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上一章:第118章 下一章:第1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系统【(@[]@)喵喵喵?!】

段少泊【系统……怎么了?】

系统【→_→没事, 我只是形象的表达一下,现在礼堂里边听着宿主演讲的那些学生们的心情。小师弟乖, 继续休息吧。】那禽兽昨天没少折腾你。

段少泊【嗯……】

系统渠道里, 段少泊的声音也虚得很,他很软的答应了一声,就没了反应。

顾辞久【别没事打扰他!】

系统【……好】给宿主一对大白眼!哼!暴君!

顾辞久敲打了一番系统, 现实里他的脸色更阴沉了。

帝国军官学院的学生们都是天之骄子,迎面被骂了废物自然有许多人都是不服气的,可他们只抬头看了顾辞久一眼,顶多五秒钟,就忍不住低下了头, 这种气势,不是他们这些最多只打过被抓到的半残虫族的小家伙能够抗衡的。

——即便是精锐军人, 也没几个能抗衡。

“前十名们, 你们是不是都很得意?因为你们完成了军训的要求。可是军训的要求是什么?!是以小队为单位,在蒙巴尔星上获得必要资源!你们的小队呢?!你们所有人都是独自完成的,真是好强的能力!开场就抛弃了后勤!中途又抛弃了修理!前十名里七个机甲系!两个指挥系!只有一个是药师系的!”

所有人都低下头,但过半的人脸上都有不在意, 另外还有一少半的人,脸上是幸灾乐祸。

“砰!”演讲台被拍碎了,这可不是木制而是合金制造的,学生们都哆嗦了一下。

“被抛弃被放弃的人, 是不是这时候在想,‘活该, 谁让你们放弃我?’但是看看你们的表现吧!原地大哭?!歇斯底里?甚至还有拉着队友要跟队友同归于尽的?!我不知道上一任校长是怎么选拔学员的,但是,如果一年之后你们还是这个样子,那就请滚吧。”

学生们忍不住抬头去看顾辞久的表情,这次他们的头低得更快,同时,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位校长并不是在开玩笑,或者只是给他们个警告,他是说真的。

“军人是干什么的?第一名的威尔·雪勒,你告诉我!”

威尔·雪勒瞬间站了起来,绷直了身体,敬礼!

“保家卫国!”

“保家卫国……好了,你坐下吧。那么,当保家卫国的时候,你们就抛弃所有的后勤,抛弃你的战友,一个人顶在前边?即便是星空泰坦,也需要战友的保护。你们这种只知道闷头向前冲的个人英雄主义,在战场上不但是自己送死,也会拖累别人!”

“还有那些做了后勤人员的,你以为你是个药师,是个技师,或者其他的什么,就能心安理得的变成累赘?如果因为你的不以为意让战士战死前线,那么祈祷那时候泰坦的对手是智慧生命吧。那你还有当卖国贼和投降者的可能,如果是虫族,你最多只比因你而牺牲的战士多活几个小时。”

“你们那叫什么实战模拟!一群小孩子采蘑菇的游戏!也玩得乱七八糟!”

顾辞久的声音阴森森的,礼堂中一片沉默。

“好了!这次军训中的出类拔萃者们,来拿你们的荣誉吧!”

每个上台领奖的学生都是蔫头耷脑的,就只是在向顾辞久敬礼的时候,他们会精神一点,之后立刻就如被鬼追一样,抱着奖状和奖品下了台。

——在被他们的校长说了那么一番颁奖词之后,他们是真没有谁觉得领这个奖是一种荣誉。

QAQ尤其这颁奖仪式还在星网上直播的!后悔之前让家里都去看直播了,丢大脸了!

不只颁奖典礼是星网直播的,连之前的新学员实战模拟军训都是全星网直播的。顾辞久那一通骂,其实骂的不只是学员,连带着那些从头到尾观看了直播的观众,现在也觉得脸上热辣辣的。

仪式结束,所有学员排队离开会场,由导师带领,进入宿舍,熟悉学院。

顾辞久那边也着急的想要回他自己的宿舍,可是被记者挡住了:“顾校长,你说那些学生都只是小孩子采蘑菇是否过分了些?不怕打击了孩子们的积极性吗?而且,我觉得那些孩子的表现很不错,他们都是精英。”

顾辞久看着记者:“你曾经做过战地记者吗?上过战场吗?”

