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上一章:第93章 下一章:第9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刘雪娘看着眼睛被绷带盖住的太子, 流着泪笑了,她今生最大的幸运, 不是嫁给了太子, 而是嫁给了赵书文这个男人,无论未来如何,这辈子, 他们公母俩总归是要一起走!

太宗站在门口,东宫伺候的下人都在一边低着头。本来太子和太子妃单独相处的时候,就很少让他们在边上伺候,这回太宗突然前来,更是让他们开口都没来得及。

太宗犹豫了片刻, 最终没有选择进门,他无声的叹了一声, 转身离开了东宫。

原本一生戎马, 高大挺拔的太宗,在转身的时候,背脊看起来却有些佝偻,脚步甚至有些踉跄。

此刻, 顾辞久和段少泊看似正在下棋,实际却是在系统频道里商量下面的问题。

顾辞久【系统,天道那边有变化吗?】

系统【嗯!(*^▽^*)是有一些变化!现阶段的皇朝气运正在从太子身上向其余几个皇子身上倾斜!】

段少泊【系统,你现在能找到齐王吗?】

加上太子, 太宗共有六子。不过,现在他身边的只有五个儿子, 未来的齐王现在还没找回来,他在十几年前人还很小的时候就丢了。

太宗是大魏的二代太宗,他原来也并非皇太子,而是靖王。本来继位的是他的大哥,可谁想到,他大哥得了急病去了。高祖一时悲痛,也病倒了,眼看着就要凉。太宗和弟弟慧王,就同时得到了在朝亲信的密信。

当时的情况是谁先赶到,谁继位。太宗匆忙之间,自然是只能带着亲信用最快的速度进京。结果自然是太宗先到,为君。慧王后到,作臣。

因为那个时候大魏还不稳定,尤其随着高祖的去世,登基之人并非素有威望的太子,一些沉寂下去的牛鬼蛇神也蹦出来了。太宗只能匆忙让还在封地的家人进京,可齐王的母亲当时恰好在在这个时候生产了,母子俩都挪不得,只能暂时把他们放在封地。

又等了半年,这母子俩都安稳了,太宗觉得时局也安稳了,就命人将母子俩护送进京。

可之前乱的时候都没出事,偏偏这回大队人马护送他们俩,出事了。队伍行到一处山路的时候,突然山上有巨石滚落,又有贼人从山上杀了下来。等到众军士杀灭了贼人,齐王的生母刘侧妃已经被杀,出生半年的齐王不知去向。

原剧情里,赵书文刚穿过来一个月,齐王就给找回来了!

不只是太宗,皇后对齐王也有愧疚在里头,她觉得自己当年若是咬牙一定带上刘侧妃,那还不至于身死,齐王也不会流落在外。所以,帝后二人,对找回来的齐王都是关怀备至。甚至让他可以在岐阳居住,而不是像其他王爷一样,十五岁就去就藩了。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给赵书文打了掩护,他有了太子的记忆,本质上也还是宅男。言行举止都有不对,可能够对他质疑的,只有太宗和皇后。其他人敢这么说,那就是离间天家感情,找死。

原剧情里的赵书文一开始也是这么高兴的想着的,可是很快就发现齐王是个很能哄人开心的人,帝后二人都很喜欢他,甚至还给赵书文下了几次绊子——齐王就是赵书文最前期的BOSS。

系统【QAQ不行。】

段少泊【一点也不能透露吗?】

系统【QAQ身为一个第十世界的天小道,它也很方,无奈这是规则。】

要说一个世界里最强悍的就该是天道了,无奈,天道上头还有个作者大大。一旦剧情进展到剧情开始,天道就彻底什么都管不了了。齐王是剧情相关,原剧情里只说齐王幼时生活颇为凄惨,没说具体过程,以及在在哪,怎么活下来的,即便这段剧情是天道给补足的,天道也不能说。

顾辞久半天没说话了,段少泊好奇问【大师兄,你在想什么?】

顾辞久【我在想,之前我们觉得太子之后,齐王会是最可能上位的,其实不对。】

段少泊&系统【咦?为什么?】

顾辞久【我们当时的想法,是因为原剧情里,一直到太宗去世,岐阳只有齐王跟太子两个皇子在。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一旦要选择新的储君,齐王反而是可能性最小的一个。】

