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国际纵队

上一章:第665章 君临天下 下一章:第667章 李石佛出的馊主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胡总你觉得现在的年轻棋手怎么样啊?”

“现在的年轻棋手厉害呀,总之年轻人的世界我已经看不懂,你说他们怎么能个个都那么厉害?”

年轻棋手的成长速度本来就是最近几年围棋界的热门话题,所以胡毅和张大记者交流起来没有任何障碍。

在10多年前李小强这批棋手刚入段的时候,除了李小强这个“异数”外,常韧圣都还要被张璇让2子。但是到了现在,对于任何一位刚入段的年轻人,别说是让2子了,顶尖高手就算是让先也不敢轻言获胜。

在常韧圣他们15,6岁的时候,他们当时只有和地方中坚棋手抗衡的实力,如果对上刘大锤和曹大方等人,那时候的他们还是要明显处于下风的。

但是到了古大力这一批棋手,他们现在就是15,6岁,他们现在击败刘大锤俞彬等人已经不算新闻,只有战胜李小强或者马小飞才算新闻,这在中国的“围甲”赛场上已经多次证明。

15岁的古大力也许不能和同时期的李小强相比,但肯定要比15岁时候的常韧圣要强,这是所有人都能看清楚的事实。总之现在的年轻棋手的成长速度在加快,成熟周期在变短,这已经成了大家的共识。

不仅是中国的年轻棋手,其他国家的情况也是一样,其中又以韩国棋坛尤甚,他们的年轻棋手成长速度更快,成熟周期更短。

“如果办一个对抗赛,让小强和这些年轻人下下升降,胡总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啊?”

“升降?你是说升降赛?”

“没错,就是升降赛。”

“哦,那张大记者把你的具体想法说一下……”

必须承认,张大记者的话之所以能把胡毅吸引住,“升降赛”是最重要的一个关键词。

自从吴清源先生旷古烁今的10次十番升降赛结束后,这种拥有特殊魅力的赛制已经绝迹江湖很多年了。

十番升降赛,在吴清源手中达到最辉煌,其实也是终结在吴清源先生手中。遥想当年日本围棋界主办第1届“旧名人战”的时候,主办方在邀请吴清源参赛的同时,也恳请吴先生谅解。吴先生当时来了一句:

“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就这样就不算了吗……”

是的,当时十番升降赛之所以办不下去,是因为无法帮吴清源先生找到合适的对手了,当年日本棋坛所有的顶尖高手都被他蹂躏个遍,在这种情况下,主办方也是没有办法,只能主办全新赛制的比赛。

因此,套用一句很俗的话来说:“历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虽然在“旧名人战”之前,日本棋坛还有更古老的“本因坊战”,但有很多人都认为,“旧名人战”才是新的开端,一种没有那么刺激,没有那么残酷,所有棋手都采用分先对弈的比赛模式成为世界棋坛主流,并一直延续到现在。包括现在的世界棋战模式,其实和升降赛已经有了本质的不同。

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这两种比赛哪种比赛更难下?比如让李小强来下一次十番棋升降和下一次争夺世界冠军的世界大赛决赛?李小强认为前者的难度大多了。

“在某次世界大赛决赛中,某棋手因为心理压力过大导致严重技术变形,从而遗憾的输掉比赛……”

进入现代以后,很多人都在感慨现在的竞争是多么多么激烈,比赛是多么多么残酷什么的。李小强一直觉得这种说法很好笑,现代的竞争,真的有想象中那么残酷吗?

李小强甚至设想,这样的话千万不要被吴清源先生看到,如果被他看到的话,他肯定会觉得非常不可理解,不就是下一次决赛吗?你哪来那么大压力?

“和我们那个年代相比,你们现在可是幸运多了,也幸福多了,因为你们输掉这个比赛,还有那个比赛,丢掉这个冠军,还可以争夺那个冠军。而我们那个时候呢……”

不理解那个年代的背景,是永远理解不了十番升降赛到底有多么残酷的。十番升降赛为什么被人称作“悬崖边上的搏斗”呢?因为下一次十番棋,不仅需要赌上棋手的荣誉和地位,有时甚至还需要赌上棋手的人生。

比如吴清源先生当年下十番棋,他当时只要输掉任何一次,日本围棋界这么可能会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立马就要被日本围棋界除名,面临无棋可下的窘境……

当然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现代社会已经没有升降赛生长的土壤。不过提到这种残酷和刺激的赛制,依然让胡毅兴致勃勃。

“为什么要找年轻棋手呢?找其他人不行吗?比如说李石佛,让小强和李石佛来一次十番棋……”

对此张大记者翻翻白眼:“你觉得李石佛真的合适吗?一来他未必肯答应,二来就算要促成小强和李石佛下十番棋,我们提出来好像也不合适吧,如果是韩国方面有人提出来,我们来答应还差不多。”

胡毅想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十番棋最讲究的是什么?讲究的是对等。虽然在当今世界棋坛中,大家公认李石佛是最接近李小强的一个,但无论怎么说,8冠李小强和3冠李石佛还是有点不对等,李小强的地位明显要比李石佛高出一截。

