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上一章:第148章 下一章:第1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气运之子绝大多数都是帅哥, 柳明沧也不例外。

他喜穿黑衣,戴黑冠, 即便如今是正道魁首, 不认识他的人头一眼看上去,也会觉得心底一凉,把他当成个大魔头。只是感觉到他磅礴纯正的真元波动, 才意识到他是正非邪。

曾经,总有承云门的长辈说他小小年纪,心思太深沉。并非是恶言,而是担心他如此沉郁,于修行上有碍, 会走火入魔,乃至于走入邪道。不过他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了, 这么说他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那些长辈们其实说得没错, 若他是上辈子的他,那必然是走入邪道的。可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过了,他见过人世间最阴暗的丑,更见过人世间最壮烈的美, 比起让人间丑恶泛滥,还是守住那一丝丝的美闪过的光辉更好。

现在,下头这个人,就是用生命点醒他, 人间还有善性的人……

确定没找错人,柳明沧常年麻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

现在就把他带回承云门吧, 这个掌门,是我欠他的。

正要落下,柳明沧顿住了,他看了看自己。修士能认出他的正邪,平民百姓看他这样子,可不是要吓个好歹的。挥袖间,柳明沧给自己换了一声纯白的装束,可是一看自己的装束,柳明沧笑了一下——他这身竟然是当年初次与曲英然见面,也是……他将曲英然逼迫而死时,曲英然的那身白衣。

那辈子在那之后,不知道过了几个千年,这辈子他都已经是过了千岁的化神至尊,虽说修士不易遗忘,可他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将那短暂的印象记得如此的清晰。

神情越发温柔的柳明沧抬手一挥,上山村上头顿时挂满红霞!

在外头的老百姓,忍不住抬头:“哟?这时候怎么有火烧云啊?”

对不识货的百姓付之一笑,柳明沧手诀一掐,红霞落雨,百姓们惊呼一声,就要朝家跑,可突然发现,这雨竟然是温热的,而且,滴在身上,竟然舒畅至极!

“老头子!快出来!”

“当家的!快把三儿抱出来!”

“这是神仙过路啦!”

这要是其他世界,老百姓大概还会迟疑一阵儿,修真世界里,虽然百姓一生不见得能遇上一次,可大家都知道确实有这些事。

柳明沧见村里都欢呼着跑出家门,当即撤了护身的灵气,放出除了好看没啥用的灵光,于半空中露出了身姿——虽然这有装神弄鬼之嫌,可他知道,只有这样,老百姓才信你。

果然,下头上山村的百姓大多拜倒,口呼:“见过上仙!”

没拜倒的,自然就是顾辞久他们那一家子,柳明沧的修为,自然知道那是两个隐居的小修士,自然并不在意。

“本尊乃承云门掩阳尊者,偶然经过,见此地人杰地灵,有意为我宗门在此地选徒。若诸位愿意,可将此村搬到承云门下,化为仙农之地,不知诸位可愿?”

上山村根本没听过承云门,他们这村子因为太偏僻,连自己国家的选徒都掺和不上。可只要知道这是个神仙宗门就够了。且这不只是选徒,还要把他们整个村子搬走,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听说那仙农种的可都是神仙稻谷,虽然没法像真神仙一样长生不老,但也衣食不愁,寒暑不侵!

这不只是光宗耀祖,泽被后人,这简直是全村都飞上枝头了!

“愿意!自然愿意!”村长带头磕头,其他村人笑得合不上嘴。

然鹅……顾辞久那一家子无动于衷,就连他们养的狗妖,不对,狼妖,也只是打了个哈气。柳明沧也没想让曲英然对他三跪九叩,但是,至少高兴一下吧?正主不高兴,其他人乐成傻子,也没用啊。

柳明沧甩出一件法器,初时法器就是巴掌大小的一块圆片片,到落在地上,就是一面两人高的镜子。

“汝等村人,无论男女老幼,只要走如镜子旁边的金圈内,让镜面变色,便可入我门中。”

真正的承云门选徒当然不会如此简单,镜子亮了只能说是有灵根,但灵根不好,一样入不得门墙,比如五灵根的。四灵根和三灵根的话,就只能做杂役,其余资质较高的也只能从外门弟子做起。

可即便是杂役,也有许多修真界的世家子弟削尖了脑袋要进去,那可是修真世家,而非什么凡俗的世家。

这么好的条件,柳明沧主要是对顾辞久和段少泊说的。刚才他可是看见曲英然回家叫他们俩师父了。以曲英然的为人,即便这孩子时已经转世的他,既然已经拜下了师父,就不会另投他人。柳明沧后悔来迟了几年,可也不是无法弥补,其中一人乃是金丹,算是达到收为客卿的标准了。

