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上一章:第152章 下一章:第1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家人梳洗整齐, 顾辞久出门下门板的时候,越过挤满了门口的病人头顶, 看见了吴大胆两兄弟——现在到这里的这些人, 即便确实是生病了,但也都不是什么大病,基本上都是来凑热闹的。冻伤严重的病人, 最迟昨天晚上就都来了。

毕竟一直拖延着病人不给治疗的,除了吴大胆兄弟这种招人嫌的,就只有那些家境不太好的家庭了。太穷的人家,根本就不会治,甚至发现家人冻坏了, 也不会救回来,直接扔在外边断了气再哭着朝回来抬。富裕的人家, 直接就找大夫治(jie)病(zhi)了。

就只有那种不上不下的人家, 有那个钱支付治疗的费用,可却无法承受治好之后得到一个废人,才会把病人在家里养着,养死养活就靠病人自己。这种人不会太多。

钱不二先瞧见了顾辞久, 举着扫帚对着顾辞久一拱手。

“诸位!诸位让一让!且让在下先把牌匾挂上去!”顾辞久嚷嚷着,百姓们因为没有急症,所以也不拥挤,在两边让开, 连道恭喜。段少泊提着两串鞭炮从房里出来,二毛三毛抬着一块红布裹着的牌匾。

这俩因为个头太小, 所以乍一看就跟牌匾长了四条腿似的。百姓先是大笑,但很快反应过来——这牌匾也太轻了吧?怕不是什么好木料。

“钱不二、吴大胆!过来帮个忙!”顾辞久招呼一声。

“哎!来了来了!”两个壮劳力应得干脆,钱不二跟顾辞久在两边搭好梯子,吴大胆扶着钱不二那边的,二毛、三毛扶着顾辞久这边的梯子(他俩就是做样子)。

钱不二以为两个娃娃能轻松抬着,顾辞久一个能夹在咯吱窝下面的牌匾,能有多重啊?

他一上手也没觉得多沉,钱不二是个胆子很大,很冲动的人,当下就抓着他这头朝上提,他这一提,没动,再一提,突然手上就是一沉,钱不二只觉得胳膊都要被坠断了!幸亏这就是一瞬,很快,这牌匾重新变得轻如无物起来。

钱不二看着顾辞久,顾辞久对他笑了笑,钱不二立刻低头只看着牌匾。

昨日还以为这两个大夫不寻常,今日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个寻常人啊!

牌匾挂上去了,从梯子上下来的钱不二越发的尊敬。

鞭炮点了起来,顾辞久一把拽下红布,只见牌匾上四个斗大的红字——双黄医馆!

二毛和三毛不知道抬出了一筐瑞国的铜钱来,顾辞久抓出一把撒了出去。段少泊也抓了一把,反手就塞给了钱不二。

“不是……大夫……”

“这是喜钱,若是不收,可不吉利。”

“多谢!多谢大夫!”

喜钱撒完,看病的留下,看热闹的渐渐散了,只是离开之时,不少人带着满肚子的疑惑。

“这家医馆有钱朝外撒,没钱做个好牌匾?”牌匾可是脸面,谁家不尽量给自己弄个好的?

“谁知道呢。”同伴摊手,这成了这家医馆的未解之谜之一。

双黄医馆正式挂牌的当天下午,有人送来了大买卖,这送来买卖的,也是熟人,就是昨天过来帮忙的铁塔大汉。这人叫萧琮,乃是本地新到任的守备将军。

这世界的各国,在背后的修真门派不准备给谁动刀子的情况下,很少有大动作的彼此攻伐,所以大面积的战争是没有的。可是小范围的战斗还是有的,比如剿灭盗匪流寇,狩猎一些对修士来说很鸡肋的低威胁的妖兽,这都是军队的活。

楚冉关就是一块即使没有邻国骚扰,也必须常年出兵狩猎妖兽的地方。普通百姓感觉太太平平,可军队一直都保持着频繁的小规模战斗,这是好事,因为军队不会因为长久的太平而疏于训练,最后变成锈烂的兵刃。

可像是楚冉关这种特殊环境,士兵无论是训练还是战斗,都实在是太辛苦了。虽然训练带来的损伤没有被白毛风吹过之后那么可怕,可依然是非常痛苦的,尤其士兵要握着兵刃,这手指头冻伤乃至于冻掉的情况依然极其的严重。

冻坏了两根手指头,一个士兵基本上就是废了。

段少泊一听,很自然的道:“若并非是白毛风所伤,那在下便给将军两个方子,一个煮药汤,用来浸泡手脚。另外一个用来内服,不用多,十天喝上一碗,能祛除体内湿寒。”

