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上一章:第125章 下一章:第1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路灯下, 孟珮清楚的看见一个活人被扯成一一节节一块块,明摆着是肠子的东西被狂乱的争抢着, 甩着污物和鲜血, 塞进嘴里!

“啊——!!”有其他人看见了,尖叫声划破小区的夜空。

孟珮这次没尖叫,她站在那, 张大嘴巴,整个人僵住,动都动不了了……

“我昨天做的梦也太可怕了。”从床上起来,孟珮捂着心脏,面青唇紫, “哎?我昨天怎么没换衣服?我这手上还都是面……我昨天那么累吗?”

孟珮的心脏“咚!咚!咚!”的跳得更沉重了,她知道有什么不对劲, 很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她不敢去想,她甚至忍不住放大了自言自语的声音:“哎呀!我真是太懒了!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穿着衣物袜子就睡了!”

顾辞久和段少泊蹲在房间门口,昨天这妹子直接吓晕了,是他把她拖过来的。妹子的卧室弄了榻榻米, 床其实就是个床垫,否则要是正常的床,他到是有那个拖拽的力量,但妹子的脑袋少不了多几个包了。

“砖头!钢筋!两位主子!饭这就来!啦啦啦啦~~”

往常孟珮也很喜欢安静, 可是今天,太过安静的室内, 只让她觉得压抑,她忍不住唱起了严重跑调的歌。

“砰!”

有人敲门,孟珮瞬间眼睛就亮了,顾不得自己没洗脸没刷牙,直接朝大门冲去:“来了!来了!”

“嗷呜!”顾辞久和段少泊挡在了门口——主力当然是顾辞久,段少泊就蹲在边上舔爪子。

“砰!砰!砰!”外边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重。

“钢筋,砖头,快躲开,现在不能跟你玩。大概是快递大叔来了。您等一下啊!”

“嗷呜!”

“哐——!”声音忽然变大,变重,像是有个人把全身的力道都灌注在了门上。

孟珮也吓了一跳,汗流了下来,危机感总算是让她大脑里自我保护加自我欺骗的迷雾散开了一点点,理智稍微回归:“钢筋,你让开一点点,让我能看一看猫眼,好不好?”说完了孟珮笑了一下,她家二哈除了二,什么时候聪明过了?

可是段少泊真的从横在门前,变成了坐在门前。

“咕嘟”孟珮咽了一口唾沫,她咬了咬牙,凑近了猫眼。

“!!!!”

门外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他们,它们的一个没有了半张脸皮,左眼珠从眼眶里耷拉了出来,左边的牙齿也礻果露在外,能看见一枚黑色的蛀牙。另外一个从猫眼看来倒是完好无损,但它满脸的血腥,嘴大大的裂开,几丝皮肉和头发塞在牙齿的缝隙里。

孟珮被吓呆了,趴在门上,僵硬着动都动不了。

“砰!”两个“人”突然朝着大门撞来,就好像它们朝着她扑了过来。

“啊!”孟珮压抑的尖叫一声,坐在了地上,显然潜意识里她已经知道了大声很危险,可她的理智还控制不了。

“不会的,不会……这是不是我的粉丝在逗我玩?或者是黑粉跑来吓我?”孟珮屁滚尿流的跑去找了手机,可小区的保安电话,和报警电话竟然都是占线状态。孟珮咬咬牙,重新朝着门走去,她家的二哈和胖橘都站在门口,四只眼睛盯着她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从猫眼看过去那两个“人”还在门口,不过撞门并没有刚才那么频繁了。

就在这时,孟珮的对门有动静了。

“咔!”门锁扭动的响声,这两个“人”顿时停住了动作。“咔!”门锁打开,两“人”放弃了孟珮的门口,朝着对面冲去。

“别开门——!!!!”孟珮扯着嗓子喊,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会那么尖锐。

两“人”被她的声音惊到,想要转身,对面也被吓了一下,低头看门把手的男人下意识的抬头:“哎哟!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的?我要叫保安了!”

