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上一章:第141章 下一章:第1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_→孟珮做了第一任国家元首。

孟珮:“……我是懵逼的!真的!说好的我们就是在边上扇风, 敲边鼓呢!说好的我们只是蹲边上暗搓搓自己发展呢!我只想当个吃播……QAQ”

郑毅伟、老梁、梅姐、李班长、周晓斌等等,都在政府中担任要职。或者就直说了吧, 他们把所有基地统一了!

因为孟珮实在看不下去所有大基地乱七八糟的怪相了, 明明大家能够适应末世,能够在末世更好的生存下去,可一些基地的上层要么谨慎到近乎短视(被吓破胆子了), 要么为了自己的利益明明知道怎么能够让所有人都好偏偏压制这普通人和低阶异能者,还有直接就把基地搞成奴隶制度的。

华国十三亿人口,现在活下来的三千万不到了,诚顺基地的人是真看不过去人口被这么糟践了。所以,大家就分久必合一下吧!

那个吃播孟珮……已经变成霸道女皇了。

而且, 这一届政府很多人要么是伴侣在末世中死亡,要么是终生未婚, 所以在后世有个爱称——单身狗政府。

吴剀在国防部任职, 他也是终生未婚的单身狗之一。他曾经见过沈小怡,见过他的那些哥们,但他无论这些人过得是好是坏,他也既没有去踩上他们一脚, 或者暗算他们一把,他就把他们当成普通的末世中的一员,就那样而已。

他一辈子养着孙欣然,后来孙欣然结婚生子, 不管她这个人怎么样,她儿子女儿都是人才, 儿子参了军,女儿进了研究院。

人们过的日子,都挺好的。

时间回到顾辞久和段少泊离开的时候,他们其实没有走远,就在基地二十里之外的地方。顾辞久抱着段少泊,两人悬停在半空中。

系统【(*^▽^*)宿主,小师弟,因为是请你们帮忙,所以这次你们的身体是可以选择的,身份、地位都可以。修真世界里,还能选择曲英然的投胎时间和投胎地点!】

顾辞久【师弟,你有什么要求没?】

段少泊【能让我跟大师兄还是做大师兄吗?我想明明白白的叫大师兄。】

这么多世界了,两个人给对方的昵称也不少了。

宝贝啊、甜心啊、亲爱的、将军、大人、相公、小猫咪、大狗狗,咳咳,偏题了。

不过,对他们俩来说,最初的总是最好的。

顾辞久【小师弟,叫我一声。】

段少泊【大师兄。你也叫我。】

顾辞久【小师弟。】

段少泊【大师兄……】

顾辞久【小师弟……】

系统【咳咳!除了师兄弟的要求,还有其他吗?】QAQ虽然狗粮吃多了,但这种酸得芯都要腐蚀掉了的新型狗粮,还是太过分了!好想举起火把来烧点什么啊!

顾辞久【给我两年时间,再让曲英然转世吧。怎么说得让我把修为提上去。】

异能世界里,顾辞久是BUG,修真世界里,顾辞久是BUG里的外挂!两年就能把修为提升,要是别人,那就是异想天开,搁在他这里,就是已经在认真考虑后得出的结论了。

系统【……宿主,其实你一年就够了吧?】

【怎么说也得用双修把小师弟的修为提升上来再说啊。小师弟,你说对吧?】顾辞久跟段少泊亲了个嘴儿。

系统:脸呢!脸呢!!!

 ̄へ ̄系统【好了,已经跟那边达成了协议,宿主,小师弟,准备好,我们过去了!】

顾辞久和段少泊身上同时爆发出光芒,他们两个好好的“人”,瞬间化为了万千光粒,这些光粒就如无数萤火虫,活泼的四处飞舞,散落进了草丛和数目之中。这是他们俩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馈赠,这些都是提纯后的异能,并且每一颗上都充满了对人类善意的刻印,在这附近的异兽和异植吸收了它们,相对的都会对人类有着更多的善意……

这里距离基地并不算远,基地里的人类,会是最大的受益者。

黄福县卿玉山上,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宗门就叫卿玉门,门派名儿挺好听,可统共只有一个师父带着两个徒弟。如今师父去了,两个徒弟还来不及将师父安葬,就让隔壁县的大力宗打上了门来。

人家大力宗听起来像是卖大力丸的,可是人家人多啊。两个徒弟一路逃亡,跑进了深山里头,又累又饿,偏还遇见大雨,两个少年人一头栽倒,再爬起来,就换了人。

顾辞久这个身体是十八了,段少泊的身体十六,不过两个身体都是瘦瘦小小的。他们那个师父,其实是个假修士。他原本是出自黄福县的大户,年轻的时候做梦都想成仙,无奈是个五灵根,正经宗门都不愿意收他。他自己有无意中得了半本秘籍,修炼出了一点真元,就开宗立派了。

他收的两个徒弟也都是五灵根,还都是他出钱买来的徒弟,可以说是一门三废了。

后来他爹娘去世,哥哥弟弟也都先一步走了,家里换了侄子主事,提供给他的钱财就越来越少了,他又是个假清高不屑于去跟家人经营关系,到他快死的这两年,根本就是已经断了联系。

所以,这两个徒弟真的是一无所有,不过那大力宗也没有杀人的心思,只是驱赶他们而已。

段少泊看着顾辞久,大雨里头两个人都瑟瑟发抖,他还是笑得开心,还用手去捏大师兄的下巴:“大师兄,挺清秀的吗?”

