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压缩(9)

上一章:第81章 压缩(8) 下一章:第83章 论文(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浔如实告诉了蝴蝶夫人。

蝴蝶夫人:有多不能见人?让我看看。

林浔硬着头皮把微博id发给了夫人。

如果这个微博上的内容被公之于众, 那他这个人无异于得到了社会性死亡。

他们会发现这是一个柠檬精, 每天都在叨叨一些“为什么他们都有猫, 我没有”“Lo到底是什么东西?”之类的酸言酸语。

他们还会发现这是一个舔狗。一天到晚都在嚎叫“Glax天下第一”“东神天下第一”“男神的代码是最好看的”, 有时被老婆粉带偏, 还会发“老公也台厉害了吧”——这类内容占了百分之九十。

他们甚至还会发现一个程序员的深夜嚎叫。

“还是跑不动,我厌倦了。”

“交了一篇论文,柑橘不好, 我又制造了一片学术垃圾。”

“Jef算法好用。”

甚至,还有一些鸡零狗碎的日常。

“这家餐馆还是手写点单,安全点了一份蘑菇,后来不想吃, 用//注释掉了,结果上了十一盘。”

当然, 其中也有一些真知灼见, 甚至计算机和数学相关的科普文章,但要在垃圾信息的汪洋大海中捞出。林浔对自己的微博稍稍回顾,迷惑于自己怎么有那么多话要自言自语。

回想开这个号的初衷, 是他的所有社交账号都被同学朋友知道,稍微发一点东西就被关注, 其中也不乏孜孜不倦的追求者,于是他就不发了。

但是, 又有些话想说, 想说给什么人听, 可能有点寂寞, 又或者是精神压力比较大。

不管了。

半晌。

夫人回答了。

蝴蝶夫人:你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蝴蝶夫人:扯你耳朵。

一只快乐的指针:。

一只快乐的指针:我开小号来得及吗。

蝴蝶夫人:小号多没诚意,现在就挺好的。

蝴蝶夫人:崽啊。

一只快乐的指针:qwq

蝴蝶夫人:你是真的喜欢东君呀。

一只快乐的指针:其实我只是搞到真的了。

但是蝴蝶夫人的话让他想到了一些东西。

一只快乐的指针:这样,夫人,你可以晚点发吗?

就这样和夫人商议一番后,话题终于转移开。

蝴蝶夫人:最近这片地方不太平,应该会有大型魔物现世。

看来修真界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蝴蝶夫人:你尚在筑基期,最好不要参与。

一只快乐的指针:其实我好像快要突破了。

蝴蝶夫人:?

蝴蝶夫人:???

林浔发了一个无辜挠头的表情。

蝴蝶夫人:我从未见过修炼这样快的孩子。

林浔开始发送卖萌猫表情。

对于这种情况,其实他是有经验的,而且是丰富的经验。

毕竟,从小到大的学习生活里,老师都会用“我从未见我学习这样快的孩子”这种惊诧态度对待他。而最初的惊诧过后,慢慢就会平静,习惯,最后平常对待了。修真界的长辈们还没有习惯,不过想必很快也会接受了。

唯一让林浔苦恼的只是怎样像长辈们解释自己用键盘攻击的奇怪方式——这东西完全不在他们的固有认知之中。

在林浔的表情包下,蝴蝶夫人没有就他的境界展开深谈,而是话锋一转:我处理好这边的凡人了,现在要探查这片城区,暂时不能回去。不过我叫了南海孤山君来查看那变鱼的孩子的状况,你们先别离开。

一只快乐的指针:好,谢谢夫人。

祁云抱着救生圈飘在水面上,头发湿漉漉,整个人左脸写着无,右脸写着助。

祁云:“那我要一直待在池子里了?”

林浔:“是。”

祁云:“我睡觉也这样睡?”

林浔:“鱼怎么睡,你怎么睡。”

祁云:“那我半夜从游泳圈掉出来怎么办。”

林浔:“被淹了你会醒的。”

祁云:“那我就淹死了。”

林浔:“浴缸欢迎你。”

祁云无话可说了,似乎低头思考。

半晌,他抬起脸来,奋力扑打了几下尾巴,脸上神情如丧考妣:“那我也不能去公司了,不能发视频了,我们还要组团出道,我怎么办?我不是人了,我偶像要做不成了。”

林浔坐在游泳池的躺椅上,悠然抱着猫:“其实你因祸得福。”

祁云:“怎么说?”

