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上一章:第119章 下一章:第12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该剪接大量取自和平历3217年到和平历3247年的人类对虫族战争阶段, 第七次KR-547星球争夺战中的真实场景和人物。”

有人忍不住惊呼,KR-547是顾辞久最著名的一次战役。

这是他们的邻国潘德普的一颗废土星, 废土星是天然资源已经开发殆尽的星球。一般这种星球会被转为垃圾星, 甚至会直接炸毁,把地心资源也抽离,挖掘干净最后一滴利用价值。

KR-547以及它所在的小星系, 因为靠近虫族前线,所以既没有成为垃圾星,也没有被炸毁,在上一场战争中,它甚至成为了一场大战役的关键点。

最早, 是一艘小型巡逻舰发回了讯息,他们发现了特别能量反应, 准备去侦查。然后这艘巡逻舰就再没有了消息。潘德普派出了一支小舰队去进一步侦查情况, 这支小舰队发回了一段视频。

灰黑色的废土星绕着并不大的恒星孤独的自传,遍布坑洞的地表忽然蠕动了起来,形状各异的虫族从底下爬了出来。

潘德普拉响了警报,KR-547的星球面积并不大, 还不够铁壁要塞的三分之一,密布虫族的景象虽然恐怖,但对见多识广的军人们来说,这也算不上是大举入侵。情报递到大战区指挥官的手里, 元帅们商量过后,认为这只是小股虫族。

他们没有派完整成建制的舰队去, 而是让顾辞久带着他的舰队去。

那时候顾辞久刚刚从前线撤下来,他的舰队在噬灵虫发现后,快速扩张了一次——老带新,四个月后,新手刚刚上手就又被拆,只剩下了不到一半的人员,然后再次扩充,再次被拆……

“……当时顾元帅的舰队是战时的‘星空泰坦与战舰协同作战训练学院’,人员流动极其频繁,当时我的舰队刚刚完成一次新的拆解,只留有一艘巨龙级大型航母、一艘艾利根二世级驱逐舰、两艘法尔塔级护卫舰,一艘综合补给舰。只有正常舰队的一半配置!”

毕竟是军官学院,好战融进了骨子里,作战指挥系的两个小孩兴奋的议论着。

“我们能看到内部录像?”

“我有点失望,那么气势汹汹的校长,这是要开始自吹自擂了?”

“呃……好像是有点这个意思啊。”

“管他呢,我只要看到星空泰坦就好!”

“最好有顾元帅自己的战斗画面!最早的第一星空劈碎巨甲虫的画面我重复看了几百遍!”

但是很快,有些人发出遗憾的嘘声,投映出来的影像并不是他们期待的激烈战斗画面,而是一艘小型的救护医疗船,总共乘员只有十人,驾驶员、副驾驶员、一名药师、一名军医、两名护士、两名操作小型医疗护卫机甲的战士、两名武器手。

但嘘声很快就消失了,不是因为他们记起了纪律,而是因为医疗船的画面,并非他们认为的那么单调和无趣。

医疗船在自己的炮火与漫天的虫族之中颠颠簸簸的飞行,当发现伤兵,他们就会靠过去,操作医护机甲的战士会把机甲战士从机甲舱或者救援舱从机甲里头拽出来,送进医疗船内,药师、军医和护士们会用最快的速度对伤员救治。

一个救援舱刚刚被拽出来,一片黑压压的形如黑色瓢虫的切裂虫突然朝他们冲了过来。两位护卫兵将救援舱给自己拴在一起,与切裂虫战斗。他们杀掉了三只,可一只切裂虫已经落在了救援舱上,一位护卫兵用自己机甲的手臂挡在了切裂虫的嘴上,他的手臂被咬掉,这只切裂虫也成功被打爆。

两位护卫兵拽着救援舱飞向医疗船,机甲失去一只手臂的护卫兵动力装置也出现了问题,切换了两次开关,他发现无法重新启动,这位护卫兵果断断开了与救援舱的锁链。他转过身,单臂的机甲飘浮在原地,向着虫群发动了进攻……然后他被虫群吞没了,一点光辉也没有留下。

医疗船回了一趟补给舰,放下了伤员,添加了一些药物。

他们只休息了十分钟,离开的时候,一个武器手弄来了一架新的护卫机甲。

这次,他们迎头撞上了噬金虫,这种虫只有手掌大,是小型飞船最怕的饿鬼。两个护卫兵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为飞船阻挡噬金虫,驾驶员把副驾推进了后舱,当噬金虫爬满他全身,他一边惨叫,一边操纵着医疗船冲向后方。

