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上一章:第91章 下一章:第9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系统对他们说过, 不能让别人发现你们的身份。

这一点过去被顾辞久理解成,不能发现他们并非是土著。可是在经过现代世界信息大爆炸的洗礼之后, 两个人觉得, 这个其实可以理解成“不能被发现你们是来拯救世界的救世主”。可如果别理解成同样是穿越者,这没问题吧?

尤其,这个世界的难度, 如果按部就班的来,那基本上就是无解了。恰好这是个“最后的世界”,不管成功与否,都能获得世界的回馈,那他们就只能用这个世界来试验了。

以普通寒门子弟的身份, 如何用最快的速度接触到上层阶级,确实, 只有从现代带来的一些技术和知识才能让他们一鸣惊人。

如今两人在岐阳的一家酒楼的二楼, 虽然距离会试还有将近五个月,但该来的举子都已经相继到达,进入正是个诗会,众多举子都在此地高谈阔论。

“怎么了?”顾辞久推推段少泊, 他已经将一杯茶举了半天了,显然是在发呆。

“在想家里的稻子。”段少泊叹气。

系统突然就大叫了起来【嗷呜!!!!宿主!师弟!太子就在你们周围五十米范围内!】

即便是顾辞久和段少泊,这时候也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打量四周。正巧, 从楼下上来了两个人,站在前头的男子一看便是个世家公子, 英剧挺拔双目灼灼,就是肤色稍微有些黑。跟在他后边的,虽然穿着男装,但明摆着是个女子……胸太大。

这男装女子,简直就是珠圆玉润的代言人,虽丰腴却不油腻,皮肤白皙晶莹就如珍珠一般,眼睛黑亮,鼻梁有点塌鼻尖小小,双唇粉糯,伸出手来,手指略粗,指尖却细细的,手掌上五个小窝窝,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有女人味的可爱。

这一男一女上来,并没有谁多看他们一眼,这时代大魏的小姐和夫人们为了出门在外方便,经常身着男装。

他们身后是没人跟着,可听着小二的吆喝,就知道跟他们一同进来的人可不少,怕是都在下头候着呢。

段少泊【那位就是太子?】

系统【是哒!是干掉他的大好机会哦!】

“可否与两位拼个桌?”太子看了一圈,发现这楼上做得还真满,也就顾辞久和段少泊这边有空位了。

“请。”顾辞久笑了笑,抬手请两人坐下。

小二端上茶汤与小食,唱了菜单子后下去了,太子与应该是太子妃的女子先是兴致勃勃的看了看那些举子们,继而发现一个挺有意思的情况——那些举子们,都挺害怕跟他们拼桌的这两位的。

都是举子,何至于此?

太子夫妻俩对视一眼,知道彼此都想起了传进宫中的几件趣事。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每三年一次的会试,大魏最出色的世家和寒门子弟齐聚岐阳,那争斗自然是少不了。

顾辞久和段少泊本来不算显眼,就算他们俩早就已经上达天庭,但他们俩年纪太小了。十八岁,就算顾辞久是连中两元上来的,可如今岐阳的两元还少吗?还是从庐州来的,那地方的文教荒僻得很,能有什么真正的有才之人?

在旁人眼中,他们俩无才但有名,这不是对手,这是上好的踏脚石。

结果就是被啪啪啪的打脸了……

一开始是文斗,引经据典吟诗作赋自然是都给驳回来了,还有被在诗词里拐弯抹角骂一通,结果回去半天了才反应过味来的。

后来是比射箭,比技击,更是揍趴下没商量。本来按说这事也就完了,可也不知道是谁,把世家子也给忽悠来了,还上来都是武斗!

这士子之间的比斗,多是世家的跟世家的比,寒门的跟寒门的比。因为无论文武,一般来说,都是寒门的弱于世家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世家子觉得跟寒门子比斗太掉身份,寒门子也觉得跟世家子比斗是自取其辱。因为无论文武,一般来说,都是寒门子弱于世家子。

优秀的寒门子也有,可在大魏立朝之初,大小世家对自己的子弟管教都还算严格的时期内,能有修过世家子的寒门子,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先说武,从省试开始,就要加考射箭、技击,前两年还有人说要加考骑术的,可朝堂上反对的声音太大。

一把好弓,一把好剑或好刀,都是十分昂贵的,寒门学子的体力更是大大弱于吃饱喝足的世家子弟,所以因射箭和技击太差被筛下去寒门比世家多——差的不是没有世家子,是相对来说少一些,不成器的世家子一样有许多。

可弓箭和兵器寒门咬咬牙还能争取到,马就不成了,大魏缺马,更缺好马,寻常驽马就已经昂贵到数百贯了,寒门子骑着驴子学的骑术,怎么跟世家子比?

