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这是四人宿舍, 顾辞久、魏涛涛、邱子廷,最后一个就是薛明。前边两个不用说, 邱子廷未来是会跟曲晓森最早暧昧的当红小生, 现在虽然不像顾辞久和魏涛涛这样已经开始演戏,但人家有自己的规划,已经开始谈经纪公司了。

薛明也不是泛泛之辈, 他父母都是演员,自己也是童星出身,但他张了一张特别糙汉还特别显老的脸,想走偶像路线根本没可能。不过他也是个有成算的人,就踏踏实实的走演艺派路线。所以, 对吃瓜群众来说,他们都不认识薛明是谁, 可对圈内人来说, 薛明可是比此刻这宿舍内的其他三个人加起来都有名。

顾辞久把手上装样子的手机遮住,一脸甜蜜的笑着说:“我男朋友跟我说他圣诞节有时间,我们去吃烛光晚餐。”

薛明“卧槽”了一声:“你对单身狗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哎?顾辞久,我们一块……”说一半, 薛明突然手摸后脑勺,住嘴了。

“嗯?”

“没事,没事。我去打球了啊!”他把自己的篮球拿出来,跑了。

“……”从他前后话来推论, 薛明原本这是要邀请他一块去打球?那他突然改了主意是……

→_→又被当成受了啊。

忍不住把镜子拿了出来,顾辞久看了看自己的脸, 明明他才是看起来坏坏的那个,为什么会被当成受呢?!明明上辈子他美成那样,其他人也很清楚他师弟才是内当家的。

“算了,无所谓。”摸了摸下巴,顾辞久懒得想了。

没一会儿,顾辞久收到了孙凯的电话,说下午五点《校园黑白色》官博就要开了,让他去关注一下。另外问他请好假没有,三天后就要开机了。

顾辞久一一答复,等时间到了,光蛋和毛蛋第一时间与《校园黑白色》互关。

本来有人劝顾辞久自己开一个微博,但是让他拒绝了,而且到现在,这个微博上的漫画依然在持续更新着,虽然已经不再是隔日更两期——顾辞久和段少泊一人发一期,而是变成了一个星期,半个月,才会有一期或顾辞久或段少泊的更新。

追更的人不但没有少,反而更多的。因为他们的更新从鸡汤和丧,开始变成了利用微博隔空秀恩爱。

比如顾辞久的更新:

光蛋:“毛蛋,你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是没有长出来一根毛吗?”

毛蛋:“不知道,为什么?”

光蛋:“因为我‘光’想着你了。”

段少泊的更新则更文艺一些,他不再更新四格漫画,而是更新大图,那上面都是以他和顾辞久为主角的各种人物,两位彼此依偎的古装剑客,一坐一站的吸血鬼夫夫,比翼齐飞的一对单翼天使……

画面是要多美有多美,跟像土豆的鸡蛋放在一起,充满了恋爱的玫瑰色,让所有单身狗都在看过这些图之后,忍不住扬天发出一声嘶吼:“汪!”

三天后,顾辞久跟着剧组去拍戏了,而且剧组竟然还回了顾辞久和段少泊的老家T市拍戏。T市在华国半殖民地半封建那时候,有许多国家的租界,如今那已经是历史,可是建筑还是留下了,许多老牌子的中学和大学,用的都是当年挺有讲头的建筑物。

其实帝都也有,不过相比较起来,还是T市的租用费用便宜一些。

这次孙凯拉起来的剧组,也大多是上个剧组里的原班人马。这些人随着《江湖春秋》的播出,身价都有所提升,他们继续接了孙凯的戏,都是出于对孙凯的感激和信任,否则他们现在绝对比《一梦萧瑟》的演职人员更惨。

所以这个剧组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大家彼此之间都挺和谐的,对顾辞久也都很照顾。

“小顾!快!快!赶紧喝一口!”都快冬天了,他们却要赶着拍夏天的戏,孙凯一说过,立刻就有人举着毯子过来把人裹上,还有人递过去一杯热咖啡。

顾辞久喝着喝着,就看见边上过来三个人。在外围做保卫的剧组人员就把人给拦住了,顾辞久蹦起来就跑过去了:“少泊!”

就他这个裹着毯子一蹦一跳奔向男朋友的画面,谁看见谁不说他是小受啊?

