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汶儿快起来, 可是跌坏了?”刘雪娘走到近前,上上下下的看着这个小胖墩。

小胖墩咧咧嘴, 肉胳膊一摆, 站起来的同时甩开了刘雪娘:“我没事!你怎么这么烦啊!”嚷嚷了两句,小胖墩跑远了。

刘雪娘不是追不上小胖墩,只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孩子,无论她如何对他悉心照顾,也换不来他的真心。

“阿娘!”一个三头身小娃娃倒腾着小短腿跑了过来,一头扑到了刘雪娘怀里。

刘雪娘的脸上顿时不见了方才的忧愁,她蹲下身, 用帕子给小娃娃擦脸:“睿儿,与阿娘去见你阿爹可好?”

“好~~~”

拉着孩子的小手, 刘雪娘到了专门给皇子们辟出来读书的静心堂, 太子坐在上首,一群大小少年恭恭敬敬的立在下首,小胖墩竟然也在了。小娃娃很自觉的站进了兄弟们的队列里,刘雪娘很清楚的感觉到, 小胖墩充满厌恶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夫妻俩回去的路上,太子问。他虽然目盲,可很多时候反而比过去敏锐,尤其刘雪娘是他最爱的妻子, 两人朝夕相处,她的语言和肢体变化, 任何一点他都能清楚的感知到。

“就是……就是我想着前日刚给你做成的那件衣裳,你穿上了却难看得很,明明是花了很多心思做的,谁知道是这么个结果?”

“……”太子捏了捏刘雪娘柔弱无骨的手,“我都知道。”他又凑到妻子耳边小声说了一句,“理那些外人作甚?”

声音真的很小,只有刘雪娘能听到,不知道是因为这话,还是因为太子呼出来的热气喷在了她的耳朵上,刘雪娘咯咯的笑了起来。

太宗当年让诸王将两岁到八岁的孩子都过继给了太子,无论庶子、嫡子都可,诸王就一气送来了十四个皇子。为什么太子的兄弟这儿子都能组成足球队了,可是那时候太子的儿子才刚在太子妃的肚子里发芽呢?因为太子没有侧妃,而且他娶刘雪娘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一了,这年纪已经很大了。

这并非是皇帝拘着太子不让他娶妻,而是看起来乖乖属性的太子,在自己的妻子上很有那么点顽固的属性,当初非要找个情投意合的。太宗有一段时间还以为他儿子是断袖的,私下里还偷偷跟太子说“儿啊,你别担心,你要是断袖的也没事,阿父让朝臣都把儿子送来任你挑拣。”弄得太子是既感动又好笑。

后来,太子就看见了打马球的太子妃。马球场上,那么多姑娘在一起混战,一个个的说是蓬头垢面有些夸张,可也是灰土满面,辨不出美丑。太子偏偏就一眼看上了刘雪娘了,可他还没跟别人说,而是自己展开了追求。

所以……第一次见面,刘雪娘就把他认作是登徒子,举着马球杆骑着马追了他两条街。

太子就觉得,他更喜欢这姑娘了,最终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是刘雪娘知道他是太子时的表情……跟第一次太子追求她的时候那表情一样,差别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刘雪娘手里有个马球杆,而且举起来了。那次她手里没东西,就只是磨了磨牙而已。

——所以有身份还是好的!

有点歪题……总之,因为这些原因,太子和太子妃的孩子才来得这么迟。可是那个小胖墩又跟其他的皇子们不同。他是齐王的儿子,对,就是那个刚找回来的齐王。

最初回来的,只有齐王一个,可是后来齐王知道了诸王过继王子这件事,突然就说他还有个老婆。于是就又让人找来了一个带着婴儿的女子,他带着老婆孩子,就到太宗面前去苦求,说是来晚了,错过了。

太宗表示,他等孩子再大一点,就是两三岁的时候,送到你太子哥哥那去也是一样的,毕竟你也不会离开岐阳,很方便。

大魏只有太子能留在岐阳,齐王留京这件事,当时朝堂上还议论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太宗不耐烦了,干脆说“朕其他的儿子放出去,朕还担心他们祸害百姓呢。更何况是这个从来都没有教养过的儿子,他这个样子放去封地,那不是朕不仁吗?”

