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辞久和段少泊干的事情, 赵瑾汶这个宅男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先有小食品连锁店, 后来那是镖局和快递的结合, 他们当官之后搞的是集体农场。

看着这两个人……他穿过来之后,第N次诅咒这老天爷不长眼!都是穿越的,凭什么他们是大人!他就是个豆丁?!

这书上说的胎穿, 那可都是一眨眼就过去了。可亲身经历之后,才感觉到真实的胎穿是多么的可怕。

他刚恢复意识的时候,都以为自己是睡觉之后遇到地震,然后被砸废了!因为那时候他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听不见, 说不了话,又四肢无力。

他本来就是个有点暴躁的人, 玩游戏稍微有点事就开麦大骂, 电脑桌都是让他踢坏的。他那么躺在那,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情况,分辨不清楚时间的流逝,以为自己只能靠奶瓶进食(其实是真的被哺乳), 只能靠不时的啊啊大叫来发泄。

幸亏,婴儿的睡眠时间很长,当能听见能看到外界,他才没有发疯。当发现自己不是重伤住院, 而是穿越,这才让他稍微不那么烦躁。而且很快从种田流转变成了权位争霸流, 这就让他更满意了。

但时间依然是好漫长啊……他还要学习那些傻逼的典籍,学习傻逼的毛笔字,傻逼的礼仪,一个傻逼的亲爹,包子亲娘,一个瞎子废物太子爹,肥婆娘,外加一群傻逼兄弟,真暴躁啊!这为什么不是有武力为遵的那种世界呢?作为主角,他三、四岁神功大成没问题吧?到时候把这些人都杀了,他当皇帝就好了!

知道顾辞久和段少泊的情况后,他也犹豫过要不要跟这两个人挑明了。但后来一想,他是皇孙,这两人不过是县官,从情况看还是没多大本事,就会干些边边沿沿小事,也是俩没胆子的傻逼,很可能都不是真的穿越同胞,就是俩送来给他保驾护航的。

赵瑾汶认为自己很聪明,所以他知道,他其他的兄弟都有臂助,可他的四个爹妈都靠不住,他得给自己找人。

赵瑾汶一直想跟两人单独说话,可是却没有机会,眼看着两人就要告辞了,他立马就要跑过去抱住顾辞久,可这回跟着他的太监总算是起了点作用,一把就把这个小殿下给抱起来了。

赵瑾汶一看这状况,自然是故技重施的吱哇乱叫:“你们走!!!你们都走!!!!我要跟这两个哥哥说悄悄话!!!”

太子脸都气青了,顾辞久只能道:“赵兄,看来小殿下与我二人有缘,不如让我们与小殿下聊聊天。”

太子有点为难,可赵瑾汶那声音哭喊得可真是要把天都戳破了的架势,他无奈,也只能头疼的应下:“麻烦二位了。”

太子夫妻走了,赵瑾汶先是拉着两个人走,后来又干脆指点着顾辞久:“你抱着我,去那边,对就那假山上。”他哭闹半天,自己也是不太舒服的,喉咙都嘶哑了。被抱起来后,他又指指点点的,“你们俩也是傻子,我告你们,这说悄悄话的地方,可得找这种四通八达都能看见的地方,你们啊,得BLABLABLA”

到了假山的凉亭里头,三人进去坐下,赵瑾汶甩着两条腿问:“我问你们,你们来的时候多大年纪了,干什么的?”

“四十二岁,X科院研究员。”段少泊说。

赵瑾汶动作僵了一下:“什么玩意儿?X科院研究员?”他五官扭曲,即便小孩子自带天真光环,他这看起来也实在是扭曲,“就你们这样的,过来了好几年还是俩县令,还TM的X科院研究员?哥们,装逼不是这么装的。”

“那你是哪的?”顾辞久问他。

“我?我Q华中国文学的研究生!”赵瑾汶愣了一下,继而趾高气扬道,反正不就是互相吹牛吗?来啊!谁怕谁啊!反正都穿过来了,谁知道谁啊?

“哦。”顾辞久和段少泊有一百种法子让他原形毕露,不过没必要,顾辞久点点头,摆出一副担忧的模样,“原来还是个学生啊,谁家里出个Q华的学生都不容易,你这样过来了……你家里……”

“我家里?”赵瑾汶再次愣了,眼神有点迷茫,他过来三年了,也就是最开始,躺在床上听不见、看不见,说不了话的时候,他想过家里,可他是怎么想的呢?他在害怕,他想我这是不是就成了植物人了?那我爸妈会不会像电视上说的那样,把我的呼吸机拔了?

