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漏洞(7)

上一章:第46章 漏洞(6) 下一章:第48章 漏洞(8)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君的鼠标:我的手在抖

银河大厦的一块小玻璃:别说了, 我浑身都在抖

银河少奶奶:我不敢看了

相同的信息一条一条迅速往上刷, 恐慌的气氛蔓延在整个群里。

林浔感同身受。

银河老板娘:鱼……你先别发, 我怕我心脏骤停。

姑娘们纷纷附和。

银河老板娘:对方是什么人?确认吗?什么尺度的照片?

一条酸菜鱼:不能确定是恋爱关系, 没有很那啥的举动, 但是你们懂得,老公平时生人勿近,太反常了

银河老板娘:看得清脸吗?

一条酸菜鱼:我的手也在抖

一条酸菜鱼:有侧脸, 闺蜜说这几天银河私下里都在谈这件事。她那天亲眼看见东君带人下班,还上了同一辆车

林浔疯了。

银河老板娘:是什么人?

一条酸菜鱼:不知道,不是生意上的人,也不是行内的人, 年纪应该挺小的,闺蜜说长得可漂亮, 像个小明星。

银河少奶奶:草。

东君的键盘:草。

东君的鼠标:草。

东君的青轴:草。

银河少奶奶:@东君的青轴, 你还在?我以为你脱粉了?

东君的青轴:没,现实有点忙。

林浔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和少奶奶的聊天上,他现在手指尖发凉, 血管里流着的已经不是血,是浓硫酸。

自己这辈子都和男神没有交集, 可以,正常。

但另一个人和男神在一起了, 不行。

一条酸菜鱼:我准备好了

银河少奶奶:行, 来吧, 我反正不太信老公会谈恋爱

一条酸菜鱼:好, 那我发了,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林浔:“……”

早死早超生。

他胸闷,指针这狗东西卧在了他胸口。

想着指针,他又感到很难过——假如男神已经有了男朋友,那他把指针寄养在自己这里又是几个意思?因为男朋友对猫毛过敏吗?

他深吸一口气,关掉屏幕,对着天花板数了一百八十秒,三分钟后,再次打开聊天界面。

短短三分钟,老婆粉们已经刷了五百来条。

发言最多的是老板娘。

银河老板娘:酸了

银河老板娘:我崩溃了

银河老板娘:鱼,我觉得真的是真的

看见这一连串心碎发言,林浔也随之彻底下葬。

他横下心来,开始往上翻。

整个群聊天记录简直变成了汪洋大海——被姑娘们哭出来的。

间或有一些对于男朋友的讨论。

“确实不难看,我酸了。长得好看就可以吗?”

“老公社交圈里完全没出现过这人吧,哪里跑出来的?一下子就登堂入室了?”

“慕了,看他们动作根本没想掩饰。”

“看起来就是个二十岁小男孩,花瓶吧,我打赌东君很大可能只是玩一玩。”

“只是个花瓶也挺漂亮的,我没那么难受了。”

就这样看下去,林浔血管里的浓硫酸已经悄然变质,变成王水。

花瓶,您配么?

您不配。

可能是他的反应太大,原本安然卧在他胸口的指针也抬起头来,冲他“喵”了一声,然后凑过来试图看他的手机。

——这小骗子的智商时常让林浔认为它成了精,所以他并没给指针看,把自己连同手机一起埋进了被子里,继续往前翻。

前方出现一张图片。

林浔第一眼根本没敢细看,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才眯了眯眼睛,打算对那位绯闻男友进行挑刺。

——下一秒,他心脏重重跳了一下,继而疯狂跳动起来。

背景,银河大厅。

画面的主要组成部分,两个人,或者说两个人的背影,而其中一个显然是东君。

他正微微倾身看着身边人,侧颜的弧度温柔,似乎是在专心听身边人讲话。

与此同时,他左手从那人手中拿过一个黑色的东西,似乎是手机。

两只手的距离很近,似乎差一点就要碰到。

林浔:“???”

