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上一章:第153章 下一章:第15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姑娘要糖葫芦没要到, 含着手指头,委屈的问:“为什么做那么多却不卖啊?咦?那不是有人买了吗?”

“那就是人家的自家人。”女孩的爹干脆把她抱了起来, 大步离开了双黄医馆。

小姑娘虽然嘴馋外加问题多多, 可是被抱走也没哭闹,只是抱着她爹的脖子,眼巴巴的看着五颜六色的糖葫芦, 还有那个吃糖葫芦的大人……为什么大人还要跟小孩子抢糖葫芦呢?

不只是她,许多来往的孩子、大人,都会去看。可是除了一个人之外,其他人都吃不到……

段少泊吃着橘子的糖葫芦,一边吃, 一边看着顾辞久笑。被那么多小孩委屈的眼神,还有那么多大人揶揄的眼神看着, 段少泊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只是觉得他家大师兄可爱——就这么喜欢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爱我,还有……我是你的吗?

“别笑,小心呛着。”顾辞久很严肃的说。

“嗯, 我不笑,不笑。”

系统:→_→既然不想给别人吃,做好了之后摆在自己家里不好吗?非得拿出来,放在大庭广众之下……呸!好想打死这两个秀恩爱的。

夜市上, 老陈奶奶的羊杂汤摊子,本该坐在曲英然旁边的柳明沧消失了一会又回来了, 手上还多了两根糖葫芦,这当然不是顾辞久做的,只是寻常小摊贩买的山楂冰糖葫芦。

“吃根糖葫芦,解解腻吧。”

羊肉和山楂是相克的食物,同吃不好,但对于修士来说,这种凡俗的食材,是百无禁忌的。

如今曲英然和柳明沧都已经十八岁,柳明沧不用说他就是刷了绿漆的老黄瓜,曲英然……是个圆脸美青年,他没有无瑕尊者时那么仙的俊美,可看见他,就能感觉到一种柔和温暖的美好,尤其当他笑起来的时候,望着他的人,只觉得心都酥了。

曲英然已经是筑基大圆满,距离金丹就是扎破一层窗户纸的功夫,可他就是压制自己,死活不去冲击。

自从顾辞久第一次中秋灯会的时候摆了个药茶摊子,旁边立着不但不卖、连徒弟也不给的糖葫芦靶子,且在大庭广众下没羞没臊的投喂段少泊开始,糖葫芦这个东西,除了小孩儿喜欢的吃食外,在楚冉关就多了一种桃红色的指代——情侣。

不只是年节的集会,柳明沧自从发现楚冉关有了这么个风俗之后,几乎是看见了有人卖就会去买,他自己都不知道买了多少了,平均算起来,五六天就能买一根吧。毕竟楚冉关天冷,糖葫芦比其他地方卖的时间都长。可是每次,曲英然都拒绝了他。

这次他也以为曲英然会干脆的表示拒绝,可曲英然却并没那么干脆。曲英然喝光了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扭头看着柳明沧手上拿着的糖葫芦。

“大师父和二师父说,到了我们应该回承云门的时候了。”

“是。”柳明沧举着糖葫芦,下意识的就想收起来,可曲英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可柳明沧以为他要接过糖葫芦的时候,他却又把手缩回去了。

这……难道是无瑕已经有那个意思了,只是有些事情尚且不清楚,所以才要问上一问?

即便算上上辈子,柳明沧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在被别人提问的时候,这么紧张激动过。

“你这些年一直在与我求姻缘,我觉得也到了我们摊开来说一说的时候了。”相对于柳明沧的紧张,此时曲英然的眼睛里露出的迷茫,也是曲英然几辈子加起来从来都没有的。

柳明沧脸上有些发热,确实这十年里,一直都是他在单方面的追求无瑕尊者。这种死缠烂打的人,原本他也是看不上这种人的,可事到临头,自己也成了这种人。

“在我曾是无瑕尊者的时候,有很多人像你一样,希望我成为他们的道侣。他们或者是因为我的修为,渴望与化神尊者双修扶摇直上。或者是因为我的身份,承云门掌门代表着是无限的资源和人脉。还有因为我容貌的,金丹之后的修士没有丑的,可人和人的长相总也是不同的……掩阳尊者,你呢?你是因为我的什么?”

