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上一章:第109章 下一章:第11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知道是因为过分激动, 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系统屏蔽两人的威胁这句话是在公频里呐喊出来的, 顾辞久莫名其妙【这怎么了?】

【这个……】段少泊回忆自己说的话, 然后尽量给自己总结了一下【我跟系统说,大师兄你好强,很幸运能让你爱上我, 然后系统觉得……我塞狗粮塞得太恶劣了。】

顾辞久一怔【哈哈哈哈哈哈!强那个我承认,各方面的~但我爱上你可不是幸运,而是我就是爱你了。另外……系统要是把我们都屏蔽了,现在我们可是就没法对话了哦~】

确实并没有屏蔽的系统【嘤QAQ】

系统内心:我有一句MMP!(╯‵□′)╯︵┻━┻

段少泊闷笑了一声,这时候他已经登上了接他前往空港的大气层外飞车。虽然现在已经是军校生分配季, 但大多数人不会一毕业拿到调遣令就立刻离开,赴任的时间是很宽松的。这也是大多数人作为正式军人之前最后的优待了, 很多人还在与家人和朋友聚会。所以, 飞车里只有他一个人在,没人为他的突然笑出声而侧目。

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下,段少泊捂了一下脸,现在他的脸颊还热烫热烫的。说那些话的时候, 他是真的真的出于自身的感慨,他更是真的!真的!没想秀恩爱。

他在想要不要再私戳一下系统,跟他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可是……段少泊脑内浮现了这样的画面“(╯‵□′)╯︵┻━┻不是故意的那就是你们有意无意的都在秀恩爱啊?!”

算了,还是不要再去让系统痛苦了。就让这件事这么过去吧, 反正系统也已经习惯了。

段少泊【大师兄,怎么我会是团副?】

顾辞久【(>ω*)喵喵喵, 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系统【( ̄ ̄)卖萌可耻】

段少泊【大师兄,你付出了什么?】

顾辞久【十万功勋点,一百个别人都不要的废物,十年之内得不得补给和升迁,还有个破烂基地,就是这些了。】

系统:→_→这些还不够吗?如果我能进系统论坛,绝对会去开个帖子叫做“818我家那个作死的宿主”

段少泊【好,我知道了。】

系统【Σ(っ°Д°;)っ小师弟你这反应也太淡定了!】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激动的啊。大师兄为我付出过什么,系统你最该知道的,还差这一点吗?】段少泊语气平淡,其实心脏已经跳动得快失速了。

【……卧槽……小师弟……你还说……你不是秀恩爱……】系统真想把一口芯头老油喷在他们俩脸上,都说别秀别秀了,竟然没完没了了QAQ。

不久之前那个自我检讨的小可爱呢?!你们这变来变去的风格我实在是hold不住!

【系统么么哒,我反省。对不起,不过那些心里话我也只能找你说。】然后段少泊悄悄密聊了一下【虽然相爱,但我们地位相差太多,我偶尔也是会胡思乱想一下的,对不起啊。谢谢你让我树洞。】

系统【哼!】

顾辞久【什么心里话不能对我说,要对它说?】

段少泊【刚才不是已经给大师兄总结了吗?】

顾辞久眯起了眼睛,他边上的属下忍不住朝远离他的方向挪动【……师弟,我去给你找物资去了,你到家的时候,我应该还没回去。】

段少泊【找物资?大师兄去找相熟的上级吗?】他心里不舒服,过去三个世界最困难的时候,顾辞久也没有向谁真正的低过头。

顾辞久【当然不是上级啊,是可爱又可亲的海盗啊~】

按照宇宙公约,剿灭海盗获得的物资,可以寻找到主人的,剿灭者可获得百之三十,百分之五捐献给相关公益组织,将会作为抚慰海盗遇难者家属的资金。其余百分之六十五归还原主。找不到主人的,剿灭者可获得百分之六十,剩余全部捐献给相关公益组织。

根据泰坦人的军法,私人剿灭海盗,国家抽成总缴获的百分之五。军队剿灭海盗,国家抽成总缴获的百分之十五。

顾辞久【他们不止有物资,他们的脑袋还能给我们送来奖金。那可都是一群伟大的人。】

段少泊立刻就舒服了【大师兄,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顾辞久【好哒!】

七天的星际旅行之后,段少泊到达了他们的军队驻地。顾辞久那形容真是一点都没客气,这确实是个破破烂烂的驻地。

这地方只有最基本的警戒塔、破破烂烂的营房,还有已经漏水了的机库。室内训练场一个都没有,室外训练场的地板模块都已经支离破碎,一些地方的杂草都高过了人的腰,段少泊甚至能看见有小动物在草丛里边跑来跑去。

