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少泊在顾辞久的上铺, 顾辞久站在上床的梯子上,看段少泊:“你没事吧?”

“早没事了。”

“嘴唇都是灰的……”

“顾辞久!段少泊!拿着你们的行李出来!”王老师笑眯眯的喊着, “所有行李, 你们不是不想继续留在一班吗?这就给你们换到二十五班!”

“谢谢王老师。”顾辞久也回她一个笑眯眯,转头就跟段少泊说,“你直接跳下去, 你东西我给你收拾。”

“好。”虽然觉得顾辞久这是宠他有点过头,但段少泊这时候也没继续逞强,反正就军训而已,他们也没啥大件的行李。

三下五除二,顾辞久把东西收拾好, 重的他背着,段少泊端着俩人的脸盆, 挂着两人的水壶。

一个军训宿舍里头八个人, 除了孙烨,其他人是真都觉得王老师这么做过分了——大家都晕车了,虽然就下车放风的那二十多分钟,可都受了顾辞久的照顾, 别管一开始对他的印象是啥,现在的印象都很不错。

可只要跟王老师提意见,就被瞪回来。他们才刚从初三升到高一,还都是乖孩子, 无比尊重老师的权威。尤其班里的1和2已经被转到二十五班去了,他们好不容易考到二中来, 可不是想跟那些走读生为伍的。

两人被换了个宿舍,结果竟然还遇见了个熟人。

“赵碾?”就是初中时坐在两个人前头的赵碾,赵小胖。

他们进宿舍的时候,赵小胖正躺在他那床位上装死,一听声音,赵碾也窜了起来,看见他们俩笑咧了嘴。

王老师把他们送到就走了,留下的是二十五班的教官和班主任,这位班主任也是女的,看起来比王老师年纪更大一些——王老师大概是三十四五,这位四十朝上了。她看两人的神色倒是没什么负面情绪,就是多一些好奇。

“我姓苗,教化学,以后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苗老师笑了笑,又介绍了一下教官,就没再多话,而是让两个人赶紧进去宿舍了。

也是凑巧,二十五班之前有十四个男生,有个宿舍少了两个人,现在再加上他们俩,正好满人。

老师和教官走了,赵小胖跳起来了:“嘿嘿,本来就是想给你们俩一个惊喜的!哎?不对啊,这是你们给我惊吓了,你们不是一班的吗?”

“那老师非得让我们剪头发,干脆转班。”顾辞久耸耸肩膀。

“卧槽!你们俩牛啊!放明代那就是留发不留头的义士……哎哟!”挨了顾辞久一个脑崩,赵小胖捂着脑袋投降了。

“赵公子,你不是说你以后就是宅在家里与手办为办过日子了吗?”段少泊问。

“呵呵,我说原因你们俩可别生气。”看俩人点头,他才接着朝下说,“我就是觉得,你们俩都奋起了,我的条件比你们好多了……我说家庭条件!为什么这么早就要进入老年模式呢?青春就是得热血一把的,对吧?”

“行!你咱们就一块热血吧!”顾辞久跟着赵小胖一击掌。

不过除了赵碾之外,这个宿舍里其他五个人对他们俩并不欢迎。

二中择校生是三万,按理来说择校生应该比计划生少,但是,反正看那后头是几个班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至于走读生……很多寻常人都不知道还有这种学籍所在学校和真正上课所在学校分开的操作,这就能知道光有钱还不行了,你得有路子、人情和脸面。

——看来赵碾家里的小公司没有表面上那么小啊。

二十五班的学生,那可都是一群不单纯的二代。这样的人从小就享受着最好的资源,看赵碾就知道,他成了三庄的学生,他学习差,那完全就是他自愿的。而且赵碾本质上挺单纯的,否则绝对没人敢欺负他。二十五班里的人也差不多,不过跟赵碾不同的是,他们大多不是自愿来二中做走读生的。

顾辞久和段少泊也不会去没事招惹人家,大家相安无事。

军训十天,说起来挺短的,可是时间过起来还挺长的,而且学到的东西其实不少,军姿、左右转、走正步、匍匐前进,军体拳……

学军体拳这天,教官们还给学生们比划了一番。那可是大多数人第一次真正看到这种格斗,这跟跆拳道和空手道看起来也是真不一样,好像跟彪悍,也更凶猛。

教官们比划完了,他们那新兵团的团长出来说:“你们有人想上来演演不?”事后想想,团长的意思大概是歌舞表演的那个演。

“报告!我想来练练!”这说话是二十五班的一个学生,叫吴硕迪。这人黑高个,头发没剃光但也剃到了就剩下一层头发茬子,而且是一身的腱子肉。那真是看得大多数男生都羡慕嫉妒恨,同时也看得大多数人都躲着他走,觉得他不像是个好人。

“行啊。”团长挺高兴的让吴硕迪上来了,吴硕迪刚站起来走到棉垫子上头,就扭头指着顾辞久,“段少泊!我看你也是练过的,跟哥们一起演演?”

