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上一章:第85章 下一章:第8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宣告绝症的一瞬间, 这个人已经被打上了一个“死”的符号,不过这个人却不是即死的。面对绝症, 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的, 但更多的是一天一天煎熬着,让自己的亲人看着自己一天天虚弱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

段少泊【我想要努力多活一段时间, 我想……多留下一些资料来。】

顾辞久没在系统的构建的心灵感应频道里回答段少泊,他在现实里摸了摸段少泊的脸,俯下身亲吻了一下他额头:“我陪着你。”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段少泊死于刺杀,国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另外连累的人也太多了——做安保工作的特勤人员从上到下都得受到处分,且这些人都是一心为国的, 他们都知道自己自己保护的科学家们有多重要, 所以段少泊那样的死亡还会让他们背负上一辈子的内疚。

即便是病死,也会让负责给他们保健身体的大夫们受罚,段少泊被查出病来之后,特意表示让那些大夫为他治疗, 强调不是他们的错。且过一段时间,段少泊想着把过去的实验记录拿出来,好证明是自己的“疏漏”,才导致了疾病。

四个月后, 顾辞久正在病房里给段少泊削苹果,突然间所有的仪器就报起了警来, 他有些茫然的站了起来。

系统【宿主,小师弟的精神体已经到我这里了,别担心。】

段少泊【大师兄,我没事。】

这时候顾辞久已经让医护人员挤到房门外头去了,他靠着墙,看着里头抢救的医护人员【下一个世界醒过来我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抱进怀里。】这感觉太难受了,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早有准备,刚才那个瞬间,顾辞久也如坠冰窖。

从冰冷的感觉里逐渐恢复,顾辞久把水果刀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哎!”“不要!”

听到消息赶来的人原本只关注着室内的段少泊,全都反应慢了一步,即便扑上来也只来得及接住顾辞久倒下的身体。有人摸了摸他的颈部的脉搏,叹了一口气,将人平放在了地上。

“他早这么想了吧?”

“我的错……我看见他那水果刀的时候,就该想到的。”

顾辞久的水果刀很特别,不是圆头的,是尖头的,整把刀的外形是个锐角三角形,刀刃极其锋利。

“你内疚也没用,他动手时一点犹豫都没有,这是笃定了要这么做的,阻止了第一次,也阻止不了第二次。”

当两人的去世的消息被世人所知,人们才想起了四个月前为什么XX院官博放出了那张长长的生平介绍……如果他还活着,国家确实还会继续隐瞒,但是,他在当时已经确定死亡了……

段少泊的大部分骨灰随顾辞久一起洒入了长江,少部分安葬在了烈士陵园。根据两人的遗嘱,他们死后的所有成立了双黄蛋基金会,用于奖励在疾病研究上有贡献的集体和个人。只他们在T市那个不大的房子,留给了张老师。

张老师那时候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只是多年来,两边还是保持着联系的。听到这儿消息之后,张老师哭晕了过去。那房子有人想要从他手里高价购买,他没卖,而是将它变成了一间小小的博物馆……

两人的家属蹦出来闹过,不过直接就让老百姓给拍下去了。

曲晓森躺在被窝里,双手我这一封信,哭成了一个傻逼。他没想到,顾辞久临走之前,还会给他留一封信。

晓森: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与我的爱人在另外一个世界开启新的幸福生活了。本来你已经成为了一个无需在意的过去,但是,我可不想你因为我的死而厌世之类的,所以才决定写一封信。

我很幸福,无论生存,还是死亡。祝福你也能找到一个可以伴随着你共度生存与死亡的人。

落款:永远爱着段少泊的顾辞久

“顾影帝,你这是临走也要秀恩爱吗?”曲晓森呜呜呜的哭着。

国家没隐藏顾辞久的死因,他是在段少泊心脏停止跳动的两分钟后,自杀的。

网络上有些言论,说什么段少泊不是病死的,他想要离开华国前往外国发展,所以被杀。顾辞久也不是自杀,他是在帮助顾辞久离开的过程中被杀的。不过这一看就是脑筋不清楚,或者是受国外指使的人,敢这么说的就是被骂得臭头。

蛋粉们哭得肝肠寸断,大多数人都在“骂”顾辞久,质问他:“这都什么年代了,又不是真的电影!还殉情?!”可就是这年代了,殉情,才更是让人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曲晓森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睡着了。再睁开眼睛,只觉得两只眼肿得难受,睁都睁不开了,可他心里却清明多了,突然间,他就想,自己当初脑子里装的真的不是泔水吗?