当这里的后勤管理员匆匆忙忙跟他做了对接后,立刻坐上飞车跑得人影子都没了。

“好吧,至少我们还有六千个单位的基本食物储存和四万五千个单位的能量储存……”段少泊叹了口气,按照他在后勤专业的所学,这点东西,只够维持一个机甲独立团一个月的消耗,还是极其紧巴巴的那种。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段少泊“只是”修理了十几台型号老旧的维护机器人,重新编程了它们的运行网络,使机器人的工作效率提高了百分之六十,能耗降低了百分十四十二。营房、机库、户外训练场、食堂等等,整座营地虽然破烂,但基本设施总算是运行起来了。

段少泊也收到了这个团里士兵的档案,原本他以为废物是兵痞的意思,可看到这些资料他才知道自己想多了。真的都是废物,不是兵痞。

——军队就是个大熔炉,这种地方,不怕聪明,不怕笨,也不怕刺头,总有方法能够把乌突突的原石锻成好钢。

可也总有例外,比如这一百个人,他们都是奇葩中的奇葩,或者人渣里的人渣。

沙耶尔·巴托,身高三米的泰坦,却是个金刚芭比,入伍的第一天就蹲在地上哭泣。因为泰坦的强制入伍法律,无法被强制退伍,现在他已经是个二十四年军龄的老兵了,可还是个普通的三等兵,击杀虫族的数量还不到两位数,他可是个泰坦!

李默,凡人,连呼吸一口空气也要与战友斤斤计较的吝啬鬼,每次战斗结束都会因为战友多杀或少杀了虫族,而与战友打架,为此多次禁闭。没人愿意与他并肩作战。

博托尔·格力文,泰坦,把懒惰刻印到骨子里的人,在清缴虫族的过程中不止一次偷懒睡觉,虽然没有造成极端严重的后果,却也多次让队友受伤。所以到现在也还是个三等兵。

苏沙纳·费里奥斯,泰坦,脾气暴躁,过分好斗,与队友打架的次数比跟虫族开战的次数都多。

卢奇,人类……

总之,没有一个好东西。

十三天后的早晨九点,一艘小型驱逐舰停靠在星外空港,十五分钟后,两艘中型机甲运输艇带着十五艘中型运输艇停留在了这个破基地的上空。

段少泊独自一人站在舰艇降落带起的风中,其中一艘舰艇的打开了个侧门,有个人从至少百米的高空上跳了下来,当然不是自杀,这个人落地的过程安稳又快速,当他的脚尖触到地面,也并没有震动一起尘埃,就如他只是轻松的做了一个小跳。

这个人,当然就是顾辞久。他们不是没有分离过这么久,但这次再见,比起前面所有世界,顾辞久都要更期待,却也更忐忑。

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的,此刻的他有多么的……恐怖。

甚至比起修真世界的剑修,现在的顾辞久更像是一柄出鞘染血的利剑。虽然他的军服是蓝黑色的,他的头发和眼睛都是纯黑色的,他的皮肤是白色的,可任谁看见他,大脑反应过来第一道色彩都是红,涌动着、喷薄着,激烈又绝望的血的色彩,杀戮的色彩。

这是顾辞久享受过杀戮的愉悦之后,太过强大的精神力对外投射出的一种映像,是他内心的反应。顾辞久当然可以把它们收敛得干干净净,不让小师弟察觉分毫。曾经他也是这么想的,想把最好的一面对着小师弟。

可在打开舱门的那个瞬间,顾辞久反悔了。

——这血淋淋的我,难道就不是最好的我吗?恰恰相反,血腥的色彩正证明了他正愉悦着,正热情的盼望着跟小师弟的见面。

这就是现在的他,最真实的他,把这些隐藏下来,那等同于欺骗,且不会是仅此一次,因为这样的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常态了。长期的隐藏,会让他的爱变得扭曲,他会心虚多疑,会质疑,会否定……

他等着小师弟的反应,小师弟只是看着他眨眨眼,唇角弯了起来。又是那熟悉的大眼睛一点变化都没有,看起来有些呆萌的笑容。

“少泊……”顾辞久伸展开双臂,将段少泊搂进了怀里。

段少泊的身体放松的嵌进了他的怀里,他的精神也是惬意温柔的,他抱住顾辞久的背,同样也搂住了他,脑袋还在顾辞久肩膀上蹭了蹭:“我来了,我想吃糖葫芦。”

