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人发现曲晓森在看他, 反而扭过脸来,瞪了他一下。曲晓森在心里撇撇嘴, 觉得这人欺软怕硬, 而且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

这么一来,曲晓森反而真的放松下来了,他又不是跟顾辞久这种大神竞争角色, 他就是跟另外七个人竞争,而这七个人里除了两三个看起来有点底子,其他人应该也跟他一样,是来凑热闹吧?对于直接跟顾辞久这样的人面对面,有的兴奋有的畏缩, 总之是大多失了平常心。

既然大家都一样,那还紧张个屁啊!

半个小时到了, 李导问一句:“哪位先来表演?”

八个人谁都没动, 放松下来的曲晓森干脆举手:“我先来吧。”不管成败,早完事早好。

“可以。”

曲晓森站到顾辞久跟前一鞠躬!还是特深的那种,把顾辞久吓了一跳,抬起来头来曲晓森说:“那个……顾老师, 一会能帮我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

“谢谢顾老师了。”曲晓森笑得嘴角咧到耳根下头了,“那个,我们现在开始吧。”

“好。”顾辞久站在那,点点头。

然后曲晓森就觉得, 这人从电视上看他千变万化的角色,就已经觉得他演技很厉害了, 现在面对面,刚还是那种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经典坏男人,一眨眼就变成了深沉内敛的年轻将军了。

曲晓森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顾辞久:“兄长,我要娶公主了。”

顾辞久露出一抹忧虑:“二弟,公主……当日不过是一时冲动,儿戏之言。”

“可陛下发话了啊。”曲晓森咬了咬嘴唇,“兄长也知,弟……早就心悦公主,如今怎能放过如此良机?成婚后,弟必善待公主,公主必然知道弟之心。想来,兄长也会祝福弟弟的吧?”

“……”顾辞久沉默良久,终究是点了点头,“自然。”

就这么几句话,完事了。曲晓森到下头的时候,还兴奋莫名。忍不住拉着孙毅骏说:“天爷~~顾影帝果然是顾影帝,刚才我那就是传说中的入戏吧?好棒的感觉。”

“呵呵……我也觉得是,你刚才表现很好。”孙毅骏笑的时候脸有点僵硬。

八个人都试演结束,顾辞久是真的挺红的,他们里边有人上去就脸红脖子粗的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也没生气,挺温和的劝解,带着他们过戏。他们这八个人除了一个选中的,其他人这辈子都再无缘娱乐圈,跟他没有交集,可他依旧待人以善。

“这位同学留一下,其他几位同学,很抱歉,你们没能入选。但是也很感谢你们花费了一天的时间,稍后会有小礼物送上。”李导这么说的时候,外头还进来了几个警卫,以防有人撒泼的。

其他没入选的七个人虽然都不甘愿,但也没谁在这里惹事,就是临走的时候都要了顾辞久的签名,另外还签了一份保密协议。

至于被选中的曲晓森,他还呆着呢。

顾辞久帮着搭戏之后就离开了,李导要怎么跟曲晓森说那就是他的事情了,不过回到自己的房间,顾辞久就跟经纪人梁玉阁打了电话:“喂?梁姐,我这遇见了个好苗子,要来看看吗?”

梁玉阁主带顾辞久,但除了他之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艺人。近两年,梁玉阁更是把精力主要放在其他两个艺人身上,不是她怠慢顾辞久,而是顾辞久……真不怎么需要她。

这是个很神奇的艺人,签约的时候就自带流量和片约。之后剧本、综艺、代言就一样接着一样的自己蹦跶到他怀里了,而顾辞久做选择的时候眼光很准,又不贪,很能把得住自己,梁玉阁回忆起两人当初刚签约的时候,都不知道到底是她这个经纪人带艺人,还是自家艺人带着她了。

后来梁玉阁又签了两个艺人,顾辞久也不会像其他经纪人旗下的老艺人那样,看不顺眼新人,反而会帮着带人,还会分资源给他们。所以这三个师兄妹之间,感情很好。

最近,小师妹胡苏苏要退圈了,不是出了什么矛盾,胡苏苏本来就是玩票性质的千金小姐,现在觉得玩够了,她要去继承亿万家业了。梁玉阁就想再带一个新人,不过最近都没看上眼的,现在,气运之子送上门来了。

曲晓森是真没先到天上掉的馅饼直接砸在脑袋上了,能参演如此的大制作。他是没想什么红不红的,他和孙毅骏的住处一下子就从青年旅社进阶到了五星酒店,还有工资拿。满打满算,这一趟旅游,他不但没花钱,还赚钱了。

转天早晨,他从床上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种做梦的感觉。还是孙毅骏拉着他,去帮器材组的人搬东西,手上有了活,他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正搬着呢,就有个器材组的,一脸防备的把他拉出来了:“你谁啊?”