“竟然跑去跟顾哥说什么谁跟更爱他……大言不惭啊……”顾影帝跟谁在一起,不是看谁更喜欢他,而是看的他自己更喜欢谁。况且,他也就那么远远的看过那几眼段学神,当时怎么就那么肯定的敢说出来他“更”爱?

对段学神,他突然间就没有嫉妒了,浮现上来的是祝福还有惆怅。

天堂里,那两个人一定是最幸福的伴侣,

曲晓森爬起来,解决生理问题,洗手刮脸。

他虽然体毛不旺盛,但身为一个正常男人,这都两三天没刮了,下巴上怎么可能没胡子。打理好自己,曲晓森擦了一把脸,看着镜子,他还是爱顾哥,但他这辈子第一次真实的明白了,什么叫“爱不是拥有”,那么,能够让他拥有的爱情再哪呢?他想去找找看……

曲晓森在三十五岁的时候,才确定了与与一位圈外人的恋爱关系。那人是个中美混血儿,比曲晓森年轻了快十岁,家里也小有资产。消息被证实之后,所有人都不看好。还被黑子奚落说他这是一把年纪了,还自甘堕落去卖屁股。三十八岁的时候,曲晓森与那位恋人结婚,没办什么世纪婚礼,就是领了个证,然后在微博上更了张照片就好了。

五年之后,两人离婚……

曲晓森表示是他自己的错,因为他一直没有从上一段恋情里走出来,但被问到上一段恋情是谁,他却只说是自己单恋。后来曲晓森并没有再婚,一直到死亡……

PS:曲晓森一生中,只得到了国内电视剧繁星奖的最佳男主,之后并没什么大成就。

对了,还有雷锦。雷锦并没将雷霆建造成为跨行业的巨无霸,不过后来雷霆也成为了娱乐业的巨擘。后来雷锦和根本没怎么出场的影帝邱冉走到了一起,成为了一对幸福的明星夫夫。

顾辞久【系统啊……】

系统【QAQ宿主,不能十全十美啊!】

顾辞久睁开眼,系统真在他面前,一定会被他把冷却液都打得漏出来!

这投胎真是尼玛一次比一次“好”,上次怎么说还有点钱能填饱肚子,这次?

顾辞久现在是在野外,他前后左右都是人,空气里弥漫着屎尿的骚臭味。本世界的中原王朝名魏,如今乃是太宗在位,国家政治清明,大多数百姓还算是能够安居乐业。但总也有倒霉的地方,庐州连续两年大旱,今年更是先旱后蝗,等不及官府的救济,老百姓都出来逃荒了。

顾辞久爹娘所在的顾家村出发的时候男女老少有一百多人,走了半个月——别用正常人的脚程计算一群饥民的脚程——连县还没走出去。

村子里的人已经死了一少半,顾辞久的爹娘就在其中,但队伍的人数不见少,反而是已经有了五百多,因为整个县的饥民如今都集中在一块了——也别用现代一个县城的人口数量跟古代一个县的做对比。

顾辞久知道饿是什么滋味的,但他从来没饿到这个地步,整个内脏都仿佛烧融化了一样难受。他的手脚从没像现在这样虚软,他的呼吸困难,脑袋晕眩,就连眼镜也该也有夜盲症在这夜里什么都看不清。

这是个快饿死的少年人。

没等顾辞久更适应这个身体,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捂住他的嘴,另外一双手先是在他肩膀上抓了一下,进而掐住了他的脖子。这两双手都是枯瘦,无力的,可它们是成年人的手,这就足够对付顾辞久这么一个虚弱的孩子了。

他们要杀了他,这能节省每天分出去的一份口粮,甚至还要干脆把他变成他们的口粮,那许多人就能吃上一口饱饭了!