“吴……”他们班教官站起来了,可是让团长比划了两下,就坐回去了。

“好啊。”段少泊站了起来,活动了活动手脚。

军体拳他们昨天下午学到现在,学了四招式。他们这一届有各种各样拳脚基础的人有不少,可是顾辞久、段少泊还有吴硕迪,是被叫出来做示范的最多的。

不过其他人也没意见,因为看他们打就知道,虽然穿着一样的衣服,身高也差不多,但感觉真不一样。这种不一样,也不是标准不标准的问题,而是有一股子凶性!他们演示的时候,最前排的学生就跟看见教官演示的时候一样,会忍不住身体朝后仰。

顾辞久【咦?为什么不叫我呢?难道是因为师弟看起来好对付吗?】

段少泊【应该不是,这孩子的性格不像是柿子找软的捏的。一会打完了,我问问他。】

教官喊一声:“格斗准备!”

两个人大喊一声,摆出架势。

“开始!”

吴硕迪直接一拳头就打过去了,段少泊抬臂格挡,一拳头就打在了吴硕迪的软肋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段少泊这一拳头打得又准又恨,中了一拳的吴硕迪疼痛还是其次,主要是这一下让他瞬间窒息,然后眼前一黑,直接就厥过去了。

不过段少泊也有分寸,吴硕迪倒在垫子上的瞬间,人就清醒过来了。

下面刚观看了教官精彩格斗的学生们,还等着看自家同学的世纪大战呢,结果这么一下就完事了?许多人就喝起了倒彩,还有说打假拳的。

就教官们和吴硕迪自己知道,哪里是打假啊,根本就是两个人的能力相差太多,就跟说书的一样,非一合之将。

段少泊跟教官一块把吴硕迪拉起来:“没事吧?”

吴硕迪摸摸胸口,有那么点疼,可不是很严重,人家这力道控制得是真好:“没事!”他对着段少泊比了个大拇指,“你是真有能耐,我服你,之前我相差了,跟你道个歉。”

段少泊跟他一击掌,两人一块下去了。至于依旧不停的倒彩?让他们喊去!

走的过程中段少泊问了一句:“我知道你看我们俩都不顺眼,你怎么不找顾辞久?”

“啊?”吴硕迪疑惑的顿了一下,这回他对着段少泊比了个小拇指,“他不是你这个吗?我这么能对女……小受动手?”

顾辞久:“……”

段少泊:“……”

系统【这家伙……是评脸分攻受吗?好看的就是受?】(内芯里已经笑疯)

“兄弟!”吴硕迪坐下的时候,顾辞久噌的就一胳膊甩他脖子上,把他给勾过来了,“你可不能有性别歧视啊!别说我还是个男人,我就是个女的,一样能打得你起不来,信不信?!”

“别别别!”吴硕迪是被吓着了,就像是古代时候让女大王抓上来做压寨相公的迂腐小书生,这叫起来嗓子都有点尖了,“兄弟!我的错!我的错!”

顾辞久一看他这熊样,也懒得理他,干脆的放了手。吴硕迪立刻松了一口气,弄得周围看得见,听得见的学生一阵大笑,

他们俩在这个班里除了赵碾是挺不招人待见的,因为其他人并不把这两个家里没钱又学习好的家伙当成跟自己是一国的。还有跟吴硕迪这样的,觉着两个人把自己从一班折腾到二十五班来,是没事作死,挺反感他们的。可这吴硕迪的找事,反而算是给两边破冰了,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依旧还是很单纯的。

等到晚上训练结束,八个男生一边泡脚,一边闲聊。原本那五个是不理顾辞久和段少泊的,这时候也主动搭话了

“段少泊你怎么那么强啊?吴硕迪家里是这个的!”说话的男生做了个戴帽子的动作,又在肩膀上点了点,“他爸已经是大校了,他从小就是给操练起来的,然后一拳头就让你打倒了!”

他们可是知道吴硕迪绝对不会干作假的事情的,谁那么大面子啊?!

