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上一章:第105章 下一章:第10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只进你这地方就要交钱?!”

“并非交钱, 只是押金而已。多退少补啊。”

“那前头那几个人怎么直接进去了?!”

“人家昨天就已经交足了押金了,没看刚出示了个牌子吗?”

“你说交了就交了?这朗朗乾坤, 还没说买东西了, 进个门就要交钱,哪里有这个道理啊?”

“我说你这人,故意找麻烦的是吧?”

“说我故意找麻烦?我看你们……哎?你们要干嘛?你么放开我!你们……”

“此人寻衅滋事!意欲破坏互市!送段大人那去!”

“是!”

段少泊:“不用审了, 先都在外头杆子上挂两天,然后让他们家人拿银子来赎人。”

最早的时候顾辞久和段少泊要的兵,可不是白要的。这些看大门的都是校尉一级的小将,身份地位比这些大商巨贾说起来都要高很多,看在段少泊答应给他们的好马和牛羊的面上, 他们老老实实的给看门,可要是有人扎刺, 这些人可一点都不介意抄刀子砍人!

牲畜公市与杂货公市中间有一处空场, 立起了很多杆子,之前还有很多人好奇这是干什么的,如今大家算是明白了。站在这位后头也想跟着去找事的商人,立刻都摆正自己态度了, 要么干脆缩回自己的帐篷去等着背后靠山的指示,要么真规规矩矩的交了押金进去买牛羊马匹。

这些坐下来好好买东西的大商巨贾很快发现,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啊。

公市里的牲畜是比外头的贵,但那指的是特级和上级的牲畜, 中级只是稍贵,下级、不合格则就十分的便宜了。量最大的稍贵的中级, 则是最大限度的剔除了伤病的牲畜,说起来若是跟包圆全买的成本相比,其实就差不了多少了。

特级和上级的牲畜那些盐戎人也不是傻子,本来就是作为种畜卖的,价格也是差不多的。

而且,坐在这个拍卖行里,有人端茶倒水送瓜子,花点钱还有卤肉和点心吃,真比他们暴土扬长的做在外头惬意多了。

等到拿到了银票,自然也就有人顺势去杂货公市那边看看了。

“这里看好了货,可以直接送到六州之内指定的地点,不需要从这里运过去?!”东西他们不新奇,但是这个运输方式就让人吃惊了。

“对的,不过您还得加上相应的货款,不同的物品,不同的距离,货款也不同。”

“哦……这倒是理所应当的。”这商人点点头,待问过了价钱,即便是有些不想买的东西,这时候也动起心思来了,就是他们不确定,是否这个双黄车马行真的能把东西送到?

另外这个杂货公市,还真有些东西是他们也有意购买的。

唯一不舒服的,就是他们进来是被逼进来的,不过作为商人……能屈能伸,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走进拍卖场的大商巨贾也越来越多了。

十一月初,这一年的互市才终于宣告结束。

北方一直缺少耕牛,这一年的互市下来,耕牛……价依然没降下去,反而还升了一点点。因为过去是有价无市,现在有了,大家都是争先恐后的想要买上。对有积攒的人家来说,一头牛不嫌少,两头牛不嫌多,竞争之下,价格这才反而上去。

岐阳的互怼也没结束,尤其这一年的互市结束了,那就还有下一年的啊!

众臣表示:陛下,该换人了。

太宗答:今年办得很成功,说明负责人都不错啊,换什么换?

众臣也是聪明人,自然不能明白的说原因,更没有说今年的这三位不成,反而表示:陛下,这三位大人都是有功之臣,该赏了。

太宗:你们这么说也对,是该赏了。

众臣:那就把他们叫回来?

太宗:那就送点金银过去吧。

众臣:……陛下!有功之人就该升官!您给点金银算个什么?!

太宗:因为朕还得用他们啊,他们这位置关键,给高了不好。

众臣:说到底您这还是不想让他们回来?!不行!必须得升官!否则岂不是让功臣心寒?!

“诸位爱卿啊,这互市看来是没问题了,要不……咱们再找个地方开互市如何?”

众臣暗道:原来在这等着呢……这是赚大发了,还想再赚点吧?

可同时也都心里一动,斛州的地方其实不太好,他是最西北的一个州,挨着的也不是最肥美的草场,今年到那边参加互市的盐戎人多是左贤王一部的,其余部族的并不多。这要是再开一个互市……确实更好。

太宗又扔出大招来:“另外……明年朝廷欲新开三处盐场,爱卿们商量商量,到底由谁负责啊?”

