父、二师父,当然,主要是跟大师兄一起去修云峰庆祝去。可是他赶紧把这个想法给按住了,明摆着已经有了误会,他再不澄清而是我行我素,误会岂不是更深了?

“既如此,那通知百味阁,起宴吧。”那些灵厨的手艺,自然是不可能与大师父比的,可这就是个欢迎的形式。

欢迎的宴席就不是在御景峰的掌门大殿里了,而是移步到了御景峰前,直接在宗门广场上头举行。宗门广场分两层,下层就是地面那层,铺着养灵玉的广场,上层则是在由十八根立柱组成的云雾中,这层雾又被称为腾云殿。

柳明沧直接发动了腾云殿的阵法,烟雾缭绕之余,又有袅袅仙音摇曳于耳。

待众人落于腾云殿中,柳明沧一挥袖,缤纷霞光在空中如烟花般炸裂,点点碎光落向宗门的四面八方——这是大规模传讯,所有在宗门内的弟子,无论外门还是内门,只要如今没有职责在身,都可前来赴宴,以欢迎两位新来的客卿长老。

这可真是大动作,再没人认为柳明沧看这两位不顺眼,都觉得他将修云峰给两人,该只是看那座峰头够大,灵气够浓郁,并没有恶意。

弟子们收到传讯,自然是第一时间赶来,许多人还是头一回碰到宗门如此大的盛事,在此之前,连掌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腾云殿和养灵玉广场之间,浮现出透明的幻境,正是将腾云殿的宴会展示给下方的小家伙们看。

孙有文坐在角落里,仰头看着幻境,满眼都是羡慕。十九年前,他以为进了承云门就是当了神仙了,可真进来了,他才知道过去的自己是如何的渺小与可笑。进了宗门,只是开始的开始,更何况,连神仙也有扫地的啊……

突然,他的神色一僵。

“刘师兄,这次的客卿长老,是哪两位尊者?”

“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谁。”对着高阶修士不能指点,即便是幻境也不行,那是极其不尊重,更要命的是高阶修士很可能会感觉到,并被这种行为激怒。即便是自家宗门里的长辈也不能那么干,人家不一定喊打喊杀,可留下个坏印象更糟糕,刘师兄用小灵果摆了方位,“不过总归是掌门下首那六位中的,不过,咱们这些小人物也不必要弄清楚,反正除了杂役,碰见其他不认识的人都恭敬着点,没错的。”

“是、是,多谢刘师兄教诲。”外门弟子没有辈分,达者为先,而孙有文已经在外门快二十年了,几乎是他一半的人生……

这快二十年的人生,先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井底之蛙,又教会了他谦虚恭顺,教会他看清楚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还在上山村的时候,即便他一直没考上童生,也是看不起旁人的,心里自己说是怀才不遇,是阅卷的县太爷包庇世家子弟,他恨只恨自己没有个有能耐的爹和娘。终日惦记的,是遇上个有慧眼的大家小姐,或是高官公子,他能抱得美人归或得以挚友,如此可以扶摇直上……

被刚带进承云门的时候,孙有文对当地县令不公的怨念倒是没那么大了,因为一切都是天注定,他要当神仙的。

可是,修真跟写文章不同。

写文章他能指着别人的文章说奇臭难闻!说自己的文章馨香四溢!还能引来许多人的附和,因为他能梗着脖子说大家的观点就是不同!可是修真……所有人都是一层一层的境界朝上登,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他没法再像上山村那样,活在自己的梦里。

他说自己天生该当做尊者,甚至飞升仙界,享无尽寿命,可他快二十年才是个炼气四层。原本他还是师兄,可一年又一年的,师弟师妹们变成了师兄师姐,要么去做了杂役,要么离开了承云门。

这若是满了二十年,他还没有突破炼气五层,那就只能在做杂役和回乡之间选择。

然而现在,他看见了两个熟人,他确定自己不会认错,因为这两个人曾经是他极其厌恶的人,该说他们是最先撕破了他脸皮,打破了他梦境的人。现在这种厌恶倒是没有了,因为再怎么落魄,他对这两人总是骄傲的。

——上山村所有的村人都被带来了,可就他们家被扔下了。这种不会看脸色的人,怕是得罪了神仙,被留下,甚至被杀了,真是活该!

