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上一章:第129章 下一章:第1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珮停了手, 带着主子们进了储藏室——本来她就不准备继续烙饼了,虽然按照电影小说里的常识, 现在不带走粮食, 以后再找粮就没这么容易了,可也得能带走啊,况且粮食也会有发霉变质的。现在好了, 都能带走。而且,明天就准备离开的她,也到了该好好休息养精蓄锐的时候了。

孙欣然一直支着耳朵在里边听,看不见只能听出来孟珮的猫也有异能了,满肚子的羡慕嫉妒恨。

“孟珮, 你看我都收拾了这么多了。”孟珮进来,她立刻笑脸相迎, 其实她哪里是收拾, 不过是一些食物最好吃的部分都吃掉了,比如刚刚奶酪包的奶酪,剩下的抓烂扔进垃圾袋里。

孟珮瞟了一眼垃圾袋,更看不上孙欣然了, 偷吃就偷吃吧。还浪费粮食。

“你确定不回你家里?那你吃东西怎么办?”

“啊?我……孟珮……”

“我今天刚跟你认识,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你让我养着你?”

“我、我会帮忙的,虽然杀丧尸我是没办法了, 但是做饭什么的,我还是有两下子的!”

“呵!”做饭还是偷吃?不过孟珮终究是给孙欣然留了一点脸面, “那么你算是我的员工,孙欣然,你要知道,我是能把你解雇的。”

孙欣然的脸色,难看到吃坏了肚子一样。

孟珮不再搭理她,低头问段喵:“砖头,凉的你能吞下去吗?”

“喵~”点头。

“你不会不舒服吧?”

摇头。

“那你吞下去的东西,能继续冻着吗?”

点头。

“那行,我把要带的东西拿出来,但要是你撑着了,一定要告诉我。”

点头。

现阶段,他们这里还没断电,所以冰箱里的东西还都冻得硬邦邦的,可因为能量的干扰,手机和网络已经彻底中断了。孟珮把冰箱和冰柜里的食物一扫空,孙欣然看着猫“吃”东西,刚才的那点不快也烟消云散了。

这一猫一狗,一个打手一个仓库,跟着它们就是安全和食物的代名词,在没有更大的大腿之前,怎么样都不能离开!

吴剀也终于听明白了,他皱眉,本来还想稍后表示自己有异能呢,现在这样子……孟珮自然更信任她的宠物吧,那他如果表示自己有空间异能不是就废了?看来想跟着孟珮一起,也不是那么容易。

一夜休息,孟珮屋外边依然有几个人还在等着。早晨天蒙蒙亮的时候,孟珮就把重启救援通道搬出来了,顾汪已经帮她清理好了阳台,她深吸一口气,按照说明书上说的,把救援通道在阳台上固定,翻下去,一拉充气绳!

在“嗤!”的进气声中,只半分钟,从她的阳台到地面就构建起了一架滑梯通道。不过这声音也让楼下花园里游荡的丧尸,甚至隔壁楼里的丧尸兴奋了起来,它们嗷嗷叫着从不同的地方冲了过来。

顾汪背着段喵,仿佛滑翔的大鸟一般,直接从六楼跳了下去。他们俩还没落地,四个棒球已经蹦跳着如有生命一般,冲向了丧尸,眼看丧尸出乎意料的多,地面上又有大大小小的石头飘浮起来,加入了棒球的战斗行列。

孟珮怀里抱着吉娃娃,背着个包——里边是大概三天的水和食物,一些她觉得需要的必备品,棒球棍和撬棍也插在可以随手拔出来的位置,毕竟得以防万一,更不能什么都依靠自家主子。看见下面的情景,她不由得咧嘴道了一声“幸好”,过去她还是想得容易了,以为滑下去就能立刻跑进车库开车,其实要是没有自家的主子,这情况她八成就要成为送上门的早餐了。

可是现在,孟珮还有胆子叫一声:“钢筋!漏一个给我!”

