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断网(1)

上一章:第22章 DDOS(4) 下一章:第24章 断网(2)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祁云:“你……!”

林浔怜爱地看了看他。

——可惜, 挺好的一个小伙子, 修仙把脑子修坏了。

不过, 假如一个人习惯用剑芒来照明, 彻底遗忘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也是一件可能发生的事。

林浔突然有了兴趣, 把剑递给他:“剑芒怎么照明?”

祁云技不如人,连照明也不如人,此时已经蔫了, 也不再说什么“爸爸”“儿子”,拿起剑来,手腕一抖。

——这把剑就通体发出白光来,像个荧光棒, 或者灯管,挺亮, 但也有一丝丝的滑稽。

林浔:“挺亮的。”

祁云瞪了他一眼, 把剑光熄灭了,一脸恶毒,即使被牢牢绑着, 也拿剑要再刺林浔一下。

林浔拿键盘把他敲得两眼无神:“你在前面探路。”

祁云:“你等着。”

因为双手被绑住,祁云不可避免地身体平衡不稳, 略微跌跌撞撞向前走去。

林浔牵着他,在后边边走, 边看周围景象。

湿凉的环境, 潮气很重, 四面石壁上覆满青苔, 上方时不时低下水滴。

青城山不属于喀斯特地貌,没有花里胡哨的钟乳石石笋,这是一个常规的山洞。

——常规,但曲折。

而且,有岔路口。

——这是不合常理的,所以绝不是天然形成的山洞,而是人工开凿,或者在天然的基础上又有修饰。

第一次站在岔路口前的时候,祁云顿了顿,往左边那个走去。

幽深的道路蜿蜒曲折,仿佛永远走不到头,而且,因为身处一片漆黑之中,没有任何可以标明方向的标志物,人的方向感已经完全丧失,顶多只能分辨出左右。

第二个岔路口,祁云选择了右边。

第三个岔路口,他又选择了左边。

第三个,第四个……

林浔停住了。

被链子牢牢拴住的祁云自然也不得已停了下来。

林浔:“你在做什么?”

祁云语气理所当然:“带路啊。”

林浔打开手机:“洛,显示行动轨迹。”

手机屏幕上出现一道曲折的红线。

一个曲折前进,拐了几个弯,最后首尾相连变成一个圆的路线。

林浔想,祁云果然靠不住。

——要么,这人也不认识路,要么,他故意在带自己绕圈子。

林浔把屏幕转向祁云那边,让他看清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祁云硬气地别开眼睛,什么话都不说。

林浔就那样默默看着他。

终于,这人没绷住,口出嘲讽:“反正我也不认识路,没准多转几圈,就出去了呢。”

林浔:“你到底有没有手机?”

祁云:“我有啊。”

林浔:“那你用不用?”

祁云:“用啊。”

林浔:“看来你真的是纯粹脑子不好使。”

祁云:“?”

林浔没说话,越过他,变成自己在前,祁云在后——然后打开指南针,朝前走去。

人分辨不了方向,指南针可以。

而在指南针的指引下,没到遇到分叉口的时候,他就选择方向偏北的洞穴——他记得很清楚,山洞的开口是朝南,因此只要往北走,就一定能走到洞穴深处。

就这样过了几个分叉口,他回头,看见祁云蔫不拉几的表情。

他:“你怎么了?”

“实话跟你说。”祁云道:“你别往里走了,我师父在里面。”

祁云仿佛十分自信,勾了勾唇角:“我师父是金丹期的剑修,剑道已经大成,打起来,逍遥子老头虽然是元婴期,也要害怕他。你才炼气期,他打死你就像掐死小狗一样容易。”

林浔:“真的么。”

祁云:“真的。”

林浔:“如果真是这样,你岂不是会很高兴?为什么要阻止我?”