萧琮大喜,可之后便连连摆手:“如此好方,必然珍贵,段大夫不用讲药方给在下,在双黄医馆熬好了药,在下隔一段时间来取便好。”

“无妨,实不相瞒,我是兄弟在此行医并非为了糊口,乃是历练。索要诊金,不过是为了让楚冉关的大夫不至于没了进项。”段少泊摇头笑道,“且这方子也不是白给将军的。”

萧琮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当日他见段少泊给吴大胆治腿,看他那手法就知道不凡,所以,今日他来,态度尽量放得谦恭,言谈间自称都是在下而非本官,谁知道段少泊真的就都说出来了,他没觉得安心,反而觉得更紧张了。

“那两位大夫要何物?刺鳍鱼?冰貂的皮毛?雪花麝的麝香?”这些都是楚冉关附近,凡人的军队能应付的那种最低级的妖兽。

顾辞久道:“我们要萧将军把我这两个方子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用到。”

这话却让萧琮有些误会了,以为他们俩是在修功德,这倒是也听说过,当下连连点头:“两位放心,在下必定会将药方子传出去!且让人人都知道,这方子乃是二位大夫所出!”

顾辞久知道他误会,可也没多做解释,只是又道:“萧将军,让人知道这方子就罢了,我们俩的名号还是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了,毕竟我们是来这里历练的。”

“明白!明白!”萧琮连连点头,拿了方子走了,恭恭敬敬的走了。他前脚走,后脚曲英然抖着两颗丸子头跑过来:“二师父,你就这么把身份说出来了?那我们还怎么见人间百态?”

“你放心,这个萧琮是个很知道分寸的人,跟他说这些,只会让我们以后的生活更方面,少了不必要的麻烦。”顾辞久抬手抓了抓曲英然的团子,觉得挺好玩,又戳了戳。

“啪!”段少泊把茶杯举起来,喝了一口,又放下了。茶杯落在桌上的声音其实不大,就是顾辞久瞬间就把手缩回去了,然后对着段少泊露出了让曲英然一言难尽的笑容——英俊的猥琐,或者谄媚的柔情?那种把甜美的草莓放进臭豆腐卤里头搅和的感觉……

曲英然默默的走开了,站到外头看着太阳。其实大师父你表情也没那么恐怖,我也知道那两位日常就那样。二师父会拈酸,大师父会吃醋,其实他们对彼此的感情都是无比坚定的,这是一种生活中的趣味。

趣味啊……

曲英然眯了眯眼睛,这两个师父教了很多,有的学会了,有的尽量学会了,还有的却怎么也学不会。比如,在生活中寻找乐趣。

回想之前的人生,曲英然就没有过玩耍的记忆,不知道几岁就开始跟着师父修炼了,这辈子即便是从生下来就开始养气,想来比曾经也迟不了一两年吧?修行有了瓶颈,就出外历练,不知道踏遍了多少秘境,杀掉了多少妖魔鬼怪。修行到了一定的阶段,自然而然的就开始涉及到了承云门的管理,承云门的担子就那么一天天的挪到了曲英然的肩膀上,后来干脆就是整个正道宗门的担子。

那些担子不累,因为一切就都是顺理成章,理所应该的。

那么,我人生中的乐趣该是什么?这辈子倒是稍微找到了一点点,吃……可是,难道就只有这一点点吗?

曲英然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很骄傲的,所以想到这自己这未来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吃,就不知不觉的脸红了,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他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这一脸红,曲英然就没发呆了,结果一眼就看见柳明沧站在他身边。曲英然吓得朝侧边蹦了一下,柳明沧赶紧道:“大师兄,对不住,我这是吓着你了吧?可我以为你是入定了,这才在边上守着。”

以为我入定了,那应该是不知道我把吃当成了人生唯一的乐趣吧?

曲英然点点头:“方才有所感悟,在这就入定了,谢过师弟了。”原来我也会撒谎,而且还是脸不红气不喘的,竟然有些小兴奋啊。

“大师兄,你……刚才为什么突然脸红?”此时的柳明沧,其实脑袋里有个警钟正在咣咣咣的瞧着呢。无瑕尊者刚才那面色微红,羞涩难当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动了心的样子。

是谁?!谁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勾引无瑕尊者!

不会是大师父、二师父,那两位天天没羞没臊的。无瑕尊者如何可能对他们动心?那是谁?他一天至少十一个半时辰都跟无瑕尊者在一起,没见过什么外人,难道是小黑或者小白?呸呸呸!他如何能够如此亵渎无瑕尊者!

