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第10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安木达接过, 这个木头牌子一边是汉文,一边是盐戎文, 都是壹, 周围有雄鹰的花纹,雕刻得很细致,木料也不是凡品。

“另外要跟首领说一下, 这里的买卖分两种,一种首领可以直接进市集,自己与人交易。另外一种,是要提前一天赶着牲畜放进我们集市的圈里,在将牲畜检查之后, 分级拍卖出售。”

安木达不是个年轻的愣头青,他是个中年首领, 沉稳并且谨慎。虽然他想要按照自己所了解的规矩去办事, 但是他也不排斥了解更多,尤其是在跟大魏人交易这件事上,他既然来了,就是想为自己的部落争取更多的利益, 他皱着眉问:“这第一种就是与寻常的法子没什么不同吧?这第二种是什么意思?”

“首领可否借我一头羊,让在下为首领演示一二。”

一头羊而已,就算这个官把羊骗走了,也不算太大的损失, 况且有这么傻的官吗?安木达点头:“大人随便选吧。”

顾辞久一提马腹,马儿窜了出去, 顾辞久直接弯腰把一头咩咩叫的山羊拎了上来。羊想挣扎,可是顾辞久的力气极大,压得羊动弹不得:“安木达首领,请跟在下来吧。”

安木达眼睛一亮,这要是个盐戎人,他会夸赞他,可这是个大魏人,所以他戒备他。

不过,那是战场上的戒备,现在他选择信任他。

安木达跟着顾辞久,两人策马小跑了大概一刻钟,他看到了很多方方正正的牲畜栏。顾辞久将羊放进了其中一个围栏中,那么大的围栏只有一头羊,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奇怪。

有人用长长的杆子驱赶着羊,让它朝前跑,直到这头羊跑进了一个很窄的通道里。有人过来按住它,检查它的牙口、蹄子、皮毛。

检查完后,这个人把一个蓝色的片片用针线穿在了羊的耳朵上,然后继续将羊朝前赶。

“那蓝色的是何物?”

“染了色的竹片,这些竹片标记着这头羊的公母,年纪,健壮与否。蓝色的是特级羊,安木达首领的羊养的真是非常好。”

赞美一个盐戎人家里的牛羊,有时候比赞美他的儿子强壮女儿美丽,还要让一个盐戎人高兴,更何况,这并非是夸张的赞美,而是事实。安木达首领得意的笑了起来:“你若不是个大魏人,我就把我的小女儿嫁给你!”

系统【咦?这些人也很单纯啊。】顾辞久上次倒是并没把它强制下线太久。

顾辞久【单纯的人才更可怕,就跟孩子一样,主动他们行为的,更多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不过从另外一方面说,兽性反而才是人类的人性,人性更多的才是被压抑后的结果。】

系统【→_→宿主,那你喜欢人性还是兽性啊?】

顾辞久【系统,你是不是又觉得最近太自由了?】

系统【QAQ我不是!我没有!师弟救命!】

段少泊【大师兄喜欢我。】

顾辞久【师弟么么哒~】

段少泊【大师兄也么~】

系统:……QAQ小师弟,你变了!

段少泊【大师兄,这边也有听说盐戎人来了的商人跑来了。】

顾辞久【胆子够大啊,我还以为又得是咱们的双黄蛋出马了。】

段少泊【我也这么觉得,我拖着他们,你那边尽快让盐戎人决定是走公还是走私。】

顾辞久【嗯,放心吧。】

耳朵上挂了片片的羊进入了另外一边的围栏里,顾辞久带着安木达策马到了围栏的边上,为他进一步解释:“安木达首领,若是你想在这边出售,你要出售的特级公羊都会在这个围栏里,稍后会被统一拉走。”

安木达点了点头:“那其他羊呢?”

“不同等级的羊也都会有不同等级的价格,分到不同的场所里拍卖。”

“拍卖……什么是拍卖?”

“就是一群买家坐在一起,争相出价,是谁给的价格最高,谁就拿走。不过,我们走的是暗拍,即给出一个低价,买家在低价上出一个价钱,掀开之后一次性的谁给的价格最高谁拿走。”

“哦……”安木达点的了点头,“可我不想要你们的金银,我想要粮食、布、盐,还有铜钱!”