顾辞久稍微松开一点拥抱,低头吻住了段少泊,是个有点粗暴的吻。段少泊因为窒息和热情,以至于脚有点软,然后他的屁股被狠狠的抓了一把,顾辞久终于把他放开了。

被抓得有点疼,段少泊努力让自己别脸红,因为其他飞船已经陆续降落,士兵们开始跑动起来,去停靠飞艇与机甲,卸下飞船上的物资。面对这些奇葩士兵,他可不能表现得软弱。

“仓库我重新编辑过,我去给他们指路。”

“我去给他们搭把手,那边有中型机械。”顾辞久也没有坐着看热闹的意思。

“嗯。”

两人分头行动,段少泊一直准备着接招,可是,这些士兵竟然都很好,无论男性女性,无论泰坦还是凡人,他们每一个都恪尽职守,表现正常,就像是最平凡普通的泰坦士兵那样。

“辞久,你做了什么?”据他所知,这些人都是他们团成立之初新进调派过来的,换言之,顾辞久跟他们也就是相处了不到一个月而已,好像是刚接手这一切,他就带着他们去狩猎海盗了。

有鉴于这些人都是至少十年军龄的老兵,他们的改变绝对不是因为简单的并肩作战。

“怎么?好奇我是如何做到的?”

“嗯。”

“那我……哎呀,有送上门来的例子。”

一艘小型军用飞车悬停在了他们基地的上空,看对方的徽章,是同样驻守在同一星球的四团。跟他们这个杂牌子的独立团不同,四团是真正的正规军。不过,他们这次跑过来“做客”的行为就太不正规了,进入独立团的营地,怎么说也该提前发个信号,更不用说直接悬停在军营上空了,这种非常不友军的行为,已经是挑衅了。

飞车打开,有个泰坦从里边跳出来,落地的动作很漂亮,可还是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小小的坑,完全比不上顾辞久当初落地的轻盈。

“我是四团的团长费力恩·诺曼,你就是土狗团的顾辞久?我听说你们打了一窝海盗?”这人没有敬一个军礼,甚至没有看顾辞久,他的眼睛直视在那些被搬下来的物资上扫来扫去,“怎么说都是兄弟团,这些物资你们这百来人也用不了吧?见面分一半。”

“对,我就是顾辞久。”

四团的团长已经自说自话的转过身,抬起胳膊招呼着其他跳下来的四团士兵去搬物资了,甚至看他们轻身而来的情况,他们不但要搬走物资,连飞船也要用屠杀团。可顾辞久轻飘飘的话,却让他们所有人停住了动作。

费力恩·诺曼同样是老兵,他经历过的战役能够写成厚厚的一本,他杀灭的虫族更是数以亿万计算。顾辞久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感觉,第二个字让他稍微有点在意,第三个字他的寒毛开始立了起来,第四个字他已经有种被危险野兽窥探的感觉,五个字时野兽变成了史前巨兽……最后一个字带来的威压,难道是虫皇吗?!

那个还不到二十岁的新兵蛋子,他的后一个字比起前一个字的精神威压,都呈几何倍数的朝上翻。

偏偏他说话的速度很快,第一句话说完的时候,费力恩·诺曼已经被压得僵在了原地。他不该这么被吓住的,他该回过头去,用自己的精神力碾压回去!让对方尝尝自己的厉害!

“另外,我们是屠杀团。”

费力恩·诺曼的耳朵里传来咆哮,他知道那不是真的,只是他在耳鸣,或者是头盖骨被精神力碾压的过程中产生的幻觉。

这位第四团的团长带着十几个泰坦部下,高高兴兴的来,迷迷糊糊的走——甚至连在飞车上头开车没下来的泰坦都昏了过去,最后这些人一个个的被屠杀团的士兵们扔到了飞车,然后开了自动返航送回了他们的驻地。

“我让自己成为了他们的最恐惧的。”顾辞久对段少泊做了鬼脸。

“那看来我要做慈母了。”段少泊笑着说,然后他发现,顾辞久突然黑了脸,“怎么了?”

“你才不是谁的母亲。”顾辞久搂住段少泊,最近他很喜欢这种动作,大概是小只的小师弟,是一种新的体验。

“啊?”

“母亲,代表着孕育另外一个生命,吸吮你的营养,占据你的腹腔。”顾辞久的手放在段少泊的腹部,现在那自然是平坦的,“这团血肉会把你的内脏、骨骼弄得乱七八糟,如此的深入……这是我都不能做到的,所以,绝对,绝对,禁止!”

