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番外

上一章:第66章 番外 下一章:第68章 番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又是一年除夕夜, 木少倾以正式儿媳的身份上门, 比去年架势更足,冲着公婆喊了声“爸”“妈”,便得了厚厚两个大红包。

她接过时不动声色,不为金钱所屈的模样。

结果进了卧室就开始数钱, 手法娴熟快速, 跟银行柜员可以相提并论。

余照升夫妇向来大方, 红包给的足,掂在手中又厚又重。

从里面随手抽了几张,木少倾借花献佛, 佯装大方, 递给正趴在床头打游戏的小朋友, “喏,你今年的压岁钱。”

他先没说话,冷淡接过来。

直到他打游戏入迷,而且公司越来越忙,难得能跟朋友开个黑, 木少倾不甚在意,美滋滋去打理自己的小金库了。

刚起身, 余江枫却已经丢了手机,如狼似虎扑过来。

“给我钱也没用啊, 最后还不是还给你。”

他所有银行卡上个月已经全部上交,每天花钱都要报备申请资金。

起因是他参加车展,眼都不眨刷了三百万。

推开那张俊脸, 木少倾气不打一处来,管家婆似的叨叨,“不是不让你买,这么多钱你都不跟我商量,而且与慕还没到日进斗金的地步吧,你这一下子把大半年的收入都花掉了。” WWw.8Yue.ORG

堵住喋喋不休的柔软嘴唇。

他眉眼带着狡黠,将几张红票票又推给她,“老公会努力挣钱的,乖。”

吵吵闹闹间,奚美心站在门外喊他们吃饭,眉眼弯弯,亲切拦着儿媳妇的胳膊,左看右看很是满意,“木木穿红色真好看。”

她最近热衷于给儿媳妇安排服装,像去年买了好几年红色毛衣,今年又买了几条红色长裙,穿在木少倾削瘦骨架上,喜庆中带着清冷。

很漂亮,带出去倍儿有面子。

余照升是独子,也没有要一起过年的近亲,桌上坐着他们一家五口人,气氛倒也融洽。

两杯小酌过后,他这个当家的有点上头,开始讲课,从生财之道说到家庭和睦,手指在桌子上点来点去,像拍点读机广告似的。

余江枫在旁边,内心给他配音,“哪里不会点哪里,儿子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大家见怪不怪,对他多为忍让,木少倾对桌上那条清蒸武昌鱼情有独钟,吃得嘴角沾了油。

家人不愁吃穿大概是余照升最得意的时刻。

作为一家之主,责任感被大大满足,他大手一挥,交代赵姨明天多蒸两条。

还合掌道,“像小木这样就很好,胃口好身体就会好。尤其是鱼肉,富含叶酸还能健脾,对怀孕大有好处。”

这句话威力巨大。

霎时间满桌寂静无声,连老太太都望了过来。

气氛一时尴尬,余江枫见状,伸出筷子把剩下的鱼都夹进自己盘子。

“我也爱吃,我最近身体虚,你们都不关心吗?”

继而是统一地摇头。

并不关心。

/

这个小插曲过去,长辈们也没再提,奚美心嫁人早,至今在婆婆辈里也称得上年轻人,心态也开放不少,对这种事不强求。

余照升则喝断了片,上楼时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说过什么。

夫妻俩窝在厨房里吃了点水果,干脆穿上外套出去溜达。

除夕夜挨家挨户都正是这时候热闹,尤其有些世家门户众多,每年凑在一起时,恨不得把房子都要装满。

沿着一条主路走,经过片片欢声笑语。

木少倾被迎面而来的胖胖小朋友塞了支仙女棒,小孩吨位重,步伐却灵活,指了指她,笑容天真烂漫道,“把仙女棒送给仙女。”

话音刚落便跑走了,回到一群孩子中间,大家你言我语的,也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被突如其来的夸奖戳中萌点,她伫足在原地,心里狂喊了一百声“小天使。”

下一秒,余江枫掏出打火机给她点燃仙女棒。

火花的光和声音在这天夜里格外应景。

被小孩子抢了风头,余江枫有些不开心,“嘁,小小年纪油嘴滑舌,改天我给你买一箱,摆在院子里点燃给你看。”

这种小型烟花美丽时间很短暂,在手中渐渐熄灭,只剩下半截黑色边沿。

木少倾若有所思,在噼啪的余音残韵中仰头。

对上少年正洋洋得意的脸。

“余江枫。”

“嗯?”