段少泊恍然大悟的点头【对,太子从小生于民间,其余四王也知道治理藩国,只有齐王,生在民间,即便能哄人开心,可也是不学无术之人。】

系统【咦?那为什么原剧情里赵书文觉得他会夺走自己的太子之位呢?】

顾辞久【因为那是赵书文,不是太子。】

看东西的高度根本不一样,若是原太子,只会与帝后二人一起宠着齐王。被齐王算计?一笑置之便罢了。他了解他的父亲,了解他的母亲,不说父子、母子之情,即便他并非他们亲生,这两位大魏最尊贵的男女,不会只因为宠爱就把国家的未来交托给谁。

又不是寻常的民间老翁老妇,只靠着喜欢便把家财留给小儿子。

偏偏赵书文就是民间的,他有记忆,没感情,而且对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缺乏认同和理解,也才会把齐王当成了竞争对手。

系统【好像是啊……】

段少泊【大师兄,不是齐王,那是……永王?记得原剧情里,他军功最高。】

顾辞久摇头【不确定。永王军功高,但是他这人太过冷血,而且与太子关系不睦。太宗选择继承人,他还得考虑太子。】

太子毕竟是太子,即便是他瞎了,依然会有人记得他有过这样一个名分。而且太子现在瞎了,谁知道他会不会跟瞎得突然一样,有一天也好得突然?那让太子彻底没了性命才是最佳的选择。太宗要找一个新的继承人,这个人就得容得下太子。

另外原剧情里为了给赵书文创造敌人,让他干掉别人有合理的解释,所以除了太子之外的太宗五个儿子,性情都有瑕疵。

找回来的齐王虽然会讨太宗和皇后的欢心(其实这个欢心等于太宗和皇后的愧疚心,并不是太宗和皇后就让他给蒙蔽了),可他就如穷人乍富,为人处世一开始还知道谨慎,后来凭借这份欢心,很是欺男霸女了一段时间,做了不少缺德事。

其他四王,永王不只军功卓著,他本身也是爱征战,极其嗜血,动辄打杀下人妻妾。是个暴虐之人,他的军功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他以平民百姓假做的盗匪。

瑞王爱附庸风雅,平时为人还算不错,但一旦有他瞧上的玩物字画,他这人就更魔怔了似的,不择手段也要弄到手,还弄出了杀人全家只为一幅画的事情。

励王好色少智,原剧情里因为跟赵书文争女子这才结下冤仇。

欣王是个野心家,表面上与人为善,其实一直准备着造反。为此他勾结外敌,与塞外的盐戎人沆瀣一气,曾经开关引盐戎人进关!让他们鱼肉大魏的子民,作为从盐戎人借兵的报酬。

所以,这五个人的人品只比赵书文更“坚挺”,赵书文上谁的身,这被上身的人都不可惜。

段少泊抬手按了按额头【这些事情,比变量难思考多了。我想去写算术题。】

顾辞久也抬手按自己的额头【能等会再写吗?我看着眼有点晕。】

系统:(`ω)我决定悄咪咪的写个文,以后给其他系统看,文名就叫《文科男与理工男的爱情故事》

殿试

都是殿试了,太宗自然是不可能不出现,不过即便是最不了解太宗的新进寒门士子,也能感觉得出来,太宗心不在焉——众士子在下边行大礼参拜,跪了半天,还是丞相咳嗽一声,太宗才叫了起。

上头发下卷子来,众人各自埋头考试。

虽说这本来就不是能大声喧哗的地方,但考生们还是觉得这安静不太对,压抑得有些过分。

太宗在上头坐了一会,站了起来,朝下走,将考生挨个看了一遍,可其实他谁都没看,这一圈走的,完全就是做样子——对顾辞久和段少泊也是一样。

等绕了一圈,太宗没回到他的御座上,而是直接走了。

大殿中的朝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见丞相闭着眼睛就跟打盹似的,其他人便也当做无事发生一样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了——大魏的朝臣在朝堂上都是坐着的。

太宗出了大殿,直奔着东宫就去了。

进东宫的第一件事,自然是问太子的眼睛怎么样了,太医的回答也依然是并无起色。

东宫里,皇后已经在了,若是不看这房里的皇后、太子和太子妃的表情,只听他们说话的声音,谁都以为是母子、婆媳和谐至极。可进了门,看见他们,才能发现皇后和太子妃声音里是笑的,可脸上却是一片哀愁,只有太子看起来是言行一致。

“陛下。”皇后与太子妃与太宗见礼。

“雪娘,搀扶你母后下去休息一会。”太宗挥了挥手。

皇后身子摇晃了一下,幸亏刘雪娘将她搀扶着。可看着皇帝,皇后道:“臣妾确实有些乏了,这些日子国事繁忙,陛下也多日没来了,好好跟文儿说说话吧。”

刘雪娘握着皇后的手,知道皇后指尖冰凉,手指发颤,可她的声音依旧平平稳稳的,什么都听不出来。

刘雪娘与皇后离开了,太宗却站在刚才的位置,半天没动。直到太子掀开被子,看架势是要下床。

“这是作甚?!还不快好好躺着!”太宗上前两步,将太子压了回去。

“父皇,儿臣瞎了,可不是瘸了,儿臣不能一直躺着,总得适应。”

“适应什么?!你要不了多久就能好了!”