对,漏一个给她。

孟珮当然是希望他们这正打着怪呢,突然就来一辆装甲车,然后下来一车的兵哥!孟珮就算是因为杀丧尸被关局子里去,她也是开开心心的——不吃枪子就行……应该不会吃吧?!她这是自救。

但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恐怖的。

孟珮很明白,想生存,就算主子很可靠,但也得自己立起来,彻底趴下去的人,只能啃一嘴泥巴,就算是有一座山给你,也靠不住。

四个棒球,八块最小有鸡蛋大的石头,十二个攻击点,现阶段是没丧尸能靠近的。在听到孟珮的话之后,顾辞久放了一只丧尸过去。

那丧尸是个胖子,没了一条胳膊,所以顾汪还是很照顾孟珮的。孟珮举着棒球棒,她记得当初砸碎地上的丧尸脑袋时,是用了好几棍子,她不确定自己能一棍子把丧尸打死。所以她第一棒子就是朝着丧尸的胳膊去的。

“咔!”丧尸的胳膊被打断了,小臂明显不正常的歪斜着,它的手没办法动了,却依旧挥舞着胳膊,意图抓向孟珮。

孟珮脚底下很灵活的躲避着,一边躲,棒球棒边一棒子一棒子的击打在丧尸的头上。一下、两下、三下……大概是第五下的时候,丧尸朝前倒在地上,不动了。

与此同时,他们隔壁楼突然涌出了一大群丧尸,几个楼栋门不断的有丧尸朝外跑,顾汪原本清出的丧尸真空地带,又被丧尸夺走了部分阵地。

孟珮没有贸然的喊着“我来帮忙!”然后冲过去,那确实是帮忙,不过是帮倒忙。她杵着棒球棒看了一会,要是有不对劲,她立刻朝回跑,不能给自家主子拖后腿。

等发现顾汪稳定住了阵线,丧尸冲出来多少趴下多少后,孟珮才喊:“再来!”

这次放进来的丧尸,就是手脚齐全的了。

孟珮还是准备跟刚才那样,先给丧尸胳膊打折,再打脑袋,一边打她一边想,这种攻击方式只能对付单个的丧尸,如果是两三只丧尸同时出现,她要怎么办?

孟珮没注意,背后她的那栋楼的楼门,突然打开了,十几个人从里边冲了出来。专注于杀丧尸的孟珮,被这些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他们从她身后窜了出来,用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器,把她跟前的丧尸打成了稀巴烂!

虽然有人发抖,有人喘气喘得像是哮喘发作,但这些人没谁说话,就是站在那,围成一圈看着她。孟珮被看得吓一跳,忍不住退后了一步。这些人看她的眼神,倒不是什么贪婪之类的负面感情,而是渴望,灼热的,深切的渴望。

“孟珮,我能跟你一块杀丧尸,我能干活!我什么都能干!请你让我跟着你一起走!”说话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孟珮知道她,她姓梅,过去碰上孟珮都叫她梅姐,她老公姓方,她们一家三口住在四楼。

本来一家三口都没人变成丧尸,那是很幸运的一件事,但是转天早上方哥听见不对出来帮忙,结果被丧尸给咬死了。而方爱梅被被吓得叫都叫不住,直接呆住了,等他们把全楼的丧尸杀光了,见到这小姑娘的时候,她也两眼呆滞,不会说话。

这要是太平的时候,都知道小姑娘是被吓出毛病来了,得赶紧去医院接受心理辅导。但现在这种时候,哪里顾得上啊。

现在梅姐也跟孟珮差不多的打扮,大夏天的穿得特臃肿,后背背着大包,胸口前边挂着她女儿,外头还罩着一件大雨衣,说话的时候,脸上流下来的汗水都汇成行了。

“对!孟姐!我们什么都干!请你带着我们一起走吧!”这说话的是一对小夫妻,九楼的,他们去年刚结婚,孩子还是怀抱的婴儿。

“救命!救命!”

“求你们!!!救救我孩子啊!”

更多的呼喊声从四面八法传来,孟珮抬头,原来是附近楼上的幸存住户,不知道什么都开了窗户,挥舞着五颜六色的布料和衣服,大声呼救。

孟珮很讨厌昨天堵在她门口,用道德绑架她的那些人。她不是警察,不是军人,没有责任更没有义务给别人拼命。

昨天那些说酸话的人,大多数都没跟来,孟珮倒是看见有人从打开的门后边探出头来,被她看到,立刻缩回去了。说好了跟她一起下来的孙欣然也还在楼上看着,倒是吴剀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现在就在人群的最外围看着她。

这些人昨天也曾经说过话,但他们被挡在后头,说话的声音不大,孟珮现在想想,竟然都忘记他们说什么了。

孟珮去看自家的主子,砖头和吉娃娃乖巧的坐在钢筋的身边,也都在看着她。看来何去何从的主意,还是要她自己拿。立刻招呼着主子们离开吗?这里的这些人没谁能挡住她,但是……