因为网上和电视上看到类似新闻的时候,他都说“这种人或者干嘛?!早死早投生!”

他爸妈当时说的啥?

“怎么说也是一条命啊,万一就能醒过来呢?”

他还说他妈生母,他爸假道学,可是这回轮到自己……而且他跟那些躺在床上的人还不一样,人家怎么说有工资,还有老婆有孩子的。可他就是个家里蹲,外加啃老,他有的就是电脑硬盘里的一个T的各类资源,那里边是他全部的老婆、妹妹、姐姐和女儿。电脑还是找他妈要的钱。

爸啊,妈啊,你们可千万别一时想得太开了,我不想死,我也不想瘫啊!我还能醒过来啊!我醒过来了一定去好好找工作,挣钱!超市收银和搬砖我也干了!

可是等他睁开眼睛,发现并不是瘫了,而是穿越了,尤其是后来没多久他就成了皇子,喜悦,还有对身体无力的暴躁,让他彻底没有了抗拒,也遗忘了爸妈。

“我爸妈……”赵瑾汶闭上嘴,再没了刚才的自大和狂妄,他的脸变红了,一直红到耳朵,并且开始啃咬自己的手指。

顾辞久【还有点人性在。】

段少泊【嗯,那就是还有机会。】

系统【宿主,师弟,你们想怎么做?(ω)】

顾辞久【打击教育。】

系统【咦?咦咦?】

赵瑾汶这就是一个运气逆天的,当了皇帝的小人物。别拿朱元璋比,明太祖可是万千英雄里杀出来的人物,被他杀出中原的蒙元那时候战斗力可并没如何下降。也别拿韦爵爷来说事,韦爵爷人家从头到尾对自己有个清楚明确的认识,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并且很会使用和发掘专业人士。

跟过去的剧情人物也不能比,赵瑾汶没有长情,他也有很多的女人,可他给女人们都做了个R、SR、SSR的标签,普通好看身份也低的就是R,好看的就是SR,好看还有个特别身份的就是SSR。他给她们赏赐,就跟抽卡游戏给角色买皮肤似的。这比楚泽玉还不如呢,至少前几个女人还有些感情交流,另外还有个情伤的小师妹。

他去收服文臣武将这一点,倒是还有些看点,不过他使用的方式多是巧合、巧合加巧合。比如救了XX人的妹妹,救了XX人的嫂子,救了XX人的爹妈,直接给对方平反,做(chao)一首惊世骇俗的诗词,酿出烈酒之类的,基本上都是很套路的。

他也给他们在心里都做了卡片,文臣卡、武将卡,还给他们设定了分数和技能,比如内政达人,水利满点,带领军队是速度加一之类的。

赵瑾汶直接将他的女人,和文武都物化了,偏偏这又不是个卡片收集文,而是正常的发展加扩张文,这就导致在他死亡之后,没有了他的气运加成,世界完蛋。

段少泊【气运之子无法杀掉,赵瑾汶的这种性格已经不是不成熟,而是存在着明显的缺陷。系统,你觉得他从现代穿到大魏,变化最大的是什么?】

系统【(⊙o⊙)…他从肥宅变成了皇孙?】

顾辞久【说你笨你还喘……他最大的变化是自信,你觉得他一个一事无成的啃老肥宅有什么自信?现代社会即便是家里蹲也能挣钱,直播、开网店、写文、画画、网络编辑等等有很多很多的工作机会,可他连水军都不做,也就是个键盘侠吧?你见过的键盘侠比我们还要多,你觉得键盘侠有自信吗?】

系统【键盘侠……说话口气一个比一个大,确实都是没自信的,他们也只敢隔着网络说话。】

顾辞久【对,而且赵瑾汶还是那种最LOW的键盘侠,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公平,所有人都是愚昧者,他是空有一腔抱负和才干,却因为没有有钱的爸妈,处处被人打压,以至于只能做个肥宅的被压迫者。然后他穿越了,有了身份、地位、权力、金钱,有了过去没有的一切,他的自信就来了,他认为他无所不能。】

系统【(O_o)有点明白了,又好像不太明白,所以宿主你们的打击教育是……】

顾辞久【要让他明白,有些人,就算是有钱有权有地位有身份了……但他过去是菜逼!现在还是菜逼!永远都是菜逼!】

系统【卧槽!!!宿主你好帅!!!(ノ)Д'(ヾ)我都兴奋惹】

段少泊【系统……不能随便兴奋哦,否则会给你切断的。】

系统【……】Σ(дlll)

顾辞久心里爽得不要不要的,可还是一脸稀松平常【他这种人,一旦自信垮塌,就很难重新建立起来,即便是有万千气运又能如何!不过……他还有那么一丁点的良心,所以我们不会把他踩成渣渣的。】

“我……我爸妈……应该……应该还好……吧?”赵瑾汶磕磕巴巴的说,没多久他就重新硬气了起来,“可是这也没办法啊!又不是我愿意到这边来的!你们也是吧?他们……反正他们有钱,没了我,他们也不用扣扣索索的过日子,说什么给我留着娶媳妇,给我交社保,等我老了养老……是吧?”