段少泊的新式晒盐法是直接送上来的,太宗本可以自己私下里找人,那盐场的收益至少能让他吃两年独食。可是……顾辞久和段少泊这次是真给他赚了好多好多啊!尤其是十几匹没有骟过的好马,那都是能做种马用的。他高兴,朝臣却眼红,他得回护一下这两位小臣子,那这个盐场就拿出来大家一起吃吧。

众臣眼睛都是一亮,虽然君子耻于言利,可大魏的君子们还没虚伪到那个地步,其中大多数人又都是养着一大家子几百口子的,能赚钱谁都不会嫌少。

且,开第二处互市之地,太宗这已经是表示要分利了,又拿出盐场来,谁都知道这是安抚和回护之意了。

众臣:那俩小家伙是太谄媚了些,不过,想出来的赚钱法子也是真好,毕竟是寒门出身,没见过大世面。算了,继续留着他们赚钱吧。

等到朝会结束,太宗又点了几位近臣,就是那些一直坚定的站在他的身边,帮助他捍卫财产的忠心臣子们!除了新盐的事情之外,还得给这些忠心人额外的甜头——造纸。

造纸这件事,不但能挣钱,还是大功德。即便是武勋世家出身的,那也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给干好,对于太宗所说的污染之事,众人也极其重视。

华夏农为本的思想深入人心,土地才是第一位的,对世家大族来说也是如此。顾辞久和段少泊当初写奏折的时候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不要谈环境污染这种高大上的问题,只说会害了土地,影响收成。果然众臣对此都很重视,前头造纸的过程问的人少,后头如何整治污染的事情,却是掰开揉碎了问,闹得太宗不耐烦,干脆把奏折扔了出去,让他们自己看着研究。

众臣心满意足的滚蛋了,太宗也乐呵呵的回后宫了:哎呀,是不是找个日子约梓潼出去骑骑马啊?

“陛下,娘娘说,今天还请陛下自己回寝宫呆着。”凤仪宫的大嬷嬷低着头,虽然类似的话不是头一回跟太宗说了,可每次她都还是心惊肉跳的。

太宗瞪大了眼睛:“什么?!”

大嬷嬷头更低了:“娘娘说……陛下这几天夜里都……都会突然大笑,太瘆人了,她睡不好觉……”

太宗:“……”

段少泊【顾永林负责屏州的互市?!】

顾辞久【嗯,车行里的人刚传来的消息。】

段少泊【这……总觉得是要出大麻烦。】

和盐戎人互市,其实也简单,只要紧握两个字就好,一个平,一个威。平就是公平,无论盐戎人还是大魏人,都要按照规矩来,一视同仁。威就要威慑,盐戎人就不用说了,属恶狼的,今天跟你笑哈哈的,可一旦觉得你软弱,转过头来就会咬你一口。但过来做买卖的大魏商人们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些人用尽一切手段赚钱,当他们发现你软弱的时候,会用浸了毒的软刀子,一刀刀的把你的肉割下来。

顾永林这个人跟他那位大儒兄长学了一堆被歪曲了的仁义,让他干这事?

顾辞久【顾永林敢接受,应该也是有把我的,他们虽然宣讲仁义,可这两个人的脾性其实也并不信奉自己的学说,更像是以此邀名,或者拿自己的学说当作了商品。】

孔孟这两位老圣人那是真的君子,言行一致。可是顾家兄弟就不是,顾永年说仁义,说女子该安于闺阁,守贞守节,可其实他跟自己的寡妇嫂子不清不楚的,他嫂子生了个“遗腹子”也是不清不楚——这些事原剧情的情节,现在还没什么人知道。

段少泊【所以……这人还是有些能力的?】

顾辞久【应该吧?】

这一年的冬天,刚开始还挺正常的,两场大雪更是让农人开怀,瑞雪兆丰年吗。可是第三场雪开始,就不正常了——这雪它不停了!就算北方各州的火炕早就盘起来了,可房子撑不住啊。

尤其是许多人家那草房子,房顶上的雪都来不及清理,大晚上的就给压塌了。

各地的县衙忙个不停,一些大户人家也派出家丁仆役跟着差役们四处救人。佛寺、道观、药堂,甚至衙门里头,都塞满了受灾的百姓。

而且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长,都三月初了,还来了一把倒春寒,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让一些心急早早把秧苗种下的百姓差点哭死。得亏这两年各家各户都有些积攒,否则怕是就要有逃荒的人出现了。