她声音猫挠似的,又细又软,令人忍不住凑近想要亲吻。

“你为什么随身带着打火机?”

……

亲吻比不过求生欲,终止于飘散着烟火味的风中,余江枫眼神错移开来,略微尴尬离开,身影有些跳脱。

回来时,奚美心难得没睡,在厨房里不知忙些什么。

木少倾走过去,发现烤箱里摆满了小巧可爱的曲奇饼干,正在高温下逐渐立体坚硬,颜色从奶黄渐渐变作褐黄。

她看着有点馋,尤其是满屋子香气往鼻子钻。

时间一到,烤箱发出提示音,奚美心带着防热手套把烤盘拿出来,最先挑了块最漂亮的递给儿媳,“剩下这些要打包装好,明天拿去作客送人家的。”

温热香甜在口中融化,木少倾满足地眯起眼睛。

然后帮奚美心装盒,“去年您和爸爸没有出去,今年有什么不同吗?”

“今年你是新媳妇过门,我们去要好的几家分享喜气,”熟练系上缎带,奚美心有股岁月静好的气质,“最主要是慕家新添了孩子,咱们自然要去。”

又吃了块最丑的曲奇。

木少倾点头,心想,今晚孩子出现的频率未免太高了。

/

大年初一大早,新年的鞭炮声便没有放过任何人,这里虽离市区不远,但都是独门独院,严禁烟火在这似乎不太适用。

反正也没人管,这些有点底蕴的老家族更重视传统,越热闹越好。

木少倾没睡懒觉,一心急的今天要去串门作客,换了新的红裙子跑下楼,长辈们果然都起床了,正围在餐桌前商量要带的礼品。

好几个红包放在桌面上,余照升一个个写上名字,给她看,“慕家新生的孩子要给,徐家孙女今年从国外回来,未婚的也要给,还有乾家的小外孙……”

这样一笔一笔数来,数目可观。

她巴巴坐在旁边,想起自己那两个红包比这些更厚,心里顿时开了花,觉得被重视太愉快,又听见公公言之凿凿道,“你是新媳妇,人家也都会给你红包。”

还有这等好事!木少倾眼眸瞪大,初为人妇的喜悦在这一刻攀上顶峰。

串门要趁早,晚了就会碰上人家吃午饭的时间,这样显得不礼貌,于是草草吃完饺子,一家人便开始了登门拜访之路。

最先自是要去慕家。

比起余家,这位姓氏更权贵,老爷子靠枪杆子打过江山,安定后创立了现在的企业,一代代传承下去,权财至高无上,到了现在当家的慕言这儿,更是风光无两。

慕汀就是慕言手下的子公司,当初他想把世逸集团整个打包转往北京,后来突然停止计划,外界也究其原因,结果是原因不明。

“待会儿要见到你的顶级大BOSS,紧张吗?”木少倾凑在小朋友耳边道。

余江枫对早起出门这件事抗拒十足,现在坐没坐姿躺在后座上,眼皮敷衍掀开,“没有我当年偷他身份证上网吧紧张。”

……

合着不仅见过面,还丢过人。

无言以对中,车子很快到到达慕家老宅,比起余家大隐于市的别墅区,这栋宅子干脆就坐落在西郊,山清水秀,人烟稀少。

大概是除了新年之外,也不常来了。

慕锋润身体不好,把公司交给儿子后就不怎么出现了,他妻子和奚美心差不多大,性子更活泼些,早早等在门口,亲自迎上来。

看见木少倾更是连连称赞,“新儿媳好漂亮哟,美心你好福气的,儿子年纪轻轻创业成功,上杂志,还结婚啦,真是羡慕死人。”

