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诧异之余, 淡淡飘散着些许欣喜,不论态度好坏, 好歹喝了儿子亲手递的一杯茶,余照升不显山露水, 但气质肉眼可见柔和许多。

这时奚美心也笑起来,指着沙发上另外一家人热络介绍,“这是你辛伯伯,辛伯母, 还有他们的女儿辛亦,你们小时候见过的。”

木少倾随着看过去, 果不其然又跟那女孩的眼睛撞上。

火花碰撞, 但是她们之间隔着很多,比如阅历、年龄。

所以被叫作辛亦的女孩很快败下阵来。

茶香满室,辛亦整理好表情,笑容甜美地开口, “是呀, 以前和江枫哥哥见过好几次, 后来我出国留学, 见面机会就少了许多。”

她长了一双漫画里的圆眼睛,楚楚可怜,说话细声细气。

被提到的男孩正忙着给自家小姐姐剥橘子,等回过神,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

剩下半个被他塞进自己屋里,酸甜的汁水迸裂开来, 他眯起眼睛,牙齿快被酸倒,“嗯,我有印象,那时候你被狗追然后躲进垃圾桶里,还是我给你家里人打电话的。”

……

辛亦神色不自然起来,干巴巴笑着,“这都多大的事了,哥哥你怎么还记得?”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任谁大半夜从垃圾桶里扒拉出一个满身抽菜叶子的人,都会毕生难忘。”

余江枫还夸张地深吸气,“那味道,啧啧啧。”

他恶作剧的基因一旦被激发就势不可挡,家长们当小孩子的玩笑,也都跟着哄堂大笑。

唯独辛亦铁青着脸,再也笑不出来,眼眶很快就红了。

奚美心体贴,摆摆手,细声软语,“我们家小枫就是淘气,喜欢跟人闹着玩,小亦别生气啊。”

桌子上的果盘被挑来捡去,专门拿出最甜的车厘子,余江枫递给木少倾,笑得天然无害,“我只喜欢跟姐姐闹着玩,其余时间说的大多都是真话。”

“但是,你肯定不会介意的哦?”

他心里肯定长着最锐利的刀子,然后用最虚伪的方式戳伤别人。

木少倾摇头,对他也无计可施。

幼稚。

中午饭准备好,赵姨抹着围裙过来,“赶紧吃饭吧,刚烧好的汤,味道最是好。”

众人闻言便起身,老太太一手拄着拐杖,一边握着木少倾的手。

她今天精神极好,说话中气十足,不断摩挲着木少倾的手背,“手可真小,眼见着就是个有福气的,你生的模样极好,比照片上还好。”

木少倾羞涩地笑了笑,不太会跟长辈交流,只能垂着头,乖乖巧巧,“谢谢奶奶。”

三十家宴,辛家人也礼貌告辞,辛亦一步三回头,从余家大宅出来。

坐进车里,她苦着脸枕在母亲肩膀上,“江枫哥哥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我都不知道。”

车子发动,辛夫人也长长叹了口气,余家的意图再明显不过,这份拒绝真是太过直接。

她摸摸女儿的头,“这件事就算了吧,看来他们家已经有认定的儿媳妇了。”

/

被认定的儿媳妇此时正坐立难安在餐桌旁边,面前的碗里被堆成了一座小山。

除了余照升要保持家主的威严,偶尔问话几句,其他人都亲切得很,生怕她吃不饱。

赵姨儿子在国外留学回不来,她也同桌吃饭,止不住地夸奖木少倾,“哎呦,那个墨鱼干地道啊,还有笋干,比市面那些硫磺熏得好了百倍呢!”

说实话,大户人家都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尤其是余照升上纲上线的脾气,木少倾以为家里气氛会很严肃。

远没想到会是这样其乐融融,原来不和的只有父子俩。

由此可见,他们之前闹得你死我活,根本不是原则性问题。

而是因为——

他们同样幼稚。

赵姨的手艺极好,尽管木少倾胃口小,但还是给面子,把碗里的东西消灭大半。

剩下的那些,全都趁着他人不注意扔进了小朋友碗里。

余家商界往来众多,年节正式联络感情的时候,尽管不喜,也不能闭门谢客,午饭时间过了没多一会儿,提着礼品上门的人便络绎不绝。

老太太拉着木少倾的手说了好久体己话,看见她手上那个镯子,便笑起来,“当初我问小枫要拿这镯子送给谁,他还保密,不肯给我看你的照片。”

木少倾皮肤冷白,与这羊脂玉的镯子交相辉映,很是般配。

人老了心也平和,老太太早就超脱出门第之见,握着她的手舍不得放,“不过这镯子并不是上好的,待会儿等奶奶睡醒了,把那个祖传的水头最好的给你找出来。”

许是跟老人接触机会不多,木少倾也不知道怎么讨他们欢心,只想着乖一点,或许就是他们喜欢的。

她轻轻摇头,声音比珍珠链子还要亮还要细,“余江枫说喜欢我带这个,您不是也说般配吗?有些东西,最配的就是最好的。”