“这么早就有跑来互市的人了?!”顾辞久这天正在地里跟着雇农一起给公田插秧呢,就有背插着翎毛的信使送来急件,结果打开一看,竟然是让他尽快赶往三山关,负责互市的,至于他这个凉山县,暂时让泞水县县令负责。

那不就是让段少泊负责?顾辞久自然是放心的。

当即随便收拾了两件东西,就跟着去了。三山关的盐戎人,与其说是来互市的,不如说是来避难的。

斛州这边遭了雪灾,盐戎人的草原上,只比斛州的雪更大!且他们这无遮无拦的,若不会去年跟大魏这边做了交易,受灾情况只会更加严峻。

顾辞久无所谓他们干什么来的,反正这些盐戎人也懂规矩,跟去年互市一样,占地盘搭营地给牛羊,找大魏人买草料也给牛羊,就是牛羊现在正好是最瘦的时候,能评特级的只能凭个中,甚至下,这就有点让他们肉疼了,幸亏,顾辞久也没狮子大开口,还在他们接受的范围内。

四月的时候,段少泊和金大人也都来了,互市正式开始。

五月中旬,一道急旨过来,把段少泊和金大人都给调派到屏州去了。他们俩也就是一开始的时候议论了一下顾永林的事情,后来都忙得脚打后脑勺,也就根本顾不上了。还是段少泊到了屏州,才把事情弄明白了。

盐戎人跑到斛州避难没多久,屏州也有盐戎人去了,他们也知道那边也要开互市,确实顾永林也在那,当地的太守就把这件事交给顾永林等人了。

顾辞久是死要钱,顾永林则大方多了,无论是营地还是草料,全都无偿提供。后来开春了,气候转暖,大地见绿,盐戎人依旧神手朝顾永林要草料,说是牲畜太多,草料不够,顾永林也给了。

明明顾永林这边白养了盐戎人与他们的牲畜许久,可盐戎人一点都不念顾永林的好,因为在交易上,顾永林并没设立公市,就都是普通的私市,任由两边人自己交易,要是出了矛盾,他往往更偏向大魏的商人。虽然他不至于指黑为白,可是交易上的事情,稍微偏一点,那损失就是巨大的。

大魏的商人是满意了,可对刚遭受过雪灾的盐戎人来说,这就是雪上加霜。后来出了盐戎人杀掉大魏商人,抢夺了金钱物资跑路。

若不是屏州太守看事情不对,及时派兵过来,并接手了互市的事情,怕是事情会越闹越大。

段少泊【大师兄,你小心些,我刚来的时候,停说这边有盐戎人要到斛州那边去抢劫互市商人。】

顾辞久【嗯,我会警醒的。】

不过,一直到七月,斛州的互市,虽然盐戎人是越来越多,也确实偶尔会发生矛盾,但并没有任何恶性事件发生。

顾辞久这天骑着马出来巡查,突然看到了什么,跳下马来。

“大人?”众士卒跟在后边,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谁知道赶到近前,却发现顾辞久蹲在地上,盯着一朵小花发呆。

顾辞久抬手点了点这朵白色的野花,除了惊喜,就只有惊喜了——这是棉花啊!!!

但是算算时间,确实原剧情里棉花作为纺织业的必点技能点,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时间段出现的。只是原剧情里,是气运之子收来的,现在……不知道是哪一步路过的牲畜吃了棉花,排泄在了这里。

难道是在一天的路程之内,还有野生棉花?但也说不定是吃的草料里掺和进去了棉花的种子之类的。

“这种野花你们见过吗?”

众士卒都过来,看过之后摇了摇头:“未曾。”

这些人都是老卒,对这附近比谁都熟悉,但他们的视线也确实不会放在花花草草上,所以他们说没见过,不一定附近没长。

顾辞久见棉花已经完全盛开,白绒绒的棉桃里边有着一粒粒黑色的种子,干脆就把这棉花连根拔了起来。

他先是在集市上挂了牌子重金寻棉花,之后又请了画师,画出图画,在斛州境内张贴。

野棉花没找到,可是八月的时候,还真有一个胡商给他送来了一大包棉花种子!