“边上就是机甲战士!他为什么不冲过去!”一片寂静中,少年的声音尖锐到刺耳。

顾辞久回答他:“那些机甲战士处于战斗队形,他如果冲过去,很可能会影响到一次战线的争夺。”

还是有机甲战士发现了他们,能量喷射后,杀光了噬金虫。推着被啃咬得破破烂烂,只剩下个后舱的医疗船回到了补给舰。

他们只剩下五个人了,另外那位武器手也在无声无息中失去了踪影,他必定葬身虫口,可连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战损一半了,他们不需要再出发了吧?”有人松口气的小声议论。

“应该是,而且船也没了。”

可影像中的医师问一位少校补给官:“还有小型补给船吗?塞上几个医疗舱,带上急救包,就能够当医疗船用。”

“……有。”少校看了看他们,点了点头。

他们找到了船,搬好了器械,给他们帮忙的后勤兵没跟他们有一句沟通,但很自然的,坐上了架势、武器手的位置,两个医护机甲挂在这艘临时医疗船的外部。

他们出发,回来,出发,又回来,直到遇到一条鞭电虫,炸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废铁。

“左弦TE-3区发现大裂口!第十七炮台无法转动!尾部……”

画面一转,这是工程士兵,一部分损害可以用机器人来维修,但当机器人跟不上的时候,就是士兵们的工作了。

“艾米丽,我会回家的。”大胡子的工程兵亲吻着小女孩的照片,这应该是他的女儿。

战舰的第二能源舱发生了外泄,能源舱暂时停止能量反应,让他维修。可就在他修理期间,第一能源舱被虫族彻底破坏,只靠第三能源舱,战舰无法移动,可一只巨甲虫正冲过来。

大胡子在内部开启了能量反应,同时继续进行修理。

“艾米丽,对不起。”

当战舰成功挪位,大胡子的机甲已经融化得只剩下一半……

酸浆虫不知道侵入了战舰的医疗区,医疗兵、后勤兵,甚至炊事兵,用血肉之躯阻挡着巨大的怪物,只为了拖延上哪怕一秒的时间,能让多一个伤员转移。

一个只剩下半截身体的伤员苏醒了,突然,他所在的医疗舱破碎了,伤员从医疗舱里流了出来。即使医护人员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但伤员还是去世了,因为在流出来的同时,他将自己的肝脏从伤口里拽了出来,并捏碎。

“怎、怎么了?”有人不明所以。

顾辞久再次给他们做出了解释:“原地驻守六个月,我们的补给已经即将干涸,部分重伤员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餐厅里,士兵们在吃姜黄色的肉块。

“这是虫族的肉。”虫族的肉对大多数宇宙种族来说,不但恶臭无比,还有毒,做熟之后毒性更强,所以,我们只能生吃。”

几乎所有士兵的脸上都有溃烂、囊肿、诡异的色斑等等病变的痕迹,有的士兵眼球发红,还有的会突然倒在地上抽搐。药师和医师就在一边,倒在地上的是泰坦就会有药师过去治疗,是凡人,就是医师。

而站起来走动的士兵,就像是古早电影中的丧尸,他们看起来已经不像是一个正常的活人了。

可是当警报声响起来,就如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立刻将生命灌注进了行尸走肉的躯体中,他们的眼神立刻坚毅了起来,迟缓的动作也变得迅速和稳定。他们翻进机甲,冲进炮台,站在仪表和侦察仪器的前方,毫不动摇!

机甲战士在驾驶舱里呕吐了自己一身,依旧继续战斗,一开始他呕吐出来是半消化的肉糜,可慢慢的他开始吐出血,吐出鲜红的肉块。他旺盛的精神后开始衰弱,生命之火从他的眼睛里渐渐熄灭,他发出一声嘶哑的咆哮,驾驶着制式机甲冲向了虫群,炸成了一团。

驱逐舰已经侧翻,舰桥里包括舰长在内的一干指挥员却依旧在岗位上,他们的脸上也跟那些餐厅里的战士一样,满是烂疮和囊肿,他们的军服肮脏、头发油腻,有人还包扎着脏兮兮的绷带。可他们每个人都表情平和,行动安稳。

舰桥前装甲破裂,虫族冲了进去,可又是一片白光!