顾辞久没一会意识就开始模糊了,可他先是听见了一声女人的惨叫,掐在他脖子上的手放开了,捂住他口鼻的手也在背后人“孩子他娘!”的叫声中放松,进而也松开了。有一双小孩子的手拽住了倒在地上,努力的把他朝着一个方向拽,顾辞久一开始动弹不得,等他稍微能动,立刻配合着那只手一起移动,直到抓住了那只手……

顾辞久【师弟……】

营地乱了起来,男人和女人的惨叫响了起来,更多的人被卷了进去。这些逃荒者都都是营养不良的人,也都是夜盲症,他们在黑暗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是有人行凶,还是有鬼杀人都不知道,只直到惨叫是危险,每个人都努力的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家人,可结果只是让看恐慌和混乱一步步的蔓延看来,就像是军队的营啸,

顾辞久和段少泊在一片混乱中逃亡,他们其实已经到了人群的边缘,但只能在营地的最外围绕路,没有彻底逃开。因为从他们离开村子逃荒开始,就有狼群和野狗群远远的跟在队伍的后头,只要是倒下了的,不管是死了还是累了,就会成为这些畜生的盘中餐。

他们两个现在的状况,一旦离开营地,就是被拖走变成野兽粪便的下场。

终于黑夜过去,在天空亮起来,人们恢复了视觉的同时,混乱也逐渐平息了下来。但已经迟了,放眼望去,地上到处都是尸体。饥民们只有少数人身上带着防身的柴刀和棍棒,大多数人没有武器,且为了保暖,饥民们都是人挤人人挨人的休息,那种情况下,就算有兵刃有功夫,也施展不开,跟多的人攻击对方用的都是手和脚,还有牙齿。

幸存下来的人也不少,可多是一身一脸的鲜血,还有人趴在地上啃咬着尸体,不知道到底是已经彻底的疯狂,还是饿得过了头。

顾辞久和段少泊艰难的喘息着,就这点运动量,就险些让两人精疲力尽,可偏偏他们浑身上下一点汗都没有。可两人对视一眼,还是站了起来,夜里混乱,但野兽也不敢过来,如今不乱了,可这么浓烈的血腥味,野兽不过来才怪了。之前是不能走,现在是必须走。

两人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刚走出十几步,从他们要去的方向,就传来了马蹄声,一队顶盔掼甲的军士,快速的纵马前来。看来人应该是魏国的正规军,两人停了下来,走在路边。

军士们让马溜边而来,其中有一人马儿格外高大,他与身边的人细语两句,那人掏出随身带着的干粮袋,将里边的干粮扔向了幸存者,其余的军士不用命令,也各自取了干粮扔给饥民。

顾辞久和段少泊也得了,拿到手才看到,这东西原来是干饼,发面的,有一寸多厚,且硬的厉害。顾辞久拿了块石头在地上把饼砸成两半,给段少泊一人一半。突然边上窜上出了一条满身是血的大汉,朝着他们手里的饼就来了!两人护着饼闪躲,却不让他扑在地上,眼看着饼就要被抢走。

“滚!”刚把饼扔给了他们的军士一夹马腹,马儿蹿了两步,他一鞭子就抽在了这汉子的身上,紧跟着又连续几遍,把这汉子抽得原地打滚,连连告饶,这才停手。

这人临走,却还要看他们一眼,他满脸的大胡子遮住了半张脸,上半张脸上那一双眼睛瞳孔是黑的,眼白却已经发红,阴森森嗜血得很。

“军爷!他吃人!军爷救命!”顾辞久立刻就扑到那军士的马蹄子底下了,段少泊慢了一步,但也紧跟着扑在了一起,高喊着救命。

那汉子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跑。这军士下意识就把挂在马鞍边上的弓箭拿了起来,一箭给这人射了个对穿。

原本得了吃食,安安静静的啃干饼的老百姓立刻骚动了起来。还是之前那头领一样的人物见机得快,立刻带着下属高喊:“我等乃是赈灾而来!粮车就在后头!”否则这就是一场乱子。

领头的军士策马过来,问:“怎么回事?!”

杀了人的军士过去,将发生了什么一一道来:“……是属下鲁莽。”

领头军士一皱眉,看向顾辞久:“两个小子,你们如何说……”

“叔叔,能给我们一口水吗?”顾辞久抬头,脏兮兮还带着血的脸上有两行泪水冲刷出来的白道子。

段少泊昏过去了,上辈子他华为冰冷尸体的模样跟现在的重叠在一起,顾辞久根本控制不住,眼泪突然就下来了。

领头军士看了看两个孩子,再看那大汉。虽然这地方一地都是尸体,但就大汉一个是中箭而死,明显得很,且就算不看他背脊上还摇晃的箭翎,就看他那身材也是雨中不同的高大,这样一个人,除了衣衫破烂,哪里像是逃荒的饥民?