“父皇……儿臣……请辞太子之位!”

“说什么胡话!”太宗怒气冲冲的撒了手,太子却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

“父皇,瞎子如何承继大统?”

“你会好的!”

“父皇……给儿臣留一些脸面吧。”

“谁敢不给你脸面?!”太子怒了,一脚将刚刚皇后坐在太子床边与他说话的凳子踢开。

“父皇,难道要等朝臣们忍不住,闹起来将儿臣赶下去吗?”

现在大多数大臣都已经确定太子的眼睛出问题了,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太宗与太子感情深厚,太子自身也是能力卓绝,如果太子没有太大的问题,他们贸贸然蹦出来说什么废太子……太宗虽有宽仁之名,但这位沙场上出来的皇帝,可不是没脾气。

一旦他们确定,整个朝堂就会变成一锅滚开的水。

只要太子的眼睛没有恢复,他就必定当不成太子,区别只是让朝臣与太宗一番斗争,太宗被逼无奈把他废了。还是他自己请辞太子位,干脆的带着妻子离开东宫。

前者会被认为是恋栈权位,不识大体。后者不会消磨掉他当太子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好名声,还会让人有些怜惜、遗憾。

太子不是乞怜,只是他也知道自己身份尴尬,有个好名声,让人家可怜他们一下,以后真出事了,不至于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刚因为震怒而脸色通红的皇帝,这时候脸又白了下来,他的太子啊,他骄傲聪慧的儿子,怎么就落了一个这样的下场呢?!一屁股坐在床上,太宗一把抱住了儿子,竟然是痛哭了起来。

太子也吓了一跳,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太宗,顿时也忍不住哭了:“父皇,儿臣不孝!”

太宗一看他哭,着急了:“快别哭,别哭了,更伤你的眼睛了!”

一番闹腾,太子是不哭了,但也疲累得睡着了。

太子每天都躺在床上,身体哪里会累呢?太宗看着睡着了还眉头紧皱的儿子,明白他这是心累。皇后和太子妃尚且能把忧愁苦闷挂在脸上,可太子却连表情都不能漏出来,必须得开朗向上。他一个好好的太子突然瞎了,如今说出请辞太子之位,是那么容易的吗?

这不是恋栈权位的问题,这是他一生的抱负和努力都毁于一旦的问题!

太宗沉着脸,闭目思索了片刻。大太监在外头低声说着:“陛下……前头……”

对了,他都把殿试的事情忘记了。

太宗匆匆回到大殿,下头士子们都答完卷了,可是皇帝不发话他们不能走,如今一个个的傻坐着呢。

收了卷,嘉勉众士子两句,下头士子们还在见礼,太宗就跑没影了——和太子果然是父子。

众士子:“……”他们是最不被重视的一届!没有之一!

太宗回到自己的寝宫,让人把皇后叫来了。皇后来了之后,先埋怨太宗:“他眼睛本来就不好,你还跟他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竟然让他哭了!”

“哪是朕说了什么?!是那小子自己跟朕嚷嚷着要请辞太子之位!朕比他还先哭呢!”太宗觉得冤枉。

“……”皇后愣了一下,眼泪也下来了,“陛下……孩子、孩子不想做太子了……就、就别让他做了,让他快快乐乐的也好……”

“唉……梓潼啊。”太宗一把将皇后搂在了怀里,皇后枕着太宗的肩膀,呜呜哭泣了起来,“梓潼,太子……朕不会废!”

“陛下?”皇后抬起头来,她不惊喜,她只慌张,“文儿他现在这个样子,你会让他做太子,他……”

“听朕说,听朕说。不改立太子,不表示就不能立太孙啊。”

皇后呆了:“啊?”

别说皇后呆了,这消息穿出去,顾辞久和段少泊都呆了。谁能想到,皇帝竟然还有这种骚操作啊!