林浔:“……”

林浔大脑逐渐空白。

林浔丧失智商。

原因无他,男朋友身上穿着的,花里胡哨的黑色外套,就是他所拥有的那一件——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叛逆逃学少年那件。

而这个场景,他也非常眼熟。

——就是那天,他和东君看了一场关于人工智能的电影,然后一起去吃晚饭。

就是这张图片盖章了他们关系匪浅,根据这些小姑娘的说法,手机——现在的手机,是过于私人的一件物品,而东君接过了这人的手机,这代表他们肯定不是普通的生意伙伴或者朋友。

不,不是这样的。

林浔心想,这件事情并不复杂,是他在和东君讨论电影,然后想起了一篇论文,继而给东君看——这是纯粹的学术交流。

他脑子似乎有些不听使唤,手指机械往上翻。

第二张图片在停车场,一只逃课少年坐进了与他着装风格完全不符的黑色宾利。

再往上翻,竟然还有第三张。

林浔:“……”

第三张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第三张是在银河的休息区,吃零食那个地方。

一位不具名逃课少年黑色的外套拉链拉到立领最上,外套很宽松,因此袖子有些长,只露出半个手背和手指,他捧着一杯橙汁,叼着吸管,正和东君对视。

对视,他看着东君,东君也看着他。

大概是镜头的作用,无论是怎样性质的对视,一旦被摄像头定格下来,气氛立刻暧昧。

——照片里,林浔脸上带着笑意,而东君神色认真。

就这三张照片了。

林浔已经在被子里把自己闷了个半死。听到外面焦急地喵喵叫声,他拉开被子。

夜晚的凉意水一般覆上他的头脑,让他稍微冷静了一些。

所以,他酸的人,是自己?

东君的绯闻男朋友,也是自己?

酸来酸去竟然酸到了自己身上,他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或许,这就是柠檬精的最高境界吧。

他一边感到很高兴,东君并没有养什么小花瓶,或有什么男朋友。

他又感到很愧疚,群里的姑娘们可能白白伤心了一场,而这种空穴来风的流言也会对东君造成困扰。

但是,与此同时,他还有种无法形容的心绪。

像是小时候,成功做了坏事后那种悄悄的,不敢让人知道的窃喜。

指针走了过来。

他把指针捞进怀里,小猫的触感很柔软,让他心绪平复许多。

他望着指针,心想,或许自己真的是个码性恋。

不然,为什么会觉得高兴呢?

指针伸爪去拨拉他的手机,林浔按住,把这东西牢牢抱在怀里。

指针轻轻喵了一声,一开始没反抗,过一会儿,它往前爬,软软的爪子推了推林浔,然后咬他脖子。

毛茸茸的触感让人发痒,林浔边躲边笑:“你在做什么?”

指针俯视他,再次伸爪,去碰他的眼睛。

林浔:“你催我睡觉?”

指针:“喵。”

林浔:“我睡不着。”

指针歪了歪头:“喵?”

林浔:“你家东君好烦……”

指针眨了眨眼睛:“喵呜……”

林浔:“你还被寄养给谁过?”

指针双目放空,似乎什么都没听懂。

林浔也没指望它能听懂,将它放在枕头上,自己抱着被子滚来滚去,也不知道扑腾了多久,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是被哐哐的砸门声搞醒的。

王安全举着手机破门而入:“你摊上事了。”

林浔:“?”