近些年大魏的邻居们,轮流的不老实,又挨着个的被揍下去,由此崛起了许多新贵。大魏内部已经进入和平稳定的发展期,可是尚武之风并没有因为生活的安稳而被消磨掉,反而越发强势。

这种情况下本来就有许多世家子弟是专注于武事的,人家就没想着从一县的小吏开始熬资历升官,而是要去边塞杀敌搏功名的,就比如胡太守那样的,很多上一代人现在已经是封疆大吏了。

寒门弟子根本比不了。

再说文,也多是寒门的差。

大魏考不是八股,而是经典、诗赋、时论。

经典是经义和用典的总称,或给上句写下句,或让你释意。诗赋是五言、七言、小词、长赋不限,写得好就行。这俩前者就是送分题,后者给分的范围也很宽泛,拉不开档次。

时论才是最要紧的,一般考卷上都是八小论加两大论,无论大小都是实际出现过的问题,让你写出解决的办法。

论经典,寒门子的阅览量大多是比不过世家子的。论诗赋,除了个别有天赋的,寒门子也很难比得过家里有名儒教导的世家子。论时论,世家子是家学渊源,尤其是二十多岁的世家子,很多是十一二岁就出门游学的,寒门子却是从小居于一地,甚至有些人也就赶考的时候才出远门,虽不至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但眼界也狭窄得很,这怎么比?

世家子上来就说斗武,还上来就说马战。更是以自己的长处应顾辞久和段少泊的短处,当时有好心的士子劝他们俩服一句软。可谁想到,他们俩骑着骡子,把骑着高头大马的十几个世家子都给揍了!

揍完了这些世家子不说,他们还找到一家客栈,把住在里头的七八个寒门子也给拽出来胖揍了一通!

士子们比斗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打人不打脸,后头打寒门子的时候,顾辞久和段少泊却是都朝着脸打的,人是没受太大损伤,但都被打成了猪头,闹得那几位现在大概还没出门呢。

虽然后来大家猜测,那七八个猪头……寒门子大概就是撺掇着世家子跑来打人的元凶,但打就完了,打得不能出门就有些太过了。又有传言说他们跋扈得很,根本看不起寒门子,打了世家子之后,更是连那些世家子也看不起了。

不过,太子和太子妃却觉得这俩少年人有仇报仇,行事干脆、磊落。至于后来说他们为人跋扈,眼高于顶的,怕是有人恶意在后头散播谣言,推波助澜。

如今那边虽然士子众多,高谈阔论很是热闹,但太子是听大臣论证当做启蒙长起来的,这些士子的言论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幼稚了一些。也不如前一科的士子,言之有物。

如果没有顾辞久和段少泊在这里,他可能会有耐心多听一听,如今却很快就将注意力转了过来。

“两位可是顾公子,段公子?”

“是。”顾辞久挑眉,“这位公子可是也要与我们斗武?”

“不是,不是不是!”太子没忍住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太子妃也掩口而笑。

顾辞久清隽文雅,虽然是十八岁了,竟然还有婴儿肥!他挑眉的那动作,丝毫不见桀骜,反而有几分可爱——其实说是傲娇更合适……

“在下姓赵,单名一个书,无巧不成书的书。”又抬手介绍太子妃,“拙荆刘氏。”

顾辞久和段少泊也站起来,与太子和太子妃见礼。

“两位既然与旁人不睦,那何必又要来呢?”太子说话一点客气都没有。

“他们能来,我们如何不能来?”顾辞久哼哼了一声。

段少泊就答得比较温和了:“并非与他们一路的,我俩是听闻此处鱼羹味美,特来品尝的,结果却碰上了。”

“哦……”太子点了点头,“可诸位都乃士子,日后同殿为臣,同赴沙场,如今闹得不睦,怕是不好吧?”

顾辞久一歪脑袋:“我说你这人,左是你,右也是你,这是要作甚?”

太子觉得这孩子有意思,状似无辜的眨了眨眼:“这世上的事情,可不就是有了左,就有右吗?”

顾辞久双手抱肩:“那些人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我等现在并非同殿为臣,也并非共赴沙场。上一科进士就取了四十二人,这一科听说却是只取三十人。其中世家子少说也占二十,这剩下的十个寒门子的名额里头,我俩十占其二,他们能不闹吗?”