柳明沧话音刚落,即便村长素来威望颇高,村民性格大多平和,这时候村子里也是陷入了一片难以管束的混乱中。

偏偏,顾辞久和段少泊一动都没动,曲英然坐在他们家里的小院中,吃着一碗玫红色的粥,也是一动没动。

原来这两个修士善于厨艺,清甜的滋味,让我都有些意动,要不然他被养得这般好(圆润)。不过,这两人难道是厨修?那承云门还真对他们没多大吸引。等等……无瑕尊者难道要做个厨子?!不行!绝对不行!

记忆中高洁俊美的无瑕尊者变成了一手菜刀一手铲子的大胖厨子,柳明沧顿时被自己的想象吓得肝颤!

他也不看那些凡人如何争抢着朝验明镜前头挤了,反正一次只能上去一个,到底谁的资质怎么样,验明镜自己也能记录。他直接落在了顾辞久和段少泊跟前:“两位同道,请了。”

“见过掩阳尊者。”两人让开,不受柳明沧这一礼。

“实不相瞒,本尊来此,乃是与院中那位小友有缘。不知两位可愿成全本尊与那位小友的师徒缘分?”

“不愿!”这话并非顾辞久或段少泊说的,而是曲英然,他表情肃然,无奈嘴唇上还有一圈玫红色的粥渍,所以这肃然有点打折扣。

“小友,你大概不知……”柳明沧还要再劝。

“不愿。”曲英然瞟了他一眼,换了一种语气,又说了一遍。

顾辞久【小师弟,二毛不走确实也没事,这不是来了个奶妈子了吗?还有,你有没有一种现代世界的时候,传销骗子让人怼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

段少泊【大师兄,而且,在家养的娃,你就这么放心他让大尾巴狼叼走吗?不过……传销还真形象,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觉得柳明沧有点可怜啊,所以我先笑为敬,以示默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柳明沧被曲英然这一眼瞪得一愣,他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是想错了什么。他以为转世轮回,曲英然已经没了往日记忆,但魂灵是他,却又不是他了——这站在地上面对面的看,原来都有点小双下巴了。

“两位,可否行个方便,让本尊……在下想与小友私下里谈谈。”他现在就能立刻把曲英然拉进结界里,两个人交流,但他给这两位照顾和养育曲英然的修士脸面,本质上也是给曲英然脸面。他尊敬他,将他平等而视,不会自以为是的做出强迫他的事情。

“好。”顾辞久和段少泊点头,曲英然也没提出反对。

“多谢。”柳明沧拱手一谢,曲英然眼前一闪,周围的人已经只剩下他与柳明沧,景物更是已经大变,竟然与他在承云门的居处别无二致。

毕竟曲英然在那里生活了两千多年,眼见此景,顿时有些怀念。

“可是无瑕尊者在上?”柳明沧一直观察着曲英然,看他的神色,原先不过是六成的怀疑,此时已经变成了九成。

“见过怨染魔尊。”

“别,那名字还是不要提了。”柳明沧身为一个几千岁的老怪物,此时也脸上一热,赶忙摇头,“当年糊涂,铸下大错,幸得尊者指点,才得以挽回,却没想到依旧连累了尊者,如今……”

“你做得很对,也很好。我当年身死,乃是罪有应得。”

“不不不,尊者,在下当年说的都是混账之语,当不得真的!如今,还请尊者与在下重归承云门,再临巅峰。”

“呃……”曲英然都被这位的态度搞得短暂懵逼了一会儿,“你我上回见面还是敌非友吧?在下虽然留下了一点清明,但你助我一次重生,也已经足够,何必如此呢?”

他以为下次再跟柳明沧见面,虽然不至于再成敌手,但也会是如陌生人一般。谁知道这位这么的热切?用他今生两位便宜师父的话所,如狗腿一般——二毛跟小黑、小白大概都没他这么热切,虽然也有人家是狼不是狗的关系。

“不不不,哪里够了呢?多亏尊者,才能有在下的今日!”柳明沧笑得咧开了嘴,两辈子都加上,要是有认识他的人在这,怕不是得吓尿。

其实柳明沧自己也知道自己与平常不同,但这种不同并非是异常的,他只是开心——自从上辈子全家被杀,他就没再这么开心过了。就算这辈子重生回来,他的家人已经得到保全,可他就是找不回曾经的快乐了。

