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木氏更名的消息一大早就在当地新闻频道滚动播出, 成为雄龙商业版图的一份子,刘显雄为了宣传还亲自到场剪彩。

换了频道, 木少倾抱着小橘,突然觉得有点无聊。

家里无人驻守, 小朋友大清早就跑去工作室忙,她不想跟融资团队碰见,干脆就请命老实呆着,无所事事。

干脆换上衣服跑到油画仓库拿东西, 以前剩的加上七七八八买来的,画架支在书房最中央, 抬头就是窗外的蓝天。

岁月静好, 她提起笔来构图,摇头晃脑对着画纸凌空描摹许久。

还没能切实下笔,缠人精又找上门来,分享了一条大众点评商家信息, 是新开的云南菜馆。

“吃吗?”

评论里图片拍得好, 光线摆盘都惹人垂涎, 木少倾划了几下, 还是没能忍住诱惑,关掉炉灶上的汤锅,“我去找你。”

餐厅就在与慕写字楼旁边的商业大厦楼顶,已经开始放年假,六层楼被挤得熙熙攘攘,她穿着白色针织外套艰难地挤来挤去。

头发不知勾在谁的包袋五金件上, 拉得头皮疼。

木少倾回头去解,有人却先她一步,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拯救那一缕卷发,她仰眸,是不知从哪蹿出来的小朋友。

他看上去心情不佳,收拾头发的动作小心谨慎,瞪了那个拿包的女孩一眼。

……

女孩也是莫名其妙,眼神在他们之间扫了几遍,木少倾顿觉尴尬,连忙拽着少年离开,穿过层层人群努力往楼上走。

修长的胳膊伸过来将她圈住,余江枫走起路来阻力比她小许多,步伐稳健飞快,他有点后悔带小姐姐来这里吃饭。

磕磕碰碰的,又是蹭胳膊又是蹭腿的。

好不容易到了云南菜馆门口,排队长龙一路延长到隔壁,门口叫号排到二百多,好在余江枫有先见之明,提前拖人拿了号。

在原地站了没有十分钟就被叫到,木少倾兴致高涨,拉着他赶紧进去。

自从不去公司上班后,她穿着打扮的风格变了许多,追求休闲放松,今天也只是在连帽卫衣外面套了一件长款针织长外套,下面套了一双过膝高筒靴。

两条腿像小杨柳似的又细又长,余江枫在后面看得直发愣。

刚坐在皮质长椅上,就有一件军绿色夹克盖上来,木少倾愣神,神经大条的拿开,“我不冷,这里面空调开的很足啊。”

那只大手不罢休,又扯着衣服给她包上。

凶巴巴恶狠狠,“听我的话,乖一点!”

这种呲牙咧嘴的样子……木少倾抿了下杯子里的玫瑰花茶,忽然就想起家里喜欢骂骂咧咧的小橘来。

//

虽然被冠上网红餐厅的名字,但是味道却不是徒有虚名,酸辣味道做的正宗,木少倾吃的津津有味,饭量都比平时好了不少。

把盘子里的炸猪皮都挑拣出来,余江枫眉眼深邃,全夹给她。

“这个太好吃了吧,”木少倾也不客气,一小口一小口地往嘴巴里塞,忍不住赞叹,“尤其配上酱汁,我们以后回家自己炸吧。”

又给她倒上花茶,余江枫点头,“好,我给你做。”

被宠溺的心满意足,她笑得像猫儿,嘴角微微翘起来,在头顶小吊灯照耀下很是乖巧。

男孩摸摸她的脑袋,也跟着笑起来。

如果没有遇见那个人,这本该是完美无缺的情侣聚餐。

缘分很奇妙,只有过一面之交,木少倾却把她的容貌深深根植于脑海,无论再高级的橡皮擦都抹不去痕迹。

她匆匆低下头,想要和那双越过层层人海而来的眼睛错开,甚至在心底默默祈祷不要被认出来。

那时候,木少倾只有十二岁。

但就和她的记忆深刻一般,那个女人就像是发了疯似的冲过来,跟记忆中有些相似的容貌碰面。

也许这并不是偶然,木少倾恍然,拉起刚付完钱的男人快步离开,有些紧张又有些愤慨。

如果不是害怕沾染上多余的麻烦,她肯定要上前狠狠质问一番。

余江枫迷茫地频频回头望去,“谁啊?邵云辉吗?”

