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本性难移

上一章:第七百九十一章 有礼有节 下一章:第七百九十三章 亲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间,一家人各自回屋之后,连蔓儿又在灯前看了一会账本,才洗漱了一番回里屋歇下了。原本这里屋,是她和连枝儿两个住的,如今只有她一个,刚开始还真有些不习惯,这几天才慢慢好了。

至于小喜和小庆两个丫头,就都歇在西屋的外间,另外两个小丫头吉祥和如意,晚间则是歇在跨院里。

连蔓儿这边已经熄了灯,东屋那边却还亮着灯。

连守信和张氏两个也都躺在了被窝里,不过炕前的烛台上还点着一根蜡烛。连守信先上的炕,不过却睡不着,在炕上翻身,张氏上炕后,看连守信这个样子,干脆也没睡,两口子借着昏黄的灯光,在说悄悄话。

“他三伯说老爷子犯病这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连守信对张氏道。

听连守信这样说,张氏就知道,连守信还是在担心连老爷子。

人类的感情是如此的复杂,尤其是血亲之间,那才叫一个剪不断、理还乱。尤其是连守信这样性格和品行的人,他几乎不懂得恨,而怨也不会在他的心中久留。

之所以称这种人为恩厚,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会无限地放大别人的善和恩情,也会无限地缩小、甚至抹杀别人对他以及妻儿曾经的恶。

“他三伯那个人,应该不会撒谎。”张氏就道。

张氏也是一个厚道人,不会因为连守礼某些方面的过错就将这个人全面否定。

“不过,咋犯病啥的,他三伯肯定也是没亲眼看见。”张氏想了想,又道。

“老爷子和老太太不一样,这方面他不会作假。”连守信就道。

虽是这么说,不过连守信心里却是有些不确定的。人都在变,现在的连老爷子已经和他记忆中的爹有了不小的差异。在他的印象中,连老爷子是个极讲理、极好面子的人。可是今天,五郎的一些话说的很不客气,依着连老爷子原先的脾性,在五郎说了那些话之后,是不会再为连守仁、连继祖提什么要求的。可是今天,连老爷子还是提了。连老爷子将道理和面子,都抛开了。

连守信认为,这是因为连老爷子老了。而且,连老爷子不会为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任何人这么做,除了连守仁和连继祖。

为了连守仁和连继祖,连老爷子豁出去了。

那么似乎作假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不完全作假,但是在连守礼面前做一些夸大。让他知道,让他心软、退让,这个可能也有。

可是,万一连老爷子真的犯过病,而且还不轻那?

连守信霍地从被窝里坐了起来。

因为屋里暖和、炕热,被褥厚实,连守信睡觉时只穿了一套贴身的单衣。张氏急忙跟着坐起来,将旁边的一件大袄披在连守信的背上。

“干啥这一惊一乍的,屋里咋暖和,这也是冬天,你再抖落着。”张氏一边给连守信披了大袄。将两肩都裹严实了,一面数落着说道。

“还说我那,你咋也起来了,赶紧躺下。我身子骨结实,你不行,你赶紧躺下,别抖落着。”连守信心中一暖,两手拽了大袄的衣襟,一边就对张氏道。

“算了,白天我睡了一会,现在也睡不着,我陪你坐一会吧。”张氏就也披了一件大袄,陪连守信坐着。

今晚是晴天,透过琉璃窗,依稀可以看见空中的一弯月牙。清白的月光洒下来,将浓黑的夜染上些许青白的光晕。

“……他爷心里只有大当家的那一股人,为了那父子俩,他是干啥都行。可最让老爷子操心,最心里不把老爷子当回事的,也是那父子俩。现如今,那是因为全靠着老爷子过日子,这才服服帖帖的。”连守信看着窗外,轻轻地说着话。

“咱把老爷子当回事,当老人敬待、孝顺,可不管咱咋做,都改不了老人的心。……我也不是让他就偏心我,我没那么想。可是,也不能总拿咱不当一回事。我是他儿子,可他现在,他对两姓旁人,都没对我这样不当一回事。”

“不当一回事就不当一回事吧,可他别总戳我的心窝子啊。这一回回的,干的都叫什么事,干的那叫人事吗?”