不由分说,还给木少倾塞了个大红包。

她垫了垫,不禁咂舌。

真是刷新了对有钱人的认知。

/

慕家比起余家倒是人丁热闹许多,四世同堂不说,仅慕锋润兄弟一家就有两个孩子,女孩年纪小,红着脸跟他们打招呼后就跑上楼了。

男孩看着年纪也就十七八,笑起来有点痞气,说话语速很快,带了点京片子味。

但也很友好。

有了新生儿,自然是要炫耀一番的,这是做奶奶的爱好。

兰欣十八岁就生了慕言,现在满打满算不到五十岁,却已经成了奶奶。

木少倾跟在后面有些唏嘘,还未来得及深想,就被楼上推开的婴儿房吸引去了注意力。

不出她所料,慕家老宅看上去平时确实不住人,很多细节都已经老化。

这间小屋子也有临时布置的痕迹,东西不算齐全,但颜色简单明亮,婴儿床上搭着粉黄色的小被子,脚下是大块羊毛□□地毯,许是定制的,是她从未见过的卡通图案。

小婴儿还不会翻身,被妈妈丢在地上流口水,笑得像个弥勒佛。

慕言的妻子正跪在她旁边鼓励,听见开门声回头,一把捞起孩子,淡淡给了个笑容,“你们好。”

她生得极为好看,初为人母身材却如此纤细,穿着米色长裙,气质清冷,仰头时像只高贵的白天鹅。

看见木少倾时,她明显眸光一闪,“你是王厚松老师的徒弟吗?”

没想到会被认出来,木少倾愣了,很快点头道,“你认识我师父吗?”

“我跟王老师有些渊源,前段时间我去探望他,看见了你们的合照,他对你赞不绝口,”女人抱着孩子走过来,抽出一只手,态度热络很多,“我叫丁汀,在美院教书。”

这算是碰上同道中人了,距离瞬间拉进,女人的友情就是如此简单。

奚美心挂念着小孩子,看见两个儿媳妇聊得投缘,便戳了戳兰欣的腰,“让我抱抱小王子呀,我好喜欢奶宝宝。”

奶宝宝不怕生,从妈妈怀里离开也不哭,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陌生人。

而后便流着口水笑起来。

女人的母性光辉很容易被激发,她看着爱不释手,抱在怀里“心肝”叫着,晃着孩子,满眼柔情蜜意,还凑到了木少倾跟前。

“木木,你瞧瞧,多可爱。”

她这才把眼神落在小孩子身上,一时间对上那双葡萄眼,五官已经看出俊秀,但还是奶味可爱居多。

丁汀大方把孩子塞给她,“他很乖地,你随便亲随便抱。”

……

这亲妈,木少倾额头流了滴汗,被怀中柔软吓得手足无措,石化在原地,奶娃娃没意识到她的紧张,反而手舞足蹈起来。

短小而滑嫩的手,还没有鸡蛋大,搭在她胳膊上,有种奇妙感觉。

因为还要提点一些礼物,奚美心不得不跟兰欣下楼,恋恋不舍得看着婴儿,她嘱咐儿媳,“你跟丁汀多聊会儿,妈妈走时会叫着你的。”

于是屋内就只剩下她们两人。

度过了方才的危机感,木少倾这会儿心已经化了,被孩子没长牙的嘴巴逗笑,身形放松地坐在地毯上,不断做着鬼脸逗弄。

丁汀倒了杯水给她放在旁边,“听说你去年结婚了?”