“我……是因为你的坚定和纯粹,因为你的不会背叛。在我可以用漫长来形容的生命里,我遇见过很多人,他们总在变,因为利益,因为时间,因为感情,稍不留神,那个人就面目全非了。但你不一样,你不会变。”

曲英然看着他,叹了一声:“掩阳尊者,你将糖葫芦收起来吧。”

柳明沧有些失落,却又有种理所应当的感觉,他将糖葫芦收了起来:“既然是摊开来说一说,那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我现在就能告诉我你,你想错了,我也是会变的,而且我正在努力的让自己变。”

柳明沧顿时反应过来了——曲英然拜大师父和二师父两人为师,可不就是为了变吗?

“但你……”你的变化是好的,所以无所谓吗?不,变好了一样是变了。而且人既然能变好,就能变坏。柳明沧不认为无瑕尊者会变坏,但无瑕尊者是不会因为他这样的理由而愿意与他结缘的。

“掩阳尊者,你觉得大师父和二师父为何会如此美满幸福?”

“因为他们爱慕彼此……不对吗?”

“对,但更因为他们能让对方快乐,给彼此乐趣啊。爱慕是因,给彼此乐趣则是爱慕的因。世上也有一对怨偶,不能说这样的伴侣便没了爱情,但即便爱,却也是淡了吧?掩阳尊者,你若真心想要寻一个道侣,那不要太过理智,总想着什么变或者不变的,找一个能让你快乐的道侣吧。”

柳明沧的嘴巴张得有点大,十年,算上刚到这个世界路上的那快一年的时间,十一年的朝夕相处,他总以为已经非常了解曲英然了……实际上他以为从自己被曲英然的一点灵光点醒,重生到这个世界,而知道曲英然应该也是重生,且杀尽了前世的虚伪修士之后,他就了解曲英然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可是他错了,大错特错了。就在曲英然说这些话之前,他其实丝毫都不了解这个人,他自以为了解的,只是一个刻着无瑕尊者四个大字的美丽面具。而面具之下的那个魂灵……比面具更加的璀璨美丽!

他的心脏咚咚咚咚的跳了起来,面对曲英然心跳加速也不是第一次,可这次让他感觉到的也是如此的不同。之前的,就如见到久闻的崇拜对象,雀跃而激动,如今,这才是犹如脱兔的心动。

“我、我我,我是喜欢你的……”他下意识的说出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口干舌燥。

“那我让你快乐吗?我现在已经没有了曾经无瑕尊者的一切,修为、地位、容貌,甚至内心也在不断的变化,我和无瑕尊者早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而且,你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你啊。”

前边两句还可以挣扎一下,但是最后那句“我不喜欢你啊。”

“不喜欢你啊。”

“你啊。”

“啊。”

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在柳明沧的耳边回响,他只觉得心痛得快不能呼吸了:“大师兄,能、能说说你不喜欢我哪里吗?我改……”

“这比较困难,因为我连我喜欢你哪里都不知道。”

柳明沧紧紧抿住嘴巴,因为他觉得自己吐血了。

“掩阳尊者还请不要误会,我虽是不喜欢你,但却并非是讨厌你,就是……你看你现在跟我坐在这里说话,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朋友,我的师弟,其他的感觉就没有了。呃……你是个好人,真的。”

一点也没觉得好受,反而感觉血已经从喉咙溢了出来,只要哼哼一声,就会喷出去了!

“好了,咱们回家吧。”曲英然也发觉自己好像越解释,越让柳明沧不舒服了,那还是别解释了,赶紧走吧。

回去的路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柳明沧还举着那根糖葫芦。等到了医馆门口,看着段少泊在那吃糖葫芦,而顾辞久在边上一年宠溺的看着。

柳明沧把糖葫芦收起来了,十年间,他的这两位便宜师父,每隔两三年会离开一次,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修为就会上一个台阶,现在,他是彻底看不清这两人的境界到了何种地步了。医馆刚开的时候,他对这两人就已经服气了,日常中更是乖得不能再乖了。原本只是一时好玩变成了孩子,如今回首,倒是补全了他的学艺生涯。

上辈子柳明沧入魔,本事都是通过一场场的杀戮学来的,根本没有师父。

这辈子柳明沧虽然正儿八经的拜入承云门学艺,但那时候因为无瑕尊者忽然入魔——直到现在修真界对这件事的解释也还是无瑕尊者入魔——承云门从正道修真的魁首坠落,整个宗门乱成一团,他最开始是外门弟子,按照规矩筑基的时候就能进入内门,可结果直到他结丹了,当时的代掌门才随随便便给他指了个山头,所以他虽然得到了宗门的资源,可也是没有师父的。

无瑕尊者说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柳明沧又何尝不是?