“他教我的。”段少泊指了指顾辞久。

“我们俩也是从小让人操练起来的。”顾辞久举了举拳头,“实打实的。”

“你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古惑仔吧?”有人眼睛就亮了。

“曾经想那么干,后来发现这条路在华国是真没什么将来,所以我们就转行当好学生了。”

“怎么能说没将来呢?古惑仔多帅气啊!”

顾辞久和段少泊就一块笑起来了,段少泊说:“如今这个世道,确实有混子,但真闹大,闹厉害了,那就是找死了。而最底层的混子,生活其实非常的困难,康庄大道就放在眼前,为什么要去走邪路呢?”

“……你们俩多大年纪啊?这话说得跟我爸一样。”

“我倒觉得像政治老师说话……”

刚还觉得这俩人挺酷,结果其他人发现这俩好像是俩书呆子,顿时觉得不好玩了。

几人出去倒了水,回来正要睡觉——他们也不想啊!可这地方十点熄灯!他们房门就打开了,教官站在外边:“段少泊,要跟我们出去练练不?”

“要!”段少泊还没说话呢,其他那五个人先爬起来了……

于是他们这一个宿舍里的人,就跟着班长偷偷的遛出了宿舍,跑到隔壁楼去了。这边一楼是食堂,二楼是教官和教师宿舍,器械室等等。

一群教官都在器械室里头等着呢~

给二中军训的,其实不是军队,而是武警——所以二中就特羡慕X华和新O,那俩学校对口军训的一边是炮兵,一边是海军,炮兵那边据说是能让他们看到坦克,海军是能上小军舰。他们这边也就是军训最后一天能摸摸枪,打五发子弹。明明他们比二中差了那么一点点啊,为什么反而待遇更好呢?

白天的时候,就有几个教官见猎心喜了,但这又不是军校,军训教官大庭广众之下跟学生对打不是个事。把学生打了不好,让学生给打了那就更不好了,所以就晚上偷偷的跑过来叫人了。

他们到的时候,吴硕迪那班的人也到了,换句话说,二十五班的男生都在这了。吴硕迪正从垫子上让人拉起来,可明明是被打倒的,他还笑得傻乎乎的。

然后段少泊就让教官拉着对练去了,顾辞久就有点奇怪的凑到吴硕迪旁边:“你不是军人世家吗?那不应该常常在军队里跟人练习吗?”

吴硕迪虽然看顾辞久凑过来很夸张的躲了一下,而且顾辞久的问题让傻笑从他脸上瞬间消失,但他还是很老实的回答了:“我们家是军人世家,可我爸不想我当兵,我那都是自己练的。”

“?”

看到顾辞久脸上的问好,吴硕迪笑了一下:“对,是挺少见的吧?别人家都是逼着孩子继承家业,这还有逼着不继承的。不过也不怪我爸妈,我前头还有一个表姐一个堂哥。表姐是一次抗洪时没的,堂哥是西边没有的。表姐连尸首都没有了,堂哥好点尸首就少了一条腿……我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军二代怎么样,我们家和我认识的家里,从军的军二代,不好当。”

话出口吴硕迪才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吐了吐舌头,扭头去加油了:“教官!打他下巴!哎哟!教官怎么被打了!”

段少泊对战了两个教官,一胜一败,然后他就退下来了。然后,顾辞久跟上,也是一胜一败。毕竟他们俩还是十六岁不到,之前沉迷网络不可自拔,还营养不良的少年人,体力跟上不。教官其实也留手了,别说是一招毙命的杀人招式不能用出来,就是朝脸上的都不能招呼,否则第二天让人家孩子怎么解释?

其他男孩子自然也上了,可都是让人家教官一下子撂倒。但众人依旧兴致勃勃,毕竟是男孩子,也还是学了两招真功夫的。

一群人就这么闹腾到了快十二点,教官带他们去了教官用的洗澡间,然后悄没声的把他们都送回去了。

再过了两天,军训结束,临别的时候,男孩子们在车上都哭成了泪人,尤其是吴硕迪,那么个黑大个,哭得不断的打嗝,鼻涕都流出来了,

军训回家休息一天,然后,包括顾辞久和段少泊在内的孩子们,也就正式开始了他们的高中生活。

“顾辞久,你在看什么?”下了课,赵悦在从顾辞久身边路过了三次之后,终于鼓起了问话的勇气。

“嗯?《史记》”顾辞久把书合了一下,让她看书皮。

继政治之后,顾辞久又迷上了历史。

“我看你从开学就在看这本书,很难读吗?”