对柳明沧的问题,曲英然一时间有些紧张,毕竟不是真的睁眼说瞎话的人,所以他干脆用反问拖延时间:“我脸红了?”

“嗯,你站在那,入定到后头突然就脸红了。”还是那种让人心痒难耐的脸红,粉扑扑的,就跟夏天里头成熟的大水蜜桃似的。

“入定到后头……哦,我那时候已经出定了,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来大师父昨天的蜜炙乳鸽了。”

“……”很好,原来只是一只乳鸽都而已。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开心呢?毕竟我输给了一只乳鸽,虽然那乳鸽确实挺好吃的。

“别发呆了,你今日打扫马厩了吗?”

“还没……这就去……”柳明沧总算走了,曲英然松了一口气。

之后的数月,一旦白毛风来了,双黄医馆可就热闹了。每次热闹的时候,除了患者之外,其实还有偷师的大夫夹杂其中,不过顾辞久和段少泊的手法,真不是看一看就学会的。毕竟,他们在其中用上了真元。

可这年夏天的时候,双黄医馆突然就收学徒了。当日来应征者自然是数以百计,后来顾辞久和段少泊选出来了十个人,开始教授他们医术。曲英然以为这是连修真一块教的,谁知道却并没有,这两人上来教的就是如何治疗冻伤。

之前他们说的,会找到无需真元的治疗方法,并不是说说而已。

这治疗方法说来简单,就是针灸,再加上以药剂浸泡患处。针法有四种,药剂按照不同伤势,不同疗程,是否被白毛风吹过,一共有七份药方。用单纯的草药汤剂治疗坏死的冻伤,这在一些世界是不可能的,但在修真世界,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够很容易的得到一些低阶的灵草,灵草比凡草的药效大得多。

把药方和治疗方法都教完了,十个学徒就有三个突然没了踪影,没两天,有三家医馆也都挂起了可治疗冻伤的牌子。

段少泊和顾辞久却也不恼,更没去找那三家医馆,反而重新给学徒们开了课,从最基本的中医理论开始教起。教了没两天,又有三个人没了踪影,后来听萧琮传来的消息,说是邻国也有了治疗冻伤的医馆。这两人还是不恼,依旧一边教学徒,一边给人治病。

固然治疗冻伤的独门方子没了,可他们俩的医术已经传出去了,都知道这是两个神医。莫说是当地人有什么病症就爱到双黄医馆来,就是其他大城里的,也有赶来求医的。而且……只有双黄医馆的师徒四人知道,这来求医的人里头,还有低阶的修士。

因为萧琮放出去的风声,还有对白毛风冻伤的治疗,许多人都把他们四个当成游历的医修了。

曲英然这几天有些不开心:“大师父,二师父,这些日子有凡人,也有修士在咱们门口窥探。”

这两人对于那些背信学徒的毫无反应,显然是被当成了软弱可欺。十月,又有个学徒直接要出师,顾辞久和段少泊也允许了。没过几天,萧琮匆匆而来,更匆匆而走。

中秋的前一天晚上,曲英然忽然被惊醒,但睁开眼的他很快就又躺回去了——能有什么事呢?还是睡觉更重要一些。

第二天早晨,双黄医馆前头的这条街上,竖起了十几根腰粗的木头柱子,每一根柱子顶上头都挂着最多六个人,最少四个人。加起来得有七八十号。老百姓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站在木头桩子下面指指点点的看热闹,议论到底是谁无声无息的立起了这老多的木头珠子,还把这些人挂上去的。

快晌午的时候,才有兵丁赶到,把这些人放了下来。

老百姓不知道,这些人里,至少有十几位,乃是他们口中的神仙,是修士。不过这些都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且修为最高的一个不过是筑基中期。

但关注顾辞久和段少泊这么两个“普通医修”的,也就只有他们这个档次的人了。这些人完了,也就不会再有人赶来找麻烦了。

曲英然和柳明沧也看了一会热闹,柳明沧看曲英然一直皱着眉头,安慰道:“两位师父并没下杀手,昨夜里白毛风也没刮进城里来,无需担心。”

“我并非担心他们,这些人乃是罪有应得。大师父和二师父仁厚,对他们的惩处是很轻了。”过去的无瑕尊者,也是属于眼睛里头不揉沙子的,否则他哪里会在重生后就跑去杀人,最后杀得力竭而死?

“那你是觉得大师父和二师父处理得轻了?”