他刚到了段少泊身边,身后孙凯就喊:“顾辞久!你约会去吧!”剧组进度朝前,顾辞久今天的戏份本来也拍完了,刚才拍的是本来定在两天后拍摄的黄昏戏,而且也顺利拍完了。

“导演多谢!”回身跟导演挥挥手,顾辞久拉着段少泊先去换衣服了。

他们的更衣室是学校租给他们的一间教室,中间拉上布帘子,男左女右。

换好了衣服,顾辞久看着段少泊身边那两位:“江哥呢?而且你这么快保镖就两个人了?”

“江哥升官了,而且保镖不止两个,还有另外两个等在校门口,车上还有司机。”段少泊苦笑,“便衣和暗中跟着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

顾辞久呆了一下:“你这是干了什么大事啊?”

段少泊:“不能说。”他身边的两个保镖视线也斜了过来。

“明白了。”顾辞久撇撇嘴,“这简直就跟电影一样……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在外边吃了,我们买东西回家做吧。”

“家?”

“我租了个房,本来是想放寒假的时候再给你个惊喜的,圣诞这天作为惊喜也不错。”顾辞久看着段少泊,把自己得意的笑印在了段少泊的唇边。

等两个人总算分开了,边上保镖说:“顾先生,可以请您将租房的地址和要买的东西告诉我们吗?”

顾辞久嘴巴抿了一下,有那么点不乐意,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点头:“虽然我不知道少泊做了什么,但你们给他的保护显然不会是无缘由的,地址在XX小区24门305,至于要买的东西,其实我们俩还没确定,等会在车上我们俩商量好了再给两位写个清单?”

“好的。”

系统【=。=宿主,小师弟,你们两个人都是演技一流啊。佩服佩服。】

顾辞久&段少泊【过奖了,岂敢岂敢。】

本来顾辞久还想给保镖大哥们也备上一份,可是到了家之后冒出来的江哥对他们摆摆手:“执行任务期间,不能吃东西。”

“哦。”上次还能吃东西呢,这次连东西都不能吃了,顾辞久对这段少泊呲呲牙,吐吐舌头,做了个小生怕怕的姿势,他突然想起来什么,又问,“对了,江哥,我能开直播吗?”

“直播?”江哥犹豫了一下,“你们等我问问上面。”

江哥出去问上级了,段少泊问顾辞久:“你想直播什么?”

“最近网上很多人说我是手残,我要给自己正名!”顾辞久抓着刚买来的大白水萝卜,坚定的说。

他是手残这事,光蛋和毛蛋的漫画更新第一期的时候,网友就这么说了。不过那时候他粉还没那么多,他年纪小,说的人很少。可是一晃眼六年过去了,他的粉丝爆炸一样的增长。尤其粉丝们看了六年来段少泊的画,再看看他的画。

Emmm……段少泊那是越画越美,绝逼是专业级别的了。顾辞久的画当年还是蛋的比例多点,近些年已经彻底进化成光土豆好毛土豆了。

“我家爱豆哪都好,就是手残(p≧w≦q)”“知道我家爱豆吗?就是那手残学霸!”

这已经是顾辞久粉圈的跟其他粉打招呼时的日常用语了,不过一般他们在这么说之后,还会加一句“不过我家爱豆的爱豆是个大手子!”顾辞久觉得,他的粉都是间歇性眼瞎,他绝对不是手残!不过他家师弟绝对是大手子。

也没花多长时间,江哥就回来了:“可以直播,但是段研究员在的时候,你直播只能用我们提供的仪器,稍后就有人送来。”

“好的,给诸位添麻烦了,多谢。”

光蛋和毛蛋的微博上很快就更新了一条消息:→_→斗技直播:XXXXXXX,光蛋的正名之咆哮“我不是手残!”

看到消息的粉丝们“啊哈哈哈哈哈”的点进了直播间,想着光蛋不管是做了什么黑暗物品他们都能接受,正好是吃饭的时候,就当是就着他的美颜下饭了。可是刚点开直播间,所有人就都=口=了。