“我……我演员。”这人看他就跟看做贼的似的,曲晓森有点不忿,可一想想到是能明白,这一箱一箱的器械,怕是值不少钱,他这么个生面孔跟着来来去去的,要是把东西顺走,那可就是他们的失误了,说不定以前还真发生过这事。

“你演员你跟我们在这搬器材干什么?去去去!”

“我不知道去哪,也没人告诉我。”曲晓森摊手,经过视镜那件事,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胆子还挺大的。

他这么坦然,倒是让器材组的人脸色缓和了下来:“算了,我带你去化妆去。”

“哎?在酒店化妆吗?”

“嗯。”那人随便应了一声,拉着曲晓森小跑着找到了酒店的大化妆间,把他朝里一推,转身就走了。

曲晓森就又被一只手拉了过去,等坐下的时候,他才发现面前是那种电影里看到的大化妆镜,上下左右都打着光,因为眼睛被光刺到,他眨了眨眼,眼睛还没适应,脑袋就让人抬了起来,也不知道都描描画画了什么,反正作为一个男孩子,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化妆,接着就是脑袋上戴了个头套:“疼!”

“好了,出去坐车吧。”

化妆师们也忙得很,就看这里边来来去去都是人。不过一个曲晓森认识的演员都没有,曲晓森觉得,应该都跟他一样,是“死跑龙套的”的。

“那个……姐姐,坐什么车啊?”

“走走走,我带你去。”有个刚化好妆的大叔拨弄了曲晓森的脑袋一下。

然后曲晓森就跟着这大叔走了,原来车在酒店外边的露天停车场,而且这有好多车啊。

“呵~呵呵~”看着这些车,曲晓森忍不住就傻笑起来了。

那边一定是抗战剧的,鬼子和民党军混在一块。另外一边也是民国剧的,穿着那时代的衣服。那是清宫剧的,都是大辫子。

“头一次来演戏?”边上大叔拉着他上车的时候问。

“嗯。对!对了,叔叔,那些戴了头套但是没穿衣服,不对,是没穿戏服的都是拍古装剧的吧?怎么就古装剧的不穿戏服?”

“古装剧的戏服太麻烦,而且戏服穿上之后,来来去去的很容易弄脏,弄褶子,甚至不小心撕了扯了的,所以除了少数演员,咱们这种群演都是到了地方再换的。”

“也是。”曲晓森一想,那古装都是宽袍大袖的,群演在一块挤挤挨挨的,谁踩在谁下摆上,那还真是很很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大叔挺热心的,一边走,一边给他介绍影城的各个区域,还有路过的店铺,哪家好吃,哪家就是骗人的,还有哪家能经常看到明星。

等到了地方,曲晓森正跟大叔说笑着下车,就听有人叫他:“曲晓森?”

“啊?啊!我是!”

“没事,没事。我是顾哥的助理小刘,顾哥让我过来带带你。”小刘个子不高,挺黑的,曲晓森觉得他大概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不过顾影帝也比他大不了几岁……

“不用,不用!”曲晓森赶紧摇头。

“负责带着你的场务找不着你都快哭了,还说不用?”小刘说着给人发了条微信,大概就是给那个负责的场务的。

“啊?”曲晓森一愣,“我给人惹麻烦了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乱跑的。”

曲晓森没给自己拉客观找借口,上来就乖乖认错。看他这样,小刘脸上的笑真实了不少。

知道下面应该就是跟小刘走了,曲晓森看向刚才那位大叔,想给他道别,谁知道一扭头眼前就多了个签名本。

“签名!”大叔眼睛亮晶晶的说。

“大叔,我就是个小炮灰……”曲晓森有点脸红。

“那你也是演员啊。”大叔依旧眼睛亮晶晶。

曲晓森这下就是脸爆红了,可还是乖乖的给大叔签了个名。

“其实你明天才有戏,今天你是想回酒店玩,还是去看一看现场?”大叔走了,小刘问。

“我去现场!”曲晓森说完了又有点犹豫,“这会不会给大家惹麻烦?”