曲英然觉得继续让他猜也是猜不中了:“我一直都没想到,凡间和底层修士都很需要大夫啊。我过去总以为,凡人的生活是很轻松的,毕竟我们把最危险的妖魔鬼怪都除掉了,凡人只要按照他们的祖祖辈辈那样,农人种田,工匠做工,商人行商,大臣官员管理他们,这样就足够了。可我想错了,凡人的生活非常非常的艰难,他们没有好的种子,没有好的大夫,不,大夫这个可以说是缺少药方子,有些大夫还是不错的,而且,他们缺少自保的手段。”

曲英然深吸一口气,满含歉意的看着柳明沧:“对不起,我曾经以为你入魔,是因为被带进了邪路,如今我知道,你入魔,是因为事出有因……”

“不,我……”柳明沧低头,明明他是背光,可是曲英然的面容却让他觉得如此的光辉璀璨,让他自惭形秽。

怪不得他入了魔,而这个人却是永世无瑕。他只知道看自己脚尖前头的一点点,而这个人却总能由小见大。

“不是你的错,你前世的疏漏,只是因为你的眼界太高了,并且以为所有人都如你一般高远无瑕。如今,你低下头来看着这个人间,再不会有比你更加……更加好的人了!”

柳明沧的脑袋里头有那么多的形容一个人的美妙词汇,可最终柳明沧只能用最简单的“好”字来形容他,确实除了好,再没有另外的词字可以更恰当的形容他了。

“谢谢。”曲英然笑了笑。

柳明沧忽然觉得周围烫了起来,尤其是脚底下:“啊!大师父竟然做了糖葫芦!我去给你拿!”

“等……”大师父的糖葫芦,那是寻常人能吃的吗?

曲英然笑着摇了摇头,果然听见柳明沧一声惨叫“都是二师父的?!”然后是可怜兮兮的耍赖声“大师父~二师父~就分我一根呗~”,他的笑容更柔和了。

或许,这就是凡人所言家人的感觉吧?真美妙的感觉啊……

中秋之后,双黄医馆直接将治冻伤的一系列手法和方子公开了出去。之前以内各种各样原因消失的学徒们,有两个突然就又回来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谁都知道顾辞久和段少泊不简单,或者他们背后有高人了,可这回两个软柿子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有撒泼不愿意走的,直接让顾辞久拎着后脖颈给扔了出去。剩下来的三个学徒,本来就都是真心学医的,这下日常里更加的踏实安稳了。

眨眼间,双黄医馆已经开了十个年头。

这一日正是正月十五元宵灯会,即便楚冉关此刻正是滴水成冰的时候,但家家户户还都是提上灯笼,热热闹闹的赶赴灯会。

双黄医馆也开了个摊,卖药茶,卖元宵,卖灯笼。天生长了一张恶人脸吴大胆,跟举菜刀一样,举着支大马勺,扯着破锣嗓子吆喝:“都别挤!都别挤!”他是分元宵的,婴儿拳头大的元宵,一勺两个。

医馆的元宵只有黑芝麻馅,但他家的元宵甜味适中,软糯可口。

在他边上,钱不二同样忙得一身是汗,他抓着的是一个个竹筒:“别挤!把竹签给我!药茶您拿走!”

这药茶如今楚冉关的医馆都会做,这冰天雪地的地方,热性的药材却多,许多其他地方的人都来此地采购药茶,这已是楚冉关的特产了。

五年前顾辞久教给了他们几种低级灵植的炮制方法,炮制后的灵植更符合凡人的身体状况,对凡人的药效更佳。两人吃了两年独家垄断的暴利,在经过顾辞久和段少泊的同意后,将法子卖了出去。现在两人都是富家翁了,可还是日日来双黄医馆门口扫街,有事没事也都过来帮把手。

从八年前的元宵灯会,双黄医馆第一次摆摊子开始,到如今,灯会一开,人们就来吃一碗元宵,再端走一罐药茶,几乎已经成了楚冉关元宵节的通例。

“爹!娘!我要吃糖葫芦!”有个小姑娘拽着她娘的袖子,摇来摇去。

“行!一会看见了就给你买!”

“那边不是有吗?”小姑娘指着医馆边上的稻草靶子,上面五颜六色的插了许多不同水果制造出来的糖葫芦。

“傻丫头,那是人家自家做来吃的,不卖。”

上一章:第152章 下一章:第154章
热门: 一个年轻保姆的私密日记 最美不过 渔家夫郎 你的选择是?? 苦艾 香水 鱼不服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乡野春潮 魔道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