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坐上西镇开往临市的班车, 老旧客运车在柏油马路上摇摇晃晃,颠簸作响。

余江枫被龟速前行的汽车晃睡着, 紧紧握着身旁人的手,头一点一点, 每次要仰出去时,又惊醒着坐直。

这些小动作反反复复,直到他彻底清醒,虽然很困却再也说不着, 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侧目就看向对他不闻不问的小女人。

她正襟危坐,一种坐在会堂接受表彰的既视感, 没被握着的那只手放在膝盖上, 双眼目空一切望着前方。

“木木,我刚才差点撞到车窗上,你都不在意吗?你不爱我了。”

余江枫身子往下滑,尽量与她处于同一平面, 然后脑袋在她脸颊上蹭着撒娇。

以往, 木少倾都会很无奈地亲亲他抱抱他, 然后说一些抱歉之类的话语安慰。

但是今天, 她就像一尊雕像,稳如磐石。

这个状态让木少倾想起自己第一次参加竞标大会,站在高高的讲说台上,面对晦涩陌生的专业名词,冷汗从后背浸出来。

这份紧张,她真是太久没有体验过了。

虽然很余照生打过交道, 甚至能泰然自若拒绝他的收购邀请。

但作为男朋友的父亲,这个身份下,他们还是第一次交流。

这算是见家长了吧。

木少倾口干舌燥,从背包里拿出保温壶轻轻抿一下,然后在心里演练见面时可能会发生的所有场景。

如果余家人嫌她年纪大怎么办?而且她现在没有工作,还有弟弟要养大,家庭氛围也不好,跟亲生母亲有素敌人。

思来想去,向来自信的人忽然心碎成玻璃碴,哀呼着倒进余江枫怀里。

还被夹克衫上的扣子磕到眼睛,疼得飙泪。

听见她吃痛,余江枫立马捧起她的脸,看着已经红通通的眼睛,心疼的不行。

忙给她吹了几口气,“回去我就把这些扣都拆了,敢伤我宝宝!”

车上其他乘客都被肉麻的话语吸引来,有位大姐不给面子当场笑出声。

木少倾郝然,拨开他的手,喃喃道,“如果你的家人不认可我怎么办,毕竟我现在一无所有了,身体也不好,对未来毫无计划……”

声音越来越低,她从未把自己放在如此卑微的地位。

倒也不是真觉得自己哪里差了,而是不想余江枫因为这些事为难。

毕竟谁不想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呢?

顾漫云是没指望了,只能期待余家人的态度。

余江枫胳膊从她后颈穿过去,然后环住她的肩膀,力量不大不小,刚好带来安全感。

他手指慢慢敲着,合上眼睛,语气漫不经心。

“傻瓜,我喜欢的,肯定是天底下最好的那个。”

/

西镇的客车最后停在临市旅游集散中心,过年时候,这所繁华城市人去楼空,街上从未如此干净安宁过。

打不到车,只能找人来接。

最后还是柳轩从家里偷跑出来,仗义救人。

他不知道从谁那里借了一辆改装过得粉色迷你小跑,车顶上还立着一对兔子耳朵。

车子是单开门,需要把副驾驶座位摁下去,然后才能钻到车后座。

木少倾爬的磕磕绊绊,头在车顶撞了好几下,才满身是汗地坐稳。

抬起头,正对上余江枫那张铁青的脸。

即使是副驾驶位,对他来说也太小了。

柳轩还按着喇叭催促,“快上来啊,这里不让停车。”

时间已经不早,赶去老宅也只能勉强吃上午饭。

不想木少倾第一次登门就有不好的回忆,他心里斗争很久,终于还是不情不愿上了车。

两天长腿要踮起脚尖才能放下,像是大人抢了幼儿园小朋友的蘑菇椅。

从后视镜看更滑稽,木少倾实在憋不住,脆生生笑出来。

被嘲笑得脸色更差,余江枫不敢冲她发脾气,只能质问柳轩。

“我今年没给你分红吗?还是你们爸妈不给你压岁钱?”

这句话问的很奇妙,轻易就把他和柳轩父母摆到了同个位置。

当事人却浑然不觉被占了便宜,还很好脾气地解释起来,“别提了,我们家来了巨多熊孩子,把鞭炮塞我引擎盖里,没爆炸就不错了,现在发动不了,好多车行都不开门。”

“这还是我表姐借给我的,小是小了点儿,总比走路好。”

说完还侧着头,寻求援兵,“是吧,仙女姐姐。”

仙女被挤得双腿酸疼,还得强颜欢笑,“对,你说的都对。”

过年的好处就是不堵车,一路连个红灯都没碰上,不到半个小时就到达别墅区。

柳轩家也在这里,他直接停车在车库门口,“你俩走回去吧,去余家的路太绕了,我每次都找不回来。”

直接说你路痴就得了呗。

余江枫翻了个白眼,毫无感激之心,从后备箱拿出背包,牵着小姐姐的手就转身离开。

“没礼貌,你不知道谢谢我啊!”

