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西江山夜里温度奇低, 白天爬了山又画了整天,体力和脑力双重折磨, 就连几个大男人都有点遭不住,打着哈欠望天, 手里举着笔画半晌没有动作。

这里的星星很亮也很大,流动光带从头顶穿过,木少倾眼神却始终落在画纸上,面对重拾的兴趣, 她有使不完的力气。

余江枫安静坐在旁边,凭借微弱信号与公司交流工作, 屏幕上大段大段的绿底文字。

放下手时, 他看了眼心念了一整天的女人。

从临市疾驰而来,身后抛下柳轩断断续续的碎碎念,还有稍微松懈便会堆成小山的文件。

手放在纤细脖颈上轻轻揉捏,木少倾回神, 大片浓重墨色被晕染, 凭着吊灯光芒好像会随着风飘动。

看时间也差不多, 王老吸着鼻子起身, “收拾东西回去了,再晚下面景区门口就禁止出入了。”

如释重负,大家把开始动手把画具按照来时装起来,木少倾动作慢吞吞,看了夜景一眼又一眼,恨不得在这里通宵。

打包完成, 余江枫自觉接过所有东西背在背上。

游客并不会逗留到这个时候,景区把明亮大灯都关了,只剩下崎岖小路上的太阳能吊灯,光不算亮,只能勉强看清台阶轮廓。

这路窄的不能并排通过,余江枫试了好几次,最后只能作罢,因为背着东西更占地方,碰碰撞撞,只能走在前面。

他一边往下面走,一边还要回头关注木少倾情况。

可惜危险总是瞬间,也许就是回头的功夫,便听见后面传来一阵惊呼,虽然转身出手已经非常迅猛,但还是落了后。

常然正好在木少倾身后亦步亦趋,见状伸手也只是顺便。

他双手落在她肩膀上,带着冬夜的凉意,有些使力,抓着她的骨骼。

下一秒,人就被带离,常然抬头,正对上余江枫那双针锋相对的眼睛,抓着木少倾,要按在骨血里似的宝贝。

男人间斗争随意且莫名其妙,一边是占有欲极强的狮子,一边是颇有好感并认为狮子配不上白兔的狐狸。

遵循也行并且暗自不爽,眼神在空中打了一架,看不见硝烟且点到为止。

气氛沉默又尴尬,下了山直奔别墅,才渐渐到了灯火通明的地方。

木少倾被十指交握牵着往前走,疲惫和困意后知后觉,歪着身子把大半重量卸在小朋友胳膊上,像个无尾熊。

“呀,你这腿怎么破了?”

大师兄眼尖,先看到那条白皙长腿上的血迹。

木少倾出门时在长裙里套了黑色打底裤,现在已经破了长长一条裂缝,与外翻血肉融合,惨不忍睹。

大抵是从踝骨到小腿中部那样长。

她抿着嘴,刚才小朋友把她从常然手上抢过来,力气有些大动作也突然,没防备间腿划上旁边的碎石尖角。

当时木少倾就察觉出剧痛,但是那个场景,如果说了出来……

她不想让余江枫难堪。

像个最忠实的守卫者,保护他少年仅剩的尾巴,在不断成长成可以撑起一家公司的男人途中,他那些占有欲和小脾气。

其实最该被保留。

/

酒精划过伤口时带来细密酥麻,比受伤还难受,木少倾倒吸一口气,眼睛瞪圆,再也忍不住,“轻点儿,很疼。”

“很疼”两个字像锋利匕首穿过,正认真消毒的男孩手上一顿。

他仰起头,眸子闪烁,带着飘移散转的不知所措,“对不起,我不该拽你的。”

现在想起刚才,实在粗鲁,要不是伤口提醒,余江枫也许会把那个插曲忘记,继续自己不知所谓幼稚至极的行径。

甚至沾沾自喜,看,我把最爱的女人圈在小天地里,她哪儿都去不了。

受不了他这种低迷,木少倾立刻捧起他的脸。

“天黑路险你没看见很正常,上次我发脾气不还把你胳膊挠破了吗?你都不生气,还反过来逗我。”

恶魔行径真要数落起来,她也是有丰功伟绩,比如拔网线、拔电脑插头,又或者在他的汤里放很多白糖逼他一边干呕一边喝下去。

越想越心虚,木少倾连连强调,“生活在一起有点意外很正常,而且那条路真的特别多碎石头,就算你没拽我,说不定我自己也会撞上呢。”

可惜,余江枫还是没能从自责中爬起来。

刚拆封的医药纱布裹上她细白的小腿,一圈又一圈,有那么些触目惊心。

他扶着木少倾躺下,却没勇气把准备好的情话跟她吐露,只能假装忙碌,在狭小房间内像个陀螺,收拾完衣物去打扫洗手间,带上胶皮手套,一副要把马桶擦出倒影的气势。

被晾在床上,没有温情蜜意,木少倾好几次想跟他说话,都没成功。

叹息一声,她干脆起身去楼下拿牛奶,小朋友晚饭吃很少,大概率半夜会饿。

张婶帮她采购了许多东西,牛奶必不可少,罗列在冰箱最上面一层,与旁边一瓶瓶进口啤酒显得格格不入。

踮着脚拿起一瓶倒在小奶锅里微微加热,她懒得找碗和杯子,干脆端着锅打算上楼。

上面传来门打开合上的声音,她走了两步,正巧遇上常然下楼。

他可能已经睡过一觉,现在头发乱过门口燕子窝,抓了抓,他对上木少倾的眼神,跟她互相打过招呼,准备错开上下。

可是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也许是看见了她腿上白色纱布后,神经被刺激了。

作为认识两天的名义师兄实则路人,常然讶然开口,堵在木少倾面前,有些愤世嫉俗,“你为什么会跟那个男的在一起呢?”