祁云:“……”

他道:“你妈的,爱信不信。”

林浔突然有点想笑。

祁云:“你笑什么。”

林浔:“你出去多玩点益智游戏。”

说罢,他拍小狗一样拍拍祁云脑壳。拍完,不再说话,继续牵着人往前走。

又经过了两个岔路口,林浔的手机忽然发出声音。

“提示,环境温度持续升高,谨防中暑。”

林浔:“谢谢。”

祁云:“这什么东西?”

林浔:“智能助手。”

祁云:“哦。”

林浔:“你不开?”

祁云:“我师父不喜欢手机精。”

林浔:“其实,还是可以开一开的。”

他说完,环视四周。

确实,此刻的温度已经比刚进来的时候升高了许多,他也感到有些热了。

他将手按在石壁上——石壁是干净的。

——进来的时候,潮气滋生青苔,而现在青苔已经没有了,恐怕这个温度已经不能支持它们的生存。

林浔的第一反应是,温泉?火山?

都不可能,一则没有硫磺味,没有潮气,二则青城山也不是死火山或活火山。

那么,就是一些非唯物的因素了。

他把外套脱下来,边遛着祁云走,边道:“里面有什么宝物?你们想要?”

祁云没说话。

林浔继续:“但是还没有拿到?”

他说完,结合之前的情况,继续道:“宝物前面可能有结界,然后你们破不开,所以你和你师弟们在外面结阵冥思,攻破结界……你家师父可能真的在里面,他也在思考突破结界的对策。”

祁云:“你烦不烦?”

林浔不再逗祁云,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段路,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

下一刻,他关了手机光。

手电筒熄灭后,四周明明应该归于漆黑,但现在,却有光从前方隐隐透过来。

石壁上似乎有某种矿物质,也在星星点点散发着橙色微光。

他回头看祁云,看见祁云彻底蔫了。

祁云蔫,说明他走的路是对的。

林浔不再用灯光照明,而是循着微弱的光线向前走去。

光芒越来越盛,温度也越来越高,到最后,他甚至有一种在火堆里行走的错觉。

终于,一个岔路口过后,眼前突然大亮!

林浔眯了眯眼睛,足足过了快十秒钟,他才适应这样明亮的光线。

前面是死路,一个圆形的石室。

就在他和祁云踏入石室的下一刻,又一道石门在他们背后轰然落下。

光源是对面石壁上一个长方形的物体,形状像个棺材,半边被镶进了石壁里。

棺材的材质是半透明的,像石英,琥珀,或者其它矿物,光芒从它内部散发出来。

而在这个圆形石室的的中间,一个黑衣人背对着他们盘膝而坐。

他身材魁梧壮实,头发是白的。

林浔和祁云进来的时候,分明发出了脚步声,这人却仿佛没有听见,身形一动不动。

林浔小声道:“你师父?”

祁云没说话。

半晌,林浔看他扯了扯嘴角,道:“师父要成了,你完了。”

林浔:“嗯?”

祁云:“你知道我之前为什么带你绕圈么?”

林浔:“为什么。”

祁云嘻嘻笑:“拖延时间啊。”

林浔:“那你也不算很笨了。”

祁云:“那不然呢。”

下一刻。

林浔拿外套扎紧了祁云的嘴,把他放倒在地上。

祁云呜呜嗯嗯地挣扎了几下,未果。

林浔不再管祁云,往前走了几步。

前方那个白发人背影岿然不动。

林浔走到他面前,见这人面膛发赤,五官线条都很冷硬,眉毛胡子花白,是那种凶恶老头的长相——这就是祁云的师父炎阳子了。

他观察炎阳子身上程序,却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一些复杂的数学算式,正在进行着无休无止的运算。但是林浔也仅仅能看出这是计算,而不能看出计算的目的与整体的结构。