一直以来,孙有文都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他看见了这两个人,人家是真的高高在上,看都看不见他这样一个外门弟子……

是我认错了,一定是我认错了。

他先是不想承认,可是转瞬间又变了想法:若真是他们就好了,说不定能看在往日的份上,拉我一把。不行,我得罪过人家,要是送上门去,不把我赶出承云门就是好事了。但我不行,赵午行啊!

在腾云殿之上的众人,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广场上寻常弟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因这种大家聚集的场面,在承云门也久未曾有了,所有这宴会后来变成了法会。众修士交流修炼的经验,切磋讲法,竟然一开就开了二十天。

这二十天里,顾辞久和段少泊是彻底打响了自己的名号,在承云门扎下了根来。

毕竟对于道的理解,这些人放在顾辞久面前就是院士与幼儿园孩子的区别。放在段少泊面前可能年长一些,但也就是达到初中生的程度而已。

困扰他们上百年的修行上的难题,这两人一眼就能指点出来。

在顾辞久和段少泊大出风头的同时,曲英然、大毛一家,甚至柳明沧也得了不少的好处。曲英然和大毛一家不用说了,人家是弟子的身份。其余修士在两人哪里得了指点,自然也要表达一下谢意,也没谁有那么大的脸面给两尊大神送东西,那就给两位弟子送东西吧,都是好东西。

柳明沧这个掌门,则得到了宗门里化神长老们或明或暗的夸赞——掌门果然能力非凡,不过出去二十年,就带回来这么两位。

长老们原本对顾辞久和段少泊还有敌意,只是不敢明说。即便是大宗门里资源也是有限的,尤其是越顶级的资源越难得。原本承云门的化神加上掌门柳明沧在内就三个,现在一口气多了两个,原本的两个化神长老担心自己的资源被分走,低一级的元婴长老们也担心为了给化神大佬充足的资源,自己份例里头,那本来就不多的顶级资源被挤压得更少。

不过,顾辞久和段少泊展现的能力,让他们的敌意几乎消失。要资源归根到底也是为了修真上头,人家点过来的一句话能让他们立刻提升一两个小境界,那真是比什么资源都要强。而且这两位态度温和,有问必答,别管是不是初来乍到装出来的,反正现阶段是好事。

宴会结束,众大佬回到自己的峰头,匆匆忙忙就闭关去了。自然并非所有人都是到最后一天心境上才有了突破,只是谁都舍不得离开,都想继续在那听讲道,看切磋。即便因为修为的差异,不是所有都能看明白,但这些都是极其难得的经验,至少也要存在脑海里头,三不五时的回想琢磨,现在不懂的,总有懂,并且用得上的一天。

顾辞久和段少泊自然也带着一大家子回了修云峰。

→_→包括柳明沧在内的一大家子。

修云峰是一座确实很仙,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其它可说的山峰。缭绕的云雾,青松翠柏间露出的飞檐斗角,蜿蜒的溪流,直落的瀑布,凡人幻想的仙山就是这样的,大多数峰头是这样的,修云峰也是这样子的。

若有人因为它曾经的名头特地跑来观看,十有八九是会失望而归。

“这里我一直都有小心打扫和保护。”还浮在云头上,柳明沧就指着修云峰道。明面上是给顾辞久和段少泊介绍,可那对眼珠子却明目张胆的盯着曲英然。

“徒弟,我想在这搭个神厨台,你看哪里合适。”顾辞久懒得理这个痴汉,直接问曲英然。

曲英然看着曾经很熟悉,现在也没啥变化的修云峰,神色间流露出几分怀念:“我虽跟随两位两位师父学艺多年,厨艺却还是一窍不通,大师父看什么地方好,就在什么地方搭厨台吧。徒弟我只等着吃就好了。”

“嗯,做饭这点,你尽得你二师父的真传。”顾辞久严肃的点点头。

段少泊能怎么办?当然是笑啊!顾辞久在动手这件事上,只有做饭把技能点加到了超神,作为伴侣,要给他嘚瑟的空间。

柳明沧很想说“你不会做饭没关系,以后做饭我包了!”可是想想八年前他刚说想跟顾辞久学做饭,然后就入定了八年……算了,还是别瞎比比了,还是认认真真的塌下心来学,日后锅铲上见真章吧!