何况正如张大记者所说,如果李石佛想挑战李小强,由韩国方面提出来还差不多,由地位高的一方主动提出下十番棋,这当然有点不合适。

李石佛都不行,那其他人自然就更不行,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找一些年轻人来陪李小强玩玩。

“反正我们又不是追求残酷,只是追求刺激和好玩……”张大记者笑着说道: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找些年轻人来和小强下升降就非常合适了,这个比赛肯定刺激,我相信大家也一定爱看。”

就在张大记者和胡毅的你一言我一语中,两人还把比赛的一些细节敲定,李小强就在一旁含笑听着,时不时还说说自己的意见。

按照张大记者的设想,找一帮当今世界棋坛最出色的新锐棋手来和李小强下一次十番棋,这个出战棋手的名单当然还有待确定。

他们和李小强比赛,初始棋份先定为“定先”,也就是说下第1盘棋的时候,由李小强让先。

既然是下升降赛嘛,那就需要体现升降赛的特点,而现在已经是贴目时代,和吴清源先生那个时代已经不同。因此张大记者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2目一升降。也就是说每盘棋的棋份是不同的。

比如第1盘棋是让先,如果第1盘李小强赢了,那么第2盘就改为李小强让先倒贴2目,如果李小强输了呢,那么第2盘就改为新锐棋手执黑贴2目。用这种1盘一升降的办法下满10盘,看看最终的棋份会停留在什么地方。

李小强想想也觉得这种方法比较合适,因为这种方法和古时候的规则也有相通之处。举个简单例子,如果李小强用这种规则连赢3盘,那么第4局就不是让先倒贴6目了,而是改为让2子。

净胜4盘修改棋份,这是吴清源那个时代的规则。张大记者这个办法也和这个规矩暗合。

当然用这个规则下棋也可能出现和棋,不过在升降赛中,出现和棋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出现和棋的话,下一盘棋份不变就是。

商量完一些细节后张大记者盯着胡毅说道:

“规则和比赛用时应该都没问题,这些东西都好商量。现在就剩最重要的2个问题了:第1,找那些新锐棋手来和小强下?第2,胡总准备把这个比赛办成什么规格?”

听了张大记者的话以后,土豪胡毅把胸脯拍得山响:

“你说的所谓规格不就是钱吗?你放心钱绝对不是问题。‘秋菊杯’的总预算是多少?反正我这个比赛不比他钱少就是,500万人民币我想总应该够了吧,现在关键是人,这就需要你张大记者协调解决。”

“秋菊杯”的冠军奖金是15万美金,胡毅提出500万办这个比赛,平均50万一盘棋,这个预算当然算是高的。张大记者听了以后大为折振奋:

“好,有你胡总这句话,我相信这个比赛办成的可能性极大。其他人现在还不敢说,但国少队古大力孔二杰这帮人肯定是没问题的……”

事实上不仅中国新锐没问题,其他国家的新锐同样没问题。就在他们俩在策划这个比赛的同时,很多人已经听到风声。

最先走过了的是林海峰先生,他这次也是来参加“秋菊杯”的。

“小张,如果你们要办这个比赛的话,那一定要为我留一个名额啊……”

林海峰先生首先为自己的爱徒张栩预留了一个名额。

同样坐不住的还有韩国的朴记者,他听到这个风声后,很快就找到韩国的“围棋皇帝”曹燕子。老曹听过以后哈哈大笑:

“好,这个比赛好,年轻人是该去领教领教李小强的高招……”

秋菊公司有点悲催,这明明是首届“秋菊杯”的开幕式,风头却被另外一个比赛抢走。就在“秋菊杯”进行的这几天。

“李小强VS国际新锐棋手联合纵队升降赛”的事宜很快被敲定。大家很快拿出一份“国际纵队”的名单:

中国方面:古大力,孔二杰,胡耀于和“牛哥”。

韩国方面:李石头,崔毒,朴永训。

日本方面:张栩,山下敬吾。

日本方面不是不想多出人的,不过没有办法,他们很多所谓的“新锐棋手”年龄都偏大,比如“平成四天王”中的羽根和高尾,他们的年龄都和李小强差不多,有的甚至比李小强还大,就算确认出战的山下,他其实也只比李小强小几岁,但是在这时候也只能勉为其难冒充李小强的晚辈。

中日韩三国一共9位棋手,最后一个名额本来是准备给“淡定哥”谢赫的,不过没有办法,大家的参赛积极性太高了,为了体现比赛的国际性,最后一个名额给了台北的“红脸棋王”阿勋,年龄最小的谢赫只能郁闷的失去这次机会。

“呵呵,有意思啊……”

李小强看着这份名单笑了。

在这份10人名单中,有7位是未来的世界冠军。

推荐热门小说重生之围棋梦,本站提供重生之围棋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围棋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65章 君临天下 下一章:第667章 李石佛出的馊主意
热门: 江东双璧 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 宝鉴 全系炼金师 乡村花医 花掉1000000亿 香水 乡野春潮 宁愿 佳丽三千 我靠,被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