太宗向他就藩的四个儿子下了圣旨,让他们把八岁以下两岁以上的儿子有一个算一个,全送到岐阳来,要将这些孩子都过继给太子。圣旨上明确说了,太子有眼疾,若是十年之后还没有恢复,太宗就在这些孩子中间选择一个,立为太孙。待他去后,太孙直接登基,而太子直接为太上皇。

殿试的成绩还没出来,可就算是殿试成绩出来了,大概也没谁去关注了。因为相比起太宗的大手笔,新科士子们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系统【不愧为一带明君,这脑子可是真厉害。】

太子瞎了没办法当皇帝,可是当太上皇没问题啊。而太宗现在才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一般来说,再活十年确实问题——不过按照原剧情,太宗在赵书文穿越过来后,只活了八年。

段少泊【别夸了,太宗这是高招,但我们就麻烦了。五个王爷九成与皇位无缘,反而是小孩子……太宗是不是还有心想要让太子的儿子继位?】

顾辞久【对,太子被穿的危险也重新回来了,太上皇本身权位就重,且只要太子之位还在,他做皇帝的可能也远远大过其他人。】

系统【Σ(дlll)那我们要怎么办?难道还是要杀掉太子吗?】

顾辞久【……得像个法子,让太子改名。】

系统【改名?这跳跃性也太大了吧?】

段少泊【系统,要是能摸到你就要弹你的脑袋了,你不是也说过,人的名字是有力量的吗?赵书文与太子同名,如今太子与许多人同是气运所钟,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不想杀太子,只能尽量减少他被选择的可能。】

系统【QAQ我、我是笨蛋。不过,虽然历史上皇太子改名并不算稀奇,很多太子甚至皇帝都曾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更改过自己的名字。但宿主,你和师弟现在还只是两个小进士,想要让太子改名,哪里容易?】

顾辞久【→_→直接跟他说啊。】

系统【啊[_]】这时候,系统以为顾辞久是逗他的。

转过天来,有报喜的差役来了!

先来的是顾辞久的,一路敲着锣,到了客栈先不进来,而是在外头用喜庆的声音吆喝着:“恭喜庐州司安顾讳辞久老爷,一甲!探花!”

客栈里原来就有许多人等着,来贺喜的,沾点喜气的,等着抢喜钱的。如今,这个喜信是很好了,可是众人的表情却有些怪了。

因为段少泊的报喜人还没来,这揭榜是从后朝前揭的,揭一个走一个报喜的。顾辞久和段少泊住一块,不存在道路远近的问题,顾辞久的报喜人先来了,那就说明段少泊的名次在他之前,毕竟殿试考的就是个排名,没有落榜一说。

这位报喜人正从牛二那边乐呵呵的拿着喜钱,第二位就到了:“恭喜庐州司安段讳少泊老爷,一甲!榜眼!”

客栈里的人又是闹腾了一小会,行了,这个榜眼还是榜眼,不过……状元是谁啊?

状元还跟顾辞久是个本家,也姓顾,名顾永林,是雍州顾家的嫡支子弟。不过他年纪不小了,今年四十多了。

当天,就有传言出来。说原本按照文章排,顾辞久该是状元,顾永林才是探花。可是太宗一想,顾永林这么个跟自己同龄的“老头子”做探花郎实在是没眼看,正好顾辞久是个美青年,正该是探花,就给两人掉了个。

结果,新科进士们进宫谢恩这一天,打头的状元郎顾永林脸色就极其难看,见着顾辞久的时候还瞪了他一眼。

【大师兄,这是……以为传言是你传的了?】最近段少泊在努力锻炼自己的政治敏感度。

顾辞久【应该是,所以这人挺傻的。】

段少泊【因为我和你根本没有能力在岐阳散出这些流言,而且若是与他不和,你我根本就没好处吗?】

顾辞久【不,因为这明明是个给自己刷好名声的机会,可他放弃了,来,大师兄带你去刷好名声!】

段少泊【???】

虽然一脑门问好,可段少泊还是乖乖的跟着顾辞久而行动,只见顾辞久面带温柔的微笑,一边与其他进士互道恭喜,一边朝顾永林那边走——进士是按照名次排队的,他也必须得朝那边走。

到了顾永林身边,顾辞久笑着拱手:“恭喜状元公啊。”

段少泊若有所悟,也跟着笑得温和:“恭喜状元公!”

上一章:第93章 下一章:第95章
热门: 总裁爹地超给力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我在星际养熊猫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囊中锦绣 混在后宫假太监 公子他霁月光风 反派大义凛然[快穿] 沃土:乡村熟妇 少帝他不想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