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番外

上一章:第64章 番外 下一章:第66章 番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王厚松每年都要跟自己的好友们聚一聚, 遍布大半个中国, 他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玩过去,近两个月才能回来。

干脆给徒弟们也放了假, 三个光棍对此兴致缺缺, 放不放假都是光棍, 也没有区别。

倒是唯一有伴的, 甚至突然领了证的小师妹收拾好行李,说要带新婚老公回家乡看看。

常然听她提过一嘴, 很有兴趣,当即举手表示, “我也特别想去柳镇, 你把我也捎上呗。”

很快他又被大师兄锁喉带走了。

当电灯泡什么的肯定不允许, 二师兄冲木少倾眨了眨眼, “别搭理他, 这家伙脑袋里有坑,好好玩,路上注意安全。”

跟大家告别,余江枫的车子已经等在路边, 见她出来, 主动下车帮忙搬箱子,一副二十四孝好老公的样子。

两个人先去了高铁站, 把车放在停车场就走,男孩一个人推着两个箱子,取票安检都不需要她动手。

自从领证之后, 他沉稳了许多,虽然私下里还是喜欢吃飞醋或者无理取闹几回合,但大多时候,他都带着成熟男人的底蕴。

说话办事有条理很多,有种谈判桌上下来的老油条样,喜怒不形于色,喜欢在背后动手。

他把与慕发展很好,今年破天荒,余照升主动提起余氏要跟他合作,父子俩冰释前嫌,倒是缓和许多。

从临市到柳镇直达高铁四个半小时,木少倾睡着时,他还在加班加点处理工作,雕刻般的侧脸线条在高速的光下棱角分明。

再醒来时,她的小桌板上已经摆了盒饭。

四个小时说慢不慢,吃完饭她跟小朋友研究了一下最新收购的剧本,再转头,车窗外的景色已经少许熟悉。

又有点陌生。

她也很多年没回来了,好在小地方变化不大,老旧建筑很多都还留着,南方已经葱葱郁郁,路过汨汨河水,恍若今生。

拽了拽旁边人的手,她轻柔地说道,“马上就到了。”

这次回来她没告诉顾漫云,木氏卖掉后有一半的钱木少倾都给她了,经过歇斯底里的争论,顾漫云也看开了。

干脆带着那些钱到处旅游,跟女儿断绝了往来。

所以当然也没人来接他们,从出口出去,出租没几辆,都是些私家车,两人随手找个了面善的大哥就上了车。

自从到了柳镇,木少倾变得沉默寡言,总是出神望着窗外。

很久,她主动开口,“我在这里待到十三岁。”

余江枫听出她语气中悲伤,一时间拿捏不住,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许此刻陪伴最合适,他握着她的手,温热传递在彼此之间。

倒是司机大哥先开了口,他他们这些跑车的,是真喜欢聊天,不然每天走在路上还关着话匣子那真是要闷死。

“咱们镇这几年评文化古镇了,好多人来旅游,原本要拆的老院子,上边都给钱叫他们不要拆。”

“但是外来人多了,我们也挣钱啊,破房子翻修一下改成民宿,可火热了。” WWw.8Yue.ORG

他絮絮叨叨地,车子停在了他口中所说的老院子最聚集的地方。

听说不少钱是本地人,他要价亲和不少,还塞了张名片,说哪天去高铁站可以再找他。

余江枫跟他寒暄,收下了卡片,然后从后备箱拿出东西。

再抬头时,他看见木少倾站在一扇木门之前。

踌躇大过激动,眼底盛着细碎的光。

/

顾漫云对生活质量有要求,院子比周围那些都要新,装修更精致,从进门的第一块砖开始,都使她精挑细选。

可惜就是太空旷了,听见他们进来的响声,从白墙后探出一个人。

两鬓已经斑白,先是有些警惕地打量他们。

下一刻,惊喜的声音已经响起来,“木木!是木木回来了!”