“不是,这是我第三次看这部书,它不难度,相反,很有意思。”

“这样啊?能给我讲讲吗?”

“可以啊。我现在看到的这个是《吕太后本纪》吕后就是汉高祖刘邦微末时候的妻子,她本身是一位非常具有政治智慧的女性,史书上说她‘佐高祖定天下’。即使汉代女性的地位并不低,被用一个‘佐’字,也说明……BLABLABLA”

“顾辞久,你讲得真好,我、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赵悦跑了。

段少泊凑过来说:“你也真坏心。”

高中没有同桌,都是单人桌,但不妨碍中午休息的时候两人把桌子并到一起。

顾辞久凑到他耳朵边上小声说:“我坏心?都知道我名草有主,尤其还是个小受,这姑娘还凑上来,我已经很耐心了。”

名草有主这四个字段少泊听得挺开心,可是小受是什么鬼啊?

段少泊趴桌上开始狂笑,耳朵都笑得红了。顾辞久一条胳膊靠在桌上支着自己的脑袋,另外一条胳膊抬起来,就去捏段少泊笑红了的耳朵

后来段少泊不笑了,却没从桌上起来,依旧趴着,只是歪过头来看着他,脸上挂着笑,眼睛因为刚才笑出来的泪水变得亮闪闪的。

顾辞久看着他也笑,俩人就这么深情对望……

原本午休时候,班里挺乱的,可是渐渐的,这班里就安静了下来,有人是尴尬,有人是向往,有人是反感,还有些人甚至是害怕,不过这时候都没人去打扰这两位。直到顾辞久和段少泊就这么趴在桌上睡着了。

下午,他们上次月考的卷子判出来了。数学最先上,自然也是最先公布成绩的,别管中午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所有人看着他们俩都是经典的[快来看上帝.jpg]!

“又不是偶像小说,你们俩太夸张了。”吴硕迪坐在段少泊后头,这时候身体前倾看着段少泊的分数,“又是一百五……”

“大概因为我们不是凡人吧。”段少泊笑眯眯的说了真话。

吴硕迪笑出了声,让数学老师瞪了一眼,他赶紧坐了回去。

等到下课,许多人都来借这两个满分变态的卷子,好改错——老师虽然讲了,但有些地方老师讲的时候他们还明白,可是撂爪就忘,这俩人的卷子就清楚多了。

赵碾太胖,一个人占两个人的地方,被其他同学一直裁决赶了出来,他也不着急,反正他能把这俩人的卷子借回家慢慢看,于是就凑过来跟两人说闲话:“两位大神,下半学期就重新分班了,你们俩要回去一班吗?”

现在全校都拿一班当笑话呢,不是说一班是最好的班吗?怎么年级一二名在二十五班呢?而且这一二名还是你们自己扔出去的,好不好笑?

“不回去。”俩人一块摇头,他俩的头发都长得更长了,两人的发丝都是又黑又细的那种,没烫过没焗过,也极其顺滑漂亮,就拿根最简单的发圈扎在脑后。可连最直男的吴硕迪都得承认,那可是真好看。

——于是他们班不少女生,还有男生前段时间都留起了长发,不过男生很快就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女生倒是有不少保持了下来,现在都是一条很马尾。

“牛掰!”赵碾比了个大拇指。

“本来就该不回去!一班那书呆子班还是好地方吗?我们二十五班什么地方比他们差了?”

“对啊,他们学习好有个屁用!毕业了也是给我们打工的!”

“呸!就你这样,不把自己赔光了就好了。”

“赔光了就赔光了!大不了小爷到时候当个寓公去!收租金当宅男,一样过得逍遥自在!”

“都说赔光了,哪还能让你当寓公啊~”

“两位大神,寒假的时候能帮我补补英语吗?我明后年大概就要去美国了,别的都好说,口语不过关太憋屈。”

“你都要出国了,还跑二中来干嘛?白占了个名额,没事闲的啊?”

“我当时也这么跟我爸说的,没办法,我爸非得要我来,不知道占了谁的名额,那可真是对不起了!”

“卧槽!你这是说对不起吗?两位大神,求帮补数学!工资丰厚,包吃住!而且是住在我家K市湿地公园边上的别墅哦~”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热门: 咬上你指尖 我的老师美如妖 鱼不服 死亡万花筒 乡村活寡美人沟 白领男办公室情事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空房少妇 乡村艳事 全面晋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