顾辞久逗够了老婆孩子,胳膊一抖,一尊晶莹剔透的白玉小鼎从他的袖口飞了出去,见风就长,长到两丈多高,稳稳的落在了修云峰的一片桃林里头。玉鼎落下之前,周围的桃树已经自己挪开,连一朵桃花也没有伤到。

粉桃掩映间,高高矗立的一座玉鼎,非但没破坏四周围的精致,反而是给修云峰增色不少。

“大师父,你不是说要建个神厨台吗?”柳明沧好奇问。

“这不就是吗?”

“这不是叫鼎吗?”且品级极高,他们珍药阁最好的紫阳丹鼎,怕是都要差些。

“鼎这东西,一开始不就是做饭用的吗?”

“……”确实啊,以至于我竟无言可对。

就算柳明沧还有话要说,顾辞久也懒得理他了,他扭头看着段少泊,早已换上了柔情蜜意脸:“小师弟,这段时间都没吃好吧?我给你做些好吃的。”

顾辞久这话一出口,一直低眉顺眼不说话的大毛娘三个眼睛亮了!已经是个吃货而不自知的曲英然眼睛亮了!已经是个吃货而不自知二号认为自己只是要多学厨艺见识更多美食的柳明沧眼睛亮了!就连段少泊眼睛都亮了!

因为,顾辞久做吃食的时候,从来没主动说过“我做个好吃的”,他只是说“我做点东西吃”“我做饭了”这种很平实简单的话。

而他日常做的饭食已经如此美味,真的以他的角度来说的美食,会好吃到何种地步?!

顾辞久得意的对段少泊一笑,明摆着是把其他人给忽略掉了:“小师弟,你还没吃过我用修士的手段做出的美食吧?”

“大师兄这是故意吊我胃口吗?还是让我用拳头捶你说‘坏人~还不快做给我吃~’”段少泊故意捏着嗓子说出那后边一句话。

“噗!哈哈哈哈哈哈!”顾辞久大笑起来,他的小师弟,真是可爱到没边。

刚还期待美食的众人:→_→先别说美食,这狗粮已经是特级的了。

带着愉悦的笑容,顾辞久扔出了五只储物袋,袋子在空中张开,朝外吐出食材来,这些食材并非按照荤素,而是以五行属性归类的,有的是经过简单的处理的,有的还是完整的灵植或灵兽,还有的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顾辞久的真元如烟,众多食材自烟中过,便去芜存菁,或只留下一块粉嫩、鲜红的精肉,或留下一朵花瓣,或留下细细的粉末……

这杂七杂八的食材,都落入了下方的玉鼎中。

玉鼎初时并无反应,渐渐在玉鼎外围出现了一圈五色霞光,霞光渐盛,开始有丝丝缕缕的香气飘散出来。

“咕嘟!”黑曜和琥珀没忍住,大声咽了一口唾沫,咽完之后他们发现自己好像听见了回声??

两个小孩朝四周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已经围过来了一群……有修士,有妖修,有灵兽,有虫子,还有几株能跑动的灵植,总之只要是宗门里头开了灵智的,能动弹的,能进入这个区域的,现在全都密密麻麻围在他们身后五丈远的地方。

谁让真正的大佬们现在大多都闭关去了呢?这是两个化神长老的峰头,且掌门也在,没人敢过来打扰。

玉鼎中冒出的香气并没有变得浓烈,可是那味道从原来的“气”味,变成了“灵”味,它沁入了四周的灵气之中。在此之前,谁都没听说过,灵气还能有味道的。而此刻周围的生灵都是修行者,自身与外界灵气的循环,比呼吸都更加的自然,这股灵味随着循环进入了他们的体内,让他们自身的真元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当下,修为高的还算罢了,那修为低的,别管是什么跟脚的,都用各种各样的姿势入定,贪婪的吸纳着这股灵味。

一道紫云突然出现在了修云峰的上空,隆隆的雷声预示着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云层中酝酿着。

同被香味迷住的柳明沧清醒了过来,看着紫云唇角略有些抽搐:“做饭做出天雷来……”

他两辈子加起来,听说过炼器、炼丹、画符、做衣服招来雷劫的,做饭这个……真是第一次!