“啊?不,没有。”

“那你有什么资格,在有关军事的问题上,站在我面前说‘我觉得’。”

这位记者的采访也是现场直播的,顾辞久刚说完,这位记者的直播平台就炸了。

[霸气!!!!!]

[顾元帅我爱你!!!!]

[哈哈哈!顾元帅耿直!这话一点没错,一个啥都不知道的记者,装什么装啊?]

[确实现在一群记者到处指天画地的,有什么资格!]

[顾元帅娶我!!!娶我!!]

[顾元帅这么说话有些太过分了,身为元帅一点都不大气,记者也是好心,不过是说话没斟酌好用词而已。]

[前边的别圣母了,所以你觉得顾元帅身为元帅让一个屁都不是的记者,指着鼻子骂,那才叫大气?]

[元帅是帝国之威,他这么做没毛病,很正常。]

[这记者是不懂装懂自以为是的,前头那个也是。]

[等你也能带着一支半残的舰队驻守一颗废土星,抵挡虫族六个月,再过来在军事问题上指手画脚吧。]

[或者研究出比星空泰坦更强的力量,再来废话!]

[帝国英雄是谁都能指手画脚的吗?!]

[看你们都在骂这个记者,我就放心了。]

[我老公的脸都让你们遮住看不见啦!!!]

那倒霉记者表情僵硬的让同行给挤到了一边去,不过没等这些记者再说话,顾辞久抬了抬手,让他们都闭了嘴:“九十六年前的这一天,是我加入帝国学院的日子。九十五年前,是我的伴侣,那时候学院的学生们是真正的军官。我不知道这快一百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从战场归来,因轮值,高兴的进入帝国军官学院担任校长,然后发现今年的学院新生变得就像是一群参加真人秀的娱乐明星。”

“……”众人知道,这还是说那场实战演习呢。

有人不以为然,但有人想一想,确实如此。参加实战演习的那些学生,他们的表现,更一些真人秀里的明星没什么不同。

“我刚刚查看了一下,从十四年前开始,帝国军官学院在特定日允许记者进入参观,那么从今天开始,这条规则作废。即使日后开放采访和参观,在我在任期间,帝国军官学院也将只与军事频道合作,谢谢。”

“唉?!”“校长!”“顾元帅!”“我们有采访报道的权力!”

记者们还想再说,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被一群军人包围了。他们挣扎,反抗,想要继续采访,可是几个挣扎反抗过度,不小心打了军人的,立刻就被军人们毫不手软的反制,直接用强力手段压走了。

其余记者立刻老实了,规规矩矩的被“送”离了军校。

“请问,我们的其他几位同行呢?”可是被送出来了,就发现打人的几位没跟他们在一起。

“袭击军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军人们很随意的说。

“……”记者们瑟瑟发抖。

“顾辞久这是什么意思!故意跟我做对吗!故意讽刺我?!”顾辞久的这番发言得罪的除了记者,还有另外一个人——他上一任的帝国军官学院校长,莫比·达威尔元帅。

帝国军官学院采取的校长和部分科目的教官,采取的都是轮值式。校长必然是元帅,每十五年一轮,校长的任期到达,若是有新元帅出现,那必然是就是新元帅上任。这也算是一种对新元帅的福利了,十五年,作为校长的元帅能培养出的亲信是庞大的。元帅们能在这些学生身上,灌输自己的理念,也能放松自己。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元帅都喜欢这个差使的,有些人更喜欢与军队在一起。

莫比·达威尔元帅显然是比较喜欢的那一种,在顾辞久授勋成为元帅和公爵之前,他甚至提出了连任的申请。

增加与媒体的连动,将学院教学透明化,也是他在任期间的改革,显然,这个改革现在被顾辞久全盘否了。

达威尔元帅打开了他的社交网络,开始发言:“我的继任者才只有一百多岁,太年轻了,即使他是个好元帅,却并不一定是个好校长,教导别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正因为如此,我才将学院的教学向透明化改革,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系统【……这样既能够集思广益,也能够受到大家的监督,同时……】