他被走廊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可他以为这是两个戴着面具的人。

“快关门————!!!”孟珮继续大喊,同时猛力的拍着自己的门。

可两“人”这回并没被她吸引,它们发出恐怖的嘶吼,直接朝着对门的男人冲了过去,那个男人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体力和反应速度还没有做吃播的孟珮好,而且这还是在他所认为的安全的自己家门口,他就看着那两个人扑过去,一个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另外一个咬住了他的胳膊,凄厉的惨叫和呼救声响彻了整个走廊。

孟珮慌张的四处寻找着趁手的武器,可是玄关这里只有一柄长雨伞。

“对了,我有武器!”作为单身生活的女孩,还是个公众人物,孟珮也是会采取保护自己的手段的,她不但有甩棍,还有防狼喷雾,有棒球棍、撬棍和电击枪。

可真是不管准备得多充分,一遇到事情就开始慌了。

孟珮先是拿了甩棍,跑了两步,把它放下,重新去拿了棒球棍——甩棍打在身上疼,但以她的力量造成的伤害并不大,而那两“人”,显然不是疼就能赶走的。甚至,孟珮虽然觉得太夸张,但怎么想怎么觉得那两“人”像电影里的丧尸。

可门还是让她家两位主子挡着:“砖头,钢筋,乖,让……”

孟珮刚要劝,忽然发现外边的声音比她离开的时候更大更混乱了,惨叫声不止有男人,还有女人的。

她再次透过猫眼看向外边,她看见的是一片地狱……

在她之前,有人或者是想要帮忙,或者是想要看热闹,他们走出了房门。而除了那两“人”之外,又有其它的“人”也出现在了走廊上。他们和它们就在那个狭小的区域里,或挣扎,或被吃。

孟珮的门前,已经被暗红色的血液、白色的碎肉、黄色的脂肪,还有不知道什么的内脏涂满了。

“呕!”孟珮弯腰干呕,可她昨晚上没吃就睡(晕)了,今天早晨起来连水都没喝,所以什么都吐不出来。

可孟珮觉得自己有点自虐,忍住呕吐的冲动,孟珮继续去看那个猫眼,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想看的到底是什么。

结果她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自己对门的尸体。

他没有了下巴,左边的肩膀变成血糊糊的一片,右边的胳膊从胳膊肘以下都消失了,而且还被开了膛。

孟珮不是没有面对过死亡,但这是她第一次在现实中面对这么凄厉与恐怖的非自然死亡。而且这还是她认识的人,虽然这人是个大男子主义的家伙,知道她是个吃播的时候,那眼神看得她很不舒服,所以到现在她连他的姓名也没问过。但偶尔她买的东西太多,这人也会帮忙,过节的日子大家碰到,也会说一句节日好……

突然,那位对门的先生好像是动了一下?或者说抽搐?他还没死?

孟珮赶紧低头打了个急救电话,毫无意外,又是占线。

对了,我都忘了刚才打的那两个电话的情况了。这些丧尸在小区里横行,难道是小区的保安们都……不止保安,还有警察。昨天晚上看流星雨和直播的时候,都依稀能听见警笛的声音,应该是火警和匪警都有吧?

可是现在,我这小区都闹成这样了,外边这些响动却都没有了。已经都出事了吗?

孟珮抬起头来看猫眼,她想是否有可能她自己出去救人?她看到对门先生已经开始抽搐,可只是四五秒,抽搐停止了,对门先生猛的坐了起来!

看着他,孟珮救人的心瞬间凉了。

重伤者不可能动作这么干脆的,不可能面无表情,更不可能如此的僵硬……

对门先生坐在地上,并且在努力的站起来,可是它的肢体动作非常的不协调——这可能跟它没了半条胳膊有关,但绝对不是全部的原因。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折叠的没有关节的钢板,在地面上不住的扭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廊里的混乱声响已经停止了,之前的两“人”再次走了过来,它们的身上比刚才更肮脏了,衣服的领口上都是血迹和碎肉。它们没有攻击对门先生,目不斜视的从它的身前走过。

对门先生也终于站起来了,一瘸一拐的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双手捂住了嘴巴,孟珮坐了下来。

真的、真的是丧尸!而且还是传染的丧尸!

不是噩梦,这是真实。

恐惧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流了下来,孟珮的身体不住的哆嗦,她把自己的嘴越捂越紧,她怕自己惊叫,怕哭出来,甚至怕牙齿磕碰出声。刚刚的那两个丧尸应该就是被她的动静引过来的,要不是……

她看向顾辞久和段少泊,她家的两位主子已经不堵着门了,它们都蹲在她面前,担心的看着她。

我不是一个人,我被我的两个大宝贝救了!

孟珮尽量轻巧的站起来,离开了玄关,顾辞久和段少泊跟在她身后。

到了客厅,孟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捂着心口,呼呼的喘了半天:“砖头,钢筋,我们、我们要怎么办?唉……你们虽然救了我,但应该只是知道外边危险,其实听不懂我说话吧?”