“大概吧……”段少泊叹了一声。

刚好像求认同的赵瑾汶立刻不高兴了:“别说我啊!你们呢?你们爹妈呢!?”他问出来后嘴角扯了一下,好像是在笑。

这表情就是在说:别光看不起我!大家都是五十步笑百步!该你们所出来,让我乐一乐了!

段少泊:“我和他都父母离异,从小学开始就没怎么见过他们了。不过我们都已经提前写好遗嘱了,财产捐献给几个医疗……”

“你傻啊!那些什么医疗机构啊,福利机构啊,都是骗人的!你给了他们,他们拿去包二奶,三奶BLABLABLA”听到两人的情况,赵瑾汶不高兴了——竟然跟爹妈没感情?!差评!还有财产,遗产?!装逼吗?差评!还TM捐献?!当三流都市小说啊?差评!

“时间也不早了,得去找太子了。”顾辞久看看天色,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等等!正事还没说呢!哎!你们过来,我给你们画一种纺织机,你们回去用这个仿羊毛!别谢我啊,就都是老乡,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怎么样?哥们够大气吧?

“瑾汶还真是聪明。”顾辞久笑眯眯的说,“不过,你把这个给了我们,功劳不也就是成了我们的?你想过自己领这功劳吗?”

“我……”赵瑾汶眼珠乱转,“我当然想过,但是,你们看我现在,虽然贵为皇孙,对吧?但是吧……我年纪还太小,要人没人,要钱没钱的,我连出宫都不行。即便弄出来了,要么是给旁人做了嫁衣,要么是被人当成了妖怪。”

顾辞久哦了一声:“那你就自己留着吧,等你长大了,也没有几年,就能自己用了。”

“啊?”赵瑾汶原来还担心这俩起了贪心,所以其实画的这种纺织机是他知道的最原始的一种,用是能够用的,但绝对不好用,“怎么?看不起兄弟啊?!”

段少泊道;“君子不夺人功劳而已。”

赵瑾汶又在心里嘟囔了一声:傻逼,突然他想起来了什么:“你们不是考科举上来的吗?还不夺人功劳?都文抄公了……我靠!没抄啊?!牛逼!那你们不用,就别怪哥们以后取来用了啊。”

段少泊和顾辞久一起微笑着说:“好,你尽管用吧,我们不会用的。”

“……”本来赵瑾汶想笑的,可是他突然就笑不出来了,甚至不知不觉低下头去玩自己的手指头。

这俩同乡,拒绝了纺织机,拒绝了做文抄公,他是该高兴的,因为他的利益不用平白的和人分享了,可他怎么就觉得这么不痛快呢?而且这种不痛快,他并不陌生,甚至该称之为熟悉,是那种……有些人都不要的东西,我却费劲了心思才弄到手,所当我拿出来炫耀,想要获得瞩目,得到夸奖,迎来的却只有冰冷的嘲讽。

纺织机也还算了,文抄公……你们不做,要是我做了,是不是别人都夸奖,你们却在背后嘲笑我?笑我是傻子,废物?

你们这些生来就什么都有的天之骄子懂什么?!不、不对!我也是,我现在也是天之骄子了!

赵瑾汶重新把头抬起来,死死盯着顾辞久和段少泊。

我现在是皇孙!以后是皇太孙!未来是皇帝!就算都是穿越者,可他们俩算什么?!就算不做文抄公也成了榜眼和探花,可现在还不是两个小县令!以后都是要跪在我脚底下的!

顾辞久和段少泊对了个眼神,这小子一切内心活动都写在了脸上,他想的什么,顾辞久和段少泊如何不清楚?