“铜钱不行。”顾辞久果断摇头,“在东边也有一个市集,你想要的其它东西,都能在哪里购买,而且那里的东西也像羊一样,分了等级,就比如盐,细如白沙的上好精盐或者粗如黑石的最便宜的石盐,都能在那买到。当然那里也是在公家过了明路的买卖,安木达首领若是嫌麻烦,不想走我们这里的拍卖,也可以到另外一边的寻常集市去与和人面对面、货对货的交易。”

安木达思索片刻,道:“顾大人,是否可以让我考虑一下。”

“自然可以的。”顾辞久笑着应了,并客气的将安木达送回了他的营地。

安木达回去之后,将事情跟他的儿子和兄弟们说了,大多数人觉得,还是应该按照老规矩来。

“哥哥,我们过去也不是没有与魏人做过买卖,如今跟他们的朝廷做买卖道理应该也是查不多的。与其绕了那许多的弯路,不如按照我们过去熟悉的法子办。赶紧卖完了,我们也好赶紧回家去!”

“……”其实这次赶着牛羊过来,并非是安木达的本意,他的部族不太大,但也不算小,牛羊肥壮,食物充足,且他原本还有相熟的商人,盐是不缺的,给妻子和女儿的胭脂、布匹也是不少的。

他没必要做这个第一个冲向野狼的英雄,但左贤王让他们来,让他们来看看魏人的诚意。于是他们只能赶着部落里四分之一的牛羊来了,不来就是送死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次的互市是注定了的,若我们不把这互市的名堂都闹明白了,等回来左贤王其他的部族前来有了个什么万一,那罪过可就要全都算在我们头上了。”

“那大哥的意思是……”

“把牛羊分成两群,一群过去怎么样现在就还怎么样,另外一群我带去走魏人的公市的。”

安木达的兄弟沉重的叹了一声:“唉!”在他们看来,魏人搞这些,不过是想从他们这边多贪牛羊罢了。

走公市的牛羊,要提前一天入隔离圈,在这里要确定牛羊是否健康,安全,然后才会开始分级。

所以,公市的牛羊还没开始售卖,私市那边已经卖完了。安木达的兄弟赶着粮食、盐、布料和瓷器回到了他们的营地,每个人都笑得开怀,显然是赚得不少。

安木达这时候也说:“早知道应该七成的牛羊都让你们带去卖掉。”

“哥哥放心吧,这些魏人买东西还是很讲诚信的,比一直跟咱们做买卖的赵独眼都要好,价钱都给得很好!”他的兄弟这时候反过来劝他。

转过天来,公市这边的商人们也是第一次参与这种竞拍,不过却多是中小商人,许多还是农贸会上的常客——大魏的商人们从互市要开的消息传出来,就开始朝三山关这边聚集了,毕竟盐戎人赶着牛羊过来就成,他们要考虑和运作的却更多。

大商人们对于朝廷横插一脚这种事情还是很排斥的,可经历过农贸会的商人,却有很多人很喜欢这种模式。

因为挑拣的第一关,公家代替他们做了,而且公家已经定了标准,这就表示他们买不到假货,就算不合意的人,也只是觉得公家的定价太高,让他们赚得少了,可却降低了风险。即便真倒霉,偏偏就买到过了官府检验的假货,那有白纸黑字的契约在,就能上告。

官府偏袒行骗者?可能以后会发生,可是现在这个上升阶段的大魏,官员们十有八九还是都很爱惜自己的羽毛的。大多数官员的思考方式,不是“这个骗子是我的子民,我得护着他”,而是“在我的地盘行骗,那不是等于连我也给骗了?!这么不给我面子?怼你!”。

大商巨贾足够保护自己,对这些无所谓,中小商人则更偏爱官府的保护。

发现这一点后,段少泊及时把拍卖调整成了五头同类牲畜一组,四组同时开始拍卖。虽然一开始大家都不熟悉过程有些手忙脚乱,但是没多久这过程就很迅速和干脆了。

顾辞久是全程带着安木达的,当安木达拿到互市专属银票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显然这些轻飘飘的纸张让他没多少安全感。所以虽然货款还没全部到手,但顾辞久还是带着安木达直接去了另外一头杂货买卖的公市。

“用这个纸,能买东西?”安木达知道问这个问题不太好,可还是忍不住。

“能,不过当然是得按照价钱给钱。”

得到了确切的回复,安木达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直到他看到了顾辞久之前说的,如白沙一般的精盐,这种精盐他只以为顾辞久是说大话,他之前从来没吃过,连想象都想象不到,这盐含进嘴巴里,没有任何怪异的味道,只有美味干净的咸!