太宗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朝臣也就闭嘴了,反正被这么评价的齐王,是绝对没可能沾染皇位的。

但是齐王就有些不怎么高兴,听说是在王府里摔摔打打了好一阵,齐王的长史和内官有一个月的时间,天天出去买家具、瓷器,一时传为了笑谈。

齐王绝对是明白这评价的意思的,可他依旧是三天两头的朝宫里跑,听说是对着太宗和皇后各种谄媚。帝后两人毕竟是对这个孩子有亏,所以别管心里怎么定位他,在日常对待他上头,还是亲厚几分的,齐王大概也是抓准了这一点。

太宗不让他送他儿子,这话是为了齐王好,也是为了孩子好。可齐王却不干了,都快抱着太宗的大腿求了,也不知道是把太宗求得心软了,还是求得心头火起了,反正是最后答应了。

于是,这孩子送来的时候,只比太子和太子妃的亲子大半个月。

这孩子被送来后,太子夫妻俩是把他跟自己的儿子搁在一起,都由太子妃亲自照顾的,可是原本挺乖的赵瑾睿,突然开始频繁的啼哭起来。后来夫妻俩发现赵瑾睿的身上有大块的青紫,两人还以为是奶娘趁着他们不在欺负孩子,顿时大怒。

可奶娘喊着冤枉,自辩自己不是这么痴傻的人,苛待皇孙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因为太过奇怪,夫妻俩甚至想到了鬼神之事,干脆找了个身量小的太监,让他躲在房里,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这太监看见的事情,真是让两人都惊讶不已。原来竟然是赵瑾汶在房里没人之后,挣脱开自己的襁褓,再解开赵瑾睿的襁褓,去踹赵瑾睿。

可这么小的孩子,两人都不认为他做这种事是故意的,只以为这是他在齐王家里的时候,被教导了什么。这事两人也没向旁人说,可太宗和皇后都在东宫里有自己的眼线,不可能不知道。不久,就听闻齐王被罚在家闭门思过一年。

太子妃也不敢再把两个孩子搁在一块了,之后这个赵瑾汶的本性就彻底暴露了出来,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极其暴躁,尖叫啼哭,将奶娘咬得浑身是伤,三个多月就换了七个奶娘,不得不提早给他断奶。

他年纪渐渐大了,能跑能走能说话了,情况也没好转。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太子妃极其厌恶。对太子表面上倒是很恭敬。可太子知道,有几次只有他们俩在的时候,这孩子大概以为他看不见就什么都不知道,该是做了些极其不恭敬的事情,可是他自己倒是憋笑憋的开心。

“护好了睿儿。”太子道。

“阿父都说了,睿儿该做个安安稳稳的富家翁,怎么还有人……”

“过些年,阿父定了太孙,就好了。”

“嗯……”

“对了,你我的那两位远游的好友,就要来了。”

“好友?顾大郎与段二郎?”

“对。”

“这回殿下可不能自己跑出去跟人家喝酒了,要带着我与孩儿同去!”

“好~好~”

太子想着要见顾辞久和段少泊,但短时间内却是不成了,这两人跟着范都督的奏折一到岐阳,第一天,就让太宗宣进了宫,询问互市一事。

太宗问:“与敌易物,岂非资敌?”

顾辞久答:“我大魏缺马、缺牛,草原缺布、缺盐、缺粮、缺粮、缺酒、缺器物家具,不卖盐、铁,以布、盐换马,陛下看如何?”

太宗沉思,捋了捋胡子:“这买卖还算做得。”

“且……”段少泊跟进,“我大魏还缺善于养牛马的人,缺熟知草原地形,势力分布的人,草原上的部落也非铁板一块,若能引小部落内附,也是好事。”

从表情看,这个原因到是比上一个更得太宗之心,只是太宗还有些犹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顾辞久道:“入夏则夏,出夏则夷。”

太宗眼睛一眯,手指头在奏折上点了两下,最终道:“善!”

太宗是点头了,可即便太宗是以为权威极盛的君主,在这种大事上头也不能乾纲独断。他先要将亲近的重臣叫来商议,让他们回去再跟自己的亲信与家族商议,最后就是最大的重头戏,文武群臣在大朝会上的集体商议,可以确定这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完成的,甚至很可能会持续一年到两年。

所以,太宗对他们说:“两位爱卿都是有才之人,原本朕想着近两年就让你俩回京,但是如今看来,你们还是尽快启程回斛州吧。”

“是,陛下。”

“二位乃是为国考虑,但说不准就会有糊涂的,跑去找两位的麻烦,即便回到了斛州也要小心。哦,对了,别立刻就走,太子这些年也很挂念你俩,大概是明后两天吧,该是会邀你们出外聚会。”