顾辞久挑眉,头一件事竟然是很猥琐的脱裤子自摸一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低头咬住了小师弟的手指头:“行了,这个世界咱俩都能畅快了。”

“大师兄,你好没羞啊……”

“小师弟,因为我想跟你羞羞啊~”

“大师兄~”

“小师弟~”

系统【……宿主,小师弟,你们能不能先找地方避雨,然后再撒狗粮?你们的身体状况,这里的天道可一点都没加强。】他家的宿主和小师弟,就是俩万年热恋蜜月期的狗男男,不,只有宿主是狗男,小师弟是大可爱。

“没事,这地方人迹罕至,灵气也还算充足,就在这练功吧。”顾辞久很随便的说,修真世界,是他的主场。

“大师兄,这次我想自己悟一下。”往常的功法都是顾辞久教段少泊的,段少泊觉得,这次他也可以试一下。

“剑修?”

“想试试道修。”

“好。”顾辞久笑眯眯的,小师弟想参悟自己的倒是好事,他只有举双手双脚赞成的,而且有他在,也不怕小师弟出走火入魔的事情。

于是,这俩人就堂而皇之的在大雨中,在泥泞的老林子里头,打坐入定了。

四个时辰之后,天空放晴,顾辞久先站了起来,随手捡了普通石头在段少泊身边摆了一个迷阵,他自己稍一提气,身影如电,飞掠而去——他已经是筑基大圆满了,要找地方结丹,结丹的时候要大量吸收周围的灵气,要是两个人还距离那么近,会严重干扰到小师弟修行。

七天之后,顾辞久回来,身高拔高了半颗头,容貌初看起来没变,可细看就觉得他跟过去的那位顾辞久半点相似都没有了。他眼睛不大,很细,鼻梁子不算高可是又通又直,嘴巴有那么一点点大,唇形性感,他这张脸冷峻至极。

过去的顾辞久长得跟现在的他也像,可是无感暗淡,就跟没长开一样。且他们那位师父说是让两个孩子当弟子,其实是拿他们当下人,动辄打骂不止。还存着等两个孩子修为高点做炉鼎的意思,可是一门三废,他又没用心教导,俩孩子一个炼气二层,一个气感都还没有,当个毛线的炉鼎啊。

所以这俩孩子都畏缩怯懦,满脸暗淡。

顾辞久在段少泊对面盘腿坐了下来,一条胳膊肘支在右膝盖上,手托着下巴,另外一条胳膊按在左膝盖上,整个人支棱着,笑盈盈的看着小师弟。这一看,就看了四天,第四天上,顾辞久突然站起来跑了。

等段少泊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在烤一头整鹿的顾辞久,他肚子顿时咕噜噜一阵叫唤——筑基后期,差一点筑基大圆满,还没到金丹,自然也就不能辟谷。

不过,就算是辟谷了,也应该吃东西,因为吃东西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大师兄,我要吃肋排。”

“好!给你!”

顾辞久跟小师弟面对面坐着,即便金丹之后味觉大变,但他多个世界训练出来的厨艺真不是盖的,部分部位的鹿肉在他吃来一样美味,所以现在是跟着小师弟一通猛吃。不多时,他俩就解决干净了一头百多斤重的雄鹿,吃着野果和烤蘑菇解腻的时候,他问:“小师弟,咱们去开宗立派吗?”

段少泊咔咔的啃着脆甜的野果,闻言停下了动作:“大师兄,在这个世界,我们玩一玩田园风如何?”

“田园风啊……”顾辞久思索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科幻和末世世界都是长年被各种死亡围绕,太压抑了,顿时他有点自责,他自己无所谓,但是小师弟的心很柔软,这两个世界下来,该是很不舒服吧,“好啊,咱俩种地去!”

