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上一章:第149章 下一章:第1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柳明沧的这种浮夸演技, 也有可能是故意的,故意让三个人都知道他来了。不过, 这也太傻屌了。

即使顾辞久早就有让他做保姆的心思, 也多少猜到他不会放弃,但也没想到他用的是这种姿势的。这能说啥?只能说人生处处有惊喜了╮(╯▽╰)╭

顾辞久:“二毛,既然我们遇见了遭难之人, 就不能不管,你下去把人搀上车来吧。”

“……”曲英然叹了一声,下车了。

看见了曲英然,柳明沧立刻露出感激涕零的模样,大声道:“多谢小哥哥!”

曲英然哆嗦了一下, 鸡皮疙瘩起来了,可他还是把柳明沧搀扶上了车。

三头狼都让了位子, 柳明沧在车厢里能躺得很舒服。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朝边上躲躲, 给曲英然让除更多的位置来。然后,车就动了。

“你们……不问问我吗?”在一片默然中,柳明沧没忍住,问。

曲英然靠在车壁上, 正聊着窗户看外边的风景发呆,闻言打了个哈气:“问什么?”

“问我从哪来,怎么受的伤,之类的。”

曲英然又打了个哈气:“有地方去吗?”

柳明沧立刻摇头:“没有!我已无家可归。”

“行……”这都第三个哈气了, “那就跟我们走吧。”

“哦。”点头时候柳明沧有点呆呆的,他还有问题想问, 但曲英然已经侧躺着,抱着那头最大的狼,睡着了。

柳明沧:“……”所以,这是被看出来了?枉我还设计了许多后手。那接下来要做什么呢?要不要表明身份恢复真身?不,那两个小修士让我上车,这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意思吧?可是有那个必要吗?

明明该已经睡着的曲英然突然说:“敢恢复真身就滚蛋。”

几千年了,没人有胆子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这种话,柳明沧此时此刻非常的……高兴!

他兴冲冲道:“我没真身!我就是个落难的小孩!”

曲英然没再跟他说什么了,牛车颠颠簸簸的走着,柳明沧看着曲英然的后脑勺,这种环境莫说是与修士的法宝相比,就是早年他做凡人的时候,家里的车架也比这个要好得多,可柳明沧却少有的感到一种想要打盹的懒洋洋的惬意……

这和他自我封印了大半修为没关系,只是一种心境上的放松,柳明沧没有抵抗这种感觉,他闭上了眼睛,就跟大多数凡人一样,睡了过去。

柳明沧是被烤肉的香气“吵醒”的,那浓烈的香气,让他还没睁眼,舌头就被口水淹没了。

“起来,吃饭了!”车壁被敲了两下,柳明沧爬起来就看见了撩开车帘子,一只脚踏在车厢上的曲英然。

柳明沧呆了那么一会,刚见面的时候,曲英然的表现是非常符合他对他一直以来的印象的,不过这再见面,就有点不大对劲了。不管是打哈气,还是现在这种有些吊儿郎当的表现——他既然未曾失去记忆,那为什么会这么的……凡人呢?

“傻了?”曲英然又敲了两下车壁。

看来无意戳破最后一层窗户纸的,不只是无瑕尊者,那两个修士也一样,既然如此,那大家就继续把。

“多谢。”柳明沧用手撑着车厢,朝外走,曲英然看他动弹了,也把腿撤了回来,跑回火堆边上,自顾自吃东西去了。

柳明沧一下来,段少泊就递给了他抱着烤肉的一大片叶子。

——这几位不戳穿是不是就是故意的为难他啊?他的修为,吃这种东西,只能吃出来满口的腥气,甚至恶臭。

“不许把味觉封掉。”这声音很突兀,是那两个修士发出来的,让正要咬的柳明沧动作顿住。

柳明沧皱眉,顾辞久和段少泊根本不看他,可在他对面曲英然也皱眉了:“爱吃吃,不吃滚。”

深吸一口气,柳明沧取消了对味觉的封印,张开嘴,咬了一口,然后……

“嗯!”好吃!

这世界的厨修制作的食物也是以清淡为主,是那种修士尝着都没有味道了的味道。别以为魔修就能尝滋味了,修为的增长带来的同样是五感的异常敏锐,他们吃的跟修士吃的东西可能材料不同,但味道还是相同的。

所以,柳明沧两辈子加起来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这种滋味丰富的食物了!他的味觉整个就是装样子的。

QAQ差点都要感动哭了啊!

“多谢提醒!”