“这有什么麻烦的?”小刘听说他说不回去,态度更好了,“许多演员没轮到自己戏份的时候,也会在片场看其他人拍戏找感觉的。”

“是,刘哥,我知道。而且我还是什么都不懂的新人,看一看大家怎么拍的,也是临阵磨枪。”曲晓森点头。

“别叫刘哥,小刘就行。走吧。”小刘拿了个工作人员挂牌出来,让曲晓森挂脖子上,带着他进去了。

“哎!”曲晓森看着挂牌摸了两下,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问“刘哥,盛世这么大火的剧,想找演员那不是随便找吗?为什么还要在普通人里选角?”

小刘看他不改口,那也没办法:“展翎在盛世里是男八靠后的角色,可出场再不多,也得拍上快一个月。原来演展翎的演员临到要进组了,出事了。这种时候,两三天之内很难找到一个档期合适的演员,如果把展翎的拍摄时间错后,其他人的档期又都不合适。”

“这倒也是……”

“不过这是我的想法,导演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谢谢刘哥。”其实曲晓森最想问的,是顾辞久干什么要这么照顾他,还派了自己的助理出来找他,不过拿这话问人家,总有一种怀疑别人别有用心的感觉,可他一个普通学生,怀疑人家影帝?他自己都觉得有毛病。所以还是别用嘴巴问,只用自己的眼睛看吧。

路上他们还碰到了其他两个正在拍摄的剧组,结果一问,竟然都是盛世的剧组,只是分开拍摄。曲晓森第一次亲眼看见了传说中的上半截衣冠端正,下半截腿毛飘飘的场景。

“好辛苦……”曲晓森咧了咧嘴,“果然是什么行业都有辛苦的时候。”再一想,这明天就轮到啊本人了,曲晓森的表情就苦得厉害。

“等会。”小刘拉住了曲晓森。

曲晓森就看前边有人拉着高压水龙头正在朝天喷水,曲晓森呆了呆:“这、这是拍雨戏?”

“对。”小刘点头。

前边是一座大殿,一个穿了全身铠甲的演员跪在石阶前头。一身水是凉快了,可这全身的铠甲都湿得透透的,还不如在大太阳下晒着呢……

这场戏拍了二十多分钟,就听导演一声“过!”水才停下,一直跪着的演员才站起来。

曲晓森被小刘拉着,他自己也有眼色,知道现在跑过去,那是给人添麻烦。雨戏过后,里边一群人正忙着收拾呢。

众人帮忙用最快的速度给那个演员把铠甲脱下来,头发也散开,曲晓森这才发现,那人是顾辞久。

没了铠甲,顾辞久就穿着黑色的、湿透了的、贴在他身上的古代里衣,朝一边临时搭起来的小隔间走。

曲晓森看得眼睛根本挪不开,而且他很确定,这附近不止他一个人看呆了。这可是裹得严严实实的湿身诱惑啊……

——喜欢顾辞久的,除了一群颜狗之外,还有肉体饭,更多的是两者兼顾。

等顾辞久进了小隔间,曲晓森觉得,他从没像现在这样,嫉妒顾影帝他老公。真人比影视剧上更有魅力啊!

曲晓森正羡慕嫉妒恨的时候,小刘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习惯就好了。”

曲晓森:“……”地上有洞吗?让我钻进去吧!

又过了一会,顾辞久穿着浴袍出来了,他在边上遮阳伞下头坐下,有个助理给了他一杯果汁,帮他吹头发。

顾辞久喝了一口果汁,对这边招招手。小刘拽着曲晓森过去了,到了跟前,顾辞久示意曲晓森在边上坐下,说:“抱歉,这个样子跟你见面。”

“没有没有没有。”曲晓森赶紧摆手,然后他就发现边上有个场务妹子过来,给了顾辞久一个挺厚的本子,还瞪了曲晓森一眼。这妹子刚离开,顾辞久就给小刘打了个眼色,小刘感激的笑了笑,就去追那个场务妹子了。

“我今天的戏份结束了,正好导演想找个人带你熟悉熟悉。”顾辞久把刚才那个场务妹子拿过来的剧本递给曲晓森了,“这是你的剧本,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

曲晓森一边道谢,一边打开了剧本。同时脑袋里转着刚才的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应该是摸清楚事情的缘由了。

这些事本来不该顾辞久管,而是那个场务妹子管的,可是他被孙毅骏拉着搬器材,阴差阳错让人给当成今天的群演安排了。场务妹子找半天,没找着他,这要是让导演知道,妹子至少得挨批吧?

