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死循环(6)

上一章:第5章 死循环(5) 下一章:第7章 爬虫(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得知林浔的意思后,架构笑出了声,然后道:“你应该感到愧疚。”

林浔:“愧疚不能让我看懂,你很了解我,所以你能看懂吗?”

赵架构坐到林浔旁边,接过书,翻了几页,片刻后,改变姿势,正襟危坐。

只听他道:“算法,你即使能编出洛神,你即使被称为‘浔神’——但是那又怎么样?你,没有可能看懂,而我有可能。你们中文里有一句话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说得就是……”

说到这里,他迅速改口:“不对,不能这样说,这样是在骂我自己,我不是寸。”

林浔:“现在我开始怀疑你的中文水平。”

赵架构看着他的眼睛:“你的激将法很成功。”

他合上书,对林浔道:“给我四个小时。”

说罢,把书带走,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王安全伸手拿过去《千日筑基》,翻了几页,怀疑地打量着赵架构:“你能行?”

“学会一门语言就像破译一门密码,安全,这是你的领域。”赵架构道。

王安全:“对不起,我不会。”

赵架构耸了耸肩,开始操作电脑。

林浔和王安全一左一右凑过去,观察他的举动。

——赵架构拥有非常惊人的语言天赋,他对语言的结构别有一种敏锐的感知,这一点从他熟练的中文就可以看出来。

只见赵架构打开搜索引擎,寻找经典古文,从中筛选出文言气息很重的几篇,另外又瞅了瞅《千日筑基》的书皮,调出一本《道德经》来。

他开始将这几篇古文对照白话文逐一浏览。

看了五分钟,林浔和王安全就败了,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

赵架构哼着歌看了他们一眼:“我首先要熟悉它们的语法结构。”

王安全:“将来我们倒闭了,你还可以去当一个语言学家。”

赵架构:“那恐怕不行,我完全没有艺术细胞,我是用破译密码的方式在看它们。”

两个小时过去,赵架构关掉了浏览器,重新拿起蓝皮书,开始翻看。

他翻阅的速度不慢,已经像是在阅读母语。

翻过大概五页的时候,他看向林浔。

“我亲爱的算法,”他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它感兴趣,但是它说的都是一些鬼话。”

“虽然我也觉得这是鬼话,”林浔回答他:“但里面的内容很可能对我有帮助——我给你加工资。”

赵架构:“好,那我尽量把这本书总结成你能听懂的话。”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而赵架构合上了蓝皮书:“我好了。”

接着,他讹诈了林浔一份丰盛的外卖,开始给林浔解释。

“这是一本修仙教材。目的是指导一个人达到一个叫做‘筑基’的境界,简直是无稽之谈,你知道它说什么吗?”赵架构拍打着书皮:“说人可以把外界的空气吸进身体内——原文叫‘气’,或许是别的什么东西。”

“体内有了气之后,它会进入你的肚子里——书里把它叫做‘丹田’,但其实就是肚子,你的肚子连接着你身体的血管,神经——它把这称为‘经脉’,然后你要做什么?——你要控制这些气,在你的经脉中游走,形成一个循环,让这个循环日日夜夜在你身体内流动。”

循环,林浔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名词。他问:“接下来呢?”

“接下来的内容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简直是胡言乱语。”赵架构语速很快,道:“这本书说,人,之所以生病,是因为有病气‘郁结’在你的经脉中,形成了障碍。而你控制‘气’在体内循环的时候,这些‘气’会逐渐冲开所有的障碍,让你的全身经脉都变得通顺。当所有的病灶都消失的的时候,你的身体,就达到了‘完全健康’的状态,这个过程大概要用上三年,所以是《千日筑基》。”

王安全:“完全健康?不会生病,不会胖,也不会秃?”

“不会生病,也不会秃,但胖是不一定的,”赵架构凉凉道:“当你的身体达到了完全健康状态后,就视为‘筑基成功’了,你可以用你完全健康的身体,去进行一些别的修炼。这本书的全部内容就是这样。”

林浔:“整本书就说了这些?”

“前三分之一是在说这个。”赵架构翻开书的后半本,指着一个人体结构图对他说:“后三分之二是教你怎么实施,比如这个循环具体该怎样走,从那道经脉走到哪道经脉之类的。或者教你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打坐——打坐,算法,我觉得这不是一本正常的书,写它的人精神有问题。”

林浔从架构手中接过那本书,若有所思。

赵架构和王安全看着他的目光很关切,像是两个担忧儿子会走入邪i教旋涡的老父亲。

林浔道:“我回房一会,我要去验证一个东西。”

赵架构:“你不会真要修炼吧?”