被虫族覆盖的星空,被一艘战舰的爆炸,炸出了一片空白。

终于,到了一开始所有人都期待的星空泰坦了,而且不止一个。巨大泰坦的背后,是连片的金属废墟,块头最大的是半艘航母的装甲,其余零零散散的,有报废的机甲,有报废的医疗船,有报废的运输船,有“报废”的人的残肢……

拍摄这画面的,应该是一些战斗中机甲的记录器,这些画面一个接一个的或者被虫族狰狞的面孔覆盖,或者突然变黑。

突然,有一个画面稳定住了。

那是全能补给舰!它还在吞吐着机甲战士和小飞船,难以想象这艘非战斗飞船,竟然留到了最后。

画面在星空泰坦们的身上转来转去,包括顾辞久在内,他们一样不好受,一样有着溃烂和脓肿,更糟糕的是,他们的皮肤在一道道的裂开,脓血糊满了他们的身体。

如今的人们,尤其是泰坦人都知道,星空泰坦强大却有极限,超过极限的下场,就是皮肉崩裂,不只是表皮的,他们的内脏也一样如此。

一位星空泰坦承受不住,失去了意识,他看起来甚至像是已经活活流血而死,整个泰坦外挂的救援舱都被染成了橘红色。

其他泰坦组成战线帮助这位失去意识的同伴阻挡了攻击,有破破烂烂的小飞船飞过来——这甚至不是任何一种军中列装的运输工具,它看起来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把这个救援舱从虫族的嘴巴下面抢救了下来。

可一个人倒下,意味着战线出现了空缺,本来就到了极限的星空泰坦必须分担更大的压力。于是,倒下的人越来越多,来不及救下的星空泰坦也不可奈何的出现了。最后站着的只剩下了一个星空泰坦,这是他们都熟悉的第一星空,他们的校长,顾辞久。

他保护着好像随时都要散架的补给舰,可他自己也好像随时都要散架。画面中的他已经彻底看不出人样,而像是一头被剥了皮的怪物。

补给舰上的战斗也从来没有停止,不时有漏网之鱼进入了战舰内,能动的人都在战斗,军官、士兵、药师、泰坦、凡人、后勤兵、医疗兵、工程兵、炊事兵,每个人都是血淋淋的,没有人没带着伤,伤得太重,但又没有失去意识的人会干脆的抱着高能量武器与虫族同归于尽。

突然一道光闪过,战场被撕裂成了两半。

那是星球级别的武器发威了,援兵在六个月之后,终于到了……

礼堂里的光重新亮了起来,他们的校长还站在演讲台前。

“现在,你们知道什么是军人了吗?个人的荣誉?军人没有‘个人’这个东西,在我们这个年代,军人就是一个争先恐后迈向死亡的整体。”

“放映结束,你们的第一堂课结束,这部影片的剪接资源全部来源于战后收集的黑匣子。影片资源在学校的共享平台上,你们可以自行拷贝,如果要传到校外,只要是不侮辱英雄,且是出于非盈利目的,都可以。”

“哇——!!!!”有学生一嗓子哭了出来,更多的学生也跟着哭了起来,其实就连老师都已经哭得站不起来了。

顾辞久则面色平静的戴好军帽,跟段少泊一起离开了。

这不是电影,没有任何特效,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

第二天,有一百三十九人申请退学。一年级和二年级都有,作为校长,顾辞久很干脆的同意了他们的申请。

这些学生都是在第三天的晚上悄悄离开的,看起来没有惊动其他的什么人。

韩允礼蜷缩着身体坐在一颗大树下面,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可他还是冷的打哆嗦。他想睡觉,可是他已经有四天都被噩梦惊醒了。

抱着脑袋,韩允礼把自己蜷缩得很小只一点,默默的哭泣。

“这位同学,你不舒服吗?”

有人突然问,韩允礼抬头想礼貌的让对方离开:“我没……啊!长官!”

不是学生,这是一位教官,不,军官,不对!他是个将军!好眼熟……

“段、段段、中将,我没事,我……”

这孩子好矮啊,一米七?不对,资料上是一米八二,那也不矮了,他给人的感觉真是瘦瘦小小的。

对比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差,段少泊确定资料上没错,可一个人的外在气质真的很神奇。

韩允礼整个人的感觉就是“圆”,但不是胖的感觉,而是圆乎乎的可爱的,圆脸,挺大的圆眼睛,小小的圆鼻头,嘴巴也是圆溜溜肉呼呼的,现在脸色还有点白,带着点畏惧和恐慌,更显得年纪小。

“你的情况看起来可不像是没事,作为一个军人,让自己的身体随时保持在最好的状态,也是我们该有的职责。来,我带你去医务室。”

“我没……”

“这是命令!”

“是!”

