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第9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嗯……”胡太守点了点头, 又问,“听闻这两个小子这两年间长跑去抚幼院, 且帮着抚幼院里的孩子弄了些营生?”

“是。”刘伯神色端正了些, 他并非没见过世面的老朽,知道这话与两个孩子的未来关系颇大,“他俩说都是从那大灾里九死一生活过来的, 他们俩能帮上手,就帮一下。”

具体的刘伯没说,他知道胡太守有此一问,必定是已经知道了。

——顾辞久和段少泊两人一个通史,一个精理, 但他们俩给这些孩子想的营生,却并非什么高大上的买卖, 去年是夏卖醪糟, 冬卖栗。今年置办了石墨,所以是早卖豆浆,晚卖豆腐。这些孩子把自己和做买卖的担子都打理干净整洁,不缺斤短两, 不贪小便宜。

豆腐在这个年代并不算难制作的东西,但做的人还是不多,无他,做豆腐太辛苦了。种地尚有农闲时, 磨豆却无一日休。

“不瞒刘伯,曾有人与本官说, 那两个孩子是在胡闹,朝廷建立抚幼院,以国家的钱财抚养这些孩子,结果还要让他们自己去做买卖,那是丢朝廷的脸面。”

“大人,这……”刘伯脸色一变,以为自己把事情想错了,胡太守此时出言询问,乃是要怪罪两人。

胡太守抬起手来,没让刘伯说话:“抚幼院怎么样,本官自己能不清楚吗?确实是能让那些孩子死不了,可也就是仅此而已了。待他们到了年纪,又被人猪狗一般,赶出门去,甚至还没到年纪就跑了的,不管如何,他们的下场也大多是女为女昌男为盗。”

现代孤儿院里还能飞出金凤凰,古代这种类似的抚幼院里却是别想。

感叹一番,胡太守继续道:“我听闻,他们在抚幼院还打过架?”

“是。”刘伯眼睛又亮了,且说起这一段来,真是比他早年间单枪匹马宰了五个鞑子还要得意,“大灾里去的孩子还算听话,可原本那院里头,颇有些好吃懒做的,那两个小子就先用拳头让他们听了话。可后来卖起来了东西,得了进项,就有人不好好干了。还有外头遇到了好心人,知道他们是抚幼院的,特意给了钱不要东西,后者多给了钱。有的孩子爱贪个小便宜,让那两个小子发现后说也说不清,打老实了也就罢了,还不听话,就给隔绝在他们之外了。”

“哦……那给了钱不要东西,或是多个了钱的事情,本官也听闻过,听说是后来他挨着个的找上门去还了钱,这何必呢?岂不是让好心人心寒?”

“这事小人也问了那两个小子,他俩说‘若是收了这些人多给的钱,那以后来买货的人,是不是也都要多给钱?现在很多人还特意选我们的货来买,是因为我们可怜。他们买到了我们需要的东西,又照顾了我们的买卖,这是两全其美。可若是要求人家非得多给钱,不给钱就是没善心,那以后来买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如今在司安城中还有了点小名气,寻常百姓都愿意去买那些挑担孩子们的豆浆、豆腐和豆干。

“这是子贡赎人的道理。”胡太守笑得越发亲切,“这两个孩子不但学了书中的道理,还能学以致用,确实是好孩子。今年八月,本州开乡试,他俩可要参加?”

“是要的,虽然这俩小子年岁不大,但他们那文师父也该让两个小子进场去试试,中不中无所谓。”

“言之有理。”胡太守便没再问其他,命人取出两套文房四宝,表示这是送给两个少年的礼物。

这时候顾辞久和段少泊也正在刚刚胡太守与刘伯谈论的抚幼院里,一群孩子如今正在开开心心的围着一头毛驴。这是他们攒钱买下来的,自然,刘伯也在买驴的时候出了力,否则这样的好驴子是轮不到他们这些孩子的。

“这驴子也是我们帮你们办的最后一件事,从今日后,我俩就要埋头苦读,这些年都要将精力放在学习上了。”顾辞久看他们稍微声音小了点,方才道。

这群开开心心的孩子脸色大变:“顾大哥!段二哥!你们不要我们了吗?!”

段少泊摇头:“当初说好的,我们只是给你们指出来一条明路,帮你们走过最开始的这一段,现在路走过来了,也该我们功成身退了。”

“两位哥哥,怎、怎么能这样?”

顾辞久眉毛一挑:“怎么不能?我们是欠了你们钱财了,还是吃了你们的大米了?”