顾辞久举着一根大白萝卜,手握一柄菜刀,只见刀光闪闪,白萝卜变成了纯白如玉的飞天神女。

{66666666666666666666666}

{看、看傻了……}

{卧槽!顾辞久!}

{听人说是演员主播,这怎么变厨子了?}

{好看!转载我大华夏菜刀!}

这还没完,顾辞久又拿出半小冬瓜来 ,在冬瓜上雕刻上流云花纹,把倒扣在一口锅里,神女的脚就卡在冬瓜的底部,稳稳的站着。

{感觉冬瓜不如神女惊艳啊}

{←_←前边的数学不好吧?这是重心啊,重心!}

{神女是前倾的,冬瓜这个底座很小,而且里边没东西,却让神女站得很稳,真是神了。}

{_(:з」∠)_就算是做饭的学霸还是学霸吗?}

加好了火锅底料,顾辞久叉腰看了两秒那个神女,就把它给拿下来了,然后盖上了锅盖。

{2333333333还是吃饭重要,敞着盖子水不容易开啊。}

{咦咦咦??边上那个……那个不是段少泊吧!!!}

{嗷呜!!毛蛋!好久不见!}

{QAQ我们是最幸福的CP党!}

{官方逼死同人!快!让我幸福的死掉吧!}

下面就没怎么炫技了,就是两人一块洗菜,摘菜,然后切菜,切肉。可直播间的人数就没少过,弹幕更是一片鬼哭狼嚎。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两人坐下开吃,才有人发现了什么不对的。

{(`Д)!!咦?!这!这么多就他们俩吃吗?}

{卧槽!好多!}

{说好的才艺秀呢?为什么变成吃播了?_(:з」∠)_}

{看看我买的十块钱盒饭,再看看双黄蛋的一桌子肉、虾、鱿鱼、鱼丸、龙虾丸……}

{想减肥晚上支持了一个苹果的我拿起了钱包,不!我不能这么意志不坚定!}

{(﹃)他们次得好香,一定好好次。}

{刚吃完_(:з」∠)_又饿了}

{有毒!}

顶着无数大喊有毒的弹幕,顾辞久和段少泊吃了美美的一顿。都吃完了,顾辞久一扭头:“哎哟?忘了关直播了。大家以后不要说我手残了哦,你们看我这萝卜削得多好看。”

被荼毒得奄奄一息的粉丝们表示{以后就叫你手残蛋!简称残蛋!}

(^^*)可喜可贺,顾辞久的逗比外号又多了一个。

《江湖春秋》网络播放完结,中间周珩还想借这个炒一把,说之前那些是有人把拍摄的剧情放了出来,恶意诬陷。不过他名声太烂,何元清他是演得好,却只是让观众把角色和对他个人的厌恶都融合在了一块,没人吃他的辩解,他是彻底完蛋,没商量。

这部网剧的网络同期播放量,虽然比不上那些真正封神的电视剧,但已经极其出色了。

无奈还是没有电视台购买第二播放权,因为这部剧,算得上是“三观不正”。最后大BOSS阴无殇是死了,可登顶的是何元清这么一个绿茶,且许多不该死的人也都死了,比如男三,那可是真正的好人。

但是,《校园黑白色》这部剧还在拍摄阶段,就有几家电视台找上门来,表示要是没问题的话,想购买这部剧的首播权。

确实孙凯这部剧是想要拿去上星的,可是他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反正这位孙导是每天都笑得露出八颗大白牙。

不过孙凯也没高兴得昏了头,即便是拍摄期间,他也一直注意跟网友互动,保持剧和剧中演员的热度。

比如顾辞久打篮球,热了撩衬衫擦汗的照片。叶墨良拍摄中崴了脚,咬着牙继续拍,拍完了单腿跳着让人搀下来的动图。曲玉成(江湖的男三,在这里饰演一位勤学努力的特招生)拍夜戏,裹着军大衣睡着了,别人叫他,他哼哼两声,跟只猫一样把脑袋缩到大衣里头了。尤其让人尖叫的是段少泊来探班,两个人抱在一块甜吻的画面。

当然,还有剧组人员之间的互动,反正至少每个礼拜,官博上都有放粮。让人心甘情愿的每天都来官博下面嗷嗷叫着,等投喂。

直到这部剧杀青,正当红的综艺节目《娱乐大爆炸》,主动找上了门来。

孙导当然是笑得嘴都歪了,其他演员也兴奋不已,就跟着孙导上了节目。

他们这个剧组彼此之间都很和谐,在综艺节目上也没有踩谁或者捧谁一说,四个主持人也很能带动情绪,很快就真的跟一群人出来玩做游戏一样了,节目效果非常的不错。

不过,这其中让人翻来覆去看得最多的一段,是节目开始的时候,主持人对节目组的例行采访。

“你们的这个《校园黑白色》一听就是校园偶像剧,还是有这么多帅哥美女加盟的校园偶像剧,你看你们,出了顾辞久之外,其实都已经不是学生了,那重回校园有什么感觉吗?”