“无论如何,”林浔眯了眯眼睛:“至少我现在还是一个唯物主义者。”

赵架构:“那请你坚守。”

林浔:“好。”

他在自己的床上躺下,抱着那本《千日筑基》,把赵架构的话又想了一遍,然后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想昨晚那个神秘的空间。

果然,下一刻,他再次置身那里,面对着巨大的、蓝色的C语言输入界面。

《千日筑基》的主旨,是要让“气”在体内形成一个循环。

而循环结构,是程序语言的基础结构之一,它的作用是反复执行某段算法。

林浔将手放在键盘上,写入了一个简单的循环程序。

这是一个一重循环,非常简单,目的是从一乘到七。

首先设置一个循环变量i,初始值是1。每执行一次循环,机器都会判断一次i是否小于8,用语句while(i<8)来完成。

假如括号中的语句为真,也就是i小于8时,执行乘法,并存储结果,随后,i的值加一,继续被判断,这个循环直到i等于8时才会停止。

很快,运行出了结果,5040。

进度条没有涨。

林浔面无表情,修改了这个循环。

他敲击键盘的速度非常快——而手中这把键盘的尺寸也非常符合他的习惯,他可以完全盲打。

他将一重循环改成了二重循环,写了一个乘法表。

二重循环是在原来的单层循环上嵌套另一个更大的循环。自然数的简单相乘用普通的单层循环就可以做到,但如果有其它的要求,循环的层数可能就要增加。

程序运行结束,运行界面是一个完美的九九乘法表。他看到旁边的进度条缓慢往前挪动,数值由百分之八十五变成了百分之八十八。

接着,他新建一个文件,写了一段三重循环。

进度条再次移动,从百分之八十八变成了百分之九十。

果然,关键就是循环!

那接下来呢?

继续增加循环的重数吗?

林浔觉得并不对,三重以上的循环,在编程中极少被用到,它需要的运算量很大,而且很丑陋,总之,没有什么意义。

而《千日筑基》的关键——“气”在经脉中流淌,夜以继日,循环不息——

夜以继日,生生不息……

林浔搭在键盘上的手指微微颤了一下,心跳猛地变快,像是突然抓到了解题的思路!

他按住Delete键,将三重循环的第一个判断语句删除!

他在原本的位置输入简单的一个指令:

while(1)

while语句的含义是,当括号中的表达式值为真,则执行循环。

——而1的值,在C语言中,永远为真。

所以,这个语句的意思是,这个循环,会永远、永远执行下去。

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错误的程序,因为没有循环终止的条件——计算机会无穷无尽地执行指令,直到受到外界干预,强行停止。

但是有时候,错误也是有意义的。

林浔按下运行键,调出运行结果。

纯黑色的界面弹出来,却迟迟没有输出结果——这个循环永远不会停止,所以结果也永远不会被输出。

这是一个,死循环。

林浔轻轻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他感到,这场修炼可能不如自己想的那样简单——毕竟,要林浔写出一段正确的程序很容易,要他写出一段错误的程序,就有些难了。

如他所料,下一刻,机械音在整个空间响起:“循环开启,开始筑基,预计时间:十天。”

林浔睁开眼睛,看到任务进度开始缓缓、缓缓向终点移动。

也就是说,十天之后,进度条走到终点,他的筑基就会完成。然后,自己会领取到奖励,门派资金 50,灵力 30。

门派资金大概率意味着公司的财产,只是不知道和现实单位怎样换算。

而所谓的“灵力”又是什么?暂时不知道。

林浔再次集中注意力,回到现实世界,在床上睁开眼睛。

正午的阳光穿过窗户,洒在他身上。

这个房间的采光很好,而一楼老大爷十几年前在楼前空地上种了两棵山楂树,现在,树已经长到三层楼高,正好挡住林浔的窗户,将阳光控制在正好的范畴。

林浔望着窗户。

他忽然愣了愣。

他从认字起就在和电脑打交道了,对着屏幕的时间很长——虽然后来生活习惯还不错,维持住了视力,但还是落下了一点微微的近视。

这点度数无伤大雅,不需要戴眼镜,也丝毫不影响现实生活,但是看远处东西时,终究会有些模糊。

然而,此时此刻,他竟然清晰地看清了山楂树梢的最末端,两片刚刚抽芽出来的绿叶!

他从来没有看得这么清晰过!

林浔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发现还是那么清楚。

他一个激灵,从床上下来,来到窗边,仔仔细细地将山楂树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然后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各色建筑。

视野就像水洗过那样清晰,一切都分毫毕现。

微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每两片树叶相撞的声音,都轻轻敲在他的耳膜。

联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林浔脑中缓缓浮现一个念头。

对不起,架构。

我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可能坚守不住了。

推荐热门小说C语言修仙,本站提供C语言修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C语言修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章 死循环(5) 下一章:第7章 爬虫(1)
热门: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此心安处 山河表里 纵情乡野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娱乐圈吉祥物 小山村的诱惑 王爷他有病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