若是末世持续很多年,可能有一天孟珮会变得心硬无比,但是现在,孟珮知道她要是就这么走了,她会一直一直的后悔。

“要跟我走,就别说话,听我说。”孟珮的声音不大,可大多数人立刻闭了嘴,少数人太专注于恳求,也被边上的人拉了两下,反应过来安静了。

“只是跟着我,没问题,我不会管谁在身后。但如果是要和我一起,那我不会再做你们的邻居或者朋友,我要做头领。”

孟珮在说话之前想过,要不要说“大家都是落难人,互帮互助就好了。”这样的话。都是现代人了,自由平等和谐那是印在骨子里的。但很快就让她给否了,孟珮很确定那天晚上流星落得整个世界都是,网络上一片喧嚣,这不是普通的遇难,不是他们一个小区,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的问题,这是世界范围内的问题。

孤立无援的情况到底会持续多久,没人知道。那么这种情况下,欢欢喜喜的合家欢显然不适合,因缺乏制约和奖惩。孟珮做过的最高级别领导者,就是小学时的收作业小组长,但她知道,现在必须要把这一点明确的确定下来。

有人脸上露出愤怒,还有人脸上是嘲讽。十几个人立刻又走了一多半,顿时就剩下了六个大人。孙欣然这时候总算是从楼上下来了,那就是加上孟珮在内,一共是八个人,加上两个小孩子才总算达到了两位数。

孟珮点点头,不管这些留下的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反正他们留下了,她就会尽自己所能带着大家活下去:“你们的东西都带好了吧?我不准备回去了,我们从这栋楼里开始清理。我会让钢筋偶尔放一两个丧尸过来,我们得自己练着杀丧尸。”

“好!”

这栋楼清理好了之后,队伍里又多了四个成年人,转天早晨,孟珮带着其中的四个人还有钢筋去把停车场清理了出来。他们选了几辆SUV之类高底盘的车子,开出停车场,听在楼边上,然后继续把整个小区都清理了出来。

这过程中遇到的事情,有好的也有坏的,有很多事就连认为见多识广的顾辞久和段少泊也唏嘘不止。

八号楼四栋有二楼有一起变成了丧尸的老两口,这老两口的家,不知道的人进去还以为是新婚夫妻的家。纯白带着蕾丝边的窗帘,粉色铁艺壁灯,红白气球扎成的心形墙壁装饰,玫瑰红的床单和被罩……

房间里到处点缀着玫瑰,只是因为时间的关系,玫瑰已经枯萎。双人床上方的婚纱照上两位老人相视而笑。

在其中一个房间里,他们还找到了很多很多的大相框婚纱照,最早的很明显不是正经的“婚纱照”,而是穿着绿军装戴着绿军帽手拿红本本的一对青年,这应该是用旧照片放大的。顾汪和段喵在这里数了数,加上卧室的那一张,这一共加起来是七十一张。

五十年是金婚,八十年是钻石婚,这两位老人只并肩走过了七十一年,但依然是钻石婚。

没有谁主动说,但人们还是将两具杀死的丧尸尸体抬进了这家的主卧,把他们并排放好,盖上被子,门锁坏掉了,有人甚至想着给门换一把锁,还是顾辞久用异能直接把门给焊死了。

可能很久以后,依然会有人或者丧尸,或者动物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来打扰这两位老人,但是,至少现在,他们能安静一下。

顾汪双系异能的暴露,让吴剀再次侧目了一下,但他是异兽的身份,依然没让吴剀有什么警惕。

用了四天时间,这个小区彻底被清扫了干净。最开始想要跟孟珮离开的七个人里又有两个人决定留下,但后来陆续又有一些人加入,所以要跟着孟珮的人数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到了三十四个人。

另外小区里也出现了其他的团体,异能觉醒者也有了七八个,不过只有一个金属异能者加入了孟珮的队伍。

而在真的要离开的现在,孟珮的这个队伍,面临着一次分裂。

“……带孩子也没啥,但总得带大点的懂事的,不哭闹的。上回就是,这孩子一哭,边上老远的也给惹来了,这还是在小区里,丧尸有数,要是到了街上,无遮无掩的,孩子一哭,咱们还不得让丧尸埋了啊?”说话是是个四十多的老大哥,叫老张。

老张人也不坏,末世第一个早晨,他还打开门去外头救了个两个上班族。

老张这话一说,大多数单身人士都跟着点了点头。

“我们到时候会把孩子裹严实的!”宋优,最开始跟着孟珮的那对小夫妻里的丈夫立刻说,“那天是我不好,抱得孩子不舒服了!这孩子很听话,吃饱了就睡觉,饿了也就是哼哼两声,往常很少大哭大闹的!”