“不、不是,两位哥哥莫要误会!”一群孩子赶紧摇头,显然这两位积威甚重,可还是有年纪小的忍不住哭了起来,“那我们以后可怎么办啊?”

“现在怎么办,以后还是怎么办啊。”顾辞久摊手,“行了,我们走了。”

他们俩一走,这院子里的孩子重又闹腾开了。有了这么一小段时间的思考,倒也不是所有人都不高兴了,反而有人动起了自己的心思:“两位哥哥如今已经是童生,想来是想要的已经要到了,觉得已经无需与咱们为伍。你们也别在想着什么把人叫回来了,如今先想想自己吧。”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

“我说话难道不对?”

“阴阳怪气的!我就问你,两位哥哥带着咱们走到如今这一步,他们可取了分文?”

“这……”说话的哑巴了,在钱财的事情上,顾辞久和段少泊是从来不沾手的,就算是麻烦,也要让他们至少过半数的人在场看着计算和分配,买东西也是他们自己认去的,“钱财是没要到,可是名声难道他们没要到?”

“且非但分文未取,还自己掏钱给咱们添置了许多。你光想着人家的名声,你就不想这事换成你,你干得了吗?若是人家不闻不问,你我还在这抚幼院中忍饥挨饿!”

“忍饥挨饿也总好过把人刚从夜里带出来,却又一脚踢回去得好!他就这样走了算什么好汉?咱们以后怎么办?继续卖豆腐吗?况且,你我都年岁大了,是要离开抚幼院的,离开之后我等又要如何?!”

“你这还讹上人家了?两位哥哥又不是你亲爹妈,还得管你一辈子不成?”

这两人你来我往,满满的这再长的孩子们也分做了两派,跟着一块吵闹。可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两个孩子名牛二和虎六的偷偷摸摸的就出了门,直接奔着顾辞久和段少泊的家里去了。

他们一路小跑着,倒是没等顾辞久和段少泊回家就让他们给追上了。追到了之后,牛二见到两人便行礼:“两位哥哥可需要仆役?”

“嗯?”

牛二道:“多亏了两位哥哥教我等算数,又让我等在街上卖货有了好名声,离开抚幼院也能做个小二、伙计,勒紧裤带也不是不能娶妻生子买房置地,但……我等之前跟着哥哥,学了为人处事的道理,总觉得要是继续跟着哥哥,也能学更多的道理。所以,我等情愿为奴,跟在哥哥身边!”

虎六也道:“我不如牛二能说会道,只是我生来愚笨,跟着两位哥哥才踏实。”

他俩都是原先抚幼院的孤儿,牛和虎是捡到他们的年份,二和六则是月份,这俩都是让顾辞久和段少泊打过的孩子头。两年前,这俩人虽然是孩子头但也只是比同在抚幼院的孩子高壮一点,若是跟寻常人家的孩子比那也是瘦小得很,如今却长了不只是一个头,骨架子上也见肉了。

牛二长得小眼睛、塌鼻子,下巴几乎没有,就是挺丑的寻常人。虎六却挺俊的,而且他眼窝比寻常人深,说不准是有胡人的血统。

这俩的共同点就是都不傻,在顾辞久和段少泊出现之前,他们在抚幼院分庭抗礼,后来顾辞久来了,也曾炸过毛,可在发现了好处之后,立刻就比自己的小弟还要投入其中。

今天顾辞久一说要走,他俩本来还想着看看情况,谁知道那群孩子就闹腾开了。其实那两个打头的用的都是他们玩剩下的招数,且那两人别管是说顾辞久和段少泊不好的,还是说他们好的,其实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一个——他们被扔下不管了,这就让其余的孩子不得不将心思从希望段少泊和顾辞久回来这上面转移过来,转而开始寻求加入新的小团体。

可在抚幼院称王称霸能如何?即便是这个抚幼院现在已经好多了,大家能有点进项,甚至于能在离开抚幼院之前,还有可能积攒下一点点钱财。可牛二和虎六看的明白,靠他们自己,也就是维持住如今的这个局面,只要他们其中有谁稍有懈怠,处理又不能服众,那很快抚幼院就会被打成原形。

偏偏那些人已经开始争权夺利了,那抚幼院说不准要不了多久就要回到两年前的状况。

他们俩不想回去过那种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了,不认同刚才蹦出来的两个人,也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那就来找顾辞久,不管怎么说,也要试一试。

“好啊。”

两人把想说的话说完都紧张得厉害,可却没想到顾辞久的回答这么快就来了,也这么轻而易举。

“啊?两、两位哥哥?”

