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上一章:第146章 下一章:第1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家, 顾辞久就看见段少泊扶着曲英然骑木马。段少泊笑容满面就像是个玩疯了的孩子,曲英然这个本该玩疯了的孩子……却一脸麻木, 甚至可以说是生无可恋——这小子绝对不知道什么叫反差萌, 就他这软乎乎的趴趴怪模样,却总是一脸严肃,不玩他玩谁啊。

“大师兄, 回来了?”

“嗯,说好了,两斤粮换一斤种子。虽说白送都可以,但太轻易得到的东西,人们往往会不珍惜。”

段少泊点点头, 看似对粮食换多少并不在意:“大师兄,咱们是修士, 如今在此不过是顺心而为, 享惬意自由罢了。看似身在红尘,其实相隔甚远。你何必要费了心思弄出良种,还如此贱卖出去呢?”

种子其实就是一路上买到的寻常未脱壳的水稻和小麦,让它们发生改变的, 是修士的力量。

这世界的修真文明还算发达,大宗门都有自己的灵田,灵山,能够大面积种植灵谷、灵植, 养殖灵兽。负责养殖的仙农与兽修,在修真界地位还不低, 并且从原剧情看,这里的这些修士已经掌握了进一步优化动植物的手段。

可是,修真界是修真界,凡间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凡俗的农人,依旧使用着千百年前的种子,与千百年前的先人收获也差不了多少。

“我如何不能这么做呢?”顾辞久回答道,“其实我一直在奇怪,做这些事,虽然对修士来说麻烦了一点,可是却也只是一点。对这些农人来说,可能多出来的那一点收获,却能让他们活命,为什么就没有人做呢?”

“这……”

“衣食住行跟凡人的距离,比妖魔鬼怪跟凡人的距离更近。我们修士既然能保证凡人风调雨顺,为什么不能用一点手段,让他们也五谷丰登呢?”

“大师兄……”

“小师弟……”

曲英然:“……”刚还因为那些话引发了深思,并且感动不已,但现在被两个啃来啃去的狗男男夹在中间,他一点都不感动了好吗!!!!

顾辞久【小师弟,咱俩下回还是换个角色吧。这高大上的话,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段少泊【大师兄,咱俩从一开始就这么分配角色的,坚持吧。】

顾辞久【悔不当初啊……为了安慰我,让我多啃两口。】

段少泊【……好。】

系统:→_→天道老兄,习惯就好,你要是觉得没眼看,那就别看了。何苦难为自己呢?我给你五个天道的坐标,你跟他们聊聊,你们应该挺有共同语言的。而且他们现在都可快活了,真的,你是天道,你能看出来我没骗你。

曲英然一如往日的坐着车,让大毛拉着,在村子里转悠。

上山村的生活恬淡安适,大多数人脸上都会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今天的村民,脸上的笑容更明显,许多人那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下面去了。虽然他们没有笑出声来,可那种欢喜,是明摆着的。

——以修士的手段改变作物,为什么他过去没有想过呢?

虽然说,修士对凡人的帮助已经很大了,若有大规模的天灾,修士都会出手帮助百姓。在曾经曲英然自己漫长的生命中,他就曾数次帮助百姓度过天灾。

可是,天灾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因为天灾也是天时的一种,是天道运行中的一环,就与月亮的盈缺一般。如凡人的传说中,一两个人开坛做法,就能下雨止水的,必定还没到天灾的等级。

天灾,需要数十甚至上百修士做法。且做法并非“改变”天灾,而多是以搬运法分散天灾的威力,或以替身法将天灾的威力转移到法宝上面。

能做到这一步的宗门,至少要中等宗门,散落在民间的那些小宗门是做不到的,而作为一个国家,想要请动一个宗门做出如此大手笔的动静,那也要动用不少的代价。所以,往往被请出来的时候,修士们面对的已经是遍地饿殍……

曲英然一直在想,如何简化这样的阵法,就算虚弱了力度也可以,至少把大型天灾变成小型。他倒是也做出了一些修改,但是作用不大,因为力量的对比就摆在那。小宗门里连个金丹都稀缺,可无论替身法还是搬运法主阵的至少都要一个元婴,无论怎么改,这个主阵是没法改掉的,所以他的修改永远是徒劳无益的。

他就从来没想到过,修士其实是可以让凡人的国家变得更强的,让他们面对灾难的能力更强!