“可他这样,他还是我爹。”连守信的语气中满是痛苦。

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善良的人会有更多的顾忌、更多的牵挂,同样,善良的人也就会有更多的纠结和痛苦。

比如说此刻的连守信。

“老爷子老了,这几回我去看他,那是一回一个样。老宅那些人不知道注意到没有,老爷子这样,我怕他活不长。”

“老爷子的身子骨原先多好来着,要是没有太仓的事,他都能活到一百岁去。”

“现在其实他也是省心的日子。”张氏就道,“是他非要往不省心里过。”

“谁说不是那。”连守信叹气道,“就是走进死胡同了,咋劝咋说,他都不出来。”

这种情况,说白了,就是老糊涂了,只是连守信和张氏两个谁都不愿意这样说。

“说今天犯病了,可没请郎中,当时也没叫我。我估摸着,这回怕是真病。”连守信沉默了一会,又道。

“这个咋说,真病还不请郎中,老宅都知道,这看病花钱都是咱掏,他们应该乐意给请郎中啊,也应该乐意叫你过去。”张氏就道。

“是啊,肯定是老爷子给拦住了。”连守信就道。

“为啥?”张氏问。

“还能为啥,脸面呗。”连守信就道,“那不是我们走了之后,老宅吵吵起来了吗,老爷子肯定是着急了,一股火憋着了。”

“不管真假,我明天、我明天想去老宅看看……”又沉默了一会,连守信才道。

“你要去,我哪回拦着你了。……就是得跟孩子们商量商量……”张氏想了想,就道。

“肯定得商量。”连守信就道,“咱也得注意,不能犯老爷子的错。咱吃的苦,不能再让咱的孩子们吃。”

“那肯定的。”张氏笑了笑,“你别跟老爷子学,我这辈子,下辈子,我也成不了老太太那样。”

两口子又说了一会话,眼看着就到了子时,这才将已经烧到了屁股的蜡烛都吹熄了,重新躺进被窝里歇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连蔓儿就被外面的动静惊醒了。

“小庆,外面有啥事?”连蔓儿睁开眼睛,就问了一句。

“回姑娘,是老宅那边来人了。”小庆就在外面回禀道。

“是不是二当家的和四郎?”连蔓儿就问。

“回姑娘,是的。”小庆就道。

连蔓儿就没再往下问,今天四郎要去上工,还要和连守义一起背了年礼送去城里给连兰儿。每年,老宅给连兰儿家送年礼,都是这么一大早的就出发。送年礼自然不用来跟她们说,但是有四郎去做工的事,出发之前来跟她们说一声,这却是人之常情。

东屋里,连守信已经起身穿了衣裳往前院来了。

连守义和四郎都在跨院,两个人站在那,一人脚跟前放着一个大麻袋。连守信从月洞门里走过来,四郎就忙叫了一声四叔,连守义也咧嘴笑呵呵地叫了一声老四。

“现在就要走是吧,也好,到县城时辰正好。”连守信就道,“纸扎铺子那边都安排好了,蒋掌柜认识四郎,我跟他说好了,他先去纸扎铺子等着四郎。”

连守信说完,目光在连守义和四郎身上打了一个转。连守义和四郎都穿着他们最好的衣裳,连守义的衣裳还罢了,四郎这套最好的衣裳却也打着大块的补丁,似乎很久都没有洗过,更别说浆过了。

四郎脚下的鞋子也是破旧的,上面还沾了许多的泥点子。

这个年代,出外给人家做工,首先讲究一个利落。穿的破旧没什么,因为庄户人家大多清贫,可是衣裳起码要干净。

何氏的针线活不行,那补丁补的难堪也还罢了,难道这衣裳也不给洗。何氏不给洗,四郎也是大小伙子了,自己就不能洗?

“你四婶不是给了你一个尺头,让你做衣裳鞋袜啥的?”连守信有些不高兴,就对四郎道。

“那、那不还得容工夫吗。”四郎的脚在地上不安地挪了挪,“我娘她……也做不好啥好衣裳,再把好料子给糟践了。四叔,这布我带着了,进城去,我找人给我做衣裳。”

四郎的脚下除了那个大麻袋,还有一个灰色的小包袱,看那形状,想必里面包着的是四郎的一些随身换洗衣裳。

“啊。”连守信就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个年代,庄户人家,一家的从里到外的衣裳鞋袜,都是家里的女人们负责做的。像四郎这种情况,昨天张氏给了尺头,拿回去,一家子几个女人一起动手,这个时候,也能给四郎做成一套衣裳了。

老宅那边,何氏的针线活不行,但周氏和蒋氏却都是一把好手。

推荐热门小说重生小地主,本站提供重生小地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小地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七百九十一章 有礼有节 下一章:第七百九十三章 亲情
热门: 可爱过敏原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校草说我渣了他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亲爱的阿基米德 心梗选手[快穿] 青云直上 吹不散眉弯 劝青山 同居第二天我提出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