使用校园飞车,段少泊带着韩允礼去了医务室。

“睡眠严重不足。”军医的诊断很快,“这段时间一二年级睡不着觉的小孩子可是有不少啊。”

段少泊:“不用镇定剂了,让我跟他说说话吧。”

韩允礼变得更局促不安了,当他们到独立病房里,不等段少泊说话,韩允礼紧紧闭着眼睛,咬着后槽牙:“对不起,段中将,我胆子太小了!”

段少泊摸了摸他的头:“没关系,你才十五岁,害怕是很自然的事情。”

“啊?”

“那是什么表情,以为我会打你吗?”

“……”

“学校里发生过打人的事情?”

“没……”韩允礼偷偷摸摸的看了段少泊一眼,他看到了耐心和温柔,重新把头低下来,韩允礼继续说,“……有,那些离开的同学,有人在离开之前被臭揍过,其他人说他们是懦夫。我们泰坦人,不能有懦夫。”

“是否是懦夫,不等于不能惧怕。身为军人,我们就是因为惧怕虫族进犯,才能坚定的站在最前线。”

这话说得让韩允礼有种熟悉感,那种现代听人说了鸡汤的熟悉感,他又偷偷摸摸的把头抬了起来,看到段少泊之后,他把自己的想法扔到了一遍。不可能段少泊也是穿越的,他也不应该把段少泊说的话跟现代那些不要钱的鸡汤相提并论,他是一位真正的军人。

“您说得对。”

“镇静剂虽然能让你快速睡眠,但却不能让你真正安稳下来。放心吧,你现在还只是个学员,当你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危险都会被我们阻拦在外。这里很安全,睡吧。”

“嗯……”这位段中将真的是跟顾元帅不一样的,很温柔的好人。

韩允礼拉上被子,他想了想,还是没很少女的提出来“你能在这里陪陪我吗?”虽然挺想试一试的,可他毕竟是个汉子,这也太羞耻了。

闭上眼,其实他害怕的事情还是没变。他当然知道现在这地方很安全,可他怕的就是五年毕业后。

现代的他也很佩服军人的,可韩允礼是从小被爸妈娇养大的,敬佩军人和警察,却从来没想过去当兵。他知道,自己吃不了那份苦。可是在这个世界,他如果也退学,那回去就得嫁给见都没见过的老男人了。

“……妈……爸……”可是没人能保护我了,爸爸妈妈已经死在车祸里了,以后真要上战场,和那些大虫子作战吗?

好可怕,可是不能做逃兵,我是个男人,会不会受伤,好疼啊。

段少泊就看这个小孩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然后一边念叨着爸妈一边哭,脑袋朝被子里一缩,整个人都在哆嗦。

段少泊【系统,原剧情里说这孩子穿过来的时候已经二十六,工作两年了,真没错吗?】

系统【没错呀!】

顾辞久【怎么了?】

段少泊【看着像是十六岁一样,不只是他这个年轻的外表,还有感觉,挺懂礼貌挺乖的,胆子不大,可不傻,知道怎么做能保护自己。是柔中带刚的那一类。】

顾辞久【那就推他吧,把他性格当中的柔推掉,让刚露出来。】

段少泊【大师兄,你说过这孩子交给我?】

顾辞久【对。】

段少泊【那就交给我吧。】

段少泊也觉得是应该推一推韩允礼,可大师兄的一贯风格,会把这孩子吓坏了吧?

顾辞久【好。但是,你不能在他身上花太多精力。】

段少泊摸了摸后颈,那里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就像有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顾辞久的眼睛。不过段少泊不止一点都不怕,还有点想笑。

段少泊【我的所有精力都是给你留着的,放心吧。】

顾辞久【……师弟,咱们商量商量。】

段少泊【商量什么?】

顾辞久【你就真不能在上面吗?】_(:з」∠)_他真快爆炸了。

段少泊【……又不是没试过,我硬不起来啊,就算之前是硬的,一旦……也立刻就软了,没办法啊。】

顾辞久老老实实任他予取予求……一点都不性感好吗!有种看见浓妆艳抹的如花既视感!吓都吓软了!根本就不是他的菜啊。

顾辞久【你蒙着眼睛怎么样?】

段少泊【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说了!行了,这事不要再提了,这次咱们提前离开就好了。韩允礼睡安稳了,我回去工作了。】

他也知道顾辞久憋得难受,这属于非可抗因素,没办法啊……

上一章:第119章 下一章:第121章
热门: 名门艳旅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正正经经谈恋爱 乡村娃的梦想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所有人都求我好好活着 史前养夫记 慈航静斋覆雨翻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