两人又道明白,太宗还留两人吃了一顿饭,这才让他们回去休息去。

回到驿馆里时,虎六已经等着了。他刚从岐阳的双黄车马行回来,顾辞久和段少泊想知道的事情,已经打听了个七七八八。

虽然这些年车马行多有消息传到斛州,可终究是因为距离的原因,情报有些失真,到了岐阳,总还要确定一下的。

而且,虎六带来了一个极其意外的消息。

“虎七?齐王?”这可是真的意外,顾辞久和段少泊相对惊讶。

“是,小人也没想到。”虎六谈到虎七时,他的脸上并没有羡慕嫉妒,只有轻蔑,“听说当年他离开了庐州后,饥寒交迫,让一户农家收留,那农女嫁与了他为妻。他让人找到的时候,农女刚生下孩儿,还在坐月子,他便留下了一纸休书与十两银子,孤身入京了。可等到听说能将儿子过继给太子,他却又让人将那母子接来,如今只让那农女做妾,且听说还吆喝着要娶世家的淑女。”

顾辞久和段少泊点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虎六告退离开。

系统【咦咦咦?!虎七竟然是齐王!好神奇!】

顾辞久【你还说神奇?啊不是主要配角之一吗?你竟然也没说过。】

系统【QAQ可是当时真的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段少泊【别说它了,咱们家的系统不一直都是这样吗?】

系统【就是!】

系统得意洋洋的附和过后,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味的……算了,无所谓。

顾辞久觉得他跟这个二货掰扯这些事也是自寻烦恼【从这些情报看,基本上能确定,那气运之子是在赵瑾汶身上了。】

段少泊【大师兄,太宗明确说过如今太子的儿子不会继承皇位,可诸王之子里,赵瑾汶也该是气运最衰的一个吧?如何就在他身上了?】

顾辞久【除非太子的双眼复明,否则他的孩子就不会有继承的机会。所以,其余皇孙的竞争力其实是平等的。表面上看,其余皇孙的生身之父都就藩在外,比齐王更有权势。但若是按照剧情,不出五年,那四王一个一个的都要倒大霉。反而是齐王,他虽然欺男霸女,可还是有个限度的,毕竟这是在岐阳。原剧情里他最大的罪过,是他杀了自己妻子一家。但这事这里却没有了,虽然世人都知道他忘恩负义,可至少他妻子活着。】

段少泊【确实……他之前杀妻的女子,是孙三娘?】

顾辞久【很可能是。】

孙三娘两人也知道,她跟邹二郎的这段姻缘,也算是颇具传奇色彩了。如今这夫妻俩,也到了斛州,在这边开了个作坊,制作风干肉。这干肉能保存的时间更长,只要一寸见方的一块,用热水泡一下,就能得到一碗馨香的肉汤。干吃味道也极好,就是比较考验牙口。

因为他们制作的风干肉大多是牛肉,所以如今也是远销各地。毕竟作为农业国来说,牛肉可是寻常吃不得的。

段少泊皱起眉,叹了一声。

原剧情里只说齐王在民间的妻子是孙氏,家中开了个豆腐坊。若是没有顾辞久和段少泊,虽然不会有豆腐坊去收买虎七。以他的性子,到豆腐坊里做个帮工,进而钻营到娶了孙三娘也不是不可能。

按照孙三娘的性情,若她是齐王的妻子,齐王身份被证实后,她绝不是那种拿了休书就哭哭啼啼乖乖走人的女子,齐王也因此才痛下杀手——不是说孙三娘错,她争取自己的权利如何有错,可是对齐王这种卑劣之人,要保全自己才是第一位。

但他们是旁观者清,孙三娘却是有自己坚持的女子,她也是没想到,齐王是如此狼心狗肺之人吧?

原剧情的齐王到贬为庶人也没有孩子,所以太子的嫡长子才过继给了他。但也可能他跟孙三年也有过孩子,只是已经让他给害死了,甚至剧情中都没有写到过的一个小生命……不过如今这个小生命同样是还没来得及体验世间的美好,就让气运之子取代了。

段少泊【系统,这种被气运之子取代的人物,他们跟我们的情况一样吗?】

他们俩取代的人物,都是在世界重启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并且愿意交换的人。

系统【那要看作者的设定了,如果作者有设定,就按照设定走。如果没有,主神会把这些灵魂妥善安置的。像是这种根本没提过的剧情世界,被气运之子取代的灵魂,应该都已经在其他世界里出生了。因为这个世界不断的重启,所以之前的九个太子,还有现在的一个小孩子,其实能说是他们这种小孩子,被我们称为世界的孤儿哦!只不过,与达成协议的那些魂灵不同,他们是要抹去记忆转世的。】

灵魂存在,记忆不在,跟死亡有何区别?可要是没有抹去记忆,婴儿还好,那九个太子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家人,失去了为之奋斗的国家,这也确实太过悲惨。

两人下午吃了饭,便有人递了帖子,落款是知名不具,两人知道,这就是太子了。

第二日一清早,外头有车来接,坐上马车,摇摇晃晃的一路到了京郊的一处山庄。

“顾兄,段兄。”

“赵兄,嫂夫人。”

两边互相见礼,那边还有两个小豆丁——两个?

