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西镇多得是农家乐小院子, 挨家挨户点着灯,与穿过村镇的小河交相辉映。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 砖瓦垒起的墙头上挂满了红灯笼,好在营业正常, 随便敲开一家门,便很快有笑容和蔼的老板娘来迎接。

余江枫四处打量环境,与星级酒店不同,这里干净温馨, 处处氤氲一种家庭气息。

“咱们这儿住了很多画家,过年他们也不走, 这不, 就剩下最后一间房了,还是下午刚收拾出来的。”老板娘领着他们走过院落,到达最里面一间小屋门口,拿出钥匙开门。

北方村镇的地暖比城里还火热, 甫一进屋, 手中的头盔便蒙上水汽。

他用询问的眼光看向身侧, 木少倾在外面被冻得打哆嗦, 身上披着小朋友的外套也还是冷得手脚冰凉。

索性也没什么可挑拣,她立马点头,“就在这儿吧,我有些困了。”

得到肯定,余江枫就跟着老板娘去办理入住手续,虽然是农家乐, 但是入住流程却一点儿都没简略,拿着赠送的一袋面包干回来,木少倾已经飞快洗漱完躺下了。

窝在床上,被子把脸都盖住,他凑过去,扒开一小条缝,对上亮晶晶的大眼睛。

下意识就亲了她一口,动作比大脑指令都要快。

像是根植于骨血的条件反射。

被风吹的鼻塞,木少倾瓮声瓮气地说,“快洗洗睡吧,天寒地冻的别感冒。”

摸了一把她的滑滑腻腻的小脸,余江枫钻进浴室,里面雾气还未散去,飘着洗发水的味道。

男孩子洗澡最为省事,几分钟就擦着半干的头发走出来。

床上的人已经均匀呼吸,小扇子似的睫毛在眼睑投下阴影,他钻进被子,把人捞过来圈住。

明月星河,西镇的天更清澈,风打在纱窗上发出细微声响,余江枫把窗帘拉紧,将缝隙彻底合上。

他不适应外面的床铺枕头,睁着眼睡意全无,又有点后怕。

刚才那条小路偏僻人烟稀少,要是他去晚了,真出什么意外……

想都不敢想,余江枫翻了个身,胳膊更紧了些,有些依恋。

距离一旦靠近,有些地方便不听使唤,趁着主人失神昂扬抬头。

这个地方气氛安静景色美好,倒是浪漫,要是没点动作岂不浪费。

他向来不是压抑自己的人,在这点上木少倾也是纵容迎合,所以当高大的身子覆上去,用炽热紊乱呼吸将睡梦中的人唤醒时——

木少倾睁开眼,大脑还暂停着工作,累得手指头都握不住。

她却还是乖巧的搂着少年满是筋肉的后背,嘴唇交叠,比拼谁的更加柔软,因为喜欢难舍难分。

沉沉浮浮,这一夜又格外漫长,在余江枫体力盎然的压榨之下,她睡去醒来,时而平躺时而趴着,被揉捏得像个面团子。

最终结束时,她眼皮像被贴了强力胶,正在睁开闭上的边缘来回试探。

余江枫却还是一脸神采奕奕,像个采阴补阳的妖怪。

脸凑过来,又凶又奶,“你爱我吗?”

为了不被纠缠,木少倾口齿不清地连忙回答,“爱的爱的,最爱你。”

话毕,便换来一声响亮的亲吻。

少年也窝在她身边,舒服地喟叹,开心地黏腻。

“我也是最爱你了,姐姐。”

/

风里都是梅花香,合着冰冻的水面,上面有不怕滑的小鸭子,路过的人喜气洋洋,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

这便是大年三十的早上。

余江枫去厨房等早餐,从窗户沾染这份热闹,准备早早离开的心思淡了几分。

他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热气腾腾的包子和白粥咸菜,回到房间里,木少倾还沉沉睡着。

他联系了拖车待会儿过来,把女人拍醒,抓着皙白的胳膊带她起身,“听话,起来吃早饭,吃完再睡。”

像个泥鳅似的挣脱他,木少倾重重躺回去,在松软的床铺间弹了几下,“骗人,起床后你肯定要带我去拖车。”

……她什么时候变聪明的?

余江枫尴尬地摸着鼻子坐回桌前默默吃早饭,农家的手工包子油大味香,他淡淡提议,“不然我去找老板多续几天房?听说镇上今晚有庙会,你想看看吗?”