这时候的曲英然根本不担心凡俗的国家国力强盛之后跑去攻打邻国,因为修真世界的国家背后还站着修真宗门。一个凡俗的国家再怎么强大,也影响不到宗门的力量。

那两个后辈虽然贪恋红尘,但也不能一棍子打死,他们身上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儿子!回来了!快看你爹给你做了什么!”顾辞久一把将发呆的曲英然提了起来,曲英然猛地回过神来,就看见段少泊举着一套粉红色的女孩儿衣裙朝他走来,顾辞久则还在自顾自的说着,“儿子,好看吧?来来来,好看就给你穿上。”

“咦哇?”曲英然挥舞着他肉呼呼的胳膊腿,懵逼之后疯狂反抗了起来,“八(不)!肉(要!)!”

“哎哟,这是叫爸爸了?还是叫肉?儿子,乖~再叫两声爸爸,晚上就给你吃肉。”

“八(不)!!!湖(混)滩(蛋)!”

“别动别动,小裙子穿上了。小师弟,咱儿子说湖滩是什么意思?”

“他大概说是红蛋吧?这孩子特爱吃红皮蛋,总念叨。”段少泊一脸正直。

“对,这小子特挑。哎哟,小师弟你这手艺真好,多好看啊。”

系统:……那啥,大兄弟你想开点,其实真挺好看的。

系统【QAQ宿主啊,你们难道是想培养出个女装大佬来?】

顾辞久久违的回了一个表情【啊?(`?ω?′)不行吗?】

系统【(?`?Д?′)!!卧槽!!!你真要培养出来个女装大佬?!】

顾辞久【听起来挺美好的啊。】

系统【!!!∑(?Д?ノ)ノ宿主——!!!】这惨叫,都破音了啊。也不知道系统到底是用啥零件发音的,现在它那些零件烧没烧。

段少泊【大师兄,别逗系统了,怪可怜的。】

系统【QAQ小师弟,你是大天使。】

顾辞久【放心吧,我们没想那么干,今天就是好玩。】

系统【还好还好……】不过……((T▽T)什么时候我的要求都这么低了?幸好这里的天道听不见,否则现在怕不是得打雷把宿主劈死了。

【不过……】系统顿时吓得芯跳了一下,因为他芯里不过的同时,顾辞久也说了同样的话【……如果他自己也喜欢这种生活,那我们也管不了,我和小师弟都是豁达的亲爹,不会人为的干扰他的发展的。】

段少泊【大师兄,我良心有点痛。】

系统【QAQ小师弟……】

段少泊【不过挺好玩的。】

系统吐血!小师弟这致命一击太可怕了。

秋收了,村人们不约而同的跑到了顾辞久和段少泊的地头,没管自己的地,先把他家的地给收了。然后各家早早的与他定下了每家要换多少粮食,这才心满意足的去收自己家的地。

不过许多孩子被留了下来,年岁小的,去地里捡麦粒,半大的姑娘小子帮着他们家里给粮食脱粒,驱赶鸟雀。

然后段少泊从家里搬出来了两个模样古怪的没底的桶,这其实是简单的手摇式脱粒机,把他们架起来,把粮食塞进一头,摇动摇杆,粮食的颗粒就从另外一头落下来了,这也是用竹子做的。

而原本这里的人给稻子和麦子脱粒,是直接抓起来在一个板子上头摔打,不过这种摔打总会摔不干净,还得有人用手朝下捋。这种手摇式脱粒机,不但脱粒得更快速,而且干净。

于是夜里的时候,收割了一天累得腰都直不起来的百姓又来了。

能更快更多的脱粒,意味着粮食能更早的晾晒,毕竟谁都不知道好天气能持续多久,这万一刚晒上,一场雨下来,那就只能拍着大腿哭了。

“其实这东西挺好做的。”段少泊对来看的村人道,“我今天白天的时候,又做了两架,我寻思着,明天还能做上四五架,所以,是不是不要所有的脱粒机都留在村子里,能够让三娘,胡柱子带着,去其他村子里转转?”

一些人还没反应过劲来,村长已经叹了一声,站起来对段少泊一拱手:“段老弟、顾老弟,我托大,叫两位一声老弟吧,两位是真的仁义人。”

段少泊说的这两位,都属于村子里的困难户。

三娘是爹娘和两个哥哥都因为一场寒疾没了性命,她今年才十一,就要养着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这样一个家庭,依旧安安稳稳的在房子里住着,没让无良亲戚占了房子地,甚至把他们四个孩子卖掉,再次说明这村子的民风颇佳。

可毕竟是四个孩子,这家原本也没多少地。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村民也都不富裕,帮他们种田,给他们一口吃食,一件破衣裳,不让他们饿死,已经是极限了。