虽然他一生坚信了正道,但他并不确定,人间和修真界是否就真的变得更好了。因为,他曾经是魔,他知道,一个人的心到底有多脆弱,人性又有多善变。

在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这个人到底是真的善,还是虚伪。或者他只是在一段时间中的善,可当外界的情况发生变化,他已经走向了恶。又或者,某些代价能够让一个善人愿意蒙住双眼,灭绝良知。

所有他认识的,知道的,无论是人还是妖,只有一个人让他确切的明白,是用不会改变的正——曲英然。

所有人都会变,他都不会变。所以在这个人身边,柳明沧是近乎谄媚的。因为这份善,对他来说无比的重要。

“掩阳尊者将承云门管理得很好,比我在的时候还要好,没必要再让我回去了。”

“不!有你在的承云门,才是真的承云门!”

曲英然除了无奈,就只剩下无奈了,只能用比较生硬的语气道:“我如今更愿在人间游历,尝遍曾经未尝之事。”

“游历比回到承云门更重要吗?”

“……”至于这么委屈吗?这人真的是柳明沧吗?跟上辈子见到他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的,但柳明沧的委屈还不至于动摇曲英然,“对我所寻之道来说,确实游历更加重要。”

曲英然这么笃定,柳明沧的委屈竟然也就一闪而逝了,他正色问:“那我如今将这村落移走,是否打扰了你的修行?”

“有一些,但无妨,我们离开便好。”

“那我把这些村民的记忆消掉!你们仍旧可以安住于此!”

曲英然眉头一皱:“身为正道修士,你既然答应了人家,就不该反悔,更何况还是要将人家的记忆消除掉?”

“你说的对,你别生气,是我错了!我会带他们走的,也不会干扰到你。”柳明沧赶忙认错。

“……”不对劲的感觉更严重了,不过这回的不对劲,是因为曲英然恍惚间把柳明沧看成了他家那俩爹……

他们俩偶(jing)尔(chang)都会对着对方说出这种“哎呀~我错了~我一定会~”的固定句式,每次听到他们俩这样,曲英然都会眼睛不舒服,严重的时候还会胃疼。

“那就好。那我回家了。”

“你回……好,无瑕尊者,还请回去吧。”

幻阵撤开,只见顾辞久和段少泊坐在院中的石桌边上,正嗑瓜子吃肉干。两人都面上带笑,看来刚才在谈什么有意思的时候,一点担心都没有。

“真不跟我走?”偏偏柳明沧还在边上问。

曲英然瞪了他一眼,柳明沧回以一个傻笑。懒得理他,曲英然进院子关门,坐着一起嗑瓜子。顾辞久做的是怪味瓜子,有二十多种味道,所以不只是好吃,还有趣味。

“不跟着去吗?”段少泊问。

“不去,我舍不得两位师父。”

顾辞久:“你说这话的时候如果不是面无表情,我还有三分信。其实你把我们带去享福,我们也是很高兴的。”

“大师父,你说这话的时候如果不是还在吐瓜子皮,那我还有两分信。”

这师徒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各自沉默的低头继续吃。

段少泊看着他们俩只觉得好笑:“不过,你的师兄弟这下就要没有了啊。”

曲英然:“无妨,没缘而已。”

顾辞久:“也不一定,那几个孩子,可都没有灵根。”

灵根不是那么容易有的,狂热的村民拥挤在验明镜前,最后也只有两个人让镜子亮了起来。一个人是六婶儿的二儿子孙有文。另外一个,竟然是躺吃小子赵午!

孙有文在顾辞久他们刚搬过来的时候,还有点名声。他小时候也被当成过神通,可些年他是屡试不第,莫说是举人、秀才,就是个童生试他都没过,现在已经是成了个大笑话。他家名声不好,家人又懒,弄得日子每况愈下,所以四里八乡都没人女子愿意嫁进来。

到现在他哥三十多了,他也二十好几,可还是俩光棍,这在这个年代,就等于是没人要的了。

不过就在镜子亮起来的那一刻,孙有文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甚至他屡试不第,都是老天爷的考验,他要是真的状元及第了,哪里还等得来今日这天降的神仙?

做神仙长生不老,享尽仙府,与仙女共参双修,自然是比当状元做大官,娶个凡俗女子,强了不止百倍!

