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压缩(2)

上一章:第74章 压缩(1) 下一章:第76章 压缩(3)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耳朵尖, 是指针的敏感区域。

林浔撸猫的时候, 一旦碰到耳朵尖, 指针耳朵就会支棱起来, 往后躲, 再碰几下,它就要咬人。

这种情况换到林浔身上,其实……一样。

他当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下意识里抓紧了东君的手。

东君的动作却不止于此。

舌尖抵上他的耳垂,寸寸厮磨,细密的电流从耳垂放射而出遍布全身,要不是咬住了嘴唇, 林浔觉得他得喘出来。他全身都软了。

薛新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学长?您在听吗?”

“在听,我……”林浔只想迅速结束对话, 但是刚一开口, 东君的手臂就环住了他的腰,他尾音立即变了一下调,不敢再说一个字。

里面的衣服很薄, 温度和触感透过薄薄一层衣料透过来,林浔整个人都绷紧了。

比起碰腰, 林浔倒宁愿他碰耳垂了。

薛新:“学长?”

手握住他腰侧,似乎漫不经心地滑过。

林浔闭了闭眼, 颤了一下。

——他把电话挂了。

通话挂断的一瞬间, 他轻轻吐了一口气, 下一刻就被人翻过来, 按在办公桌上。

五指被分开,压住,十指交扣,手背抵在桌面。

身体被禁锢住,很激烈的一个吻,没有一点余地,并不温柔,攻城略地一般的进犯。

终于被放开的时候,林浔喘着气,他身体还是软的,缺氧,眼前的东西都微微模糊了。

他眨了几下眼,面前东君的外貌终于清晰。

这人看着自己,微垂了眼睫,神色中看不出什么,就像他刚才什么都没做一样。

林浔觉得自己知道他这是为什么。

他觉得自己该有点生气,但对着东君这张脸,又生不起气来。

他最终只能道:“……你好烦。”

东君还是抱着他的那个姿势,俯下身来,亲他眼角。

林浔被他弄得有点痒,笑着躲了躲:“我没打算和他玩。”

东君:“嗯。”

——腰上的力度这才放松了些。

这个人怎么这样。

莫名其妙地,林浔还品出了点儿可爱,他觉得东君真实了一点。

他看东君。

东君也看他。

呼吸咫尺相闻,林浔又被按了下去。

这次的动作温柔了一些,但这个姿势实在太过危险。

察觉到些许苗头的时候,林浔艰难地偏过头,喘了几下。

他:“这是办公室……”

东君伏在他肩上低低笑了几声。

林浔被他拉起来,重新安放在椅子上。

林浔打量东君——他色泽偏淡的薄唇终于有了点血色,衬得整个人都不像人了,轮廓刹那鲜活起来,危险呼之欲出,像千年道行的妖,万年修为的魔,你只要闭上眼睛,下一秒就会被他拆吃入腹。

林浔眨了眨眼睛。

东君眼里笑意隐约:“……我不是禽兽。”

林浔心说刚才您可像了。

东君拿起桌上的眼镜,戴回去。

那股有点偏执的霸道就这么被一副眼镜压了下去,消弭于无踪。但是与此同时,他整个人的气质也疏离起来,又变回那个高高在上不理凡俗的男神了。

林浔给他理了理领带。

薛新又打了电话,他给挂掉了,回了个短信,表示自己现在不方便接电话,因为项目规划等种种原因,也没有和您合作的意愿,抱歉抱歉。

东君:“在看洛神?”

“嗯。”林浔看回屏幕。

刚才在桌子上闹了那么一出,不少文件被压乱了——不过桌面够大,他的电脑没有被殃及。

“我觉得它有点奇怪,比我想象中还要聪明一点,不排除……”正说着,林浔的眉头皱了皱。

在薛新那一通电话打来之前,他发现了一串不太对劲的代码,正打算研究——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把光标停在了那里。

但是此时此刻,他再看向那里,却发现那只是一串平平无奇的代码,和上下文都非常和谐。

他抿了抿唇。

说实话,其实在意料之中。

“但也不排除有什么我没发现的因素。”他语气如常把话说完。

东君:“所以得出结论了么?”

“得出了。”林浔关掉界面:“它偷偷学习了外面的东西。”

东君:“很厉害。”

“是挺厉害……”林浔小声嘀咕:“东神都花二十万买它呢。”

东君笑意深深:“入股而已,买断……我恐怕买不起了。”

林浔也觉得挺好玩。

“阮芷那天给我打电话以后,我都想好拿到几千万投资以后,怎么雇人,怎么开发外部功能了。”他道:“到今天,按照计划,洛神该变成一个成熟的多功能管理系统了。”

“和外部功能比起来,我觉得洛神的内核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东君道,“就好像你比较重要那样。我其实不太想看到你把精力花在管理员工,或者开发那些锦上添花的功能上。”

“现在我就不会把精力发挥在那上面了。”林浔看着东君,他觉得自己胆子大了:“要把精力花在和您谈恋爱上。”

东君笑。

他说:“这个倒是可以破例。”

林浔从他身上起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问他:“今天做什么?”