虽然修行上,他并不如何需要他们指导,但这么多年下来,柳明沧才意识到,很多事情,虽然这些年来,他的年纪是不差了,但为人处世上头,却还是有很多的错漏之处。甚至对比起来,还不如上辈子入魔时候的行事,大师兄总说自己站在高处太久了,都看不到下头,他又何尝不是呢?

他做凡人的时候,也是不知疾苦,一脑子热血的大少爷,对真正凡人的了解,比大师兄多一点,却也有限得很。

等到夜市结束,柳明沧悄悄的找到了顾辞久:“大师父,我求你件事。”

“什么事?”

“你能跟我说,如何让二师父感觉到乐趣吗?”

顾辞久:“……”【系统,什么时候肉包子答应这二货了?】

系统【(⊙▽⊙"a呃,我,我也不知道,毕竟跟踪不到二毛和三毛那里。】

段少泊【大师兄,怎么了?】

顾辞久【二货正在向我讨教床上技巧。】

系统【卧槽!!这么劲爆!!!】

段少泊【柳明沧会向你讨教这种事?真是没想到啊……】柳明沧当然是弯的,可他中二之外还有点直男,向别人问这种事不就是暗含自己不行的意思?他竟然会大大方方的问了?

顾辞久【不,小师弟提醒我了,可能是我误会了?以柳明沧的为人,他不像是会问我这个的。系统,开直播,让小师弟一块看。】

系统【o(* ̄▽ ̄*)o好的!我能让天道大兄弟一块看吗?】

→_→柳明沧这倒霉孩子知道自己正在被围观吗?

顾辞久【你不招呼,这里的天道大兄弟也会一块看吧。】

系统【好像是……】

他们这边快速的交流着,柳明沧还在忐忑的等着:“大师父,我这问题……这么难回答吗?”

“三毛啊,在我回答你问题之前,你先告诉我,你想让我教给你的,是哪方面的乐趣啊?”

“哪方……”好吧,柳明沧知道,顾辞久误会了,他忍住转身就跑的冲动,硬着头皮道,“大师父,就是很平常的,能够让大师兄感觉到快乐的那种乐趣。”

“哦……原来二毛还没答应你啊。”

柳明沧控诉的看着顾辞久——你这个总算放心了,鲜花没有插在牛粪的语气是啥意思?!

“所以你问我的乐趣,就是希望我能在你追求二毛的这件事上,为你提供一些建议,对吧?”

“是的。”

“我的建议就是……我也不知道啊。”

“大……师……父……”

“你就算要欺师灭祖,我也只能给你相同的答案。”顾辞久摊手,“我跟你二师父一开始是双向暗恋,后来就是两情相悦,我们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他没追求过我,我也没追求过他,你让我怎么教你?”

系统【宿主,你也太狠了。】明目张胆的对着单手狗喷狗粮,这是要把人埋了吗?

段少泊【大师兄,虽然说真话挺好的,但人家毕竟还是个孩子呢,委婉一点吧。】

顾辞久【好吧,听小师弟的。】

“我唯一能帮你做的,也就是教你做饭了,你学吗?”

“学!”想起来每次曲英然吃到顾辞久做的饭时,脸上露出的幸福笑容,柳明沧答应得当然是不能更干脆了。

“另外,我们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你看我们去承云门如何?”

“大师父和二师父,都已经是化神修为了吧?到时候客卿长老之位,不知二位可满意?”这话还是有那么点试探的,他觉得这两人应该是修为比他高,但也有可能是用了某种法宝。

“好,而且,我们也有意放二毛自己出去历练,到时候你可以继续跟着他。”

“谢大师父!”这师父总算是没白拜啊。不过,真的十年化神,这两位怕是夺舍的老妖怪吧?

“无需多想,我俩来此,是为了却一段因果的。”

了却一段因果,顾辞久也没说谎,他们帮曲英然,天道给他们回馈,这不就是因果吗?