孙凯逗笑说他其实四舍五入还是个高中生呢。叶墨良说找回了曾经少年的心态只是可惜时间太短,有点遗憾。

然后就是顾辞久的回答:“当时是在T市拍的,而我们剧中的这个圣安东尼奥学院,也说是那个市里最好的学校,最开始对于这部剧,我是不理解的。”

主持人:“为什么会不理解呢?”

顾辞久眨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很干脆的说:“因为我就是T市最好的中学毕业的啊。”

台上众人&台下观众:“……”对了,忘记了这位是学霸。

“我知道T市虽然也有一些不错的私立学校,可那些私立学校远远比不上公立学校,我不理解怎么会有这种远超公立的私立学校。所以我就去查了,然后我发现,这样的学校华国没有,但是外国确实有,在很多外国都是私立学校远超公立的。”

四个主持人也都点头:“对,确实。咱们国内,说起学校,各个地区排行靠前的都是公立的。”

顾辞久又说:“咱们华国对于读书的理解,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再底层的人,通过读书改变出身,这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外国其实一直到二战,国家经过多次现代改革,但只不过也是从教育被上层社会垄断,变成高等教育和精英教育被上层社会垄断。他们的大学,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是按照学生的分数给学生排位,而是按照学生家族的地位给学生排位。”

“……”有点懵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敢动,不敢说话,只能恭恭敬敬的听着顾辞久说。

“所以在理解之后,我就是感激了,感激我生在华国,不是在华国,我和未婚夫都没办法凭借自己的分数,考到T市最好的学校,更没办法进入心仪的大学。”顾辞久笑了起来,满脸幸福。

“……”这是在被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同时,还被秀了一把恩爱吗?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为什么我忍不住鼓起掌来?!

这一段事后没有一点剪接的被播了出去,看过的观众都表示:6666666学霸拍个戏真的是都跟普通人姿势不一样。

却也引起了人们的争论——为什么有人做梦都将着华国能出这种私立学校?这是想去做奴才吗?还是家里有钱不屑于跟普通人一块坐在教室里?又或者单纯就是小说看多了,真想去这地方找个有钱的傻逼,然后下半辈子自己躺在五百平米的大床上让三百多仆人伺候?

一开始是小规模的,可没想到这争论挺细水长流的,一直到《校园黑白路》在寒假的山药台下午五点半播出,第一、二集播放的时候就小爆了一下。

这个剧还是挺符合时下的争论的,而且剧组颜值远超平均值,就算是快三十的叶墨良,在里头也一点不出戏看着就是个少年人,作为偶像剧全员演技都爆表,很搞笑很青春,逻辑在线,剧情精彩,小爆之后,收视率不但没有跌,还节节高升。

而且一般校园偶像剧面对的都是年轻观众,可是这部剧却也很得妈妈粉欢迎。本来黑白色乏人问津的二播权,这一下子也炙手可热了起来。

段少泊趴在床上,抱着枕头看电视。顾辞久端着个小托盘,坐在船边上:“我真人在这你不看,看什么电视。起来,喝点粥。”

“嗯。”段少泊应了一声,他嗓音有些嘶哑,爬起来时候的动作也不是太流畅。

顾辞久把托盘放段少泊腿上,手搭在他膝盖上头:“疼?”

“不疼,是有点别扭……腰还有点没劲。”段少泊喝了一口熬得粘稠的小豆粥,砸吧砸吧嘴,“怎么一点味都没有啊?”

“谁说每位?”顾辞久把他勺子拿过来,自己也喝了一口,“你嘴巴没味吧?”

段少泊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不是我嘴巴没味,是我舌头还有点木。”

“不至于吧?不过你嘴唇确实还有点红肿。别喝粥了,我给你做个布丁去。”顾辞久端起托盘就要走。

“别!”段少泊把粥抢过来了,“布丁要吃,红豆粥也不能少。行了,你去做吧。”他喝了一口,发现顾辞久还站在那,“对了,把遥控器给我。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没事。”

顾辞久弯腰亲了一口段少泊的额头,这才去做布丁了。

o(* ̄▽ ̄*)o这两只在寒假的第二个星期日里,做了爱做的事情。过程很和谐,结果也很美好,稍微有点美中不足的,就是段少泊不是太得劲。

上辈子他们俩结合时虽然有段少泊散功这码事,但很快就让顾辞久给他补回去了。身为修士,他们俩能掌控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次结合都美满无比。然而,上辈子的经验真不能拿到这辈子的两个凡人身上来用。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热门: 小爷是你霸霸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张公案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 我和苍老师的那些事儿 不想和校霸谈恋爱怎么破 嚣张 琉璃美人煞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总裁爹地超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