一听有热闹可看,木少倾亮着眼睛坐起来,自从变成无业游民,她对这种人多的活动格外热衷。

好像活回去了,快要二十七岁这年,才懂得与世界和平相处。

她语气中带着欢快,小鸡啄米地点头,“刚好我可以在这里采风,作为我重拾画笔的开山之作。”

耸耸肩膀,三两口把包子吃完,余江枫每次吃饭都是神速,却又不见他像木艺似的狼吞虎咽,反而跟个贵公子似的,腮帮子都不鼓一下。

她对这件事好奇已久,却每次都观察无果。

等到战胜睡魔爬起来,木少倾吃着还有余温的包子白粥,从电视机的倒影里看清自己,头发已经及腰。

她扯了扯发尾,又软又细,仔细看还有几缕分叉。

从今天开始却已经不能理发,她苦恼地计算着日子,去续房的少年却已经回来了。

身上带着寒气,不顾抗议,第一件事就是弯下腰用冰凉的脸颊去蹭她的鼓囊囊的腮帮子。

好冰。

木少倾推她,然后主动提出要跟着去看拖车,“让你对独自去太有负罪感,顺便回来的时候我们也买点啤酒,过年总不能太寒酸。”

只怕负罪感是假,想喝酒是真。

少饮适量他还是允许的,毕竟本身也是个小酒鬼,谁也别太苛求谁。

余江枫笑起来嘴角翘的弧度很小,但又很深刻。

他抽出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对上愤愤抬起来的眼睛。

为什么有人天生眸子是琥珀色的,眼角还是吊着的。

让人看起来真想亲。

余江枫轻轻吻上她柔软的眼皮,一想起世上还有千千万万人看过这双眼睛,就心生妒忌。

/

拖车救援来得准时,约定好上午十点到,真就一秒钟都不差。

小情侣两人蹲在路边,对这份一丝不苟表示钦佩。

说话时白色哈气像烟草似的萦绕在人群之中,当场用手机扫码付款,同时被带走的,还有油尽灯枯的哈雷。

木少倾牵着他的手,老天给面子,春节天气极好,阳光落在身上,竟生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从小穿传过去,到达农家乐,步行也就二十分钟。

她不娇气,就算是穿着高跟鞋狂奔二十分钟也可以。

反倒是近来愈发成熟的余江枫又闹腾起来,死皮赖脸要背着她回去,并且扭着眉头,严肃表示,“让自己的女人徒步这么久,你在侮辱我作为男人的尊严。”

……

罪名太大木少倾担不起,到时候变成男性公敌可不得了,她只能听话,爬上已经低下的宽肩。

一只胳膊都圈不过来,她被身下人站起来的动作吓得手忙脚乱。

最后还是双手勾住他脖子,整个人趴在上面,两条腿在他手掌上,随着步伐走动一翘一翘。

小路上满是落叶,踏上去的声音就像交响乐,木少倾趴在他背上,又结实又宽阔,让人昏昏欲睡。

为了打起精神,她开始寻找话题,“我觉得这里真好,小镇上的超市一应俱全,往南走还有几家装潢漂亮的咖啡厅,北边有小酒吧,旁边还有日料店。”

余江枫低着头,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回答一两句,“经营得下去吗?这里经济也不好。”

“大多是画家们为了充实生活所来办的,收入只是其次吧。以后我们也来这里开一家店吧,我想想,我们要卖点什么?”

往前就是森林小路的出口,余江枫背着她走得极慢,享受两个人独处的小时光。

他低声笑起来,“让小龟和小橘多生点孩子,我们可以开宠物店。”

“……你是魔鬼吗?为什么这样热衷于让一只王八和猫作夫妻?”

“小橘作为一直白吃白喝的外来母猫,难道不应该为这个家的开枝散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吗?”

围绕这个无聊又天马行空的话题,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期间余江枫还威胁她,“再打我脑袋,小心给你扔进河里。”

说着,身子还真的晃了一下,木少倾锁住他的喉咙,“别别别,我真害怕,你一晃我就头晕。”

毕竟这个身高太容易让人恐高了……

二十分钟的路他们磨蹭了半个小时还没走完,余江枫背着她却身如无物,脸都没红。

铃声一遍遍响起来,木少倾在指挥中从他的衣服里兜掏出手机,屏幕显示一串数字,“没备注,接吗?”

生活经验,她觉得没有存储的号码都是诈骗或广告。

“接,放在我耳朵边上。”

言听计从,她被这份高度挟持,一丁点都不敢反抗,把手机听筒对准他嘴边。

镇里已经开始庆祝新年的活动,锣鼓喧天从某个方向传过来,木少倾侧耳,既没分清方向,也听不清电话内容。

通话时间很短,从头至尾余江枫都没吭声,只在最后发表了意见,“看情况吧。”

然后他别开头,示意身上的人可以把东西收起来。

农家乐近在咫尺,木少倾连走路的权利都被剥夺,显得无所事事。

正趴在他身上蹭脸。

变听见从男孩胸腔传来说话的震动声,还有闷闷的他的声音。

“我爸妈邀请你去老宅吃年夜饭,想去吗?”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这个干部懒到出奇 亲亲,建议反派篡位呢 临时同居[娱乐圈] 乡野村医(乡野妇科男医) 师傅门前桃花多 我在虫族做直播 惊悚直聘[无限] 后劲 济世救人森医生 梦里飘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