“哈哈哈哈!我要做神仙了!我要做神仙了!我要做神仙了!”孙有文举起双手,狂乱的挥舞着胳膊,在人群里奔跑了起来。

段少泊【这……范进中举啊。见着真的了。】

孙有文这么多年还挺着读书人的架子,可一身长衫早就布丁盖着布丁,还有一身的酸臭味。若是平日他这癫狂的样子,早就有人出来责骂了。可现在就是村长也拉着儿孙躲在一边,用惊恐又畏惧的眼神看着孙有文。

不只是孙有文,六婶儿和孙有福也在大笑。没需要谁去打醒,跑了两圈的孙有文自己停了下来,整理好了头发,站在了他母亲和哥哥身边,这三人看着村里的乡亲,眼睛里闪烁着仇恨的光。

“我不去!”躺吃小子赵午突然大叫一声,甩开了赵奶奶抓着他胳膊的手,又喊一声“师父!”朝着顾家小院的方向跑去。

“你这傻子!”赵奶奶拍着腿要去追,可是陡然间众人脚底下一颤,全村人都摔倒在地,只看村子周围被云雾包裹,耳边响起呼呼风响,所有人都是一阵天旋地转,有人直接趴在地上吐了出来。

待总算身下稳了,云雾退去,众人发现早已不见了熟悉的景色,四周围只有一片平坦的浓绿,向着天边延伸下去。

“稍后自会有人来安置你等。”柳明沧留下一句,便匆匆没了身影。

众人的惊恐很快就被这里是神仙之地的喜悦而代替,就是六婶儿的表情太可怕,没人敢向那一家三口跟前凑。可都是一个村子的,六婶儿他们又得了村子快二十年的照顾,应该不会怎么样吧?

“哎哟!!顾家那两口子没在这!”

“这是神仙把他们给忘了吗?”

“这可不好,咱们一会跟神仙说说吧。”

村民们议论纷纷,六婶儿却瞪着眼睛冷笑道:“我看是那两人有什么古怪,神仙故意不要他们!”

“不会吧……”

孙有德也蹦跶了出来:“什么不会!我告诉你们,再说什么不中听的话,让神仙先把你们也扔出去!还有!一会有神仙来了,不准跟他们胡说八道那顾家三口的事!”

所有人都惊恐的闭了嘴,有不忿的也都被亲友拉住。

赵奶奶也总算抓住了赵午:“我的乖孙啊!你跑什么啊!这大喜的日子,你找什么别人啊!”

“我要找师父!”赵午大叫,他已经尽最大努力的奔跑了,可还是被跟着村子一起,带到了这陌生的地方,“你放开我!”

“放开什么?!乖孙,你以后可是要当神仙的人了,神仙可得比凡人更孝顺,老天爷可是都看着你呢,你若不孝顺,老天爷就把你天打雷劈了!”

“大师父,二师父,我们去哪?”背着个小箩筐,脚边跟着小白和小黑,曲英然问。

“去瑞国跟亭国交界的楚冉关。”段少泊答,示意他带着三头狼上牛车去。

“二师父,我能不坐车厢里,跟你坐车辕吗?”

“不能。”这是顾辞久答的,段少泊给了曲英然一个爱莫能助的笑容。

曲英然了解了,乖乖上车厢。段少泊和顾辞久一起坐车辕上,骡子拴在车后头。一家子就这么上路了。

可是,这小小的车队还没走出两里地去,路边的草丛忽然一阵晃动,然后爬出来了个七八岁的小少年来:“救命啊!救命啊!有妖怪啊!”少年一下又一下,一直爬到路中间,他破衣衫烂,脸上有一道道的血痕,怎么看怎么凄惨,怎么看怎么可怜,然后他伸出一条胳膊,哀哀的向顾辞久和段少泊求助。

“喵——!”一只羊羔大小的猫咪从草丛里窜了出来,段少泊手上一抖,扔出去了一颗瓜子,猫咪惨叫一声,四抓朝天跌在了地上。猫咪抓了几下爪子,翻身爬了起来,转身一头扎进草丛里,不见了。

小少年还保持着那个伸展着一条胳膊的姿势:“哎呀!两位神仙啊!多谢救命!”

曲英然:“……”这是傻子吧?

段少泊:“……”这是逗比吧?

顾辞久:“……”这是智障吧?

系统:呃(⊙o⊙)大兄弟,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对曲英然这么关心了。就这样的气运之子,要是没有曲英然,你……傻人有傻福啊。傻人不是说你,你不是人。

上一章:第148章 下一章:第150章
热门: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我在虫族做直播 住口,无耻老贼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 都市猎艳:少妇俱乐部 乱中乱:出轨的女人 说好成为彼此的宿敌呢[穿书]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山炮香艳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