段少泊温和道:“瑾汶,我们那斛州战乱频繁,去年盐戎人就差点进了辞久治下的凉山县。过两天我们俩就要走了,下次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甚至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回来。你自己在这边也要照顾好自己。我们也知道你一个大男人困在一个孩子的身体里是各种别扭,但也要多少控制点脾气,毕竟,这皇家里头也是波云诡谲,你要跟太子和太子妃,还有哪位十六殿下多处处感情。”

“我——”赵瑾汶本来想拍着胸脯表示“我没事?我谁啊!我才是主角”,可他听明白了两人话中那个“死亡”的暗示,“你们是穿越者,没道理会死吧?”虽然不如我,可也是穿越者啊。

顾辞久道:“什么穿越不穿越的?这又不是小说和电视,有剧本在边上放着,不死的就一定不死。咱们依旧是平常人,是血肉之躯,可能比别人多了点奇遇。你拿刀在手上划一下子,出不出血?从高点的地方跳下来都会扭到脚。又不比别人多一个脑袋,若是遇到了事,该死,还是得死的。”

赵瑾汶的心随着顾辞久的话,跳动开始变得沉重。

他们就是配角,自然不可能不死!但是,怎么就能证明他们是配角呢?!过去能证明我是主角,因为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是穿的,现在却有了三个……对了,我是皇孙!可皇孙有十六个……不是最近也开始流行那种反穿越、反重生的剧情了吗?土著搞翻了穿越的。

说不定……说不定我就是给那个真正的主角增光添彩的呢?!

不对!不对!我是主角!我是!我是!轮也该轮到我了!

赵瑾汶想咬自己的手指甲,手都抬到嘴边了,让他强忍着给压下去了。所以他开始咬自己的嘴唇:“你们也对自己太没信心了,我们可是带着现代文明过来的,不比这里的土著强?虽然你们俩这投胎的技术不如我,但都过来这么多年了,要是我,早就插旗称王了,现在怕不是都要跟这狗屁皇帝二分天下了!”

得亏他嗓子是哑的,所以扯着嗓子说话,声音也不大,否则这话非得让下头守着的太监和奶娘听到不可。

“这我们可没想过。”段少泊貌似惊讶,赶紧摆手,“我们俩虽然在现代的时候也有军衔,可我们是技术流的,称王称霸的还是算了,能做点事,让这里的老百姓过得好点,我们也就够了。”

“你这小子倒是能说!”顾辞久则是哥俩好的戳了赵瑾汶的脑袋一下,“行啊,你有那个本事,你当皇帝吧,看我们到时候对你三跪九叩。”

赵瑾汶看着顾辞久的眼睛,明明顾辞久的话说得那么爽朗,语气那么亲近,可他一点也不高兴。因为他从顾辞久的眼睛里头,看见的也是很熟悉的眼神,那种讥讽的,嘲笑的,等着看好戏,写满了“你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的眼神。

赵瑾汶是愤怒的,他想扑上去,拽住顾辞久的衣领子疯狂的摇晃:“你凭什么认为我做不到!”

可他没敢,不是因为他现在只有三岁多,换成现代那个膀大腰圆的他,一样不敢。他能做的,只是咧开难看的笑容,对着顾辞久赔笑:“嘿、嘿嘿……”

真的听到了自己的笑声,赵瑾汶又是惊恐的,现在这个“主角”的他,突然就跟那个肥宅的他重合在了一起。他想挣扎,甩脱那个肥宅,可他连动都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肥宅的皮重新裹了上来,包裹得他呼吸困难。

我能好好学习!我能拿第一名!哎呀,今天都比昨天多写了两道题了,应该就够了吧?电视都少看了好多呢。

我能减肥!我能打篮球打得超帅!哎呀,今天都跑了这么多了,运动量应该就够了吧?还是回去歇着吧。

我能找到工作!我能挣钱买房!哎呀,这工作又累,赚钱又少,上司傻逼,同事傻逼,客户傻逼,都是傻逼,鉴定完毕,所以他们解雇我,这种傻逼事,就等着破产吧。

对了,曾经其实我也是有女朋友的,有点胖,可是可爱,说话又甜,可是她就那样跟我分手了。

“我就是嫌贫爱富了!怎么着!那富是人家挣钱挣来的!你这贫是自己作死作出来的!我干嘛不嫌弃你,不爱他?!”她把一瓶果汁泼到我身上,然后,哭着走了。

系统【嗷!嗷嗷嗷嗷嗷啊——!!!!】

没等问系统这嚎叫是什么意思,赵瑾汶已经哭了起来,不是那种撒泼的嚎啕大哭,是弯腰驼背的缩起自己的手脚哭泣。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热门: 唇情乡野 将军爱集小红花 小圆满 邪医特种兵 虐文渣攻从良了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怪村 和护士后妈生活的日子 召唤富婆共富强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