“对!对!我们家孩子也很老实的!”

几家夫妻也都跟着说。

老张皱眉:“你们这个……倒是弄得我跟个坏人一样,其实要我说,你们这拖家带口的就别跟着一块拼命了。多搜集点吃的喝的,在顶楼找个房,把门封上,过一两年,甚至三四年太平日子没问题。到时候孩子大了,外头丧尸也杀得差不多了,再出来不是正好吗?”

刘甜甜,宋优的妻子,哺乳期的她脸蛋还是圆圆的,就是这几天惊吓和疲劳下来,她的脸色早没有了之前的红润。

“张叔,我们知道您是个好人,说这话也是真心实意的。但是,谁都不知道这以后还会有个怎么样的变动,现在丧尸有了,异能的人有了,异能的动物也有了,那植物,昆虫是不是也会有呢?对,躲在最高的顶层看起来是挺安全的,但顶层也跟孤岛一样啊,要真出了什么事,有什么东西上去了,我们到时候是没处躲也没处跑,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他么这队伍里四十多个人,倒有七对带着孩子的夫妇,五个单亲家长,还都是比较小的孩子。其中有一少半是主动过来的,剩下一多半倒都是因为其他队伍不愿意接纳他们,这才无奈过来的。

——孟珮虽然是最早站出来帮助所有人,杀掉丧尸的,但感动和感激之后,她是个瘦小妹子,靠着哈士奇、橘猫和吉娃娃的现实显露了出来。大多数人都觉得,她走不长,所以大多选择了感谢之后离开。

刚才老张的话还真是让有些人有些动摇,但刘甜甜的话让一些人脸色一变,不再动摇。

“张叔是好心,孟小妹心善所以收的人也都是好心,我才会加进来。”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说,“但你们也不能因为别人的好心就那别人的命开玩笑啊,你们说孩子不哭就不哭了?”

“哇啊~~”

也是巧了,这汉子刚问完,就有个两岁多的小男孩哭了起来,父母哄了又哄,这孩子就是哭:“痒!难受!痒!痒!”

然后他这一哭,其他孩子也给带着哭起来了。

依旧不知道丧尸的真正由来,都怕被丧尸咬伤,也怕不小心被在哪被划破了,正好蹭上丧尸病毒之类的。所以大人孩子都裹得严严实实的,起痱子,一起一大片,甚至连成脓包的也有不少人。大人能忍,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孩子哪忍得住?

小孩子的哭声本来就尖锐刺耳,现在多重合奏,只让人觉得真的人耳膜都疼。

大人哄不住,有的开始打孩子,有的也跟着哭了起来。

所有人都默默的听着,过了四十多分钟,哭声才渐渐平息下来。

汉子木着脸说:“就这样,一旦路上闹起来,钢筋能顶住吗?我们要怎么办?扔下他们不管?还是拼了自己的命去救?”

“我们可以想法子……”一个眼镜男推了推眼镜,他就是队伍里唯一的异能者(吴剀还隐瞒着身份呢)郑毅伟,原职业是个网络作家,他的金属异能跟之前那个吓得异能暴动自己杀死自己的异能者不一样,他必须碰触到金属物体,改变金属物体的性状,增加金属的坚硬度和韧性,异能好事好但更偏向辅助,现阶段他还没有把异能开发出一个攻击性的使用方式。

郑毅伟刚开口,就让孙欣然给打断了:“孩子的哭闹是能想法子,但他们的吃喝拉撒呢?尤其还没断奶的,跟着我们在外边跑,累几天就没有奶水了吧?那孩子怎么喂?尤其很多孩子还过敏,比如乳糖不耐之类的,连牛奶都喝不了。还有尿布,现在是夏天,一两个小时就得换尿布,现在咱们是弄到了不少尿布,可看着多用起来可就不多了,这些都从哪来?”

郑毅伟突然大声说:“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众人一头雾水,不明白郑毅伟突然背这种伟光正的东西干什么。

可郑毅伟还没说完:“在末世,起初他们不要婴儿,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婴儿!接着他们开始歧视儿童,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儿童!后来他们放弃了女性,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女性!接着他们遗弃普通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异能者!最后丧尸们来了,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跟我并肩而战了!”

上一章:第129章 下一章:第131章
热门: 继承遗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将军夜里又出门了 石榴裙下的诱惑 借性逃情 夜半乡村 皇太子的喜宴 捡星星 天字一号缉灵组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