一猫一狗同时点头。

“……”孟珮怔了一下,“真能听得懂?听得懂就摇摇头。”

摇头。

“你们今天挡着门是知道外边有事情发生了?”

点头。

“那些丧尸……是昨天晚上出现的吗?”

点头。

“那些流星?你们的变化也因为流星?”

点头。

“我、我呢?我没有变成丧尸,是因为什么?”

摇头。

“你们能听懂但不会说话,这可真是……摇头是没有变化?还是摇头?有变化只是我感觉不出来?那么我……”

孟珮问了一堆,她是吃播不是话痨,但是现在她话多的厉害。有些问题是经过思考的,但有些问题却根本没过大脑,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她只是需要说点什么,让自己没有闲下来。

过去这么烦躁的时候,孟珮会出去寻找一家好吃的店铺,不停的吃,可是今天现在无法出门,她暂时也不愿意做饭,所以只能通过说话来纾解自己,也是逃避现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孟珮觉得自己终于好些了,她反而闭上了嘴,不再说话,而是在心里思考。

昨天的陨石雨里,看来有什么未知的物质,让很多人成为了丧尸。如果是阶段性的,一点一点蔓延出来的丧尸病毒,国家应该能有反应,不可能像电视里那样。可现在是瞬间爆发的,尤其陨石的到来,消防和警察在救援中,很可能会被袭击,军队里也没有丝毫的准备,毕竟谁都没想到,那么,人越多的地方感染的大概会更严重。

要跑,孟珮咬着嘴唇,必须尽快跑,不管国家是不是能有组织,首先得自救。

对了,先得看看我是不是有超能力。

孟珮看着自己的两只手,继续看着自己的两只手,还看着自己的两只手……

风水火土雷电,啥都没有。

她站起来,抓住沙发:“嘿!”没举起来,“好吧,我也没有力量异能。”

又在客厅里跑了一圈,孟珮想哭:“也没有速度……”

顾辞久皱着哈士奇的白眉毛,终于明白这女孩在干什么了。他站起来,抖了抖毛,有气流将拂过他的每一丝毛发,让他一身的长毛变得越发蓬松和顺滑。

沮丧的孟珮感觉到有风吹过,她一开始以为是没关的阳台门,可是风越来越大,她看向风吹来的方向,看见了自家二哈:“???”

看这妹子还没醒悟过来,顾辞久鄙视的看了她一眼,有火焰从他的毛毛里流溢了出来,眨眼间他就变成了一条烈焰熊熊的哈士奇。

O口O

孟珮把到嘴的尖叫咽了回去,张开双臂就要抱住自家的狗,顾辞久赶忙收回了火焰,并抬起一只爪子,把孟珮的脸挡在面前。孟珮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儿子!妈以后就靠你了!呜呜呜!谁说二哈都是二货,看着个大其实不管用的!儿子你超有安全感的!”

发现死活没办法把脸扎进二哈温暖的颈部毛皮里头,孟珮终于是放弃了,她摸了摸脸,刚才让狗爪挡了半天,也是挺疼的:“钢筋,你说咱们要干什么?现在就从这冲出去吗?”

顾辞久再次举起了刚才的那只爪,他指了一个方向——厨房。

吴剀站在阳台上,看着小区绿化地里三五一群游荡着的丧尸,他已经在这站了一个晚上加小半个白天了。末世果然是来临了,但如果所谓的重生只是他的一场梦多好?即使他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财,工作也推掉了,如果末世没有来临,他将一文不名。可至少空间里头的食物能让他不愁吃喝,他也还年轻,能够重头再来。

正发呆中,吴剀忽然闻到了一股香气,烙饼的香气。

就只是简单的麦饼放在饼铛上烤制,那股香气就已经让人的嘴巴里大量的分泌口水。就算是满脑袋心事的吴剀也不例外,他咕嘟咽了一口口水,肚子咕噜咕噜直响。

“又是楼下?”探头向下看的时候,吴剀有些犹豫。

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认识孙欣然,并且带她离开,和孟珮的认识完全是个意外。现在他犹豫的是,是否要再带上一个孟珮?

算了,被背叛的过往告诉他,没有经历过考验的人,都不值得信任。之前他欠这个女孩的,已经用那些米面和蔬果还回去了。

但是……

“兹拉~”在烙饼的麦香里,突然又加入了烤肉的香气!