味觉的存在,相比起其它感知来说,好像并不是那么重要,甚至是可有可无。但是当味觉失去再获得,那种满足感是难以形容的——尤其这还是在柳明沧找到了曲英然,并陪伴在对方身边,整个人都活泼起来的情况下,美食的滋味越发的让人享受。

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重新回到车上的柳明沧是明白为什么这辈子的曲英然有一张“小”圆脸了。这让无瑕尊者,顿时就越发多了几分烟火气啊。

“小家伙,你要做我们的弟子吗?”吃完的时候,顾辞久问。

柳明沧挑了挑眉,心说:叫我小家伙?这小辈也真有意思。这不是小孩子的过家家吗?行吧,他既然已经决定加入,那就跟他们玩吧。

“两位恩人救了小子,小子也无家可归,若能拜在恩人门下,必当……”

“行啦!”顾辞久让他打住,“那从今天开始,赐你道号顾三毛。这是你大师兄,道号段二毛,俗家名字段英。”

柳明沧:“……”虽然想反对,但是看无瑕尊者都一脸淡然,所以觉得如果自己反对那就是小题大做,所以真的要接受?!想了半天,柳明沧最后只有一个疑问,“是不是还有个大毛?”

“嗷呜~”吃饱喝足正打盹的大毛抬起来头叫了一声。

“大毛修为还不够,什么时候它化形了,什么时候再跟你们序齿。”

“呃……”柳明沧觉得自己应该愤怒的拍地而起!可是无瑕尊者已经又在打哈气了。

“大师父,二师父,我去睡觉了。”

“去吧。”

“大师父,二师父,我、我也去睡觉了。”

牛车嘎吱嘎吱的走着,他们从夏初,走到了深冬。

忽略包括名字在内的一些小问题,柳明沧觉得这生活也是有趣得很,明明四个人都知道对方是什么,可大家偏偏就是要按照一种表面凡人的方式生活。

他们驾着破烂缓慢的牛车前进,进村子买食物、食材和衣裳,与卖艺人、走镖人、小商人或者其他凡人同行,会坐在车辕上吹笛唱歌。可他们也会给干旱的村子行雨,杀掉盗匪、小妖或厉鬼。

不过这两种行事方法,前者他们干得热热闹闹,认识了朋友,也结了仇人,后者却是静悄悄的。

柳明沧对这些都无所谓,事实上,他开始享受这种俯瞰式的凡人生活——他们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问题,却能享受凡人才能拥有的愉悦。

总算还有两天就到楚冉关了,这天晚饭之后,跟曲英然躺在车厢里,柳明沧问:“你不跟我走,就是为了这种享受吗?”

“享受?”

“我说错了?”柳明沧翻了个身,“美食、美景,悠闲,惬意,隔三差五的,还能做个无名英雄。”

“这些确实算得上是享受,但我不走,为的是能看清人间。”

“看清人间?你要看这个作甚?”

“人间多姿多彩……不好看吗?”

“多姿多彩?”柳明沧又翻了个身,从侧躺变平躺,即使隔着车顶,他也能看见漫天的星斗,“许浅……就是前世那个喜欢上了个女鬼,我为了庇护他,把一家子都搭进去的书生,他后来也修了魔,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了很多很多的女人,还不只是人,女魔、女妖、女鬼。而那位与他曾经说过海枯石烂的女鬼,也有了很多的男人,她不像许浅那么博爱,只爱看起来清秀的男子。”

柳明沧笑了一下:“这还是我有一天去许浅家里做客,偶然发现的,他甚至还让他的妻妾来侍奉我。这就是人,并没有什么多姿多彩,骨子里全都一个样。区别只是,有些人有那个资格把自己内心里最渴望的事情做出来,有的人则没有。许浅原先只是个穷书生,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女鬼看上了他,即便那是个鬼,但也是国色天香美貌异常,许浅为了色心,就什么都不顾了。可等他有了能力,有更多美貌的女子争先恐后的扑了上来,他也就越发放开胸怀了。魔功是会放大人心中的贪婪,但并非每个人都把持不住,更非每个人放大的都是色,为何只有他如此呢?”

只是短短时间,柳明沧就说了这么多,曲英然默然片刻,道:“你心中有怨气。”

“……是……我心中,有怨气……我付出那么多,以为保护了一份人间的真情,但结果,却是腐臭的霉烂果实!”