段少泊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有点呆萌萌的,他说的田园风是找个地方隐居去,不过……虽然古代当县令的时候,改进过农业,但要说真的自己做农户种田,好像是真没有过啊。

“谢谢大师兄。”段少泊知道,这是大师兄的体贴,“而且,我细看了几遍原剧情,曲英然原本就是承云门长老的儿子,自小在承云门长大,受教育,他为人太过正直,只以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他既是过刚易折,也是站得太高,看不清人间了。”

“嗯,小师弟说得对。”顾辞久点头,“我原本想着建立宗门,也是从小宗小派开始,不过毕竟是修士,对于曲英然来说还是高了,不如直接从凡人开始。”

两人又商量了商量,顾辞久一抬手:“师弟,不说这些闲事了,让我抱抱你。”

系统:啥是闲事?!啥是正事啊?!

段少泊耳朵微红的靠了过去,顾辞久真没做其他,就是把他抱在自己怀里,每一世他开荤的时候都是十分顾及双方的身体状况还有环境的,两个人抱着抱着,就躺在了地上,一起看着星星。

顾辞久搂着段少泊的腰:“每个世界的星星都不一样啊。”

段少泊的手覆盖在了顾辞久楼主他腰的手上:“每个世界的星星都很美……”

两个人虽然决定了种地,但也没那么快,因为说好了,他们到这个世界要“修炼”两年,有个自保之力了,再把曲英然放出来。

虽然他们现在有自保之力了……但系统和这个世界的天道也没多什么嘴,就看着这两个人结伴游历,品尝各路美食,这两个人也不是白白到处跑的,他们也看上了瑞国启东县的上山村,这村子民风淳朴,官吏清廉,当地的小宗门濯水宗也与民为善,是个好地方。

终于,曲英然的妈生了。

这一世曲英然的父母就是一户贫寒的农家,可是这农家太穷,他的母亲已经生育了九次,六男三女。虽说孩子多了是好事,可莫说是曲英然这个老十,他前头的七姐八哥九哥已经都先一步送了人。

这一回曲英然生下来前,就已经有要孩子的人在外头等着了。

却说着等着的一户也是大户人家,姓张,说是买了给少爷做伴读去的。曲英然的爹娘也不管是真是假,反正银子到手了才是真的——什么东西都是多了就不在意了,孩子也是一样。

可这张大户就只有一个独子,都十七八了,哪里会要个奶娃娃做伴读?实在是张少爷半个月前喝醉了,骑马过桥掉进了河里,河里有个水鬼要让张少爷做替死鬼。张少爷身上带着枚灵符,保住命让家丁救了上来,可也昏迷不醒。

他家请来的修士前来捉鬼却被水鬼击伤,无奈只能跟水鬼约定,一个月内,给水鬼找个替身之人,还是个让他不用背着人民债,能干干净净转世的替身之人。

这修士说的替身,就是找一个大奸大恶之人。可是瑞国如今正处在上升之势,民风质朴,这附近只有小偷小摸,还真没有这种该死的人。但这修士却看见曲英然爹妈所在的小陶村杀气冲天,过来之后就看曲英然的妈,一身血光。

他差点把这孕妇当场杀孽满身的人,仔细一看,才知道带着如此怨气与血煞之气的,不是孕妇,而是孕妇腹中的胎儿。修士就满意了,说:“这孩子不知道做了几辈子的孽,不让他早夭,那就必定入魔,为祸天下,正好拿来封了他的五感之后镇压在河中,既能换来另公子一命,也能让河水渐渐洗去他的煞气,乃是大功德一件。”

这过程,顾辞久和段少泊都看在眼里,他们却不着急把这孩子带走,而是要等到对方动手的那一刻。

真不是顾辞久托着小师弟不让他去,真的!

两人还在野林子里吃着叫花鸡,可等吃完了,那边还没动手,两人稍稍远离烟熏火燎的地方,在玩眉来眼去剑法——就是你给我一个媚眼,我给你一个飞吻的剑法……一开始小师弟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在顾辞久没脸没皮的带领下,小师弟现在也能跟上顾辞久的剑(贱)招了,就是过不了三招,小师弟就会笑个不停。

然后等到小师弟实在笑得拿不住剑了,他们就会停下来。这回却有点不同,小师弟不是笑停下的,而是边上的动静太吸引他注意力了。

他们吃完的鸡骨头,都放在一张大荷叶上没有乱扔,这是现代、末世和未来世界里养成的习惯,垃圾绝对不会随手乱扔。往常也会有胆子大的小动物过来偷吃骨头和果核之类的,他们也不会惊扰小动物,偶尔段少泊还会过去喂上点东西,逗弄逗弄小动物。

这回,过来偷吃的却不是小动物,而是一头狼。

一头伤痕累累,身体消瘦,肚子却老大的狼,这还是一头即将分娩的母狼,可它却单身一狼,身上的伤也都是抓咬……看来是失了伴侣,又让族群驱赶出来的。可能它是争斗失败的狼王之后。