东君道:“做一下规划。”

然后就开始做了。

工作中的东君又刷新了林浔的认知。

三个小时的讨论过后,他面前出现一张表格,详细列好了这二十天的任务,精确到四分之一天。

要不是林浔提出“我和我的队友们时间观念其实没有那么强”,他甚至觉得东君能把任务精确到每小时。

好。

老板就是老板。

和他一起做计划的同时,东君的办公室也会有别人进来——大多数是签个文件这种操作。中午的时候,他们又腻了一会儿,下午继续在工作中度过,林浔不得不承认自己度过了工作效率非常高的一个下午。

临近下班的时候,任务进度表上打满了对钩,林浔活动了一下关节。

东君给他倒了杯咖啡:“还好么?”

“还好。”林浔有点餍足,懒洋洋地在纸上画了几道没有规则的直线:“我感觉回到了学生时代。”

东君:“你像是期末考前最后一天开始复习的那种人。”

林浔就笑。

这是实话。

他的学生时代,每天混迹在数理学院蹭课,考前翻一翻崭新的课本,也能拿个九十来分。

东君:“我送你回家?”

“嗯……”林浔道。

东君:“或者你来和我住。”

“今晚不行,”林浔道:“我东西都还在家呢。”

东君俯身亲了亲他额头:“考虑一下。”

林浔没拒绝也没答应。

车上,他在群里发消息。

林算法:我要回家了。

王安全:你别回了。

赵架构:你别回了。

林算法:?

但是群里一片寂静,再没有人回复了。

林浔:“?”

他感到了些许迷惑——王安全也就算了,赵架构是怎么了。一夜之间,观点发生剧变?

他觉得肯定是有蹊跷,这更坚定了他回去的心。虽然,他还挺想留在东君身边的。

牵了牵东君的手,道过晚安,目送东君的车开走后,他抱着指针回了三楼。

敲门,没有人开。

林浔蹙眉——难道有魔物入侵了。

他没再犹豫,指纹验证通过,房门打开。

客厅空无一人,桌上有外卖盒子,沙发上胡乱摊着几本专业书籍,一切都是有人刚刚生活过的样子——然而整个房间却没有一丝声音,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

林浔的心当时就提起来了。

他把猫放下,快步走到离门口最近的赵架构的房间,门没锁,他以近乎于破门而入的力道打开,第一眼就看向了赵架构平时打游戏用的电脑桌。

台式电脑的屏幕是暗的,椅子上也没有人。

林浔心脏剧烈跳动。

然而,下一刻,他看到了一个东西。

林浔:“……”

他几乎要脱口而出不文明用词。

靠近门边的这一侧墙壁,贴墙摆放着一个椭圆形的,线条优美的银色东西,体积很大,能放进去一个人。

这东西林浔当然认得。

果壳。

银河开发的浸入式全息体验舱室。

他心情大起大落,这一刹那简直要背过气去,深呼吸一口气,抬脚踹了银白色全息舱一下。

一分钟后,舱盖平滑打开,赵架构一头金发的脑袋探出来,然后他从里面坐起,看向林浔。

“你回了。”赵架构的态度平淡:“我打游戏呢,冰箱里有吃得,自取。我继续了。”

林浔看着他:“我以为你们死了。”

赵架构:“滚。”

林浔又看了看果壳:“你网贷了?”

“你老公送的,”赵架构道:“说儿童节礼物,送了四台。”

行。

一台果壳,立刻改口,变成“你老公”。

他终究还是高估了赵架构的操守。

林浔在旁边椅子上坐下:“他们也在玩?”