“好的,好的。”段少泊拍了拍顾辞久的手,“不会要孩子的。”

这可真是大醋缸,而且经常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吃醋。不过,他这个醋味,段少泊闻着其实还觉得还挺香的。

整个驻地的人忙活了四天,总算这个驻地看起来更有样子了一些,物资仓库里也不是那么紧巴巴空荡荡的了。段少泊调了二十五个人出来,其中十五个人勉强搭起了给机甲和舰船进行护理和维修的地勤团队,地勤机器人做事实在还是太糙了。其余十个人要兼职医疗兵、炊事兵和文员。

本来以为这是个轻松差事的二十三人后勤组很快就忙得要脱皮,每天急匆匆来去的时候,他们都会与操场上被顾辞久操练的战斗人员们“深情”对视,羡慕着对方。

第五天的时候,总算训练结束得早了一会,顾辞久能给段少泊做糖葫芦啦!

段少泊坐在桌边吃着糖葫芦,顾辞久坐在另外一边,用手支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吃。他抬起空着的那条胳膊,手指蹭着段少泊的脸颊,一点点磨蹭着,然后他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竟然一点都没吓着吗?”

“吓着?”段少泊愣了一下,顾辞久身上的血色瞬间浓郁起来,段少泊甚至能闻到真实的血腥气味,“做剑修的时候,我的剑下亡魂并不比你的少,同门里也不是没有以杀入道的,鲜红的血腥杀意只是遮掩与不遮掩的区别而已。我为什么要怕你?”

“不怕我变成杀人狂魔吗?”

“如果你要变成杀人狂魔,你就不会参军了。”段少泊笑了,“如果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跟我说‘我们去做海盗吧’,我才会害怕和反对。可是没有,我们是在军队里。你享受杀戮,可却在提起刀之前,就给自己画了一个圈。”

他放下吃完了的签字,对顾辞久伸出了双手,顾辞久直接把他抱到了自己腿上,两个人紧紧拥抱着彼此。

段少泊有担忧和茫然的时候,此刻他发现,他大师兄也有。可能他们的力量等级是不平等,但是,在爱情面前,所有生灵却又都是平等的。自然是希望好的一面能够让爱人越发的喜爱,却又担心坏的一面让爱人远去。

“大师兄,我爱你……”

两个人理所应当的缠绕在了一起,给彼此擦了擦枪……

可等洗了澡换了睡衣躺在穿上,俩人却都开始唉声叹气——顾辞久……他这辈子个头太大了!

这世界的原始设定就是泰坦平均身高两米五,顾辞久现在还在发育期,但身高已经两米三。段少泊虽然也一直在努力成长,可凡人的天赋极限摆在那,他现在一米八七,顶多长到一米九出头,再高一些凡人的军事武器他就不好操作了。

这落差已经四十多厘米了,所以刚才顾辞久把段少泊抱自己大腿上,轻而易举的就跟抱个小孩子一样。顾辞久成年,那就是半米多的身高差……这个世界不会有任何人认错攻受了。

而且不只是身高,顾辞久其他方面的SIZE也都是特特大号的,绝对的一步到胃。这螺栓和螺母严重不配套啊。

“没事,可以你在上边。”

“我在上边?”

“嗯。”

“……”

“怎么了?”

“突然就硬不起来了……还有点朝回缩……”

“我就这么让你没感觉吗?!”

“不是,就……感觉太怪了……哈哈哈哈哈!”

“我很怪吗?”顾辞久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有种自尊心被戳了两下的疼痛感,“我也是个美人啊。说好的男人都会想在上面的呢?”

“哈哈哈哈哈——!!!”段少泊直接笑得流出了眼泪来,脑袋埋在顾辞久胸口上,一通乱蹭,等终于不笑了,他抬起头来,双臂撑在顾辞久的头两侧,“我在床上的位置是上是下,跟我是不是男人没关系。我一直都很幸福,很满足。而且我已经习惯让你满足了,我的大师兄……这次,让我也尝尝你航空母舰的滋味。”

顾辞久看着段少泊,觉得此刻自己呼吸的都是火,从鼻子到肺,再到指尖、脚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师弟,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上一章:第109章 下一章:第111章
热门: 小蛋的異想世界 枕上桃花:漂亮女房东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引琅入室[娱乐圈] 琴爹的自我修养 系铃人 虫族进化缺陷 妻乃殿上之皇 小爷是你霸霸 偷情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