说着就要撸起袖子回头算账,被怀里的女人拽住,木少倾皱着眉,“我刚才看见木艺的亲生母亲了。”

没想到她还在临市,似乎还在寻找木家人。

摸着正怦然作乱的心口,她察觉到些许不安,发短信给木艺,一再强调不要回花园小区去。

如果是打探消息找到了他们的踪迹,她很可能会去那里守株待兔。

“其实你弟也老大不小了,没必要这么草木皆兵,很多事情他自己都能解决。”握着方向盘,余江枫试图跟她分析。

然而木少倾没什么软肋,偏木艺算一个。

她不同意,扬起好看的一对柳叶眉,马尾甩来甩去,“木艺现在又要轮科室实习,还要准备申请国外大学,不可以分心的!”

他才十岁就被抛弃了,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现在好不容易长大成人了,凭什么被人祸害。

木少倾头倚在车窗上,忧心忡忡,“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才十二岁,那时候木艺七岁,我没见过他,只是从别人的风言风语里听说过,说我爸有了个私生子。”

“反正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说起木艺的名字,后面总是要带着一句私生子。刚知道时,我真的特别恨他,觉得要不是他,我们家怎么会支离破碎呢。”

夜光沉沉,长路漫漫。

直到木少倾长大了,终于从小木艺那里汲取到些许温暖时,才终于幡然醒悟。

私生子这个词语,本来就是成人的遮羞布,他们不管不顾生了孩子,却让无从选择的婴儿承担骂名。

太自私了。

“她走了这么多年,连个电话都没有,我不相信她是真心想念木艺才出现的,”捏着眉头,木少倾有点犯愁,“我就是怕木艺到时候……空欢喜一场。”

腾出手捏捏她的脸。

余江枫眼睛里面都是她,“不会,之前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在乎他,这就够了。”

//

墨菲定律说明,事情的负面因素无论多么微小,但它总有发生的可能。

两个人回家时没想到久未露面的木艺也在,正趴在沙发上跟小橘玩耍,确切的说是正在单方面欺负一只独眼猫。

他刚洗了澡,头上还湿漉漉的,一笑起来就有种憨态,特别兴奋的跟他们打招呼,“哇,家里养猫你们也不告诉我一声,太不仗义了吧。”

看上去并无异样。

木少倾弯下腰来脱鞋,笑得勉勉强强,“楼底下捡来的,受伤了也没人愿意领养,我干脆就留下了。”

然后她心里装不住事,走路同手同脚,生怕别人没发现她的僵硬。

余江枫见状忍不住扶额,平时挺伶俐的小姐姐,怎么碰见家里人的事就总是犯傻,在公司那种杀伐决断的气势去哪了?

为了救场,他拿出冰箱里最后一瓶冰啤酒,忍痛割爱扔给小叔子。

“快去把妆卸了。”

他给了台阶,木少倾连忙点头跑回了屋子里。

木艺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得有机会解解嘴馋,登时牛饮了半瓶,舒心舒肺地深深喟叹了一声,“爽啊,不过我姐今天怎么了,奇奇怪怪的,还跟我发消息一定别回花园小区,顾阿姨不是昨天就走了吗?”

面不改色,拿开正在身上荡秋千的猫,余江枫打开电视,“怎么,我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大佛了,还非得回以前的屋里睡比较香啊。”

“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有点东西还没拿过来。”

正说着,木少倾从卧室里冲出来,手中提着一个巨大的编织袋,塞的鼓鼓满满,“哐叽”扔在那儿,“喏,你所有的东西都在这,牙刷牙膏都没扔。”

说完又风风火火跑回屋里去,紧紧关上门不再出来。

看看那个被扎紧的袋子,又看看正窝在沙发那头看人流广告的男人。

木艺脑袋转不过弯来,但总觉得气氛非常诡异。

好不容易熬到各回各屋,木少倾还趴在被子里进行自我反应,听见开关门的声音,立马回头,带着哭音,“我好没用啊。”

无可奈何地摊手,余江枫单手脱掉T恤,一步垮上床,把棉被里的人挤到另一边,“虽然你表现得特别明显,但是好在你弟也不聪明,估计他想不通就翻篇了。”

听上去是事实,但又不是好话,木少倾跟只兔子似的蹬了他一脚,然后又成功被捕捉,拉进结实的胸膛里被为所欲为。

“哎,我心烦意乱的,没有心情。”她软乎乎地推了几把,但也没有作用,少年已经进入状态,天塌下来也能纹丝不动。

他压住她不安分的双手,抬高禁锢,然后肆意掠夺,把空气压榨的一丝不剩,惹得木少倾只能伸伸两条细腿表示不满。

玉白的身子横在那儿,余江枫眼里就再没有其他,什么小叔子的悲惨生活,或者工作室的融资大计都要通通靠边,只有这阵香甜味能取悦他。

意乱情迷间,他努力安抚怀里的人,却又懒得说话。

只一遍遍重复,“乖,听我的话。”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我和天敌谈恋爱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 这个微博有点怪 随身空间闯九零 绿帽的哀号 医品宗师 掌心宠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不朽 重回90之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