许浅的作为,让他当年入魔更深。重生之后,他才会那么随意的给许浅指了一条“明路”,就放手不管了。他现在还能回忆起来,许浅带着女鬼来找他时的期盼,还有他带着女鬼离开时,脸上隐含着难以置信的恐慌,

许浅以为他会保护他们,可许浅自己也知道追杀女鬼的是什么人。他也是平凡人啊,许浅如何就认为,他能够从一群修士中保护他们俩呢?

再细想当年,逃亡的路上,许浅跟女鬼也是浓情蜜意。他还赞过他俩虽然一人一鬼,却比什么神仙眷侣更美好。但他一家都死干净了啊!他们的歉意和悲哀只有最开始的两天吗?!

他还曾半路与他们失散,可好像没了他的那段时间,这两人的生活更好了?因为那时候正道修士都被他这个魔修引走了吧?许浅修魔还是在他成为魔尊之后了。

“我当年说你们假仁假义……对不起,我那时候是个瞎子。”

“不要把事情都朝坏处想,你的朋友可能变了,但当初他们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不一定就是虚假的。否则,你们当年不可能那么一路走下来。”

“可能吧……”

“你这人也是有意思,当年你修魔,其实是为了世间的美好。如今你走上了正道……反而不信了?这个样子你竟然没入魔,反而走到了化神?”曲英然是真的惊讶了。

“不能说彻底不信的,我还是相信世间会有美好的,就是,不太相信我还能遇上。但我遇到你了!这想法就没有了!”

“……多谢。”柳明沧这应该是正面评价吧?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反正这晚上,两个人都是一夜未眠。

转过天来,继续出发,因为距离楚冉关已经只有一天的路程了,所以与他们同路的人突然多了起来。毕竟楚冉关是这附近最大的一座关城了,而且多年未经战火,这地方虽然是边塞,已经跟一座寻常大城无异了。

用幻术代替了路引,两人顺利进入了城门。

段少泊拍拍顾辞久的肩膀,笑着说:“大师兄,我去卖牛,然后带着小家伙们去逛市集,你带着大毛母子去买房子和铺面吧。”

顾辞久:“……小师弟,你可真是忍心啊。”

段少泊眨眨眼:“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好了,大师兄,快下车!去去去!”

“……”顾辞久就这么被赶下车了,然后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家小师弟赶车走了,更可气的是,两个小鬼撩开帘子,柳明沧还朝他做鬼脸!

深吸一口气,顾辞久表示: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真不生气。

转身,他朝着城里的牙行去了。跑了一个多时辰,定下了一座宅院,一处铺面,画押签约。顾辞久直接化作一道风,新宅院里就只剩下了大毛母子,顾辞久则出现了吃馄饨的段少泊身边。

“大师父,你这动作可真够慢的。”柳明沧的面前并没有碗,曲英然面前却已经叠起了三个碗——他在来的路上也曾试过其他的食物,但事实证明,并非是他的味觉出了问题,确实是顾辞久的手艺太逆天了。所以,后来他就只是乖乖看着,不难为自己的舌头了。

“小师弟,想我没?”只是给小师弟一个承认错误的机会。

“没想。”段少泊喝下口中最后一口汤,淡定的说。

“小师弟……”顾辞久深吸一口气,脸色开始变黑。

“真生气了?”

顾辞久不说话,这是当然的。

“那到了新家,好好罚我吧。”段少泊拍了拍顾辞久的腿,明明是很纯洁的动作,可他拍的时候手指头却朝里边略有些歪,只差一点点,就要碰到小顾了。

顾辞久瞬间一点火气都没有了,他抬手捏着小师弟的下巴:“你可真是坏人,竟然用这么伤人心的法子逗我。”

“真伤着你心了?”

“你以为呢?现在还一丝丝疼着呢。”

“那你也让我疼好了。”

“怎么舍得……”

柳明沧听着那两人的絮絮低语,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这一路上这两人也偶有亲密,像什么在火堆边上抱在一起亲热啊,你叫我一句我叫你一句你再叫我一句我再叫你一句并无限循环啊,还有早晨起来先醒过来的那个直接用吻的把后醒过来的叫醒啊之类的。

可这些还算是寻常,毕竟曾经是魔,柳明沧在很多其他人身上也见过类似的,但像是现在这么……这么甜到让旁观者的牙都开始疼的,他还真是头一回碰见。

他戳了戳在吃第五碗的曲英然:“你这俩师父真的是正道修士?”

曲英然的眼睛还放在碗里,根本一丝眼神都没给他,而且回答极端简短:“废话。”

他要是真怀疑能当着面问吗?

柳明沧摸了摸鼻子:“我这不是觉得有点无聊吗?而且……你吃这么多身体真不会不舒服吗?”