“怎么?我们答应了反而不好?”段少泊挑眉。

“不是,不是!”牛二笑得嘴角咧到了耳根下面,一副傻乎乎的模样。虎六没那么外现,可也是笑得眼睛弯了起来。

顾辞久:“卖身为奴不必了,你们俩可以做我家的帮佣,就是这时限,是想过两日就去写字据,还是再等几年,等你们够了十五岁离开了抚幼院再说?”

“过两日/今日!就去写字据!”牛二觉得自己已经答应的够干脆了,谁知道虎六比他还着急。

段少泊:“你们先跟我们回家吧,写字据得等师父到了。”

系统【(;Д`)只有两个人找来啊,有点难受。】

毕竟要换地图了,顾辞久和段少泊需要更多的,也更可信的人手。这次的放弃是他们的一次考验,通过考验的人如果够多,其实不放弃抚幼院也是可以的。

段少泊【不会只有两个人的,只是其余人大概都还有点懵,过几天应该还有更多的人找来。】

系统【还好还好!】

顾辞久【→_→你确定是好?他们跟我们走也不一定就有好下场,我们可是要去刺杀太子的。】

系统【吓唬我是没用的!我知道宿主和小师弟都是好人,跟着你们的人不会有事哒!】

顾辞久【什么时候你对我们这么有信心的?】系统过去发好人卡都是给小师弟的,如今连带着他一块给了,顾辞久觉得怪怪的,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在系统那里该是高举着“切断”大旗的大恶人。

系统【其实不是对宿主你有信心,主要是对小师弟有信心……】

系统这个“你只是赠品”的语气,让顾辞久翻了个白眼,懒得理它了。

刘伯礼物高高兴兴的回来,一进门就嚷道:“老大!老二!看胡太守送给了你们什么好东西!”

“师父!”两人一出来,段少泊就忍不住埋怨,“不是说好了您叫辆小车的吗?”

胡太守正式的礼物是只送了两套文房四宝,可除此之外,还有里外齐全的衣衫鞋袜,几本书,两刀肉,鸡鸭两对等等。这有的是给他们这俩孩子的,还有的是给刘伯的。这许多的东西,租辆推车都能装得满满的了,刘伯愣是用一副担子全给挑回来了。

刘伯还是独臂,本来掌握平衡就比一般人困难,还年纪大了。

“不远,不远。”刘伯笑眯眯的说着,俩孩子越埋怨他是越高兴,“哟?这两个小郎在这是作甚?”

“这是牛二,这是虎六,他俩想受雇于我家。”顾辞久道。

刘伯看了一眼两个孩子,见他们神色坦然,便知道他们是都同意了雇下两人了,刘伯再一想,两个孩子日后身边也确实是要跟着人,便是寒门,身边也是该跟着个书童了。

“好,那如今便去!”刘伯要站起来,就给段少泊拉住了。

“师父,也不急于一时,你且先歇歇。”段少泊拽着刘伯就朝房内走,顾辞久则已经招呼着牛二和虎六去搬柴烧火了。

刘伯让段少泊强按在床上,给他按肩按腿。刘伯失臂多年,左右肩膀都不一样宽窄了,今日挑着担子一路回来,在肩膀头上压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这一路挑担回来,大概是心气高,刘伯根本没觉着累,可是这一趟下,再被一按,那酸软困乏的劲头,立刻就从骨头里泛滥出来了。不知不觉的,刘伯便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刘伯听见有人小声叫他,迷迷糊糊的应了两声,脸上就被盖了条湿暖的毛巾,刘伯赶紧睁开眼,自己结果毛巾来擦了两把,精神头也就彻底的回来了。

“师父,且起来吃饭了。”

“好!好!”

段少泊已经是做好了四菜一汤,装菜的都不是盘子而是盆,饭则是糙米饭。刘伯入座的时候,看牛二和虎六在边上一人端着个混好了饭菜的饭盆,心里点了点头:他原本还担心这两个孩子不会管人,如今也放心了。

——刘伯是给胡太守做亲兵的,其实亲兵大多是家奴或族人,刘伯是胡太守身边少数几个特例之一。他虽不是奴仆,但见多了主奴之间的事情,虽然胡家是大户人家,他们只是小门小户,但道理是一样的。

别管之前在抚幼院时,他们之间有没有交情,日后这两人到了他们家,那就是做仆役的,是雇不是买,已经是俩孩子心善了。若日常还上下不分,若是将这两人的心养大了,是他们的祸事,更是两孩子的祸事。