木少倾笑着回头招招手,“今天辛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得,少爷这是给自己找了个新闻发言人。

柳轩无可奈何地目送他们离开,心里却颇多感慨。

要不是遇见了对的人,就凭余江枫这个臭脾气,早晚会惹出个大事。

好在一物降一物,上天还算公平。

院子里传来欢声笑语,他连忙跑回去。

看看是哪个小兔崽子又要炸他的爱车!

/

两人走到余家老宅门口,木少倾又开始胆怯。

上次来还爬了人家墙头,大门倒是第一次仔细打量。

所谓高门深户就是余家做派,装修风格与柳轩家截然不同。

院子里铺满了青石板,木质大门紧紧闭着,前面立着高高的门槛。

很多人跨得过这个门槛,却跨不过心里的槛。

余江枫拽她,“不要怕,谁敢说你一句不好,嘴给他打歪。”

“我第一次来你家,空着手不太好吧,”木少倾苦着脸,退堂鼓打得响,越发紧张,“显得我很没有礼貌。”

掂了掂手中的背包,余江枫不解,“刚才在西镇你不是买了很多吗,笋干、墨鱼干,这些还不够啊?”

哪能相提并论呢,买土特产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也不过两三百块钱,大过年的拿这些登门拜访,定会惹人嘲笑。

不等她再犹豫,余江枫单手扣住她,用蛮力带着人往前走。

“放心,我家里人没怎么见过世面,说是加勒比进口的墨鱼他们也信。”

反正在他眼里,不是木少倾沙就是余家人傻……

战战兢兢跟在他身后,不顾少年抗议,坚决不能牵着手并列而行。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还没敲门,里面便有人迎接。

赵姨笑得喜庆,忙不迭往里迎,“小枫回来啦,老夫人等你很久了。这,这位是木小姐吧,瞧这模样,太漂亮了,快进来快进来!”

这份热情有些招架不住,木少倾求助望向余江枫。

只见他在鞋柜里翻找,最后拿出一双没有拆封的棉布拖鞋,“把这个换上吧,你这靴子不是累吗?”

赵姨见状,主动把塑料包装打开,还很客气地弯腰放在地上,“他早上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准备一双新拖鞋给你穿,说是自家人都得穿着拖鞋才舒服。”

木少倾拘谨地换好鞋,跟着往客厅走。

抬眼间,她有种错觉。

小朋友的耳朵红了?

从玄关走,路过餐厅和阳光房,最后才是客厅。

偌大的客厅坐满了人,数数人头,显然是有客人在场。

余照生她是认识的,最中间主位坐着老夫人,大抵就是余江枫的奶奶。

正起身张罗大家吃水果的妇人,就应是他的母亲。

心里掐算着众人身份,她的手被抓起来,十指交握。

余江枫领着她往前走,“奶奶,妈……爸,我带木木回来了。”

“爸”的称呼,声音小如蚊蝇,甚至可以含糊在这声招呼里被吞咽,然后忽略不计。

在座的人齐刷刷望过来,眼神有喜悦,有探究,还有……敌意?

木少倾敏锐捕捉到那一丝的不友善,然后与长沙发上的女孩四目相对。

最先打破安静气氛的人是奚美心,她脾气最为温和,没什么主意,只要是老公儿子喜欢的,在她看来就都是好的。

是以便起身主动迎过来,拉着木少倾的手,上下打量,嘴里不断夸赞着,“模样生的真俊,又瘦又高的,白白净净,真好真好。快来这里跟阿姨坐着,让老太太看看未来的孙媳妇。”

一声孙媳妇,让木少倾愣了神,剧情发展的太快,她有些把握不住。

余家人和她相像中有些不一样。

但是又觉得合理,毕竟自顾自标上所属权这种事,他们家称得上一脉相承。

沙发已经没有多余空地,木少倾坐在最里面,奚美心张罗着给她倒茶水,拿水果,忙得像陀螺。

余江枫搬来茶台旁的小板凳坐下,紧挨着小姐姐,像个守门的猎犬,有点风吹草动就要龇牙咧嘴。

余照生看不惯他这幅样子,鼻子闷声冷哼,“进门也不知道跟你老子打声招呼,不知道还以为你来做客的呢。”

他也不甘示弱,迅速回击,“我刚才不是喊你了吗,岁数大了听力不好,改天我买个助听器送给你,就当新年礼物了。”

父子俩这样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习以为常,只当是看戏了。

只是斜侧里伸出一直皙白的小手,端了杯茶递给余江枫,“别这么说话,给叔叔喝点茶,高兴点不好吗?”

让小魔王给老魔王递茶,这个操作显然有点离谱。

就连看惯了大风大浪的老太太都对此不抱希望,但是对木少倾这个态度却是颇为赞许,喜欢得紧。

然后,下一秒,少年就跌破了他们的眼球。

只见他黑着脸,从木少倾手里拿过那只青釉茶杯,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闭着眼往前递。

“给你喝茶。”

声音僵硬语调平平,比背课文的小学生还要敷衍。

但也仅仅是这样,都差点让余照生从椅子上跳起来。

大喊一声,“妖怪,你还我儿子!”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转学生 逃婚之后 宠你向钱看 夜行歌 一品女镖师:王爷要入赘 京华郡主 无处不飞花 农妇当自强 青云直上:权力斗争背后的刀锋 家有恶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