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爬虫(1)

上一章:第6章 死循环(6) 下一章:第8章 爬虫(2)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一些正面的变化。

而他所做的,只是在一个神秘的空间里,编写了一个死循环程序。

而这个死循环程序,如果用霍老头那一套修仙的理论解释,就是开始了“筑基”。

刚刚开始筑基就已经这样,那么十天之后,筑基完成,他的身体又会变成什么样?

林浔望着山楂树在微风中轻轻晃荡的树梢,抿了抿嘴唇。

他走出自己的房间。

王安全和赵架构已经吃完了午饭,开始进行午间休息——打游戏。

看到他出来,这两个人给他打了招呼。

林浔坐在沙发上,心事重重地吸了一口可乐,并把吸管口彻底咬扁。

然后,他道:“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们。”

或许是他的语气很郑重,王安全和赵架构都开始挂机,并且抬头听他讲话。

林浔便把这件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了。

两人静默了半晌,最后,王安全道:“真的不是你的幻觉?我建议你继续去挂精神科。”

赵架构说:“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你的话,我要拨120了。”

王安全:“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幻想小说家。”

林浔:“……”

林浔:“好吧。”

但他必不会接受这两人的嘲讽,于是道:“我预言十天之后,我们公司会有一笔意外收入进账,以50为单位。”

赵架构重新开始游戏,并边打游戏边说:“算法,这个世界是唯物的,你要记住这一点。”

王安全:“你的精神压力真的是太大了。我们得尽快雇一个写程序的,来减轻你的工作压力。”

行吧。

按照进度,十天之后他筑基完成,系统会发放奖励“门派资金 50”,到那时候,他要去打这两个人的脸。

他假装自己已经不在意这件事:“不谈这个。”

王安全:“我们来商量雇一个什么样的程序员,还有,给他开多少工资。”

林浔:“我们的代码很难写。”

洛神现在还是一个雏形,一个引擎,能够正常运转,但是能展示给用户的功能还没有实现好,要实现的话,需要大量的代码。

——在这之前,“洛神”的代码是他们三个一起写的,他们在专业领域各有所长,但具体编程上的技术都不算炉火纯青。因此,洛神的核心代码很丑陋,还很冗长,林浔正在努力设计优化算法。

现在,编程所需的工作量已经大到了他们三个人招架不住的程度,需要第四个人了——这个人必须有高超的技术,并且必须精通Python和Glax。

这就意味着,他的工资要很高。

王安全提出假设:“假如我们招聘一个月薪一万的程序员。”

林浔:“你会得到一个面向百度和CSDN编程的程序员。”

“当他的月薪涨到两万——”

赵架构:“他就会精通面向Google和GitHub的编程。”

王安全:“那我们拿出五万。”

林浔:“他是个合格的程序员,但还是不能适应洛神的编程难度。”

王安全叹了口气:“一个码农,为什么这么奢侈?”

“想想我们的身价,安全。”赵架构耸肩:“Eagle和Lions开第一年六十或七十的年薪给我们,已经太低了,他们还额外附加了股票,你和我才有点心动。”

王安全:“Eagle给你开了多少?”

林浔眼见着他们又要因攀比陷入无穷无尽的关于Python和Java的论战中,赶紧打住:“我认为他的月薪区间应该在七万和十万之间。”

“然后我们的资金就砍去了一半,我们另外还要去租服务器。”王安全抱臂:“所以,算法,知道你今晚的任务是什么了吗?”

林浔:“……知道。”

——向东君要钱。

天知道,他只是一个连打东君电话都要犹豫再三的人。

但是,夜晚总是来得如此迅速。

他站在镜子前:“你们确认要我穿这个吗?”

赵架构:“我建议你相信我。”

林浔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白色的高领毛衣,外套并不是很正式,一件类似米色的风衣。

都是很浅的颜色,还有那个柔软的高领,让他看起来很……

林浔:“这是我姐姐才会喜欢的风格。”

“没错,”赵架构绕着他走了几圈:“你现在乖巧得像个刚刚离开窝的小兔子。”

“架构。”林浔:“你比喻水平又提高了。”

“谢谢夸奖。”赵架构给他整了整领子,继续道:“但是,又不会过于软弱,因为你本身的气质是很冷静的。所以,它是上升的,年轻,而且上升,很明亮。”

林浔:“你用词开始不当了。”

“对不起。”架构道:“那我换个形容,你现在就像个弟弟。”

林浔:“?”

王安全笑出了声。

“姐弟恋的最佳选择,一只漂亮的小奶狼。那种,女人们见了你,会大声说——弟弟,我可以。”赵架构补充。

林浔已经听不懂架构的胡言乱语了,他不仅成了一个弟弟,还成了一条没有断奶的动物。

但是,无论如何,就像他的语言水平一样,架构的审美水平也是他们三个人中最高的。

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衣柜。

他姐姐叫林汀,比他大四岁,目前在国外读艺术,无疑具有非常优秀的审美。

林浔的衣柜,是由林汀女士一件一件搭配妥当,分场合摆放好的,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总之,”王安全总结:“今天晚上,你要用自己年轻的美色,和年轻的脑子,打动东君,让他追加后续的投资。”

林浔:“那你们会接送我吗?”