柳明沧自然不知道,他下意识的就想到自己重生上面来了。他重生,整个世界回溯,这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他也一直在想是否只有曲英然跟他一起回来,是否只有曲英然被他影响,现在顾辞久的话,就好像告诉了他并不只是他们俩。

这两位大概就是被影响到的人,所以前世他们俩才没有出现。柳明沧庆幸的是,这两人也是良善之人,否则他如何还能与大师兄再相遇呢?同时柳明沧也提高了警惕,因为很可能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更多的人。

柳明沧忽然自嘲一笑,他是总想着让旁人不变,可他自己也是在变的。明显这十年让啊多了许多谨慎,脾气也没过去那么冲动暴躁了。就如大师兄说的,这是好的变化,可也是变化,而且……他自己也曾经经历过最糟糕的坏的变化,他可是入了魔——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却非要旁人做到,这何尝不也是一种入魔?

他以为自己早已消了魔障,其实只是从一个大坑里,跳进了一个小坑里。

柳明沧心境忽然通透起来,心中陡然一松,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界,再睁开眼,一道围绕着他的结界随之破去,且院子里榆树的叶子正是浓绿的时候。西厢的门打开,从里头走出来的分明是曲英然,他已经是个彻彻底底成熟的男性了。而柳明沧自己的修为,也已经从化神前期,成功过度到了化神中期。

“我这是……”

“八年。”

“对不住,给你们添麻烦了。”

“嗯,主要是给大师父和二师父添麻烦了。”

“是。”柳明沧乖乖点头,虽然化神前期到中期没有天劫,可本身化神的境界就很高,突破时吸纳的灵气依旧是恐怖的,若是没有灵气,就要靠生气来补。这小破城向北五十里才有一处冰眼,勉强算是灵气聚集地,可吸纳灵气也有个先来后到,得把这小破城吸干了,才去吸远处的灵气,若不是顾辞久的手段,他怕是刚渡完劫,就要面临一城的干尸了。到时候不入魔都不行了。

他伸了个懒腰,整个人抽条长了半颗头,容貌也彻底恢复成了掩阳尊者,承云门现任掌门的容貌。

转过天来,双黄医馆再次开张,来此的病人才发现顾大夫和段大夫没了踪影,只有他的三个学徒,在打理着这家医馆。其实给这两位大夫已经有八年多,快九年没有亲自上手治病,而是让学徒给病人看诊了。八年前就有人传言,说这两位历练的大夫要走了,结果人家没走,如今真悄无声息的走了,即便是看见了,那小院确实是空空如也,四个人,三条狗,都不见了,也只能是让人们怅然若失了……

承云门,即便掌门消失了快二十年,可只要是没有确切的消息说掌门陨落,或者掌门入了魔,那承云门的所有人也就是各安各位,该是如何生活,还是如何生活。

这一日看起来与往日也没什么不同,可突然金丹及以上的修士,都似有所觉的朝着掌门所在的御景峰看去,继而各自御空而去!

底层的修士们不知所以,只猜测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拜见掌门!”御景峰掌门大殿上已经站满了修士,还有些金丹直接站在了殿外去。

不过,此时最引人注目的却并非是掌门柳明沧,而是坐在他左边下首的三男一女与两个孩子。那女子与两个小娃娃明摆着是三个妖修,只是气息干净纯良,修的并非邪魔歪路。三个男子,圆脸的那个虽然只是筑基大圆满,明摆着什么时候都能结丹了。

最要紧的是余下的那两个男子,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不到他们的修为,就如他们只是两个普通人罢了。但这是不可能的,这大殿上,如此多的高阶修士,虽然大家都收敛了气息,可总会有泄漏出去的,换个真的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早就被碾压致死了。

“本尊这次除外游历,遇到了两位好友,极光尊者、碎玉尊者。”这也是顾辞久和段少泊在最初世界里的尊号,换了个地方,他们也没有再起新名字的意思,这两人都念旧,“如今两位愿入我承云门,我承云门当尊二位为客卿长老。”

没人有意见,虽然不知道自家掌门从哪挖出来的这两位不曾闻名的散修,可达者为尊,这是两尊大能。

“既如此,那修云峰便归两位了。”

这话一出,下面一些修士有点骚动,因为这修云峰过去曾经是曲英然的峰头。一般来说,某修士成为掌门之后,就要把自己的峰头与掌门的山峰合一。所以各大宗门掌门的峰头必然都是最宏伟和灵气最为充裕的,可这也并非是一定要如此,只是个不成文的惯例罢了。

上一章:第153章 下一章:第155章
热门: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 星际之永生为伴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反派之神的男人[快穿] 道医 心给他,钱给我 众香 夫愁者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