不过,单从祁云的行为也能猜出,炎阳子正在酝酿着什么。

或许他正在凝神准备破开那座棺材,或许是进阶,总之,不能让其得逞。

林浔按动键盘,向炎阳子发起他所能发起的一切攻击。

——没有用。炎阳子的修仙等级比他高出两个大境界,防火墙牢固无比,现在也没有别的机器能和林浔联机。

他抱起键盘,走到炎阳子的面前。

魔法攻击不行,那就物理攻击好了。

他伸手拍了拍炎阳子的肩膀。

触手灼热坚硬,像一块滚烫的石头。

炎阳子没反应。

林浔突然睁大了眼睛。

他看见炎阳子衣领口露出的脖颈下,透露着诡异的金红光泽,并且明灭闪烁不定。

几乎是反射性地,林浔抬眼看向那座玉石棺材,只见它的光芒也在不时闪烁,与炎阳子身上的光芒此消彼长,炎阳子身上光芒强的时候,于是棺材的光芒就会减弱,反之也是如此。

而每当玉石棺材光芒大盛,闭着眼睛的炎阳子眉头就会轻微抖动一下,似乎暗中使力。

林浔明白了。

炎阳子,正在和玉石棺材里的东西,争夺灵力——或是其它的什么东西。

他的名字叫“炎阳”,灵力必然和火有关。

而青城山深处这座玉棺,所藏着的宝物也与火有关。

——所以,炎阳子来到此处,试图攫取玉石棺材里的火焰灵力来壮大自身,他的徒弟则在外面护法,防止有人半途进入。

而就在他思索的空档,炎阳子周身的气息已经越来越炽热,空气中甚至出现了隐隐约约的金红光芒。

林浔意识到,炎阳子要做的事情已经快成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继续入定下去!

他高高举起键盘,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使出浑身所有的力气,向炎阳子的头颅敲去!

锵啷一声,仿佛金石相击,在石室中荡起连绵不绝的回音!

林浔迅速后退。

炎阳子的眉头剧烈颤抖,面色一白,似乎吃痛唇角渗出丝丝血迹!

下一刻,他睁开眼睛,眼中赤色光芒一闪而过。

一声几乎要震破人耳膜的怒吼声响起:“何方宵小!”

仿佛被剧烈的音波冲击,林浔脑中一阵晕眩,勉励维持住,直视炎阳子。

炎阳子也看见了他。

只见他猛地站起,从身侧抽出佩剑。

那是一把赤铜色的长剑,锋利,又炽烈。

但是下一刻,气势汹汹的炎阳子被角落里呜呜嗯嗯的祁云吸引了注意力。

他脸上浮现怒色,手掌一挥,祁云身上的束缚立时被解开。

祁云连跪带爬扑过去:“师父!师父救我!”

“是这人伤你?”炎阳子扶住祁云。

祁云看向林浔,道:“就是他!昨晚夺去徒儿云山剑的人也是他!”

炎阳子看向林浔的目光顿时更加不善,声若洪钟:“原来就是这小兔崽子。乳臭未干,不足为惧!”

说着,他对祁云道:“你且后退,为师为你报仇。”

“多谢师父!”祁云说完,又问:“师父,你感悟得如何?”

炎阳子道:“最后关头,却被这不识天高地厚的崽子打扰!待为师料理了他,再行感悟。”

祁云点了点头,后退十步。

炎阳子目光逼视林浔:“你是哪门哪派的弟子?”

林浔:“回前辈,无极宗青山真君门下。”

炎阳子轻蔑一笑:“霍青山?他不过元婴初期修为,不值一提。谁给你的狗胆打扰本座?”

林浔垂了垂眼,语气很真诚,道:“前辈是金丹修为,为何却说我师父的修为不值一提?”

“哈哈。”炎阳子大笑一声:“你这小孩刚进炼气期,恐怕刚拜入仙门不久,自然不知道一句话——”

说着,他拔剑出鞘:“我们用剑的,自然比别人强!”

下一刻,炽盛剑光直直朝林浔荡去!

轻身术运起,林浔向左移动,却是猛地一滞!