段少泊也道:“无需等到同殿为臣或共赴沙场的那一日,待从考场里头出来,我俩与旁人便立刻相亲相爱了。”

太子讶然:“都说当局者迷,两位到是很清楚。”

顾辞久冷哼一声:“这哪里算什么局啊?不过人之本性而已。”

太子又拿了许多此时的时政出来询问,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由浅入深,结果越问他就越惊讶,但也越高兴。

顾辞久一针见血,段少泊平和稳重,这俩队时政的见解往往也是从不同的角度来,有些他的老师们,甚至他的父皇都没能看得到。

他对这两人的态度,也从两个赶考的小士子,变成了可以同坐讨论的幕僚,又变成了可以讨教学文的达者。

还是楼下有人来催促,太子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可临走也问了两人的性命,说好了他日必定登门拜访。

系统【咦?Σ(⊙▽⊙"a宿主、师弟,你们来怎么没动手?!】

顾辞久【谁告诉你我们没动手?】

系统【动、动手了吗?!这个太子很好啊!】

顾辞久【嗯,著书人写的就是太子地位稳固,他要是酒囊饭袋,如何稳固?】

系统【太、太子要死了吗?】

段少泊【给他下了慢性的毒药,但死不了。】

系统【是种病卧床吗?】

段少泊【是双目失明。】

段少泊答完系统,叹了一声。

这两年他一点点的收集材料,制作了几种毒药。他不是大夫,但是论起对材料的理解,这个世界没人比他更强。况且这并非是武侠或修仙世界,没有解百毒或避百毒的东西,银针只能试出砒霜。

除去他们防身的毒药外,有两种是他们准备给太子用的,一种中则立毙的,一种就是双目失明。

系统【为什么?】

段少泊【太子若是好,我们也不愿意滥杀无辜。可要保住他的命,只有一种我们俩推测出来的可能,就是太子不是太子。但他这样的状态,要让他失去储君之位,只能让他失明。】

系统【对,瞎子当不了皇帝!】

哑巴当皇帝都还有那么点可能,因为不是没口吃的皇帝,他只要能写字,能看奏章就没问题。可瞎子……看奏章都看不了,不是让太监操纵,就是让大臣把控。

系统【那如果气运之子过来了,确实没能穿越到太子身上,就能让太子重新复明了?!】

顾辞久【不行,得看具体情况。这个世界的天机,明摆着就是让气运之子当皇帝。太子一旦恢复健康,他就是皇位的最强竞争者,气运之子有气运,太子反而很有可能会没命。】

系统【o(* ̄▽ ̄*)o明白了,宿主和师弟加油!】

系统很开芯,我家宿主绝对是最棒哒!

自这日之后,太子隔三差五的就来拜访,太子妃多跟他一起前来。顾辞久对太子的态度逐渐温和下来,不再是酒楼里的傲娇。太子以为是两人熟悉了,这下更喜爱这两位新交的友人了——毕竟太子是一国储君不是抖M。

四个人也不再局限于坐在屋里论政,相约去踏青,逛集市,打猎等等,就如友人一般相交。太子惊讶的发现,这两人还剑术非凡,且都是自创的。

一个剑光璀璨,太子的剑术老师说这种的都是花样子,光好看,可顾辞久偏偏不是花样子,与他对练,如被罩入剑瀑之中,胆小的都能吓个好歹来。

一个剑势朴拙,跟顾辞久的相反,段少泊的剑法是太简单了,看起来就是一个个在基本也不过的剑术动作,可跟他打时,总有一种,自己不是在比剑,而是在送上门去让他的剑戳。

无论文武,与他二人相交,太子总能有增益。

不过眼看着会试将近,太子知道自己不能再朝外跑了,会打扰两个好友温书,虽然他觉得这两位好友……大概不需要温书。

“唉……可惜了,再见面时,便是君臣了。”这一日从外回来,太子做在车里叹气。

太子妃立刻就笑了起来——太子妃是个很爱笑的女子,一笑就有两个甜美的酒窝。

“雪娘笑什么?”太子拉过了太子妃的手,满脸喜爱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刘雪娘被看得脸上一红,但还是眨着眼睛与太子道:“殿下以为那两位人尖子没看出来殿下的身份吗?”

“可是,顾大朗虽然是比头次见着的时候温和了许多,可能看得出来他与段二郎,对我却都是一派平常心。”说到这太子却又是一笑,“不过这两人也是有意思,师兄弟哪里有这样排行的?”