“你这孩子,以后别把心思放在庖厨之事上。”坐下,吃饭,刘伯一口菜进嘴,脸上先是笑,继而却又忍不住板起脸来埋怨,结果弄得他自己表情极其古怪。

顾辞久做出来的明明都是软烂的菜肴,可吃进嘴里一点水囊囊的味道都没有,却也不是没嚼头,一口一口的都是滋味分明,又不是重油重盐。

刘伯还真想过,要不要把这孩子直接以厨子的身份推荐给胡太守,但这念头只是刚起来就散了。做大户人家的厨子,那是必定要卖身的,就为了让主家安心。他们家这老大两年来姿容越发出色,再以庖厨之事让人收进府中……

即便主人家是胡太守,刘伯也是没法子安心的,幸亏这俩孩子都争气,日后自有出路。

一边欢喜的看着自家的大宝二宝,刘伯的眼睛却也没离开牛二和虎六,那俩就在边上的小桌上吃的。以刘伯的眼光,没从他们身上看出来不乐意,反而很是欢天喜地的。

勉强这一关就算是他们俩过了,吃完了饭,被顾辞久和段少泊又按着歇息了半个时辰,刘伯才带着牛二和虎六离开,去找了中人,签了字据。

这两人回到抚幼院说了一声,又拿了些自己的破烂东西,便回到刘伯家里,也住下了。

该是被他们俩提了醒,转过天来就又有人找了上来,不过这些来的人原因也是不同的,有的是出于义气,觉得他们如今过了好日子乃是顾辞久和段少泊帮的忙,觉得也该回报。还有的是碍于面子,觉得该来表个态度,说明自己不是忘恩负义。还有的跟牛二和虎头的原因差不多,就是反应慢了不那两个人慢了些。

这些人多是被劝回去了,只又收下了两个女孩一个男孩,女孩分别叫黄豆、赵大花,男孩叫做王虎蛋。不过司安的抚幼院有六七十孩童少年,先头来找的只是不到三分之一,等到半月之后,就彻底没人来了。

“师父,我听说孙叔在乡下有个庄子?”两个月后,正在吃饭的时候,顾辞久突然问。

刘伯他们这些老兄弟,别看日子过得寻常甚至清贫,实际都不缺钱财土地,刘伯也有庄子,可是他的地没在司安,而是在他老家。

“是,怎么,你们……”刘伯正要细问,忽然神色一变,“天气也热了,你们日日读书习武是辛苦得很,明日我与他们说说,让你们去庄子上读书去。”

“谢谢师父。”

等饭后,就他们爷三个,刘伯方才问:“那些抚幼院的孩子做豆腐买卖,乃是你们支应着办起来的,如今这买卖怕是要黄了,那些孩子眼看就要回到从前,必然是回来找你们,可他们只是麻烦,我不担心,我只是怕会影响了你们的名声。”

原来,自打顾辞久和段少泊说了不管事之后,抚幼院的孩子就分成了两派。最开始跟过去也没什么不同,可是渐渐的,街上挑着担子的孩子就开始不好好干了,刘伯都见过好几次有孩子把担子放在胡同口,他们自己则找个阴凉的地方睡觉去。

这样的买卖,自然是没什么人光顾的,只有极少数的老客好心人,拿了要买的豆腐和豆干有把钱留下,可这自然是也少不了小偷和爱占小便宜的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老客甚至小偷也不去光顾了,因为这些孩子挑的豆腐和豆干都开始出了里头有脏东西,闻着味道不正之类的问题。

本来卖豆腐就是个辛苦活,赚的也是小本经营的辛苦钱。这样一弄,别说赚了,回本都不可能了。

这一看就知道,是这些孩子内部出现了问题。他们自己玩不转了,必然会回过头再找顾辞久和段少泊,可就如刘伯说的,他不怕这些孩子。他家两个孩子当初去帮他们就只是出于善心,后来摊子支起来了,把家当都给了抚幼院的孩子,难不成还给出错来了?

可话虽如此,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道理解释的清楚,就怕有人偏听偏信。毕竟两个月前胡太守的夸奖与其说是夸他们中了童生,不如说主要是夸他们帮着抚幼院的孩子们自己寻了养活自己的差事。可是这样一闹,他们过去的努力可就前功尽弃了。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第90章
热门: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 乡野美色:与风流少妇香艳情事 乡村野和尚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军门长媳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高能二维码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谁动了我的名字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