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番外

上一章:第68章 番外 下一章:第70章 番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余家独子的独子的独子的老婆怀孕了。

简而言之就是三代单传的豪门世家可以在院子里放鞭炮了。

消息长了翅膀, 虽然余照升千叮咛万嘱咐要低调, 要给肚子里的孩子攒福气,但是头一个出去嘴没把住门的人,还就是他。

不过两天时间,临市有头有脸的人家都知道他要抱孙子孙女了。

保胎是头等大事, 木少倾自己也小心, 经过老师同意, 打包去余家老宅待产了。

倒不是多金贵,只是每次在家里被保护着时,她心里总是暖呼呼的, 心情好身体也舒畅, 孩子心疼她, 连孕吐都不曾有。

她每天就陪着奚美心准备小孩衣服,吃着营养师给的月子食谱,跟老太太喝喝茶下下棋,小日子过得惬意。

唯独苦了准爸爸,风雨无阻要每天往老宅跑不说。

还被强制分了房。

晚上吃饭时他日常表示抗议, “咱家床那么高,我晚上不在旁边守着, 木木摔下去怎么办?而且咱们家地暖不好,冬天很冷的, 得有人帮她暖被窝。”

将一碗白玉菇肉片汤递给儿媳。

奚美心坐直身子思索片刻,破天荒点了头,“你说的倒是, 咱们这屋温总上不去,要是小木木感冒可就麻烦了。” WWw.8Yue.ORG

眼见回屋有望,他抿唇屏息等待赦免。

“那你以后早点去把木木的被子暖好,然后再回客房去睡。”

??

这种骚操作令人咂舌,余江枫平生第一次听说,他现在觉得自己比慕言还惨,人家虽然当初闹离婚,但好歹看不见摸不着的能有个缓冲。

他倒好,不给碰,现在还得暖被窝?

“噗嗤”。

木少倾终是忍不住,看见他憋绿的脸,找回一点同情,“我晚上自己睡还挺害怕的,叫他回屋吧。”

还是老婆大人好。

余江枫就差满脸泪花给她来法式热吻。

当婆婆的现在对她百依百顺,闻言立刻笑眯眯点头,“但是你们必须分被子,他这孩子睡觉不老实,别碰了你。”

各让一步,完美协商。

当晚,余江枫就抱着自己的小被子,欢快投向小姐姐身边。

搂着软乎乎的身子。

他喟叹一声,幸福真简单。

手搭在还未显怀的肚皮上,他有点好奇里面的小胚芽到底多大。

耳朵凑过去听了听,也没动静。

推了推他的脑袋,木少倾有些无奈,“这才两个月,能听出来才有鬼呢。”

“你不懂,我们这是根基于血缘的心灵相通。”

懒得跟他费口舌,木少倾阖着眼睛躺回去。

只希望基于血缘的智商遗传就好。

/

之后每次产检,作为准父亲的余江枫都完美错过。

他都怀疑所有合作商都嫉妒他,不然怎么会专挑那种那些日子来考察,要么就是一个飞的把他叫走。

错过了三次,他缠着木少倾能不能趁他闲着去做产检。

“这才过了十多天,频繁产检不好,你等下回吧。”

他不开心,抱着老婆胳膊撒娇,“我就想看看宝宝嘛。”

掀过来一张纸,木少倾被烦得往厨房里找婆婆去,“你昨晚不是看着彩超结果傻笑了一个小时?机器看和纸上没差啦。”

被嫌弃的男人仰倒在沙发上,在余照升“坐没坐相”的斥责中独自悲伤。

那能一样吗?

产检能听胎心呢,他一次都没听过。

好在第五个月的产检,排除千难万险,抱着公司破产也不惜代价的心情,余江枫终于跟着踏上了前往附属医院的路。

熟人多了好办事,有木艺在,大家都行了方便。

木少倾拿这个弟弟也没办法,他也闹着,要等小宝宝生下来,看到第一眼才肯出国。

被两个男人七嘴八舌吵得头晕,好不容易躺在B超室的诊疗床上,终于换得安宁。

原来真的不一样。

机器抹在她肚皮上时,小宝宝手脚还动了动。

一种酥麻感从头到尾流过,余江枫这才有了当父亲的真实感,全须全尾的小婴儿,头还没有个鸡蛋大,在妈妈肚子里伸懒腰。

生命神奇之处难以言喻,甚至让人眼眶发热。

他难得安静下来,这种酥麻在听到那阵活跃胎心的瞬间,化成为激动。

想到他和小姐姐生命的延续就在这。

昔日重现一幕幕,谁能猜到故事开始和结局,能是这般圆满。

整个产检流程结束,木少倾拿这个感性少年没办法,本来说好去附近商场买点备孕的东西,结果这位爷进去就是一顿扫荡。

原来基于血缘还能遗传购物欲,看着他刷卡结账时的幸福笑容,真的很像奚美心。

受不了他满身粉红泡泡,她支使他在原地等,“我去趟洗手间,你别再买了,好多东西都用不着,到时候该浪费了。”

说罢也不管他听不听,便扶着肚子走了。

她倒没想过会这样巧,能在这碰上顾漫云。

之前回柳镇,许阿姨说她最近经常出国旅行,久了一个月都见不到人影,听说还谈了男朋友,是个外国人。

看样子有结婚的打算。

刚怀孕时,木少倾也给她打过电话,可惜不知道是换号码了,还是真的不想接,每每都是忙音或关机。

大概是不想回忆上半辈子悲惨人生和狼藉收场,于是便彻底断了联系。

顾漫云正在洗手台的高镜前补妆,见到她,也是一愣。

只是收敛了以前的戾气,眼神在她肚子上扫了几眼,“几个月了?”