谁是谁非,原因为何,领头军士当即就有了自己的判断。

黑暗中,段少泊闻到了一股香气,那是米粥的香气,浓浓的,稠稠的,热乎乎的那种米粥。他的意识还没清醒,嘴巴已经迫不及待的张开,将送到唇边的勺子含了进去,吞掉了那对现在的他来说,如琼浆玉液一般的米粥。

连着吞咽了三四勺,段少泊才彻底清醒了过来,就看见顾辞久坐在床边正给他喂着粥。

“大……”刚张嘴,又是一勺喂进去了。看顾辞久又舀了一勺出来,段少泊紧紧抿上了嘴唇,不张嘴。

“乖,我已经吃饱了,这是你的。”

段少泊这才继续吃,又吃了两口,他味觉总算是恢复了过来,才发现这还不是寻常的米粥,而是用鸡汤熬的。

“这是什么地方?”

“貌似是一座庙里。”

“庙?”庙里有鸡汤?

“粥是救了咱们的军爷给我的。”顾辞久把手盖在了段少泊的眼睛上,“你若是累了,就再睡一会,我去把碗筷送回去。”

“好,你去吧。”段少泊本来以为自己不困的,还想着顾他们俩通过系统聊一聊这个世界的情况,可顾辞久一走,他就打了个哈欠,本想强撑,可撑不到一时半刻,眼睛就合上了——这身体可真是太疲乏了。

顾辞久出来进去其实花的时间不长,但他回来的时候,段少泊小呼噜都打起来了。顾辞久端详了他片刻,放心的露出一抹笑,转身坐到了长凳上,背靠着桌子,闭上眼睛,把关于这个世界的情况仔细的梳理了一遍。

先说他跟段少泊的个人情况,段少泊就是乡下穷小子出身。顾辞久好一点,家里算是小地主。可是他们过来的时候,家人都已经死在了饥荒中。昨天夜里捂着顾辞久口鼻要闷死他的,正是顾辞久的大伯和大伯母。

就他现在的这个身体状况,若是没有段少泊,怕是真就成了别人的盘中餐了。

再说这个世界……看到世界的情况,顾辞久眉头不由得是越皱越紧。

这个世界的朝代是魏,但不是他在上一个现代世界看到的任何一个魏朝,而是个著书人杜撰的朝代,国家风气类似唐朝,但科举制度已经完善,官制和军制貌似是融合了唐宋明三朝制度的,那么一个大杂烩朝代。

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叫赵书文,他是现代魂穿古代的,在现代的时候,就是个沉迷网络小说的宅男,身体臃肿肥胖,干什么都懒,死于熬夜三天打游戏,大热天一大瓶子冰镇矿泉水下去,心脏病发猝死。

可他魂穿的对象,却是魏国跟他同名的太子赵书文!

一过来确定了自己的身份,赵书文就立刻决定决定图强,立誓把太子做好,把这个国家建设得更好。而作为一个宅男,他也曾经写过网络小说,那时候他很是仔细的查了一些基础工艺的资料,所以烧水泥、烧玻璃、做肥皂、炼钢、造纸、制糖、晒盐,做纺织机等等这些穿越者必做的东西,他都会。

可是,小说毕竟是小说,科技树不是这么好点的。

段少泊在现代世界里狂点科技树没问题,这就跟国家制度、社会本身的科技水平、接受程度,以及领导者本人是有关系的。

段少泊做出科研成果,不是弄出来就完了,他还要跟他他同事们一起,改进这个金属的制造工艺,让它从实验室制品,变成可以大规模生产的工业制品。同时,他们还会对自己的成果进行大量试验,用以测试出他的优略点,以及它是否对人类或其它生命有害。

制作过程中高危、高污染等等,都是要着重提出来的。

国家接到手了他们的成果,即便知道这个是好东西,还要召集相关人员进一步细化,调集人类物力继续从多方面研究研究。因为国家要考虑的,不只是这个东西好不好用,还有使用了它之后,方方面面带来的影响。

换成赵书文,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牵一发动全身,或许那对他来说只是无效率的官僚主义吧?

作为一个封建统治者,他需要的只是下达命令,就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听从他的命令,挖空了脑筋,只为了能达成他的愿望。

赵书文建立出来的工厂作坊,在早期的时候,确实有好的一面。老百姓可以到作坊里头做工,赚更多的钱,开作坊的能够得到钱财,还有更便宜的各种物品出售,但是……

上一章:第85章 下一章:第87章
热门: 狂武战帝 与影后闪婚后 唇齿之戏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小村糙事 情陷矿山 我和影帝接吻续命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慈航静斋覆雨翻云 大唐第一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