“嗯,但是一直没要孩子,”摸着奶娃娃的小手指,木少倾有些动摇,“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害怕。”

余江枫从来不提这件事,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偶尔想起来,却都无故逃避了。

“大概是还没准备好做妈妈吧,”落在儿子不断挥动的小段胳膊上,丁汀眼神是温柔的,“我结婚也有两年了,他是意外怀上的,起初慌张比高兴多,差点没想开把他打掉了。”

“但是生下来就懂了,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准备才能做好的,每个妈妈都是硬着头皮上的。”

这番话触动到心底某一根弦。

木少倾反复回味,握着孩子的手失语。

下楼时,慕言才刚刚回来,大衣带着寒气,习惯了应酬客套,他滴水不漏打了招呼,只有跟余江枫时才真心实意了些。

两人碰了拳,然后站在各自妻子身边。

还要赶着去其他地方,余照升留下红包便带着家人走了,车窗外是不断后撤的场景。

看着那栋老宅渐行渐远,她觉得身上还留着一股小孩子的奶味。

很好闻,很舒服。

余江枫又在闭目养神,忽然出声道,“去年慕言哥跟他妻子还闹离婚来着,差点就领了证。”

没想到会这样,木少倾诧异回头,她看见慕言的眼神,爱意是骗不了人的。

感情这种事,还真是复杂又说不清楚。

紧接着,小朋友蹭过来,抱着她的胳膊,“我就不会犯错,我多好。”

“你把那辆车退了,我就承认你是最好的。”

“……”

浪漫什么的,最后都会被浪漫打败,余江枫盖住眼睛,有点难堪。

/

彻底动摇木少倾的那根弦,断在附属医院。

她本来是因为木艺生母的不断骚扰而打上门去的,之前她还不懂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天真以为那人是真的母性大发。

后来才知道,不过是生了病,需要儿子骨髓配型罢了。

怪不得一副上门讨债的着急嘴脸。

这事由不得木艺,怕他心软动摇,木少倾拎着包就跑到了医院,决定今年就把他送出国去进修,结果人没找到,被小护士们指来指去引到了妇产科。

走廊里排了一长龙的大肚孕妇,她站住脚步,心底有些害怕。

还没等走到诊室门口,前面正坐着一个孕妇忽然哀嚎起来,捂着肚子说痛,前后两三分钟,涌来几个护士把她扶走,伴着不断远去的痛呼声而消失不见。

被这阵势吓出汗,木少倾又听见旁边有人小声道,“那个女的岁数太大了,她刚才给我看孕检报告,好多指标都不合格呢。”

“是啊,生孩子那么苦,岁数越大越受罪,她小腿肿的跟馒头似的,可恐怖了。”

……

后来再说些什么,木少倾就听不进去了。

连方才的气焰也降下去不少,找到弟弟后随口嘱咐了几句,要了他的成绩证明便魂不守舍离开了。

家里小橘正在午睡,被她开关门的声音吓醒,骂骂咧咧走过来,却没得到以往该有的拥抱。

木少倾坐在沙发上搜索,“高龄产妇的害处”。

论年纪,她距离大龄产妇、高龄产妇都有一段距离,现在害怕也是杞人忧天。

但是……

她肯定是要孩子的,上次在丁汀那里看了小婴儿,这份决心就更坚定了。

既然早晚都要生,干嘛不早些实行,体力越好受罪越少,小朋友又不是养不起。

以前不要孩子,是因为她没有感受过母爱,自然也不知道如何成为母亲。

没人教过她,于是心生陌生恐惧。

但是丁汀说的对,每个母亲都有第一次。

只要付出足够的爱和耐心,总归是不会错的。

/

当晚,余江枫回来很早,主动做了晚饭,要跟小姐姐看爱情电影,然后做点喜欢的事情。

情绪比想象中来得更快,他抱着人进了卧室,连投影仪都没来得及关掉。

按压住心心念念的人,他伸手在床边抽屉摸了个空。

“……没了?”

他不敢置信,心里骂了句脏,看着空荡荡的抽斗,有点绝望。

细白手臂圈上他的脖子。

往下一拉,呼吸靠近,带着温热和香气。

“我们要个孩子吧。”

女人的语气很温柔,似乎已经做好了,当母亲的准备。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6章 番外 下一章:第68章 番外
热门: 算命吗?超准哒!/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我也很想他 暴君,爱我请直说 两界真武 乡村守望的女人 良人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 穿越者 乡野小农民 大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