倒是通透,但是才二十多岁的女孩,能说出这番话,必然是经历过风雨的。

老太太对她知之甚少,只从儿子那了解些许,就知道她过得不容易。

心疼之余,也庆幸孙子眼光不错,找回一个靠谱的孙媳妇。

老人笑起来眼角布满细纹,拍着她的手背,“你说得对,这样就很好。我这也累了,先上楼睡一觉,等奶奶醒了,带你去花房看看。”

见她真是累了,上了岁数的人从一大早就跟来往客人周旋,木少倾连忙起身,亲自扶着她上楼去。

人来人往中,余江枫把家里的车停进库,给客人们留出地方。

生怕小姐姐自己待着害怕,他三步并两步跑回屋,却到处没找见她的身影。

心里怦怦作响,他情绪急躁地拿出手机拨通号码。

听筒里响了几声,无人接听,却有一道声音轻飘飘从头顶落下来。

他抬头,正对上那双上挑的狐狸眼,正充满着疑惑。

“楼上楼下你也要打电话,通讯公司给你分成吗?”

她倚在楼梯扶手上,微卷的发披在肩头。

周围充斥着寒暄和脚步声。

余江枫愣在原地很久,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她。

也是这么漂亮,说着让人恼火的冷笑话。

但是从那一刻到现在,场景重合,穿越记忆。

她是他的,在新年的这天,来到余家,成为了众人口中的——

余江枫的未婚妻。

/

奚美心招呼着客人们,几位关系要好的名媛太太也在今天来,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吵着要看她未来的儿媳妇。

“哎呦,我家那个小祖宗看得紧,这不,刚吃完饭就拽着进屋了,生怕我欺负了小姑娘。”

她端来茶水,嘴上是抱怨,脸上却挂着心满意足的笑。

几人坐在麻将桌前,其中有人便揶揄,“哦呦,你们家小枫马上就二十二岁了,到时候领完证给你生孙子,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调笑的话此起彼伏,连余照升都带了点儿笑意,虽然还要谦虚地说“男人事业为重”,但言外之意总是在强调“我将会是你们中间最先抱孙子的赢家”。

楼上木少倾对此一无所知,她正被按在床上午睡,虽然是被迫的,但是混混沌沌,眼皮开始打架。

她脖子上落着一只大手,正小力地揉捏着颈椎,动作缓慢轻柔,像最好的镇定剂。

上午的紧张,随着余家人的友好而烟消云散,她神经松懈,彻底陷入睡眠。

余江枫假寐,手上的动作不停,听见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才慢慢抬起眼皮。

入目就是木少倾毫无防备的睡颜,因为屋里地暖充足,热的脸蛋红扑扑的,卷发像海藻一样散在枕头上。

亲亲她的额头,余江枫用最小心的动作起身,开门离去时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是很香甜。

屋里屋外两个世界,他沿着楼梯走下去,客厅里坐着余照升和一些商政要人客,阳光房里也是奚美心和一些名媛太太们开了两桌麻将。

与慕再也不是迷你工作室,它需要更多机会和关注,而现在他就像鱼儿得了水,一头跃进这场社交里去。

他表现得太好,许多听过他顽劣事迹的人都表示惊讶,无论是见识、谈吐、行为举止,余江枫都配得起这些客套和称赞。

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就连作为他的父母,余照升都有些不可置信。

但总归是往好的方面发展,也许男人都这样,在遇见了想要保护的那个人之后,会蜕变成最好的自己。

他也不吝啬,大大方方向在座各位介绍起与慕。

余江枫被他的专业和熟悉震惊。

也许,余照升真的偷偷做了功课,只是不好意思承认罢了。

身旁没有人,又是陌生的环境,木少倾没多久便转醒,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回神。

穿上拖鞋,她在洗手间整理了一下仪容,抻直衣服上的褶皱,沿着热闹笑声下楼去,由高处看见余江枫正坐在一顿男人中间说话。

看上去很乖,没什么过分的行为。

揪紧的心瞬间妥帖,不再害怕父子俩会在今天打起来,她不自觉挂上笑容,打算去阳光房看看。

奚美心坐在牌桌上,正输的愁眉苦脸,见到木少倾立马笑开来,“木木醒啦,快来阿姨这儿。”

自动麻将桌洗牌,太太们都转过头去观望。

木少倾对这种场合却是不怕的,无非和应酬交际没差别。

她走过去,看见麻将桌把牌推上来,奚美心翻开,差点背过气去。

大年三十手气这么背,来年打麻将都要有心理阴影了。

求救信号发送给未来儿媳妇,木少倾成功接收。

她溜了一眼牌。

“阿姨,我也想玩玩。”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热门: 我只想好好读书 炼丹师在星际的撸猫日常 我成了一条锦鲤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少女终成王 养帝/养弟 食局 被情敌告白之后[娱乐圈] 我嗑的CP总be[娱乐圈]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