也因为那位六婶儿的所作所为,村民们对于帮衬这些困难户种田,如今多少有了点抵触心里,做起来早就不如早年精心,下意识的就觉得自己会养出懒汉来。即便三娘不懒,自己也是带着弟妹下地的,可是毕竟年小力弱,地里的收成还是一年不如一年。

胡柱子则是因为老娘和老爹先后重病,家里的田地和房子都卖了,如今住在村子里一间破草房里,靠打猎和给村人帮工过活。这也是挺努力的年轻人,可农民和打猎这职业跨度其实挺大的。

幸亏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这要是有妻有子的,那日子不知道得难过成什么样了。

孙三娘和胡柱子当日就来了,俩人进来什么话不说,先给顾辞久和段少泊跪下磕头。

他们背着这打谷机去往其他村子,只要勤快点,趁着粮食脱粒的这段时间多跑几个地方,也不要贪心,一个地方一户人家就要十几斤粗粮,到附近村里都成功给粮食脱粒,那少说也能弄下来八九十斤粮食。

这些粮食,再加上他们家里积攒下来的,还有村人接济的,这个冬天总算是不怕饿死在家里了。

打谷、晒谷,可这粮食还不能入仓,下面就到了交税的时候了。

交完了税,这剩下的,才总算是自己的,可也得把细粮换成粗粮。这些一辈子都在种大米白面的农人,可能一辈子也没吃过几次大米白面。

“来,二毛,给你的!”有个老爷子将一块饴糖塞进了曲英然的嘴里。

老爷子一脸的皱纹,手粗糙的就像是干裂的树皮,塞糖的时候蹭了曲英然的嘴唇一下,疼得他就像是被刮了一下。

可是他眉头都没皱,把那块外层有汗水咸味的饴糖含在了嘴里。

“你两个爹都是好人啊。”老人叹息着,摸了摸他的脑袋,转身招呼他儿子朝家去。

老人家里没有大牲口,他的儿子和儿媳拉着一辆车,车上装了几袋满满的粮食。这几天总能看见这样的村民,他们把交税剩下来的精粮在镇上的粮店换成了粗粮。

曲英然曾经看到过粗粮的样子,黑乎乎的里头掺杂着麸皮,草叶。最差的那种里头,甚至有石头。

可是这些人,无论是谁,对于换来这样的粮食,都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曲英然知道凡人的生活和修士是不同的,知道凡人的权贵和农人的生活也是不同的,可他没想到,不同到这个地步。

他曾经自认为自己为苍生救命于水火,但如今……只想笑过去的自己鼠目寸光。在没有妖魔鬼怪大举入侵的情况下,到底什么才是百姓的水和火?

且他见过最多的坠入魔道的人都是因为贫穷,而非柳明沧的因仇恨。他以为柳明沧是情有可原,以为什么人“竟然”只是因为穷就愿投身魔道,他以为那并非是贫穷,而是贪婪。可现在,他才稍微明白了什么是贫穷。

甚至上山村的人还不算穷,他们还算是富裕的村落。那么真正的贫穷,会是什么样的?

可惜,他生下来的时候目不能视,不能知道这身体的亲生爹娘是个什么状况,只听他们对话,感觉那个家很穷。不过,他当时只认为他们那个样子是因为生性懒惰,贪得无厌,看来这结论下得也是太过武断了一下。

曲英然突然打了个激灵,并非是因为他想的事情胆寒所致,而是他被突然而来的灵气波动而笼罩。

他现在还不足周岁,先天之气未泄,他自己又悄悄开始养气,对灵气的感应莫说是与成年的凡人相比,就是金丹前的修士,也有不如他的。

曲英然还以为是有了什么意外,可抬头一看,原来就在他想事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家里。那浓重的灵气,以他的双眼看来,就如个一只白玉碗倒扣在小院外边。

小院的院门没锁,大毛快快乐乐的就冲了进去,直奔正房,一脚踢开房门,直奔屋里。显见大毛这是着急得很啊,只是它动作虽快却不鲁莽,显然一直记着还拉着辆车,小车一直都很平稳。

不过,曲英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顾辞久身上,直接呆住了,即便颠簸,他大概也察觉不到了——太美了……

顾辞久这个家伙……人品如何暂且放在一边,每个世界里头,他这个皮囊是真的都很漂亮。此时,小师弟对着床内侧侧身而睡,顾辞久朝着外侧,一手支额,一手轻轻揽着小师弟的肩头,满头乌发披散而下,眉目间一派柔情蜜意,甚至都能让人尝出甜味来,这一番旖旎甜美,即便是真狐狸精也得甘拜下风。