冰冷的水在手掌间滑过,木少倾微微失神,后又声音温柔地回道,“五个月。”

粉底盒合上时发出“啪”的一声响,顾漫云转过身,在她白里透红的小脸上审视,最终笑了笑,带着与过去冰释前嫌的体谅。

“挺好的,照顾好自己。”

这是母女最为心平气和的一次谈话,虽然短暂但是稀罕。

看见她头也不回地离开,木少倾擦干净手。

摸着肚子,温热透过布料传达到掌心。

“妈妈的妈妈也很可怜,她也只是被人消磨干净了爱而已。”

/

木少倾在私立医院生了孩子,她唯一到场的血缘家属,就是木艺。

小姑娘生下来就听话,被人抱着不哭不闹,像在她肚子里一样老实,眼睛还不能视物,就学会了咧嘴笑。

老太太那天还亲自到场了,取了个小名,叫“芙芙”,谐音福气的福。

大名早在办准生证前就由余照升拍了板。

就叫余月弯。

凤眼半弯藏琥珀,说她长大了一定是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小美女。

“咱们余家不缺钱,所以就求个漂亮吧。”

芙芙小朋友自小就是万千宠爱,余家拿出族谱翻,往上也鲜少能翻到个女孩,余照升说这是祖宗开眼。

在余家,她拿爷爷盘了十五年的核桃去逗狗,换来得就是句,“小孩子爱玩,我还能这不得个破核桃啊?”

后来余江枫偷偷跟老婆诉苦,“我上初中时想偷他核桃去卖来着,结果就那么轻轻碰了下,换来一顿竹笋炒肉。”

“双标,太双标了。”

然而这个双标的受害者从来不检视自己的行为。

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女孩亲亲举高高,玩游戏马上就要吃到鸡,电脑被小家伙按了关机,他都能乐得出来。

“我闺女太聪明了,这么点儿就知道关机键在哪里。”

木艺远赴海外留学,每天都要发视频看自己小外甥女,芙芙嘴甜,隔着屏幕左一个好舅舅,又一个香舅舅叫着,直把人心都叫化了。

各种海外零食和幼儿用品源源不断寄回来,气得木少倾想去美国拍死他。

就连胖橘面对她的时候,脾气都变好了许多。

以前总听人说,猫对老人和小孩的耐心很足,木少倾不信,毕竟他们家这只是国骂种子选手,虽然听不懂猫语,但是结合语气表情动作,你肯定可以听得出……

它就是在骂你。

对着芙芙它很少叫,被揪疼了尾巴也不生气,每次都会主动凑过去求亲亲。

面对着种种,木少倾觉得,生产前的所有疑虑都是杞人忧天,就算没有她这个当妈的,小姑娘也绝对不缺爱。

如果非要把芙芙形容成一种动物,那肯定是螃蟹。

横着闯天下。

为了避免溺爱,她借探望老师为借口,拎上小姑娘跑去了西镇,没有爷爷奶奶和爸爸,甚至没有了胖橘宠爱,是机会给她立规矩了。

但是木少倾又低估了男性生物对小姑娘的统一热爱。

一个光棍老大爷和三个光棍师兄,当天就差把别墅拆了给她搭积木,下午还没过去,西镇前前后后的商户都知道。

姓王那个画家,有徒孙了。

“师父,你别带着她往画室里去,小孩子没轻没重,弄坏了可怎么办?”

“啧,你懂什么?画没了还可以再画,孩子的童年才是最重要的,”王厚松一脸不屑训斥她,转而又抱着小姑娘眉开眼笑,“是不是呀,小芙芙。”

奶声奶气的小孩子会拍马屁,如大名似的,眼睛笑成月牙。

“是的呀,好爷爷。”

啧。

她和余江枫的基因里怎么会有这种组成,木少倾不解,觉得自己可能抱错了小孩。

当天晚上,小孩的爸爸果然还是跟了过来。

到西镇时,木少倾已经带着孩子爬到了西江山半山腰。

小芙芙娇生惯养横行无道,但是她天生有股倔劲,只要是决定好的事,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她既然说了要爬山,就肯定会登顶。

一路上,木少倾等她说放弃,却没想到小姑娘停停歇歇,将近一个小时,居然真的靠自己爬上去了。

小脸累得红扑扑,看见星河时,却还能笑起来。

余江枫跟过来时,小孩已经窝在妈妈怀里睡着了。

她抓着妈妈的衣服领子,羊角辫被山风吹得一颤一颤。

灿烂星河间,他看见小姐姐回过头,冲他“嘘”了一声,五官和怀里的小娃娃如出一辙。

山风里夹杂着青草味和虫鸣声。

与研究生学院那晚很像,他跨坐在墙头上,跟她说——

“我有办法进去,但是并不想帮你送东西。”

兜兜转转,很多事情都变了,他们成了夫妻,相濡以沫,有个调皮的女儿。

女强人变成小有名气的画家,那个游手好闲的男孩,却成了西装革履的商人。

但是坐在这里时。

他又觉得,好像什么都没变。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8章 番外 下一章:第70章 番外
热门: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岛后 今天兄长黑化了吗 偷性:小村诊所里的少妇缠绵 超级军工帝国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 远古入侵[末世] 重生娱乐圈之匪夷所思GL 二号首长 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谎言:妻子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