“这两人都有大才,我看莫说是殿下,怕是见了父皇,也是一般的模样呢。至于这师兄弟为何如此排行……殿下难道没看出这两人情谊非凡吗?”

“见了阿父……”太子与皇帝父子感情极好,对太宗不称父皇,称阿父,“阿父对外人威严颇重,他俩年纪尚小,怕是难以平常心对之。这两人本来就情谊非凡啊?如何这就跟排行搭了关系了?”

一直被太子拉着手没放的刘雪娘笑得更加畅快:“哎呀~殿下,您可真是呆子。”

太子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老婆,竟然有些可怜:“如何我就是呆了?”

“那殿下可要与我打赌?赌这两人发现殿下是太子也无甚惊讶,见了父皇也坦然依旧。”

“好啊,雪娘要跟我赌什么?”

“赌……你我未来的孩儿,由谁来取名。”刚说打赌的时候刘雪娘还坦坦然然,如今却话声音越说越小,说到后来,另一只手盖在小腹上,羞涩的转过了头去。

“好啊!赌你我未来的孩儿……”太子在私事上头可能是真有点呆,刚开始竟然还没回过味来,兴冲冲的顺着刘雪娘的话,朝下说了半截,这才猛然闭上嘴,瞪大了眼睛,“雪娘!你!我!你我!孩子?!”

刘雪娘看着他,甜甜的应了一声:“嗯……”

“哎哟!哈哈哈哈哈!我当爹了!哈哈哈哈哈!你我要有小公主了!”

→_→太宗除了作为太子的嫡子之外,还有四个庶子,一个公主都没有。太宗那一代兄弟三人,也是没有姊妹。皇室诸王之中,也是生儿子的多,县主就两个。所以太宗和太子都很盼着家里有个女郎。

太子与刘雪娘回到了东宫,本来是想今天就进宫跟太宗报喜的,可是回宫之后,他越看刘雪娘就越喜欢,总想着多看一眼再去没什么,结果就看到夜深该休息了。第二日又看到了晌午,还是刘雪娘连连催促,他才去了宫里。

“阿父!雪娘有孕了!”

“哦?!”太子求见的时候,太宗正吃饭,往常太子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来找过他,这么一听,果然是大事。太宗顿时大喜,激动之下,饭粒子都喷了出来,粘在了胡子上。

太子这边禀告完了,都没细跟他老爹再说,下一句就是:“阿父,雪娘还在等我回去吃饭呢,我走了!”

然后他转身就走了……

就走了!

走了。

了……

皇帝从胡子里捋饭粒子的手都没放下来,儿子就已经没影了,他正想追上去把那混小子狠捶一顿!

本来这是喜事,可是当天晚些时候,太子觉得身体有些不适,他并没太在意,以为是这两天太高兴,跑来跑去着了凉。可也担心,自己会给雪娘与未出师的女儿过了病气,因此成婚之后,头一回跟刘雪娘分房睡了。

子时三刻,太子的贴身太监突然叫醒了刘雪娘。

——太子起烧了!都开始说胡话了!

刘雪娘匆忙起身,拿了宫牌,一边让人去叫太医,一边去宫里告知皇帝。

太医诊治的结果,也是太子染了伤寒。有了身孕的太子妃是绝对不能近身照顾了,甚至即便刘雪娘苦苦哀求,也还是被移出了东宫。

太子这一烧,至少表面上看来,是举国忧心。往常斗鸡一样的士子们,也都蔫了。他们斗来斗去,从根本上来说也是为了给自己扬名。可现在岐阳的所有掌权者都在关注太子,谁在这时候还惹事,那不是扬名,那是找死。

闭门读书的顾辞久和段少泊在众多士子中,也丝毫都不起眼。

数日之后,太子烧退了。

岐阳的百姓小小的欢庆了一下,并非是拍皇帝的马屁,而是小老百姓也知道,太子在,标志着国家未来承继的稳定。太子若出事,四个王爷没谁能服众,或者得皇帝宠爱,那就得是一番龙争虎斗,腥风血雨。

可是没过几天,市井间都开始有谣言,说太子的病是好了,可是烧坏了脑子,瞎了。

这时候会试开始了!到也总算是给山雨欲来的局势,降了降温。

上一章:第91章 下一章:第93章
热门: 公子每晚都穿越 乡村欲爱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黄粱客栈 星际稀有物种 乡村俏娇娘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被推销狂魔附体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