“二师父……”曲英然更着急一些,他知道两位师父有神通,可是他亲眼目睹的这两人最大的神通,就是在去楚冉关的路上,捉几只小鬼小妖。但也不会什么都问直接上去帮忙渡劫,自然先看段少泊。

段少泊是这么回答他的:“常有的事情。”

“……”所以,这意思就是不需要担心渡劫了……吧?

顾辞久那边仿佛沉迷做饭不可自拔,所以根本没发现天劫,直到储物袋终于吐出最后一样材料,而处理好的最后一样材料也落进了鼎里。

“轰——”没有隆!

顾辞久连头都没抬,回手一点,紫色劫云直接就散了,一道彩虹出现在方才劫云所在的位置,天空中落下点点灵雨。

系统:→_→大兄弟,我知道你要面子的,么么哒,还是那句话,想开点就好,海阔天空吗。

顾辞久手上动作飞快,便是修士也难以看清他到底掐了多少手诀,只最后一道手诀之后,一团凝如羊脂的灵气落入玉鼎之中,玉鼎轻轻一震,五色霞光从鼎中喷了出来!

顾辞久掐了个收字诀,一块不过巴掌大小的白色饼子,从鼎中飞了出来,落到了顾辞久手里:“鼎里的徒弟你去分吧。”一柄谕勺悬在了曲英然的面前,顾辞久则径直走到了段少泊身边,笑眯眯的把饼子递在他面前,“小师弟,趁热吃。”

柳明沧眼睛都烧起来了,他是真·眼热!但不是眼热那块饼,而是眼热这种秀恩爱的行为。什么时候,他也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然后把好东西捧到大师兄面前,跟他说一声“大师兄,趁热吃”啊?!

顾辞久做出来的这个饼,看起来就跟白面蒸饼一样,而且没有任何的香味。玉鼎中留下来的却是一鼎五色琉璃般的汤汁,不知道怕是会以为顾辞久拿了糟的,留下了好的。但高阶的灵物讲究的就是自隐,稍有些见识的都知道,这块饼才是大宝贝。

段少泊接过这块饼:“大师兄,你是什么时候搜集的那些东西。”

“抽空搜集的。”

“抽空……”日日两人朝夕相对,只有几次修为提升的渡劫,才会短暂的从彼此眼前消失,“你这个空是抽成真空了吧?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嗯,原先那不是还小吗,都没想过认真给你做顿好的。”顾辞久抬手摸着段少泊的脸颊,此时段少泊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他只有哭的时候双眸才会这个样子,怎么转世都不会改变。

“笨蛋。”段少泊低头,咬了一口白饼。

“好吃吗?”

“嗯,最好吃的。”眨了眨眼睛泪水流了下来,“你太笨了,不给你吃。”

“这处罚真残忍。”顾辞久到了段少泊背后,手揽着他的腰,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旁观了一切的柳明沧现在只想跪下,一次次的以为他俩师父秀恩爱已经到了无法超越的巅峰,但转眼就被打脸。他两辈子都不认为有谁是不可超越的,如今是甘拜下风。

不过,相比起柳明沧把注意力放在顾辞久和段少泊身上,其他活的都更注意鼎中剩下的液体。曲英然对琉璃液的处理方法,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直接将玉勺子戳进玉鼎,反手一挥,琉璃液夹杂在未停歇的灵雨中,向四周泼洒了出去。

上一章:第154章 下一章:第156章
热门: 天命青书 留守妇女的风流韵事 山野情乱 一品姐夫 你是我大爷 与影后闪婚后 青云直上:权力斗争背后的刀锋 如意蛋 穿成豪门弃夫 如烟如汀A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