都形容忘恩负义之人是狼心狗肺,可狼凶狠归凶狠,其实很忠诚,终生只有一个伴侣。

而且这头狼,属于稍微开了点灵智的那种,它偷偷吃掉了鸡骨头竟然没走,段少泊明确看向它的时候,它也没跑,而是四肢匍匐趴在地上,然后艰难的露出腹部和脖子,表示臣服。

母狼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就算勉强活下去,生孩子的时候也会十分的艰难,并且必定养不活孩子。这两个人的散发出的气温和而舒畅,并没有敌意,却又强大无比,所以有点脑子的兽都会绕道而走,但他们也是它和它孩子的生路。

“嗷呜~”母狼祈求的看着两个人,努力摇晃着狼僵硬的尾巴。

“大师兄……”段少泊有点想收留它,也有点上辈子的习惯残留,那时候他们到处去救助和收留人类与动物,别说是狼了,就是老虎、黑熊,野猪也都收留过。

“正好,咱们不缺奶妈了。”顾辞久点点头,过去在母狼眉心点了一下。

母狼一僵,只觉得一点清凉直沁后脑,更加清明了几分。它爬起来,艰难的做了个跪拜的姿势。如果说过去这头母狼是有一点灵性,现在是彻底开了灵智。

石龙河无名石桥上,一名修士正在做法,随着他的动作,石桥第三根石柱下方,出现了一处旋涡,又过片刻,一颗猴子模样的脑袋从旋涡里钻了出来。

修士大喝一声,将婴儿扔进了水里,水猴子兴奋叫着伸出双臂,尖利指甲的手指间有着青蛙一样的蹼。

“妖怪怎敢害人!”突然边上传来一阵怒喝,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了两个年轻修士,一个抬手就打出一道掌心雷,寻常掌心雷是金色的,这道落雷却是紫色的,一雷就将水猴子炸得惨叫一声,沉进了水里。

“道友且听我一言!”做法的修士大惊,可另外一个修士已经在河面上一跃而过,将孩子救走了。

“听你废话!”这救走孩子的修士也不客气,抖手扔出一枚印章似的法器,小印章见风就长,变成了马车大小,轰一下便砸了下来。

做法修士惨叫一声,吐了一口鲜血便扑倒在地,没了声息。段少泊面善可手丝毫不软,直接要了这修士性命。这修士说是斗不过水鬼,又说那些人该死,可归根到底是拿一个婴孩给人填命。那用河水洗去血煞的说法更是荒谬至极,真让他那么做了,不但洗不清血煞,反而会养出来一个怨气煞气极重的大水鬼来,这地方是别想安宁了。

顾辞久瞬间出现在了他身边,手里还拎着只水猴子,啪叽一声,扔在了吓得尿了裤子的张大户身上,张大户惨叫一声晕了过去,又让顾辞久一点,引来河水,硬生生泼醒了:“这水猴子刚刚生成,没什么道行,以他的修为本该是应付得来的,他这一番做派,不过是要多从你家收些银钱,下次请人,眼睛瞪大点吧,否则到时候害的就不是旁人,而是你们自己了。”

“是是是!是是是是!”张大户其实都没听清楚顾辞久说的是什么,只顾着一个劲叩头不止。

直叩得他头晕眼花,边上趴地上不敢抬头的仆役半天都没听到那两位大仙的声音,暗搓搓抬起头来,发现人都没来,这才拦住了他们老爷,然后赶紧收拾这个烂摊子,这些人的事情也就不提了。

六天后,两个男子带着一个婴儿和一筐狗,跟随着里正,坐着一辆牛车,走入了上山村。

里正把他们俩交给了上山村的村长,便转头走了。

第143章

上山村六成人口都姓孙, 包括村长在内,这位孙村长叼着个烟袋, 带着两人朝村南头走:“早听说有人买了地, 还以为是一家子,顾辞久……段少泊……你俩不是一姓的,怎么立在一个户上了?”

顾辞久道:“我俩是契兄弟。”

“七兄弟?”

“契兄弟, 我俩结契了,是两口子。”

村长吸烟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他咳嗽两声,点了点头:“哦……契兄弟啊,好, 挺好的。那这孩子?”

“段二毛。”

“可户主不是……”

“我俩都是爹,跟谁姓都一样。”

村长看着眼前俩男人, 一个孩子外加一筐狗的组合, 实在是说不出其他话来了,后半截就在沉默中,村长把他们俩带到了一间茅草屋前头:“这屋子是有点年头了,可村子里如今腾不出新屋子来了, 而且,这里离你们买的地最近,你看那边就是,你们买的七亩地, 那边是水田,那边是旱田, 都是顶号的地啊。”

上一章:第141章 下一章:第144章
热门: 师尊大人要逼婚? 家狼难防:霸上娇俏小姨子 兽世种江山[种田] 穿成反派的猫 小山村的诱惑 良家女子的沉沦:坠落天使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 墙外的诱惑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乡村禁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