顾辞久【别念了,你盯着他什么?】

系统【他不会给宿主找麻烦吗?】

顾辞久【莫比·达威尔早年是个英雄,可现在他已经被贪婪糊了眼睛,他从军人变成了个政客,只想着谄媚民众,不足为患。】

系统【呃……什么叫谄媚民众?得民心者得天下啊,宿主!】

顾辞久【如果我参加选举,然后表示我的纲领是把每年的税收拿来给收入在平均工资水平线之下的人当福利,你觉得我能当选吗?】

系统【……能。】

顾辞久【那你觉得这对国家有好处吗?】

系统【没有。_(:з」∠)_甚至可能导致国家破产。】

顾辞久【所以你看,民众有时候就是这么短视,而政客就是这样什么都能出卖。所以,我是独裁主义的拥护者。好了,我到家了,对话结束。】

系统乖乖缩了。

顾辞久进入他在学院的宿舍,这其实是一栋别墅,直奔主卧,他在调成黑夜熟睡模式的房间里,看见了趴在床上依旧在熟睡中的段少泊。

他将手盖在段少泊的额头上,除了肌肤温暖的触感,还能摸到一层细密的汗珠。侍者机器人送来了一杯温水。顾辞久轻轻的抚摸段少泊的脸颊,在他耳边呼唤着:“少泊?醒一醒,少泊?”

段少泊半天后才哼哼了一声,可是没动,也没睁眼。

“我知道你想睡觉,来,张嘴,喝杯水再睡,不然等你真醒了,就该口干难受了。”

“唔……”眼睛还是闭着,可段少泊把手慢慢的伸了过来,顾辞久抱着他,尽量温柔的把他翻了个身,搂在怀里。可过程中段少泊还是发出一声像是撒娇又像是难受的哼哼,顾辞久的动作静止了半天,等他眉头舒展开了,才把水一点点喂给他。

段少泊一开始喝得断断续续的,可慢慢的他大概是缓过神来了,自己接过杯子,咕嘟咕嘟的全都倒了进去:“还喝……渴……”

他嗓音嘶哑破裂,顾辞久吻了吻他的嘴唇,侍者机器人倒了另外一杯水过来。

连喝了三大杯水的后果,段少泊是不渴了,可又产生了生理需求了:“去厕所……”他用手撑了一下床,可立刻就是一哆嗦,“嘶!”

顾辞久把他抱了起来:“没事,我把你放里头然后出来,不看。”

“……嗯。”

不过最后顾辞久还是没出去……段少泊根本自己站不稳,顾辞久只要不支撑着他,他就朝下倒。所以,等到顾辞久把人从盥洗室里头抱出来的时候,段少泊整个脸都快挤进顾辞久的胸肌里头去了,还用手遮着脸。

顾辞久看他这样就忍不住笑,这是第四个世界了。现代世界,段少泊重病时候,用过X袋袋和导O管,顾辞久还给段少泊清理过,不过做这些工作的时候,都是趁段少泊浅眠或者昏迷的时候,等到他清醒过来,也是这样烧红着脸,想挖个坑给自己埋起来的样子。

还有古代两个人都七老八十了,就算常年锻炼,但毕竟是普通的低魔世界,衰老让很多零件不顶用了。身为老人家,有时候咳嗽一声都能尿裤子,白天累一些,晚上也可能尿裤。虽然最后是顾辞久先凉的,但日常里,段少泊比顾辞久的情况还更严重一些,因为两人同床共枕,所以顾辞久就总能见着一个红彤彤的小老头。

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可爱。这是像小兔子?小仓鼠?

把人放回床上,顾辞久体贴的用被子把他连脑袋一块盖上,一边帮他按摩,一边问:“还睡得着吗?要吃点东西吗?”

“等会吃……”隔着被子,段少泊的声音瓮声瓮气的。

“好,还不舒服吗?”

“嗯……”

“喝粥?还是吃营养块?”

“营养块,要菠萝味道的。”

“好。”

营养块就像是果冻,顾辞久给段少泊吃的本身就是高级品,还经过他自己的改良,段少泊吃得一脸幸福,吃完了,他眼皮就开始打架了,可他不想这么快睡着【大师兄,见着韩允礼了吗?】

顾辞久也躺下了,把段少泊搂在怀里继续给他按摩【见着了。一个一米五的小孩子,好像有点害怕我。】

系统【刚见面就给人家小孩子臭骂一顿,不怕你怕谁啊?】

顾辞久【我们这次一个黑脸一个白脸,我的副校长,快点好起来,然后去做白脸吧。】

段少泊【嗯……】

系统【小师弟好像睡着……宿主,你在干啥?】

顾辞久【脱衣服睡觉啊,裸睡有益身心健康,晚安。】

系统【……】(╯‵□′)╯︵┻━┻

顾辞久闭上眼,他得尽快跟小师弟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他的身体过分强壮,可小师弟和他的差距太大——即使他给了小师弟作为凡人的锻炼方法,可世界的限制,顾辞久的大踏步进步,非但没能让两人的距离缩短,反而拉长了。

尤其结合的时候,两人之间不但有身体上,还有精神上的冲击。他们俩的能量等级差太大了。

顾辞久以为自己是个非常有自制力的人,可欲求不满这事情简直太难受了!