“此乃我十五子瑾汶,十六子瑾睿。”太子有又介绍。

太子也是无奈的,他只想带着老婆、儿子一家三口过来,谁知道让小胖墩给看见了,他就非得要来,不让他来,他就开始撒泼。

这要是一般的撒泼,太子也是能够无视的,可是这孩子撒泼起来很可怕,不但用小孩子的声音发出尖利嘶哑的吼叫,他还到处砸东西,打人。砸坏东西了不怕,他那个年纪也打不坏人,就是咬人太狠,可是他那小胳膊小腿的,就怕他伤到自己。

后爹后娘不好当,养爹养娘更不好当,尤其他们的这个家还涉及帝位。这孩子再不好,也得尽量让他无病无灾的。

没办法,只能把他带来了。果然一说带他,躺在地上打滚干嚎的孩子立刻就站起来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原本赵瑾汶和赵瑾睿同年,太子以为他们俩会是最好的兄弟,所以对这个孩子多有偏爱和宽宥,这回却是彻底死了心。只是如今他年纪小,暂且不管,等到他过了五岁再说别的。

对太子和太子妃,两位可以在私下里以友相待,对这两个小朋友,两人反而躬身行礼。

赵瑾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两人,第一次被带出宫的他,对外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可他还是记得阿父的叮嘱。他受了两人的礼,可又乖乖的回礼,道一声:“两位叔叔好。”

两人连道当不得——熊孩子很讨厌,但听话的孩子那就是天使了。

见过了天使,熊孩子赵瑾汶大喊了一声:“天王盖地虎!”

顾辞久&段少泊:“……”

太子尴尬:“汶儿!”

赵瑾汶再次大喊:“沁园春·雪!!”

太子是真的怒了:“来人!把十五殿下带下去!他再闹腾就将他捆绑起来!”

有太监立刻冲出来,抱赵瑾汶抱了起来,赵瑾汶一边像是一条上岸的鱼一样,在太监的怀里挣扎,一边依旧大喊:“哈喽!阿油拆那!摩擦摩擦!滑板鞋!”

“你这分明是中邪了!”如果赵瑾汶再大两岁,太子绝对不会吝惜一顿竹笋炒肉。

“殿下息怒,十五殿下大概是想考验我俩吧?还是把十五殿下放下吧。”段少泊劝了一声,“十五殿下方才说天王盖地虎,似有佛偈暗含其中,那在下便对一个宝塔镇河妖吧。”

顾辞久也道:“至于那沁园春·雪,该是以雪做词牌?无奈在下不善诗词,如今又并无雪,实在是难以成颂啊。在下认输。”

赵瑾汶被放了下来,他这回是不闹腾了,只是两眼灼灼的看着顾辞久和段少泊。可太子还是让太监带他走了,这回没说是带下去捆起来,只说是带他下去玩耍。赵瑾汶也是没再闹腾了,虽然是一步三回头的。

太子松了一口气,赵瑾汶后头的胡言乱语被他们忽略了——如果赵瑾汶真是中邪了,他出身皇家,这也实在是不好听。

太子妃早已把赵瑾睿拉在身边,抱在怀里,可刚才赵瑾汶抓狂一样的反应,还是有点吓着了赵瑾睿,现在小孩乖乖的缩着不动。

四大一小落座,顾辞久和段少泊谈起了他们这四年在外的见闻,也是颇多。太子和太子妃听得津津有味,赵瑾睿渐渐不那么紧张了,瞪着大眼睛跟着听,偶尔跟着他爹娘一块笑起来。挺清秀的小娃娃,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笑就给人种憨傻的感觉。

快吃饭的时候,赵瑾汶回来了。这回他在边上到还算是乖,只是不住的打量顾辞久和段少泊。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热门: 白羊 留守男人不寂寞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今天你洗白了吗 赠君一颗夜明珠 七芒星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江东双璧 官色:攀上女领导 乡村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