“不会,你长大了,算法。你要自己乘坐公交车,然后用这件事唤起东君的同情心——一个天才,却因为不被赏识,只能搭公交车。”

林浔不再打算理会他,转身出门。

临走的那一刻,他还听到赵架构在喋喋不休:“安全,你看今晚的算法,他看起来只有十九岁,他能唤起一切雌性动物的母性。”

林浔没忍住,回头道:“但我要去见东君。”

赵架构:“你要相信人类的本性是相通的。”

赵架构,他简直是一个诡辩家。

林浔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这地方在银河大厦的周边,是一个看起来很低调的西餐厅,但内里的设计得非常精致,空气中流淌着很舒缓的音乐,还有玫瑰花瓣的气息。

路上红灯有点多,他比约定的时间早五分钟左右到达 。

东君已经在了。

他穿很简单的黑衬衫,袖口挽起,露出一截手腕,除了银色手表以外没有别的装饰,领口松开了一颗扣子。

镜框换了深灰色,同色镜链,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整个人似乎很正经,又似乎不那么正经,林浔的语文水平不足以准确形容。

“你来了。”东君道。

“您久等了。”林浔坐下。

“没有很久。”东君推给他一杯雪利酒。

高脚杯的外壁有一层薄薄的白雾,是冰过的。

林浔又想起昨天在男神的办公室里,他给自己的那杯冰水。

他想,或许男神在这个方面的习惯和自己相仿,也不喜欢热的东西。

“林先生的住处离这里远么?”

“六公里,不算远。”林浔抿了抿嘴唇:“您不用喊我‘林先生’,直接喊名字就可以了。我叫……林浔。”

“林浔……”东君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问:“你的朋友也这样叫你么?”

“有时候,”林浔道:“他们经常喊我‘算法’。”

东君眼中似有笑意。

林浔解释:“因为他们两个一个叫‘安全’,一个叫‘架构’。”

东君道:“那你们的团队还缺一位‘代码’。”

“没错,我们正在找。”林浔道:“但是不好找。”

“洛神算法是一个全新的结构。”

“是的,有这个原因,还有预算的因素……我们能开出的工资请不动顶尖的程序员。”林浔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虽然他有些被男神冲昏头脑,但并没有忘记王安全的殷殷嘱咐。

他看着东君浅浅啜了一口酒,这个环境的灯光不亮,很暧昧,杯中晃荡着流转不定的光泽。

只听东君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第一轮融资?”

诶?

“我们,不是……”林浔和他对视:“正在进行第一轮融资吗?”

“你可能有一些误解。”东君道:“购买股权是我个人的一个表态。”

林浔眨了眨眼睛。

“这样的话,当你们开始第一轮融资的时候,或许会优先考虑银河的风投,而不是……Eagle之类。”

林浔想了想:“但只有您选择了我们。”

东君道:“我喜欢数学。”

林浔:“那您的意思是,第一轮融资的时候,银河会为洛神注资吗?”

“只要你拿出一个初步的结果,”东君道:“你现在用算法说服了我,接下来要用成形的结果说服风险投资部门。”

林浔看着东君的眼睛,觉得自己在短短的两次接触之后,对他建立了信任。

东君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性格并不像他在媒体面前表现的那样冷漠强势,林浔现在甚至觉得他很好说话。

他不愿意将此归结为商人的手段,他对东君有早已建立的好感。

顺着这个话题,他提起了下一步的打算,比如想要实现的功能。

“理论上洛神可以做到现在智能系统的所有功能,对于新的功能,我暂时没有想法,但是……它的处理效率,按照公式,会远远高于神经网络引擎,我想从这一点下手。”

神经网络引擎通过对海量数据的分析,可以做出近似于“智慧”的判断,但是,这也造成了一个问题,它愈接近真正的智能,所需的数据就越多。巨大的数据量会带来灾难,对硬件和软件的要求非常高,尤其是数据挖掘技术遇到瓶颈的现在。

一个让人迷惑的问题——为什么1200克的脑组织所能快速做出的判断,所拥有的学习能力,仍然无法在计算力极端强悍,存储量远超人脑的机器上重现。

但是,洛神可以将它们之间的差距变小。

这意味着一种可能,一种激动人心的可能——或许终有一天,它是可以实现的。

林浔一直清楚这三年来他在做什么东西,所以即使王安全数次提出“散伙”,他也没有动摇过。

东君道:“你有数据支持吗?”

“暂时还没有,”林浔道:“我们打算明天就租服务器,开始测算。”

东君指尖轻轻叩着桌面:“银河总部机房目前有空余服务器,可以开放给洛神,你需要的时候联系阮芷。”

林浔道:“谢谢您。”

不考虑租借服务器的费用的话,预算就又省下了一大笔,他和东君的这次约谈已经可以算是满载而归了。

接下来就是确认合同,一切都办妥之后,东君问起了他的进度。

林浔忽然惊醒,洛神已经满载而归,但他自己还没有。

——这个人可是东君,传奇级别的程序员,有一双被阿波罗祝福过的双手!

而他正好又在代码方面有难以解决的困惑!

他开始请教了。

——他今天是带了纸笔的。

直到侍应生开始上菜,他的请教才算结束——还有点意犹未尽,不想收起纸笔。

东君忽然说了一句他不明其意的话:“我只点了一份甜点。”

林浔用没有接话来表达自己的困惑。

然后就见东君眼中有隐隐约约的笑意:“但你今天的形象让我觉得应该多点一些。”

林浔:“……”

他想起了临走时赵架构的那些胡言乱语,什么“你像一只刚刚出窝的兔崽子”。

哦,不对,小兔子。

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想起。

晚餐完毕,东君问:“你怎么回去?”

林浔:“公交车。”

东君:“我送你?”

林浔就这样坐进了男神的黑色宾利,带着他还没有彻底明白,可以继续在路上请教的一个问题。

扣上安全带的那一瞬间,他想,赵架构是一个混蛋,但,王安全,他真是一个天才。

推荐热门小说C语言修仙,本站提供C语言修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C语言修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章 死循环(6) 下一章:第8章 爬虫(2)
热门: 村长的后院 咬上你指尖 小蛋的異想世界 末世仓鼠富流油 鱼街一爸 离婚热搜 狂武战帝 再敢躲一下试试? 影帝今天本王了么 高热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