他接过王安全的手机,发现是微博的界面。

热搜榜上,第一位。

#东君男友#

林浔:“我……”

他点进去,开始往下翻。

他的心理素质其实并不差,只是在昨晚出现了短暂失智,现在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做好了那三张照片和群里的聊天记录都被贴出来的准备。

但是,事实却和他想的不一样,被顶到第一位的,并不是那三张照片之一。

——是昨天的机场照。

发微博的那位姑娘写道:“突然看到了热搜里的小哥哥,发现昨天刚刚偶遇过,还求了合影。”

照片里,他,姑娘,猫包里探出一个脑袋的指针。

照片无比清晰,指针的美貌也得到了完美呈现。

至于林浔自己——他没什么感觉,但根据多年的经验,他的照片一般不会难看。

评论数和转发数都无比恐怖,他点开评论,看见一张图。

东君的微信头像,一只白猫的背影。

评论内容是:“猫耳朵形状一样,颜色一样,身材一样,行了,坐实了。我就问问大家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会放心一个人背着你的猫出门?”

行了,坐实了。

第二条热评似乎不是东君老婆粉,而是个路人。

路人:“小哥哥台好看了吧。”

林浔继续往下翻。

老婆粉的疯狂嚎叫痛哭占了五分之二,剩下五分之一赞美指针的美貌,再有五分之二则赞美他的脸——这一部分好像都是路人在聚众欣赏东君的金丝雀。

林浔默然关上微博。

王安全:“这消息是半夜开始炸的,你俩直接把服务器搞崩了,刚刚才恢复,半夜!我不是谴责你,我是心疼那些程序员,我们的同类。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林浔打开自己的手机,发现他的微信也炸了。

排在第一位的祁云给他发了几十条消息。

寄砚宗-飞虹:你这个狗日的在搞什么?自己上这么久热搜也不带爸爸一个?

寄砚宗-飞虹:金主哪找的,我也想有

寄砚宗-飞虹:热搜哪买的

林浔冷漠回复。

一只快乐的指针:我凭自己本事上,你酸什么。

他开始看别人的消息。

蝴蝶夫人:宝贝打算出道吗~

蝴蝶夫人:男朋友很厉害哦

一只快乐的指针:不是男朋友,我不出道,其实只是意外qwq

qwq完,继续下一个。

下一位是陈希。

陈希:你和东君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只快乐的指针:不劳您操心。

王安全在旁围观:“你还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林浔继续往下拨拉。

表面上很冷静,实际手指都是凉的。

这种谣言爆炸,会不会对东君造成负面影响?银河的股价呢?

至于他自己……清晰照片都已经出来了,下一步马上就是现实信息,他这个人不难找,不仅经常被路人姑娘邀请拍照,在学校论坛也有点讨论度。

这场面他真的没见过。

目光颤了颤,他看见东君的消息。

消息很简短,只有一条,是五分钟前的。

东君:我在处理,别怕。

一只快乐的指针:qwq

一只快乐的指针:对不起。

一只快乐的指针:给您添麻烦了。

他还没等来东君的回复,就听王安全那边“卧槽”了一声。

王安全:“你再进热搜看看。”

林浔又刷了一下,看到第一条机场照片微博已经没了。再往下翻,很多试图通过蛛丝马迹翻找他现实信息的微博也仿佛世间蒸发。

就在此时此刻,他微博的特别关注突然弹出一条消息。

他并不常用微博,特别关注只有东君一个。

林浔呼吸顿了顿,点进去。

银河-东君:谢谢关心。希望大家冷静一些,不要吓到那位小朋友^ ^

纵然是以林浔的手速,也没能当成第一个看到这条微博的人。

当他看见这条的时候,下面已经有了好几条评论。

银河-少奶奶:好,我懂了,我听话。(边哭边说

银河-老板娘:那我可以和小朋友平起平坐吗QAQ

王安全:“毕竟不是娱乐圈,我看他的老婆们也不是很疯,你可能不会在大街上被泼硫酸了。”

林浔没说话,手指在键盘上敲。

王安全:“你在干什么?”

同群之谊荡然无存,林浔在“银河-老板娘”的评论下回复。

一只快活的柠檬精:不可以。

推荐热门小说C语言修仙,本站提供C语言修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C语言修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6章 漏洞(6) 下一章:第48章 漏洞(8)
热门: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酒撞仙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雪豹喜欢咬尾巴 杂种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 道医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 陪太子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