“吃东西的多少对修士来说并无所谓。”

“呵呵,对,你说得没错。”他能怎么办?他也只能点头啦。

曲英然吃了八碗馄饨,顾辞久和段少泊说了比曲英然的馄饨只多不少的情话,他们仨都饱了,柳明沧……他也饱了,还有点撑。

然后顾辞久就带着这一家子回了家,他买的是一个二进的小院,一共就三间房,有个小小的马圈。马圈自然是骡子的,顾辞久和段少泊正房,大毛一家已经占了东厢,曲英然和柳明沧这俩拯救世界的英雄和气运之子就只能西厢了。

虽然一路上都跟曲英然起睡车厢,睡过来的,可看西厢里唯一的一张床,柳明沧的心脏漏跳了两拍,用一脸挑剔掩盖着自己的实际心情,柳明沧问:“大师父,你买的这房子是不是小了点?”

顾辞久答:“这可是为了照顾你买的。”

柳明沧:“我?我可是喜欢大房子的。”

“那你可真勤快。”

柳明沧有不好的预感:“这和勤快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么都要忙生意,打扫房间就只剩下你这个闲人了啊。”

“我?打扫房间?”

“要不然你还有其他的除了吃和睡之外的用处吗?”顾辞久问。

柳明沧寻思着:我现在应该大怒之下拍案而起!把这两个小辈教训一顿,然后把无瑕尊者带回承云门啊?

他斜着瞥了一眼曲英然,曲英然也正好在看他,两个人来了个四目相对,不过柳明沧从曲英然眼睛里看到的是红果果的鄙视。

柳明沧委屈了:我也没真的想要抢啊,不就是在心里开个玩笑吗?怎么就鄙视我了?

这回他没明着问,而是传音[一路上你们三毛、三毛的叫着,我也都应着,这还不算脾气好吗?]

曲英然的修为没法传音,他只是对着柳明沧很假的一笑,就朝着顾辞久跑过去了:“大师父,二师父,你们还没跟我说做什么买卖呢?难道是开个酒楼?”

“当然不可能,你大师父的手艺能那么随随便便的就给不相干的人吃去吗?”段少泊很严肃的道,“我们要开的,是医馆。”

“医馆?哪来的药材?”

“明天我出去一圈,就有了。”顾辞久道。

听他们说话,柳明沧也寻思过来曲英然那假笑是什么意思了——他就这不到一年的三毛算得了什么?曲英然可是做了九年的二毛了,而且看起来非但没恼,反而还有跟这两位情谊越发深厚的意思。

柳明沧毕竟是为了曲英然而来,既然他依旧喜欢留在这,而承云门或修真界反正也没大事,那就陪着他呗。

柳明沧撸起袖子:“大师父,二师父,有什么活儿让我干啊?”反正他那位大师父的手艺真是个大师傅,权当是请了个脾气古怪的灵厨了。

“这没你事,去马厩看看有骡子粪吗,你去清一清,草料和水也都给备上。而且,不许偷懒。”

不许偷懒,等于不许使用修士的能力,就得像是个普通孩子一样干活。

撸袖子的手僵硬了那么一会,曲英然又看向了他,就是这回带着点鄙视:“咳!我去了!”柳明沧应了一声,去马厩了——他当凡人的时候也没干过这事啊!算了,他这把年纪了还能有“第一次”也是不容易!

顾辞久对曲英然比了个大拇指:“二毛,手段够高啊。”

“大师父,二师父,他听不见我们说话吧?”

段少泊点头回他:“嗯,听不见。”

曲英然眸子里有些复杂的光芒掠过,柳明沧即便修为自我封印,但他这两位师父以金丹加筑基的修为,轻描淡写就遮蔽了他的视听,也还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些,但是九年的朝夕相处这两人非但没有害他,还教导了他良多,所以曲英然选择信任:“他就算是报恩,也有些太过了吧?”

顾辞久道:“回来你自己去问问他不就好了?行了,你自己回房去吧。你二师父今天可是惹怒你大师父我了,我得好好让他吃一顿鞭子!”

“大师父,鞭子实在太过……”

“嗯?”

“不,没事,两位请!”他反应过来那鞭子是啥材质的了,即便见多了两个师父的没羞没臊,还是脸红得厉害,鞠了个躬,转身就跑进自己房里去了。

上一章:第149章 下一章:第151章
热门: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干柴烈火:窥探最隐私的地带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春满乡村 桃运狂龙 偷性 乡村痞少 极品鉴宝王 乡医:卫生所的秘密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