“这盐怎么卖?!”

“是边上粗盐的六倍价格。”晒盐法顾辞久和段少泊还没拿出来,这种盐使他们收了盐之后煮出来的,自有公市这边卖。顾辞久在四倍和五倍之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六倍,就等着安木达讨价还价呢。

可是安木达却一脸“哎呀!怎么这么便宜?”,把银票全都按在了顾辞久的面前,问:“买!我都买这种盐!”

“……”顾辞久顿时觉得自己亏了,算了,“安木达首领,你是头一个来到此处的客人,所以,这个价钱也只是给你一个人的,回去之后,可不要与别人说。”

下一个来的冤大头,直接给他报个十倍的价!

“兄弟!”安木达也能猜到,顾辞久这话里有水分,可是这时候他自然不会说顾辞久的不是,只会大笑着与他拍肩。

安木达把所有的钱都换成了精盐,虽然后头他看到精美的丝绸与首饰之后有那么一点后悔,若是留下一些银钱,给女儿买上一些那就好了。可是当他看到交货给他的,堆满了一车的,一麻袋又一麻袋的精盐后,那点后悔立刻就烟消云散了——大不了在女儿的陪嫁里加上一袋……半袋精盐,那必定是比什么都要让人喜欢的!

安木达在卖光了所有牛羊,把剩下的钱财都换成精盐之后,带着他的兄弟和儿子们出发了。

不过只离开了半个月,他就又回来了,带着更多的牛羊,还有他的“朋友”。互市,终于正式的,也是提前的开始了。

一开始盐戎人到公市买卖都是冲着精盐去的,可是很快,他们发现私市商人们的收购价在大幅度下降,可是公式那边的售价依旧平稳。盐戎人向私市的商人要个说法私市的商人表示“货多了,自然就不值钱了。你要是不愿意,那就去公市那边卖呗。”

其实这些公市的商人说得也没错,什么买卖都是这样,抢占先机的那个吃得最香,后头跟上来的人那就多少都要差着了。且就算是现在,他们给的价格其实也不算低,这些盐戎人胃口也太大了。

他们也不怕这些人都跑去公市那边卖牛羊,朝廷是给了建起公市架子的两个年轻人一笔银钱,可那点银钱数量真不多,且他们还不只收牛羊,杂货公市一样进货量惊人,虽然也去公市买牛羊的商人财力,但都是些中小商人,他们财力有限,顶多撑两天,公市那边就得关门,到头来这些盐戎人还是得回来!

可他们哪里知道,顾辞久这边除了最开始的时候需要一笔启动资金,后头搞的,几乎就是个空手套白狼的买卖。

盐戎人过来卖牛羊,得到的是银票,他们拿银票去杂货公市买东西。杂货公市有超过一半都是段少泊和顾辞久收来后自己分类的货物(启动资金就干这个了),货被买走了,银票就又送回来了。

其余在杂货公市买卖货物的商人自然也只能收银票,这些银票是可以与官府兑换成现银的,或者他们也可以拿着银票去牲畜公市买牛羊。后来就变成来这边找官府卖货的商人也不要现银,直接要(互市专用)银票,然后拿着银票转身去买牛羊。

他们中的许多人不会赶牛羊,没关系,就在集市边上有个做卤肉的大作坊,更远的地方还有个硝制皮革的作坊,不管牛肉羊肉、牛皮羊皮都能给你整治好了。

牲畜公市上给牛羊的定价,让另外一边的私市商人们觉得贵,可实际上价钱相对于全国来说,还是便宜得令人发指。当然,太远的地方,这些商人也运不出去,可只要出了斛州,就立刻有的赚。

要是实在舍不得杀羊宰牛,官府也提供帮助运输的服务(有偿的)。不过这业务如今只局限在斛州到岐阳这条路线上,远了你就得自己管了。

这三山关距离真正的百姓居住地还是很远的,可是没多久就有百姓挑着担子赶着驴车跑到这来经营小买卖了。段少泊很快就让人把这些做小买卖的百姓安排到早就规划好的另外一个集市去了,更小额的银票也应运而生。

自然,这买和卖,官府要抽税的。场地的出租,官府也要收钱。没半个月,官府就只见进银子,不见出银子了。

户部那位金侍郎一开始看着大笔大笔的银子花出去还觉得肉疼,但是随着银库里银子越来越多,他就只剩下惊叹了。

“英雄出少年啊!”金大人笑呵呵的,之前朝外出银子的时候他瘦了得有六斤,如今财源广进,他又肥回来了八斤——主要是在那个小吃集上头肥回来的。

段少泊笑了笑:“金大人,咱们这的牛羊还有马都太多了,您看是不是给朝廷送回去一批?”