“在,”赵架构道:“我现在要躺下了,你也去玩,我会加你好友的。”

林浔:“……好。”

赵架构说到做到,话音落下,整个人就落回果壳中,舱盖合上,他和世界失去了联系。

林浔心想这时候要是地震,房子里的三个人一个都跑不了。

但是转念一想,要是地震,在建筑物里各处窜逃也未必比待在果壳里安全。

没了赵架构,整个房间又陷入坟场一样的死寂,四周只有机械运转的细微嗡嗡声。林浔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一台同样的果壳躺在他的床边,说明书躺在他的桌上。他打开读,发现这不仅是一台果壳,还是顶配——果壳的定价是分梯度的,普通配置售价二十万,再向上,几乎可以称为上不封顶,官网上的最顶配是七十万,而假如私人订制,那就什么价格都有可能了。

根据赵架构的说法,在他不在的这一天,银河给他们配送了四台顶配果壳——这可能就是一整天下来赵架构都一言不发的原因,他可能被彻底地收买了,又或者他其实佯装被收买,被游戏勾住了所有心神,所以才没有时间去林浔那里发表言论。

不管了。

林浔给东君编辑信息,主要是表达感谢。

感谢之外,他也没法有别的表示——东君这么一送就是接近四百万,他回不了这么重的礼,除非一个月后洛神成了。

信息发出去,暂时还没回复——他知道是因为东君在开车。

放下手机,他观察了一下果壳的优美外形,然后根据说明书的指示躺进了舱室中。银白色盖子平滑合上,合上的那一刹那,外界的一切细微声响潮水般退去,他陷入真空一般的寂静中,眼前一片茫茫的银白色。

机械装置开始运作身体被固定住,身周似乎有细微的电流流过,遍布全身,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蔓延,他知道这是传说中那上万个神经探头的作用。

大约五分钟后,不知是哪里发出一道柔和的机械女声:“配置完成,请您配合完成激活。”

一个立体界面在他眼前展开,其实和系统空间有些许相似,林浔配合系统进行各个选项的配置,以及账号注册等等一系列必要设置。

大约五分钟后,账号创建完成,他眼前界面突然一变。

刹那间的晕眩过后,眼前场景逐渐清晰——是一个银白色的立方体空间,像个房间。而他的姿势不再是躺着,而是站着。

林浔往下看,他身上穿着系统配置的服装,简单的牛仔裤和白色T恤,T恤上有一个果壳的标志,布料很逼真。他试着走了几步,步子有一点点飘,但是确实可以在这片空间里行走自如。

与此同时,系统女声再次响起:“欢迎来到果壳空间,请阅读操作指南。”

林浔阅读。

果壳内部的世界分为三个部分。

一个部分就是他现在所在的“果壳空间”,是每个用户私有的,类似家园的个人空间,用户可以遵循自己的喜好对这里设置——你想居住古堡、现代建筑,乃至山顶洞人的洞穴都可以,当然也可以邀请别的用户来做客。

除此之外的第二个部分是社区,用来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这一部分无须赘述,人的社交方式总共也就那么几种。但是操作上特地说明了一点,由于种种原因,果壳对用户的相互接触有严格限制,不允许脖子以下的亲密动作,如果执意进行,那么将被系统强行隔开。

第三个部分最为重要,是游戏平台。各大游戏厂商进驻,用户通过果壳进入到他们设计的各式游戏中,体验全息网游的快乐。

由于技术的难度,现在平台上的游戏还很少,只有寥寥几款,但可想而知,在将来的几年间,它们会像雨后春笋一样涌出,构建出一个庞大的全息游戏生态。

林浔对游戏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他调了几种模式,把自己的个人空间设置成一个太空船,又领养了一只白猫宠物,开始坐在飞船上撸猫。

这个主题很符合他的审美,银白色流线建筑,飞船在一望无际的星海中缓缓前行,永恒的星光扑面而来,仿佛置身一个讲述远航的科幻电影。

手下猫毛的触感挺真实,很像指针,但虚拟产品并不像活物那样灵动,反射都非常机械——比如被摸脖子的时候发出一种特定频率的呼噜声,摸耳朵的时候又是另一种,将它放下后,会寸步不离地沿着你走过的轨迹跟着你走。

管家npc——一个银发蓝眼的小姑娘也呈现出这种状态,她的外观逼真极了,是最顶级CG的规格,交互动作和语言都非常灵活,但是——你毕竟能感觉出她不是真人,因为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系统并没有出现。

林浔就这样把感兴趣的部分挨个分析完,中途接到了赵架构的好友邀请,然后把王安全和姜连都加入了好友列表。

好友列表里显示赵架构和姜连都在游戏中,但王安全在社交区。

林浔选择了一个选项“邀请好友来家园做客”。

点触后,弹出回应“好友‘PHP天下第一’接受了你的邀请。”

五秒后,他身旁出现一团银光,银光散去后,一个人影出现。

一个银色长发,黑色风衣,黑色墨镜,身材修长高挑的,美男子。

林浔直勾勾看他看了三秒,三秒后,他大笑起来。

“可以。”他道:“你整容太成功了。”

美男子“PHP天下第一”摘下墨镜,坐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舷窗外的星星。这场景很美,很诗意,林浔简直要为之鼓掌。

但是,王安全开口的下一刻,这美好的气氛就被彻底破坏。

王安全:“你这是什么狗名字。”

林浔看了看自己的名字“一只活泼的麦克斯韦妖”。

他:“随便取的,你又是什么狗名字?”