转过年来,有盐戎人的小部落求内附,顾辞久开始教导盐戎人以牧场的方式定居下来生活,土豆的种植面积进一步扩大,棉花育种的第一年。

三年后,盐戎人与大魏又是一场大战,大魏再次获得胜利。此时段少泊已经是斛州太守,顾辞久则是都督。大魏的实际掌控领土,向北扩了近百里。

斛州设立全部都是女子的护军营,这里的女子多是从盐戎人手里救出来的女人,其中许多无意婚嫁,又恨盐戎人入骨,就被安置为一营。顾辞久和段少泊的本意是让她们成为战地护士和医生,可结果这些女子训练悍勇,杀敌铁血,后成为了极其彪悍的娘子军。

太宗:不能笑!不能笑!笑了又得自己睡书房了!可是忍不住啊……咳咳咳咳咳!

皇后:→_→陛下您面色通红五官扭曲的咳嗽,更瘆人了好吗?

这一年斛州送给太宗的寿礼是八床棉被,喜获棉被的太宗表示:“大善!”

同年,太子重新复明的事情,终于被搬到了台面上。此时在永王死后,其余三王虽然也有小动作,但已经都被太宗拍了下去。那些四王的孩子,也是真没有一个特别出众了。而众臣这些年沉迷挣钱……其实就算是已经站队了的,也站得不太稳。

太子重新获得继承权的过程,虽有小波折,但并无大碍。

五年后,顾辞久任兵部侍郎,段少泊任户部侍郎,两人终于回到了岐阳,第一家纺织作坊建立了起来。

同年,赵瑾汶竟然又冒了出来,他提出了《用工法》,在朝堂上被一群大臣喷了回去,以至于他多年未曾复发的羊角风又发作了……

这个《用工法》最紧要的一条,是无论良贱,做工人员都可以在健康和身体受到损害后,状告雇主。在现代社会这条法律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在封建社会提出这条法律,那就是做梦。就连提出这法律的赵瑾汶自己他不是也经常打骂太监吗?他还总外出去逛妓院,那些妓子们又有几个是心甘情愿做人玩物的?

还是这一年,女将军赵莹草开始崭露头角。以八百女军破盐戎人两千,斩获过两百。

枪杆子里出政权,其实女权也是一样。想着女人只要能挣钱就能有地位,看看商人就知道了,该没地位还是没地位。

现代欧美从十八世纪就开始女性就开始争取女权,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后来女性地位的提升是因为一战二战,大量男性战死,女性们要么在后方坚持工作,要么一样步入战场,这才得到了自己的权力。华夏则是抗战中,女性更是与男人一样浴血奋战,没有她们的牺牲,就没有后来女性的地位。

不过华夏自古以来也有许多女将军,她们却都是一闪而逝,没能让她们自己这样的特例成为寻常。这回,有顾辞久和段少泊默默的给她搭梯子呢。

七年后,太宗欢天喜地的退位,带着皇后跑出去玩耍了,太子登基——国库挺充盈的,但是私库……太宗搬了个一干二净。

四年普及教育开始在北方四州实行,与普通私塾一起建立的,还有女学。

十年后,第一届女科。

十四年后,太宗憨笑而逝,两月后,太后薨。

二十年后,第一位女太守出现。顾辞久任丞相,段少泊任吏部尚书。

二十四年后,远洋舰队出发。盐戎人彻底融入大魏,变成了华夏的一个民族。

三十二年后,美洲大陆发现,船队带回来了玉米和红薯。

三十七年后,顾辞久大病一场,两人请辞。景宗不允。

四十年后,顾辞久和段少泊终于成功辞职啦!

中秋之夜,两个老头在院子里的赏月亮,吃月饼。

“别吃了,胃口不好还总吃云腿的月饼,太油腻了。”一个老头把另外一老头跟前的月饼端开,“喝点粥吧。”

“我那个月饼吃了一半了,放一个晚上就不新鲜了,你让我吃完了,今天晚上,我就不吃了行不?”被抢了月饼的老头苦苦哀求。

“不行!”

“师弟啊……”

“唉……大师兄,我给你在粥里多加两块冰糖,行吗?”

“不要冰糖,要桂花糖。”

“行~~桂花糖!”

吃好了粥,刷牙,段少泊和顾辞久上床就寝。顾辞久在棉被下头拉住了段少泊的手:“唉……是真老了,前两年还能动呢,现在动不了了。”

“那不是应该的吗。”段少泊无奈,脸上还有点热。

年轻时不管长成什么样,等到老了也一样都是鸡皮鹤发,他那皱巴巴的皮肤,真亏得顾辞久两年前还能下得去嘴。不过……他眼里顾辞久那一张皱皱脸,也确实依旧英俊潇洒。

上一章:第105章 下一章:第107章
热门: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民国名流渣受 九重紫 乡野小村官 超能乡村教师 亿姐升职记 夜色深处 美艳富婆的贴身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