林浔:“夫人用幻术影响了那些人的记忆,让他们认为只是看到了一个仙侠奇幻片的拍摄现场。但是,已经有视频发到网上去了,还有热搜,大家都看到了你的人鱼造型,这个实在没法解释。”

祁云尾巴直挺挺垂下去。

林浔:“夫人只能把她工作室正在拍的一部剧的一个鲛人角色给你,这样就解释的通了——鲛人好像就是人鱼吧。”

祁云尾巴猛地一卷,

“真的?”他往岸边游了一大段:“你不要逗我。”

林浔:“没有,一会儿工作室就发声明了。”

祁云嗷了一声,整个人往后一个倒仰,又差点栽进游泳池里去。

他:“我是不是要火了。”

林浔:“醒醒,那个角色总共也没出场几分钟。”

祁云:“但已经足够把我的帅气展现出来。”

林浔就看他这个样子非常不顺眼。

他道:“别的人鱼一哭,眼泪就会变珍珠,你会吗?”

祁云闻言还真的低下头,扁了扁嘴,好像是试图哭出来。

然而,两分钟过去了,他脸上神色几度变化,扭曲至极,就是没有哭出来,甚至还像在笑。

祁云终于一声笑结束了这次失败的尝试。

“三分钟前我会哭出来,”他笑得猖狂的很,“现在不会了。”

就在这时,孤山君西装革履地来了。林浔知道他的凡人身份是一个功成名就的博物学者,但同时也是南海剑派的一位真人,他成名于一招“孤山不孤”,但与此同时,他博览群书,精通各种奇淫技巧,又是仙道中的一大术法大家。

孤山君来得很快。

孤山君迷惑得也很快。

“真是闻所未闻。”孤山君对着游泳池里的祁云,评论道。

他用灵力把祁云牵过来,又仔细探查了他的尾巴:“剑修的个人意志,果然有其特殊之处。水鬼吞他未成,竟被他反噬,占领身体,只是魔气深重,化为鱼尾。若能将魔气全部祛除,或许能够重获人身。”

说着,他看向常寂:“常寂小师傅是佛家弟子,最克魔物,若每日为他驱邪,想必可行。”

常寂垂眸,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好。”

过一会儿,只听他淡淡道:“我是单人宿舍,带独立浴室,但没有浴缸。”

话不多说,佛家弟子慈悲为怀,没有就买。

祁云不好出门,林浔就和常寂出门买了一个复古浴桶——一个做成古代木浴桶样子的大浴盆,并搬到师兄的宿舍。

博士生的宿舍果然和本科生不同,一个窗明几净,设施完备的单间。阳光通透,整洁的房间里,素色床铺上挂了白帐,书架上放满佛家典籍,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停在一个电子文献库的界面,空气中似乎有淡淡的佛檀香息,让这个地方一下子宁静起来。

他们将浴桶安置好,紧接着又开车把祁云接过来,车停在宿舍楼下,用袈裟把人鱼裹好,找一个人少的时机,迅速把人抱上楼。

——饶是这样小心,还是被隔壁正推门出来的一位博士生多看了几眼,他目光审视,仿佛在思索这两个人是不是在杀人抛尸,毕竟博士这个群体,是出了名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出来。

好在这位邻居只是多看了一眼,没有再多事,祁云平安地被送进浴桶中,放好水,再安排一部手机,这人终于安静下来,开始在塑料小黄鸭的陪伴下刷视频——小黄鸭是买浴桶时商家赠送的。这东西不开口的时候倒也赏心悦目。

安置好人鱼,林浔也就打算走了——至于祁云怎么和常寂师兄相处,那就要看他的态度了,林浔预感祁云可能会在师兄的制裁下改掉满口胡言的毛病。

走前师兄给他泡了茶,但林浔心绪不宁,也没喝出什么味道来。

——折腾了一天,已经是傍晚了,但东君还没回信。

正当他打算回住处的时候,手机“喵呜”响了一声,是指针的叫声,他给东君设的提示音。

是个电话。

林浔戴上耳机,接起。

东君冷冷清清的嗓音在听筒里响起:“在哪里?”