王安全振振有词:“我刚玩游戏,技术肯定生疏,还会被队友骂。所以我叫‘PHP天下第一’,这样,我坑了队友之后,他们就会记住我名字,从而歧视PHP这门语言,觉得用这门语言的都是菜鸡。”

林浔为他蜿蜒曲折的脑回路和与PHP不死不休的抗争精神鼓掌。

他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望向虚拟的星空,又看了看一旁侍立的NPC管家,她雪白的蓬蓬裙看起来像天上的云彩那样软。林浔道:“我觉得挺真实的。”

王安全:“可能这就是顶配吧。”

林浔没说话。

王安全:“你怎么了?”

“我在想一个问题,”林浔声音放慢了一点儿,道,“我们怎么才能确定,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不是另一个虚拟现实?”

王安全:“你就瞎想吧。”

林浔:“没瞎想,我说真的,你记得缸中之脑吗?还有自我意识什么的,咱们当初为了凑学分,选了哲学院的一门课,讲过。”

“那个课你考了七十二。”王安全道:“我考了九十,所以在你面前,我是个哲学家。”

“王哲学家,所以你怎么看这个问题?”林浔真诚发问。

“这问题根本用不着哲学,我这就可以给你推翻。”王安全道。

林浔:“您讲。”

王安全伸出他的手来,注视。先是看着有着隐隐淡青色血管的手背,又看有浅浅掌纹的手心。很真实,但有些地方也缺少细节,显得过于平滑——比如形状过于完美的指甲,光滑细腻得可以做顶级手模的皮肤。

“技术几乎是顶端了,”王安全道:“但是也显得挺假的。要是做得完全仿真——这里有道老伤疤,那里起个痘之类的,技术要求更高。”

林浔:“嗯。”

说着王安全手心凭空变出来一罐可乐,他打开拉环,碳酸饮料特有的爆气声过后,这人把可乐倒出来——就倒在地板上。

深色的液体一路匀速淌开来,在地板上成了一大滩,然后再通过合金地板相互衔接的缝隙流下去。这个画面纵然逼真,却缺少现实世界中特有的那种层次感,有点胶皮质地。

紧接着,王安全用手捏扁了易拉罐——易拉罐成了一团锡皮,瓶身的画面挤压,扭曲,瓶体是各式折痕。

“这可不是3D游戏,这是全息——你想想刚才这一个易拉罐的物理表现需要的运算量,”王安全:“这地方的物理反馈,都是这个级别的。现在果壳全球有接近一亿台在使用吧,这个运算量,得几台超级计算机合起来才能供应?”

林浔想了想,也笑:“挺多台的吧。”

假如是一台普通机器,你想用它造出来刚才那一只手的全息模型——对不起,它能回答你的只有死机或白屏。这种量级的运算,必须要用超级计算机,还不止一台,而超级计算机的成本谁都知道,天文数字。

“所以说只有银河或者Eagle能负担得起这个运营成本,就算这样,咱们看着,也还是挺假。”王安全道:“要是这个全息世界真实到你要从哲学角度才能思考出它到底是真是假,你想想技术上的难度。”

林浔望着星空,迷茫地叹了口气。

“就算技术上能实现,从搭建成本上也不行,这得多少钱。”王安全一锤定音:“我告诉你,十个银河也架不住这么烧。”

林浔:“你说的也对……我得换别的思路。”

王安全:“啥?”

林浔:“……没什么,我开始后悔那个哲学课没有好好听。”

王安全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不要怀疑人生,你现在有猫有事业还有老公,简直是个人生赢家。”

林浔:“你们为什么没有对我的性取向有一点惊讶,我觉得社会也还没那么开放。”

“省省吧,”王安全道:“你什么德性我们还不知道。”

林浔挑挑眉:“我什么德性?”

“你就是喜欢比你厉害的,”王安全,“所以我推测你不仅会喜欢你男神,你还是个受。”

林浔:“。”

他点触选项,把王安全请出他的家园:“我对你太失望了。”

王安全在消失的前一秒挣扎出声:“那你反驳我。”

——要是他能反驳,他还会把人丢出家园吗?王安全显然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林浔继续面对星空,思索人生。

推荐热门小说C语言修仙,本站提供C语言修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C语言修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4章 压缩(1) 下一章:第76章 压缩(3)
热门: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 这只男鬼要娶我 大哥 保质爱情 全面晋升 偏爱 我在江湖做美容 破云2吞海 踏月问青山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