仿佛有一堵无形的气墙挡住了他的去向。

炎阳子:“在本座剑下,你也想逃走?”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林浔被挡住的这一刻,他就已经移至林浔身前,剑锋一转,朝着林浔当头劈下!

热浪袭来,仿佛通红的铁浆当头一泼,林浔周身被牢牢压制住,仅有右手五指勉力在键盘上敲动。

王安全的防火墙顽强地发挥了作用,剑锋将要触及他身体的时候,明显地慢了一下。

“你的防身结界倒是精巧,”炎阳子的声音略微粗哑,响在林浔耳边:“可惜在本座面前,要破,只在顷刻间!”

他手腕翻转,刹那间变砍为刺,剑尖仿佛淌着火,朝林浔刺过去:“老夫方才才悟得的一招‘虹气冲霄’,先给你尝鲜!”

火红的剑尖,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鲜红的轨迹。

危急关头,人的知觉仿佛也被无限拉长,剑尖还未触及林浔的身体,他就感受到了沉重强大的压力。

——王安全的防火墙诚然非常牢固结实,但是,他和炎阳子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俗话说“一力降十会”,说的就是这个。炎阳子想攻破他的结界,就像超级计算机击溃一台普通电脑的防火墙一样容易——毕竟计算力是天差地别。

林浔抿了抿嘴唇。

剑尖持续靠近,他仿佛听见自己防火墙坍塌的声音。

耳畔还响起了祁云的喝彩声:“师父天下第一!”

但他还是直视着炎阳子,没有躲闪的意思。

炎阳子:“你心性倒是坚定,若不是折在我手里,来日或可成为修真界一方人物。”

林浔:“谢前辈夸奖。”

剑锋已经抵在林浔眼前!

防火墙只剩最后摇摇欲坠的一丝屏障。

炎阳子冷冷一笑:“可叹。”

说着,他手臂肌肉鼓起,俨然又加了力气。

“不过,前辈,”林浔道:“我真的不会修仙。”

炎阳子:“你会不会修仙,又与我有甚么关系。”

林浔:“也对。”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咬了一下自己嘴唇,然后猛地按下F11!

炎阳子已经触在他皮肤上的剑,忽然就不能动了。

不是被无形屏障阻隔,而是完完全全不能靠近,仿佛前面是不可逾越的铜墙铁壁。

林浔看着炎阳子眼中的惊愕神色,笑了笑,身体往旁边一飘。

先前加诸在他身上的沉重压力,在那一刻全部消失。

他移动到了石室的另一边,看着炎阳子,歪了歪脑袋。

炎阳子长剑当空,再次向他刺去!

林浔一动不动,对着炎阳子的剑光,他反射性地闭了闭眼,然而剑尖触在他的皮肤上,仍然不能寸进。

他轻轻喘了口气,睁眼看向炎阳子。

炎阳子怒吼:“你使了什么妖术!”

林浔飘到房间另一边,道:“没什么。”

炎阳子再次挺剑上前:“满口胡言。”

林浔也不攻击炎阳子,就这么抱着自己的cherry飞过来,飘过去,然后道:“前辈离开凡间已久,肯定也没听过一句话。”

炎阳子:“什么话?”

林浔:“我们用键盘的,当然也比别人强。”

他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些找打,但事实就是如此,现在炎阳子根本打不到他。

正思考怎样让炎阳子更气,他耳后忽然听见风声!

猝不及防,他脖子被缚魔链捆住!

祁云:“我弄不死你——”

他从背后压下来,缚魔链结结实实在林浔身上捆了几圈。

林浔:“……”

完了,翻车了。

——但他现在根本反抗不了。

因为刚才,他唯一按下运行键的那道程序,一段很简单代码,是个病毒——他自己给自己施放的病毒。

这病毒的作用是断掉他的网络连接。

什么样的电脑最安全?

不开机的电脑最安全,断网的电脑最安全。只需要安安静静待在那里,没有任何病毒或任何形式的网络攻击能够奈何它——没网怎么建立攻击?