并没有答案回应,他还没平复情绪,继续侃。

“今天爬山已经很累了,但是你拒绝了我帮你拿画具,因为你怕他吃醋?”

“大家都是成人,他需要把你看得这么紧吗,就好像我们都是图谋不轨的坏人?每天都要报道就算了,你摔倒了我扶一下他都要争抢?你不觉得很累吗?”

“真不明白你们这种需要忍受的爱情,有哪种存在必要,他精神有问题吧,我不是骂人,我是从医学角度问你,他精神状态真的……正常吗?”

心里积郁终于吐露,常然觉得身心轻松,仅仅一天接触下来,他就了解木少倾。

她有才华还有耐力,就像汪老师所说,所有徒弟中,最终真能名声大噪的人,也许就是她。

艺术家就该有艺术家的样子,学着孤独和自由,习惯随心所欲。

木少倾举着锅有些累了,眉眼虽然恬淡,但又瞬间逼迫出了冷意。

她不咸不淡开口,声音凝了冰,“我确实怕他吃醋,因为我在意他。他也确实看我很紧,也是因为他在意我。花有百样红,我甘之如饴,师兄不必愤慨。”

继续踏着步往前走,“而且,你没爱过人,也没资格评价我,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你才是真的神经病吧,我不是从医学角度上跟你讨论的,我是纯粹的骂你。”

擦肩而过时,常然清醒,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混账话。

再想道歉,却张不开嘴。

当然,木少倾也没稀罕他的道歉,已经径直上了三楼。

转过楼梯口,墙边站着个人影,把她吓了一跳,锅里牛奶晃晃荡荡。

对上那双阴云密布的双眼,木少倾又笑起来,冷意消散,只剩下甜美。

“感觉牛奶又凉了。”

/

余江枫踏上返程路时天还没大亮,一种泛着青的白蔓延到远处的暖黄色光芒。

今□□霞是血红色,他给睡得四仰八叉的人盖好被子,把那只伤腿往外拨了拨,免得蹭在床上疼醒她。

黑色越野在青和红中快速离开。

没有声音,他从后座椅背里掏出半盒皱巴巴的烟,从里面掏出一根,火光在手指尖跳跃,满车都是尼古丁味。

一种呼之欲出的恐惧在心尖盘综错杂,他不知如何面对却又逃脱不掉,只能学着成人的方式抵消焦虑。

到达与慕时,他连饭都没吃,加上昨夜失眠,脸色差得很。

从西镇到写字楼近三个小时路程,从六点到九点,办公室里坐满了人,还有陆陆续续赶在最后一分钟打卡的新来财务。

女孩没看见躲在角落泡咖啡的他,一脸心有余悸,下一刻却变成了愤愤不平。

“我跟他分手了。”

几个说上话的小姐妹立刻凑上来,你言我语,“前两天你还朋友圈秀恩爱呢,怎么说分就分了?”

“难不成是劈腿出轨渣男全套了?那你分这么痛快便宜他了。”

“不是,就是他太黏人了 ,我受不了,在坚持下去,说不定我就要抑郁了。”

前台小虹也在,搅着麦片嗤了一声,“你这是控诉还是秀恩爱?姐们儿头一次听说有人因为男朋友黏人而分手的。”

“真的,”女孩被说急了,脸都通红,“我出去吃饭他一小时要打好几通电话,每个小时都要查岗我的位置,最绝是什么,他居然在我手机里装定位软件!”

最后四个字激起千层浪,在座瞪大了眼睛,“不是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敢干这事儿?”

“姐妹,我支持你分手,要我早分了,不能忍。”

“对啊,感觉好恐怖,这和那些尾随痴汉有什么区别,把你当人还是宠物啊?”

声音叽叽喳喳太响,余江枫再也按耐不住,咳嗽一声从阴影中现身,成功换来万籁俱静,和手下人彼此惊疑“卧槽这位爷怎么神出鬼没”的眼神。

他抿嘴,想掠过这些眼神径自离开。

只是在茶水间大门处,他突然转身,把悄悄吐气的小员工们又吓得怔住。

他神情认真,问那个分手的女生,“男朋友黏人还有装定位软件这种事……真的很过分吗?”

到底是年轻人,话匣子一挑就忍不住往外掏。

她立刻又义愤填膺,还以为老板要关心她的感情生活劝和不劝分,“当然,现在只是打电话或者定位,以后就会跟踪,会疑神疑鬼,说不定还会偏激到伤害我。”

“我还专门咨询过学心理的朋友,他说像我男朋友这种情况很容易发展成精神分裂,到时候自己立个假想敌怀疑我出轨,会有暴力行为的!”

裹着纱布的腿浮现在眼前。

余江枫感觉到那种恐惧忽然膨胀变大,在胸腔中满溢出来,然后被空气戳了个孔,炸裂破碎,在脑海中砸下惊雷。

偏激,伤害,假想敌。

暴力行为。

一条条一桩桩从记忆中被摘取,他浑身冒着冷汗跌跌撞撞跑回办公室。

“他精神状态真的……正常吗?”

抱着头趴在桌子上,眼前还是木少倾破了相的腿,还有手机里的定位软件,又或者一天十五个的通话记录,三小时的视频时间。

余江枫有些不确定,他真的正常吗?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热门: 驻京办主任2 阿兄太可怕了怎么办 (综漫同人)我成了港黑首领 超级微信 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 远离异类[娱乐圈] 在修罗场边缘疯狂试探! 被迫和前男友营业cp了[娱乐圈] 排行榜第二的异能! 这是病,得治[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