小刘应该是对没有有意思,顾影帝为了照顾底下人,干脆就把事情接过来了?

顾影帝对他身边的人还挺不错的,不过曲晓森竟然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失落的——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希望我的大神第一眼就看中我然后对我说‘你是特别的’”这种中二的想法。

当然,曲晓森对顾辞久的喜欢完全是基于崇拜,他也是双黄蛋的CP粉,并不是那种拆散偶像家庭的邪道粉。

等头发差不多干了,顾辞久换了T恤和牛仔裤。T恤是粉色的,牛仔裤倒是没破洞了,但它是黑色金边还有好多好多金色的流苏,脚底下是一双金色的凉鞋。

_(:з」∠)_顾影帝自从大一正式与雷霆签约之后,这穿着上也越来越放飞自我,原来粉丝们还觉得是他的形象设计师太杀马特,后来渐渐的,主要是那些真人秀节目的功劳,大家才发现,这真是顾影帝他自己的品味。

不过,人家底子真是不要太好,有颜,有身材,穿成这样竟然依旧让人想舔舔舔。

可惜,这是真人,不能舔……

顾辞久换好衣服的时候,曲晓森也把剧本从头到尾差不多看过一遍了。这要是全剧的剧本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可这只是展翎的个人剧本。

“什么感觉?”顾辞久问曲晓森。

曲晓森看着顾辞久,在想他到底是客气,还是真的想给自己说戏,想想是他主动把照顾自己的事情揽过去的,这要是明天自己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表现得一塌糊涂,那他自己也丢脸,就放开了说:“之前在酒店看那两句台词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个什么爱恨情仇的故事,其实挺失望的,结果看了这些我才发现自己那是想多了……”

大将军展翼的人生,是很曲折离奇的。他小时候,父亲去服兵役,死在外头了。他的母亲当年就改嫁了,他被族人赶出家门,流落街头。而梁武帝是幼年登基,太后把持朝政,他摆出耽于逸乐的模样,要寻市井里的孩童进宫陪他玩耍。

这也就是前几个朝代能发生这种事,后头朝代的皇帝是不可能做出这种“没上没下”的事情的。

当时长安中也有传言,说小皇帝找这些孩童是要阉掉做宠儿的。有爹有娘的百姓人家自然都惊恐万分,只有像是展翼这样没人照管,或是财迷了心窍的人家,才会进宫。

下面这就是大将军开挂般一生的开始,后来武帝逐渐拿回话语权,展翼也有了正式的管制。他生母恰好又死了男人,就带着展翼同母异父的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回来投靠他,展翼把他们都接纳了下来。

甚至弟弟还因为展翼的战功得以封侯,娶公主,三个妹妹也都嫁给了彻侯。

这让一些黑展的人,觉得这大将军就是圣母白莲花。不过以当时的礼教来讲,展翼如果不接纳生母,那是要被说不孝的,若生母跑出去告状,要了他的命都有可能,这也是无奈之举。

可他弟弟展翎娶了公主没多久就死了,因为他三个妹妹活多久并没有确切的记载,所以他的死也就带上了阴谋的色彩。

以这段历史为题材的影视作品其实很多,大将军也有很多面貌,就像曲晓森说的,他一开始以为这是什么三角恋的时候,挺失望的。想着排场这么大的电视剧,结果格局这么小。如果看到展翎的全剧本,才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展翎其实是被宠爱着长大的吧?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母亲和姐姐投靠了哥哥,那时候展翼还是侍卫,但已经因为武帝的信任得赐府邸,应该也是锦衣玉食的。他还有三个姐姐一个母亲,一定是被很好的照顾着的。可他又是寄人篱下的,他的一切都是展翼在战场上拼命得来的,那还是异父的哥哥,又不是亲爹。在展翎长大,意识到这个身份差距后,应该又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嗯,继续说。”顾辞久点头,示意曲晓森一边说一边跟着他走。

曲晓森挺阳光的笑了:“站在展翎的角度,他应该是想要,也觉得自己自己必须要有所作为的。可是他虽然被封侯,皇帝对他又亲切,却根本不拿他当做助力。他娶公主,就是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也是为了更亲近皇帝,但还是什么都没得到,所以这才郁郁而终。展翎是愤怒的,但也是恐慌的,可能还有妒忌,可我不太确定这个度怎么把握。”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诡域直播 此心安处 虫族夫婿不好当 女人的地男人犁 嫂子的诱惑 艳绝乡村 建交异界 娇宠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困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