金大人愣了一下:“怎么还给朝廷送……你们还买了牛羊了?!”

段少泊很纯良的眨了眨眼睛:“最好的自然要给陛下留着。”

金大人也眨了眨他的小眼睛:“……忠臣啊。”

不过这位金大人也是个妙人,干脆银库的银子放不下了,也跟着这些牛、羊、马一块送回去吧?而且也别特意提前去一道奏折了,就跟邀功似的,太不矜持了,奏折也跟着这送牲畜、送银子的人一块走吧。

半个月后,太宗在叹气。

“陛下,喝口凉茶,散散火气。”皇后递给了太宗一杯茶。

“唉……”太宗又叹气,“朕不想喝。”

皇后又跟着叹气,走到太宗身后,帮他按揉这额头。

太宗稍微舒服了一点,闭上了眼睛:“梓潼啊……你说说,这互市的事情,朕下的力气最大,干的事最多!就连开互市的银子都是从朕的私库里走了一半,可是这到了事情成了,赚钱了的时候,朕就只能看着了啊!”

太宗愤怒的把眼睛睁开了,皇后能看见,太宗这眼睛都红了啊。

“陛下!户部尚书金有才有本上奏。”外头大太监忽然道。

“金有才……金有才?!不看!”太宗第一反应就是互市那边找他要钱来的,顿时眼睛更红了——好啊,别人都朝怀里搂钱,朕却是要一个劲的破财。

大太监也是伺候太宗多年的了,很能摸得准太宗的脉,知道太宗这是别扭什么的,所以并没在太宗的训斥之后就憋回去,而是用很委屈的声音继续道:“陛下……您不看奏折,您也得先说一声,这东西放哪啊?”

“东西?什么东西?”

“几万两银子呢,奴婢可不敢擅动,更还有成外头数万牛羊马匹,这也都是陛下的呢。”

太宗立刻冲出去了:“……朕的?!”

数万牛羊马匹,岐阳的高门大户们都在猜这是哪家的收获,同时都觉得这家有毛病,你收获多你赶到自家地盘去就行了,赶岐阳来作甚?特意炫耀让人眼红的?然后猜来猜去,哪家都不知道。

原来太宗觉得,反正不会是他们皇家的,所以他就敞开了胸怀的眼红了,谁知道……真是他家的?!

“对啊,陛下的。具体的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金大人这奏折上该是都写得明明白白呢。”

太宗当即把奏折拿过来,用最快的速度从头看到尾,皇后就看见太宗的眼睛更红了,不过嘴角却咧到了耳根:“呵呵,朕的,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宗身为一代君主不是没见过好东西,更不可能缺少钱财,但是!从他登基之后,很少这么光明正大的朝自己怀里搂好东西了。

就算是跟外头打了胜仗,得了战利品,那也得是破城的将军先吃好了,他才能看到剩下的零碎,就这还得给参战的士卒赏赐回去大部分。税收?那是给国库的,他多喝两口酒都有人说嘴。

他朝自己的内库里头塞东西,都得偷着摸着,偏偏各部的老家伙们还都盯着他那点薄弱的家底不放,想着法的让他出血啊,这下……

“不行!”还是会有人要盯着让他出血啊,“快把太子宣进宫来!”

又到了皇帝和大臣的斗法时间了!

皇帝的目标——保住我·自·己·的·财产!

大臣的目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都是您的,您把这些牛羊马匹拿出来也只是把钱财从左口袋放进右口袋而已!

皇帝的第二目标——继续挣钱!

大臣的第二目标——参搞互市的那个人一本!他们那是与民争利!

当然,太宗也不是孤军奋战的,也有跟他站在一块的大臣和勋贵,岐阳再次打成了一锅粥。

互市这边,开始出现了捣乱的人。

原来以为官府这边撑不了太久,可是这送回去的牲畜和银两明摆着就是打脸了,这些明明都该是他们腰包里头的银两啊!

——金有才、顾辞久和段少泊可真是大大的奸臣!竟然如此曲意媚上!必须得给他们一点教训。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第106章
热门: 江东双璧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男主为我闹离婚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训导法则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狂野美色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山村小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