稍微刚开始小师弟就哭得乱七八糟的,大眼睛里缀满了星星,声音好听得不得了,简直是让顾辞久目眩神迷。然后小师弟就受不了了,眼睛的星星变得迷茫涣散,柔软的小舌头从嘴巴里吐出来,身体不住颤抖抽搐……

顾辞久真想大干一场,但小师弟八成也就没命了,刚开始就结束啊!!!!

这个世界,不想英年早逝,也得英年早逝啊。顾辞久第一次感觉到做普通人的好处,能力强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在体贴伴侣的情况下,两个人彼此和谐,都能尽兴才是最好的。

顾辞久作为高高在上的存在,头一次对主神在心里祈祷了一下:下个世界给个普通人的世界吧,古代现代都行。

因为这天入睡得实在太早,第二天两个人醒得也早,段少泊觉得自己总算是恢复了一些,至少正常行走是没问题了。不过两个人都没那么着急的起床,而是闭着眼睛,躺在一起,在系统的频道里交流。

段少泊【大师兄,噬灵虫还会二次进化吗?】

顾辞久【不确定?】

段少泊【噬灵虫是世界灭亡的关键,我们已经能对抗噬灵虫了,为什么天机还没有任何表示?】

现阶段星空泰坦与舰队联合作战的基础,其实是段少泊多年前提供的新型机甲合金。这种合金材料不止推动了泰坦外挂机甲的进步,同时推进了泰坦帝国的机甲装甲与战舰装甲的更新换代。旧式的机甲是承受不住星空泰坦的能量场的。

顾辞久摸了摸段少泊的脑袋,一米九的段少泊在他怀里却有种小巧玲珑的感觉【你忘了吗?我们这条线,还有另外一条世界线呢。】

系统【→_→宿主,你当初干掉你同事也太干脆了,至少等他把那边的剧情说明白了再动手啊。现在迈克尔·帕森快死了,我们连下一个气运之子是谁还不知道呢。】

顾辞久【无所谓,只要泰坦的作用在这个世界里超过了百分之五十,那就足够了。】

系统【宿主,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啊,理论上倒是也可行……】

段少泊【韩允礼的存在确实会让星空泰坦如虎添翼,但他只能活五百年……】

顾辞久【不,他的到来不是让星空泰坦如虎添翼,而是提高药师地位和能力的。】

系统【宿主!他的能力不可复制啊!】

顾辞久【谁要他作药剂的能力?】

段少泊&系统【那他有什么能够提高药师地位的?】

顾辞久【上战场啊。】

段少泊&系统【啊?】

泰坦帝国军官学院正式开学了,一年级和二年级们瑟瑟发抖,因为三年级到五年级的学生还有部分教官,只是一夜之间,就都被一口气都扔到第二战区某训练星球上去做什么实战能力测试去了。成绩差的人会被强制留级,甚至强制退学……

而一、二年级开学之初的第一节 课,就是一节大课,还是校长给他们上的。

一二年级的一万两千多名师生已经在礼堂里坐好,顾辞久再次站在演讲台前,他的眼睛向下方扫视,有些学生怯懦的躲开,有些勇敢的与他对视,还有的倔强的瞪着他。

顾辞久笑了一下:“昨天回到家,有人跟我说,我的要求对你们太严苛了,我该想想十五岁的自己是怎么样的,那时候的我,跟你们一样,还是满脑子的个人英雄主义。”

被坐在周围的教官和学员下意识盯着的段少泊:我不是!我没有!

“我想了想,然后发现他说的没错,那个时候的我,也是以为只要我自己够强,就能战胜一切的人,那时候的我,也不明白什么叫军人。所以,你们比那时候的我幸运,因为我会让你们看看,到底什么才是军人。”

礼堂黑了下来:“虽然国家也会播放一些战争视频,但是,大多数的视频还是作为机密资料被锁进了柜子。至于播放的那些视频,它展现的是壮烈和荣誉,但总少了什么。我作为一个军人,昨天回去自己剪接了一段视频,现在与你们共同观看。”

上一章:第118章 下一章:第120章
热门: 最美不过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道医 延迟就诊 如烟如汀ABO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桃色漩涡 最强小农民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