木少倾浅笑着迎上去,转头跟他介绍,“这是许阿姨,从我小时候就在这侍候我外婆,这些年都是依仗她的照顾。”

许阿姨看向余江枫,见他人高马大,长相俊秀,透着骨子矜贵,当即笑得合不拢嘴,拽着人往屋里迎,“听说木木找了姑爷,没想到这么俊,你外婆要是还认人,定是要高兴坏了。”

这话让人的脚步一顿。

坐在竹椅子上,穿堂风从屋前后来,夹着在座几个人。

木少倾抬起眼皮,“阿姨,我想去看看我外婆。”

说罢按住了余江枫,示意他现在这里等会儿,然后就跟着许姨往别屋去。

江南青瓦白墙的院子像水墨画,脚下青石板被隔夜的水打湿还未全干,涸出斑驳深浅色,木少倾穿着黑色长裙走在湿润空气中。

背影挺得很直,看得出她很紧张。

余江枫错觉间觉得,她的背影也是被画出来的。

即使没见过,也能从中窥见,她儿时的身影。

十三岁的木少倾。

大概就是这样的。

/

等到天色渐暗,小院子被抹上浓墨重彩的橘黄色,衬着灰青色在空气中飘摇,余江枫用平板电脑处理公务,直到许阿姨来叫他。

“木木让你过去,”许姨脸上笑容依旧恬淡,在围裙上擦着手,“除了厅堂往右拐第一间屋子,她在那等你。”

说完,就扭头去了厨房,步履匆匆。

按照指示的方向,他将东西放下,借着微弱天光前去,便看见了小窗子里的老人和女孩,被定成一格框,像是电影情节。

余江枫在回廊站了很久,看见女孩跟老人低头说着什么。

可惜老人眼神空洞,很少回应她。

走过去时,屋里传来阵阵艾草味道,木少倾已经看见他,从窗子探出身,“进来吧,外面湿气大。”

屋里只开了一盏床灯,光线昏暗,老人眼神不为所动,看着窗外虚无景象。

看出她的异样,余江枫用眼神询问。

木少倾没回答,只是握着老人的手,抚摸上面起伏经络,“外婆,这是你外孙女婿,我们上个月领证了,他父母对我很和善,他对我特别好。”

说着,她又牵来余江枫,将他推到外婆面前,挡住窗子。

这时,那双浑浊苍老的眼睛终于堪堪摇动,望着面前陌生男孩,脸颊沟壑抖动,良久,没能说出话,只是笑了笑。

“我外婆七年前查出阿尔茨海默症,谁也不认了,”木少倾站起身,有些出神抚摸老人苍苍白发,嘴角噙着苦涩笑容,“但是她潜意识也许很高兴。”

屋子就这么大,站了两个腿脚好的成年人,还坐着个轮椅上的老人。

逼仄衬托岁月悲凉,她白发被一丝不苟梳起在耳后,别着黑色发卡不至于掉落,侧开头,她又从男孩高大身影旁的空隙往外看。

黄昏像火烧,弥漫整个天际。

“今晚就在这儿吃好吗?”木少倾忽然开口,语气温柔,“我想陪外婆一起吃。”

责无旁贷地点头,余江枫作势就要出门去寻找厨房。

拦住他,木少倾按着他坐在椅子上,“我去吧,你在这等着。”

说罢就钻进了橙色光芒里,步伐很快,跳着跨过门槛,拐弯消失在目之所及处。

坐在那儿也没事做,余江枫起身观察屋内摆设,这是典型的南方水乡人家,红木高床,褐色桌椅,脚下是打扫干净的石灰地。

他看着老人还在热切张望,心中好奇,凑了过去,也跟着她视线走。

“外婆,您到底在看什么?”

木少倾端着食盘回来时,就看见这副光景,小朋友不知从哪找来一张小马扎,坐在轮椅旁边,和她外婆身高持平,或许还要高一些。

他指着窗户外面,说起有片瓦碎了,又说院子里有一只小青蛙。

外婆难得转过头看着他,眼睛里也都是疑惑,或许想知道那张嘴巴为什么有那么多话,但是嘴角的笑容出卖了老人。

她是高兴的。

心底最柔软处被触碰,木少倾把食物放下,走到一老一少身边。

声音带着细微哽咽,“吃饭啦。”

/

余江枫把轮椅推到桌边,主动把一些细软好嚼地食物放进那张大白瓷碗,老人不记得人也不说话,但是吃饭很听话,拿着勺子埋头苦吃。

他这才轻声问,“外婆到底在看什么?”