而事实果然像林浔所猜测的那样,一旦他自己断掉了自己的网,任炎阳子修为如何高,都伤不到他一根头发。

但是,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没有网,别人伤不了他,但他也没法去打别人。

这就直接导致祁云突然暴起,拿链子制裁了他,他却不能丢给祁云一个病毒来反击。

林浔无法反抗,被祁云绑到了角落里。

祁云抽出剑来,朝他砍了数下,但是都无反应。

“罢了。”炎阳子道:“这小兔崽子不知有什么邪门功夫,刀枪不入。云儿不必再搭理他,将兔崽子绑在这里几天,他自然饿死。”

祁云:“师父说的是。”

说完,踢了踢林浔:“怎么说?你喊声爸爸,我就给你水喝。”

林浔:“你们在这里搞事,不怕被青城山发现么?”

祁云:“若不是你打扰,师父早已神功大成!”

“哦。”林浔往后蠕动了一下,贴紧石壁,慢吞吞道:“你不怕我把位置发给我师父?”

“发位置?”祁云笑:“你现在被捆成个粽子,来,你告诉我,怎么发位置?”

“洛,”林浔道:“发送位置信息,发送对象:师父,逍遥前辈……”

祁云脸色猛地一变,捞起林浔的手机就要强行关机。

就在他即将关上手机的那一刻,洛发出声音:“信息发送失败,网络连接中断,正在刷新中。”

祁云先是愣了愣,继而靠在石壁上笑得直不起腰。

“怎么说?傻i逼了吧?”他大笑:“这里密闭的,没网!”

林浔:“你还会说‘密闭’。”

祁云过于快乐,似乎也不在意他说了什么,终于笑够之后,林浔听见他道:“你要被困在这里饿死了,快喊爸爸。”

林浔:“……”

这人怎么比十九岁时的王安全还渴望成为他爸。

他维持着平平淡淡的语气:“祁云,你知道我现实做什么的吗?”

祁云:“做什么?”

林浔:“我搞人工智能的。”

“哟,”祁云:“流批。”

林浔:“虽然还没彻底搞成。”

祁云:“我就知道你做不成什么事。”

林浔:“但我还是搞出了一点东西,然后把其中一部分加载到我手机上了。”

祁云“啧”了一声:“看把你能的。”

林浔:“所以我手机里的人工智能比那些人工智障聪明一点。”

祁云一脸敷衍,鼓了几下掌。

掌声响在空旷的石室里,还有点回音。

林浔实在受不了这人仿佛智障的脑袋了。

他:“洛,打开我和师父的聊天界面。”

屏幕一晃,切到聊天界面上。

——只见聊天界面上,除去刚刚发送失败的一条位置信息以外,还有一条发送成功的位置信息,时间:二十分钟前。

刹那间,祁云的身体肉眼可见地僵硬了。

“我操,”他道:“你提前发了?”

林浔:“我家洛发的。”

祁云:“啥?”

林浔并不缺乏耐心:“它能检测到温度逐渐升高。”

祁云:“嗯。”

林浔:“当然也能检测到信号逐渐减弱。”

祁云:“……”

林浔:“我之前又给它下过类似的指令,所以信号降到可能马上就要再也发不出信息的时候,它就自己决定先把信息发出去了。”

祁云目光呆呆的,下一刻,他猛地转头看向已经再次入定的炎阳子:“师父!不好了!”

——晚了。

林浔紧紧靠在石壁上,感受着背后的石头隐隐传来的震颤。

3。

2。

1。

石门被猛然破开,灰尘漫起!

“徒儿,你在这里么?”首先响起的是霍老头中气十足的洪亮声音。

推荐热门小说C语言修仙,本站提供C语言修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C语言修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2章 DDOS(4) 下一章:第24章 断网(2)
热门: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 苏断他的腰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今天的我又是人质[综漫] 宿敌骑竹马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 魂兮归来之兄弟 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