林浔:“在P大,和一个师兄在一起。”

东君:“你不是隔壁毕业的么。”

林浔:“串门。”

为了撇清勾勾搭搭的嫌疑,他又道:“师兄搞佛教,是和尚。”

那边似乎笑了一下,但声音的质地仍然是让林浔心中有点打鼓的沉:“你的朋友各行各业都有。”

好了。

东君肯定是看见热搜了。

他顺手一刷,看到网友们的说辞越发往“小花瓶jio踏数条船”上靠拢。

林浔避重就轻:“我打算回去了,你在哪?”

“我在附近,”东君道:“地址发我。”

那边祁云已经开始打游戏了,并开始骂队友。

常寂微蹙眉头,最后似乎忍无可忍,推开了浴室门。

林浔则戴好口罩下了楼,没过一会儿,东君的车就停在他面前。

进了车里,他没说话,指针也一声不喵。

东君却似乎一切如常,道:“晚上想吃什么?”

林浔:“都可以。”

车辆缓缓启动。

就像一个平常的晚上,去共进一个平常的晚餐。

但是越是这样,林浔越是觉得不安宁。

最终,车开到半途的时候,他道:“你看到网上的消息了吗?”

东君语声淡淡:“看到了。”

林浔小声道:“并没有,是个误会,我和棋云只能勉强算朋友。我们之前有点过节,我捉弄过他。那次选秀节目,我是陪一个邻居去的,然后正好看见了他,我不知道他是搞这一行的,感觉很巧,就……”

他没说下去,因为东君踩了刹车。

不是慢慢踩的,是忽然一停。

东君转向他。

东君摘下了眼镜。

修长五指将镜架复位,然后搁在一旁。

那双眼睛,形状漂亮的,墨黑的,平时对视的时候,会有一些温柔的光泽。但是没有这种光泽的时候,你才会注意到它的形状,眼尾略微有些上挑,略微窄长的形状,漂亮是很漂亮,但也是很有压迫性的一种。

——尤其是当他注视着你的时候。

林浔垂下眼:“所以只是个误解。”

“我知道,在处理。”东君道。

林浔微微有些错愕,他抬起眼,看见东君又是自己挺熟悉的,温和的样子,像是有黑白两个状态一样。

东君看着他:“但是我有时候脾气不好。”

林浔:“啊?”

东君倾身靠近他,气息陡然近了,这时的东君虽然看起来正常,但仍然让林浔感觉到些许危险。其实在一天前,他给薛新打电话而东君不允许他说一句话的时候,他就隐约察觉到男神在某些方面绝非善类。

他轻轻抓住东君的手臂。

“我会注意控制自己。”东君的手按住了他肩头,嗓音在他耳边响起:“所以你也不要再提了。”

林浔:“那你生气了吗?”

“没有。”

林浔:“但我觉得你有,我可以解释清楚的,我和棋云完全是……”

东君抓住他肩头的那只手收紧了,林浔觉得有点疼。

完了,又切状态了。

所以到底是被什么触发的?因为他提了祁云的名字?

林浔闭嘴了。

他就着这个姿势,轻轻亲了亲东君的颈侧,又用鼻梁蹭他的侧脸,软声道:“我不说了,你别不高兴。”

东君抱了抱他。

林浔主动去和他接了个浅浅的,安抚性的吻,然后余光看见了时间。

“等等,”他从东君怀里出来,拿起了手机,点开夫人发过来的一个链接。

蝴蝶夫人:@一只快活的柠檬精,@棋云和他的剑,师兄弟的感情一如既往地好呢,两个孩子是师兄弟也是好朋友,希望大家不要发散思维了,不然我们小朋友的家长会生气的,哈哈。

底下的评论又变风向了,第一条评论也是个熟人,是酸菜鱼。

一条酸菜鱼:蝶姐都出来了,所以谁能告诉我这个小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举起手机给东君看:“你看。”

东君看他一眼。

林浔触电般收回手:“对不起,不是这个。”

他从这个艾特里点开自己的主页。

id:一只快活的柠檬精。

个人简介:今天也是喜欢东君的一天。

他把手机再次推到东君面前,声音里带了点儿鼻音:“给你看,但是不准笑。”

推荐热门小说C语言修仙,本站提供C语言修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C语言修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1章 压缩(8) 下一章:第83章 论文(1)
热门: 龙图案卷集(鼠猫同人)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引琅入室[娱乐圈] 寒剑栖桃花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死神的新娘 重生之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