这个问题困扰小朋友许久,惹木少倾低笑,她夹起一只鸡翅给他,慢慢解释道,“我外公七年前跟合作伙伴去贡东做生意,走前说,回来时会带那里的时兴玩意儿给她。”

“后来他再也没回来,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欠了钱偷渡出国了,我们报了警,也再也没有音信。”

没想到剧情发展,余江枫咽下嘴里的东西,湿漉漉的眼睛望着身边人,“所以外婆在等他?”

“大概是吧,因为以前外公总是这个时间回来,所以她就天天在这里往窗外看。”

饭桌一时变得安静。

男孩说不准,他应该安慰吗,但是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应该谴责吗,但那毕竟是小姐姐的外公。

不说话,却又感觉怪怪的。

倒是木少倾,面不改色说完这些,突然又自嘲笑起来,“她丈夫失踪了,到妈妈的丈夫也失踪了,有时我在想,我们家是不是被诅咒了。”

下一秒,她执着筷子的手被人握住,力道紧张,带着些许颤抖。

余江枫深邃黑瞳直直撞向她琥珀色眸子里,掷地有声道,“我不会。”

很值得相信。

夹了一颗馄饨塞进他嘴巴,看见他因为不被重视而懊恼神情。

木少倾看向还在与晚饭对战的老人家。

外婆,你瞧。

你外孙女婿对我很好。

/

吃完饭,许阿姨过来帮外婆收拾卫生,老人睡得早,便把小夫妻赶了出来,“带姑爷在附近转转,柳镇晚上最漂亮。”

这话不假,尤其是商业开发后的柳镇,四处掌着红灯笼,晚上有游船项目,因此河边也挂上一串串小灯泡,在徐徐晚风下,船儿摇摇晃晃很适合发呆。

但是排队太长,两人合计了一下还是放弃,沿着河边往外走。

错过商业区就是老旧居住区,除了一排排平院小房后,余江枫眼尖,先看见了操场围栏,他指着那,“这是学校吗?”

“嗯,我小学就在这里上的。”

木少倾拉着他穿过胡同,豁然开朗一大片教学楼,为了配合周围建筑风格,教学楼也是白墙青瓦的两层小楼。

夜晚熄了灯,他们只沿着外围参观。

“但是我对上学没多少印象了,从小我朋友就很少,”她平底鞋在地上磕出声音,语气也没有追忆,“顾漫云对我学习要求很高,每天我都在看书做题,偶尔会在本子上偷偷画点什么。”

过去的二十几年,她活得孤寂,也学会适应这种独处,那时候还没有木艺,只有无边黑夜,和父母的争吵。

风车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在旷野里不知疲倦。

从山谷刮来的风撩起她裙摆,眼神迷离间,木少倾看见了自己,那时候还没长高,背着小书包,在一阵欢声笑语中沉默穿过,从街巷的热闹中抽离。

“我小时候没有拍过照,所以我也不记得,我那时候长什么样子。”

余江枫从她语气中读出了失落,她也曾经是个孩子,即使层层伪装,也还是会有渴求,会仰着头,希望自己拥有同龄人的时光。

一股冲动驱使,他把人抱在怀里,感受削瘦骨骼的靠近。

“但是你现在有我,未来的每个纪念日我们都会拍照留念,以后有了孩子,我们还可以拍全家福,挂在家里每个角落。”

“这样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一起每时每刻,彼此的样子。”

蝉鸣很响。

木少倾眼眶发热,笑自己没出息,她假装不在意,勾着他胳膊吊着身子,双腿卡在他腰上。

她指着无光的教学楼,突然又开心起来。

“但柳镇对我来说不可替代,如果问我想不想再回到那时候,我肯定愿意的。”

“这是我的失乐园,别人都不知道。余江枫,我只带你来看过。”

因为他们要拥有彼此,身体是,灵魂也是。

余江枫呼吸着她身上熟悉气味,感谢上天,让他可以有机会,温暖一个孤独的人生。

“嗯,如果能回到过去,你应该早点去找我。”

“那样我就能多爱你一分钟。”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4章 番外 下一章:第66章 番外
热门: 重燃 穿成恶毒渣攻后我怀崽了[穿书] 唯有套路得人心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落花时节又逢君 大唐总校长[穿书] 我在豪门养崽盘大佬[穿书] 借我咬一口 无限神经[无限] 今天也不想收龙傲天为徒(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