可是,让曲英然呆愣住的却不是这无限的风情,而是缭绕在顾辞久身周如霞似雾,丝丝缕缕缠绵不绝的灵气。对,因美而震慑住他的不是人。

且这类似的景象,在还是真正曲英然的曾经,他见过一次。

那是他的小师叔,世人都说他天赋绝伦,可他却差小师叔远矣。只是当年承云门与魔界一番大战,他众多长辈大多战死,小师叔也在战死之列。他临阵突破,击杀魔尊,魔尊身死,他悬于半空,那因双方交战而混乱不堪,甚至让他有利刃割面之感的灵气,忽然就安稳了下来,化作如霞似雾的模样,缭绕于小师叔周围。

“可惜啊……”小师叔叹了一声,触摸灵气的手,如风中之沙一般崩裂,只得举起另外一只手,朝他指点而来。

他当时便因那灵气之美怔住,待那道道灵气顺着小师叔的指点,充盈于他周围,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那灵气便被他的毛孔吸了进来。如此,他在战场上冲破了元婴、化神两道关口。可入定醒来,小师叔已经烟消云散了。

那灵气,是小师叔秉持煌煌正道,为苍生力战,感动天地,被天道所喜,而得的回馈。只是小师叔知道,自己已然是强弩之末,用不上了,这才给他。他的一切都是小师叔所赠,所以他才会坚定的顺着小师叔的道路走下去!

可是……可是那种回馈,怎么也出现在这种人身上!

顾辞久眨眨眼:“我这也是煌煌正道啊。”

“呜嗷啊啊啊!”你是个屁的正道!下意识骂回去,曲英然才悚然一惊。

顾辞久抬手一点,曲英然就从车上飘浮了起来,三头狼早都美滋滋的趴地上,看似睡觉,实则修炼了。而且即便它们醒着,也不回来管曲英然的。曲英然就这么一路飘到了顾辞久面前:“行了,能说话了。”

“你!”真能说话了,虽然这声音奶得厉害,可曲英然也顾不得了,“你早知道我是……”

“不知道。”顾辞久摇头,“但我的眼睛比大多数修士能看见的更多,你并非大奸大恶之人,正相反,你对此方世界有大功德。所以,我和小师弟救你下来,亲自养育你。”

“谢过二位道友。”虽然这段时间的生活“有那么一点儿”不尽如人意,但曲英然还是恭恭敬敬的拱手道谢。毕竟人家确实救下了他的性命,并且让它衣食无忧。

“噗!哈哈哈哈哈!”顾辞久却爆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过去听说过一个词叫团团拱手,放你身上可是正好!”

团团拱手是个动词啊,意为转着圈的拱手。顾辞久这是把它当成了一句话,而且……还真的很形象,曲英然让他们俩养得白胖白胖的,就跟年画上的锦鲤娃娃似的,别提多“团”了。

“……”曲英然深吸一口气,顾辞久已经因为他这小大人的模样再次大笑,不过曲英然还是很坚强的稳住了,“冒昧一问,道友修的是哪条通天之道?”

“这还不明白吗?”顾辞久终于把视线从曲英然身上挪开,转而专注在段少泊身上,他摸着熟睡的段少泊的头发,在他发顶上印下一吻,“当然是爱呀。”

系统:为什么我没有嘴巴,我好想去吐一吐。

曲英然皱眉:“道友要是不愿说,那便不说吧?何必要用区区肉欲诓我?”

顾辞久歪头:“肉欲和爱欲虽然只有一个字不同,但内里却是迥然相异啊。”

曲英然摇头:“有何相异?凡俗之人行此道或为繁衍生息,或为图一时之乐,修士早已没有了生育之则,又更有大欢喜可寻,走此路的多是妖魔鬼怪迷人神智,吸人精气,哪里是正道?”

“你既然不信,那就亲身来尝一尝吧。”他抬起手,手指在灵气中一转,指头上就如卷了一团灵气的棉花糖,轻轻一弹,这团灵气直接弹进了曲英然的丹田。

曲英然陡然一震,双眼迷离起来。

顾辞久虽然节操不够合格,但还不至于让个豆丁那啥啥,曲英然瞬息时间的感觉到的,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美好,便如婴孩时在母亲胎中,温暖柔软,无需忧虑,只要舒展开身形静静安睡便好……

上一章:第146章 下一章:第148章
热门: 留守妇女的风流韵事 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 攀上漂亮女院长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赠君一颗夜明珠 默读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春满乡村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