吴剀回到了屋里,把门窗都关上了,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了一盆水煮肉片和三个油酥烧饼。刚拿出来的水煮肉片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吃起来香辣滑嫩,油酥烧饼也是酥脆可口。

可他当初装修就是马马虎虎的,窗户的密封并不好,阳台又没封,楼下的香味还是涌了进来,而且,现在又新进加入了炖肉的香气。水煮肉片虽然也很美味,可为香气是真的抵不过楼下的生力军,吴剀越吃口水越多,而且越吃越饿。

吴剀真不是个吃货,但在末世七年,能活着,能吃饱就已经是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奢侈的享受了。重生回来这一个月,他才终于又知道了什么是人吃的饭。

他以为,给自己准备了许多许多的熟食已经足够了,可谁知道末世刚开始,现实就给了他狠狠的一个大巴掌。

吴剀回到了阳台上,朝下看,开始思考要不要喊一喊楼下的,跟她要两张烙饼?

然后,他看见楼下阳台的窗户打开了,里边走出来了一只猫?

时间倒退十分钟,孟珮正在厨房里疯狂的做饭,她是吃播,本身也爱吃,所以厨房的用具齐全,一些用具还是都是特大号的,比如电饼铛。

把面粉都带走是不可能的,路上没办法做饭难道要吃干面啊?烙饼是最好的,便于携带,能保持的时间也长。米饭她也要尽量多的蒸出来,做成饭团。至于坏掉……到时候再说吧。厨房里的肉和菜也要都做好了,能吃就尽量吃掉,吃不了的卤一下。

正做着呢,她就看顾辞久和段少泊吃饱喝足之后离开了厨房。如果是过去她不会管的,但现在这两位主子是她最大的依靠,给饼翻了个,孟珮追了过去。

顾辞久和段少泊到了阳台,顾辞久站起来前爪一挥!孟珮清楚的看见了有火星在栏杆上迸射开来。接着顾辞久重新四肢着地,又是一挥!

铁栏杆当啷几声,掉落在了地上。

“咕嘟”孟珮咽了口唾沫,接着笑了起来,“钢筋你太棒了!我还想着要怎么弄掉这些呢!”

走廊里都是丧尸,孟珮可没那么勇气从电梯或者楼梯走,而且当年为了以防万一,也一时脑抽,她买了个充气滑道,虽然有买了之后就搁在那根本没拿出来过,但至少能坚持到他们三口人都一路滑下去吧?就是要弄掉铁栏杆比较麻烦——她当年怎么那么傻,只想着怎么滑下去,怎么她就没想着给阳台留个开口呢?可以做个能开关的铁栅栏窗户的!

她正懊恼着,顾辞久已经一爪子糊在了玻璃上,孟珮也不知道自家的狗主子怎么弄的,反正等那狗爪子缩回来的时候,爪子上还吸着一块玻璃。而段少泊一下子就窜到了阳台上头,从露出来的窗洞那里,把头探了出去。

“等!等等!”孟珮赶紧喊停。咚咚咚跑走,又咚咚咚跑回来,手里多了个小背包,这当初就是给她家胖橘买的,她偶尔也会打扮两个主子,不过她是吃播,顶多会拍了照片发微博,很少直播。

“砖头,我知道你很聪明,这里是笔和纸,你给那些家里有活人的人家送去。不过,你自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一边给猫主子背上小书包,孟珮一边念叨。

“喵~”

“真聪明!”知道还是要感叹,孟珮没忍住一低头就亲……亲了一只狗爪子。今天之前,孟珮绝对要好好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都这个时候了,她也只是把嘴唇上沾到的一根狗毛捻下来,对着自家胖橘握了握拳头,“砖头!平安!”

之前没注意,发现那只橘猫伸了个脑袋又缩回去后,吴剀就开始打开了听觉。身为异能者,即使不是听力方面强化的异能者,这方面也比寻常人强悍得多。而且吴剀早就学会了控制,听到的结果,让他冷笑,又让他点头。

“想救人?这种好心人,在末世里可活不下去。不过,这种人带在身边,倒是比较可靠。”

自言自语的吴剀根本不知道,偷听者人恒偷听。

顾辞久抖了抖耳朵【小师弟,小心点,气运之子现在满脑子都是负面情绪。】

段少泊【大师兄,我会小心的。】

“喵~”

段少泊重新探出了窗洞,整只猫一窜!已经落到了旁边那家阳台铁栏杆的雕花上。

上一章:第125章 下一章:第127章
热门: 寒远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 总裁QQ爱 妖气横生 咬上你指尖 神棍下山记 不准跟我说话! 我,C位,逆袭 总互怼的俩总监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