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车厢内陷入难捱的沉默。

邵云辉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 当即面子有些挂不住,但是努力回味木少倾的言语, 确实看清了她的决心。

也许她说得对,所有的放纵都只因为那个人, 而不是她原本想要接受。

这就是因为喜欢而节节攀升的容忍度。

意识到自己永远无法达到的位置,邵云辉说不上是愤怒还是酸涩,回忆起第一次见到木少倾,她愣头愣脑的, 从会场的大门探出来悄摸摸看,差点被保安当成黑媒体赶出去。

反观现在, 她带着红绳的手腕依旧纤细, 但是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那双眼睛坚定而冷漠,不再因为旁边的人而波动半分。

这就是时间。

眨眼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邵云辉倚在座位上,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充斥心头, 可他是邵家的独子, 自小只有别人把好东西放在他眼前的道理。

“木木, 我说了, 我不会放弃的。”

虽然渐露疲态,可是要强在这份感情里占据了上风,很长时间了,一直到往后的日子中,邵云辉都没能分清,除了要强, 他对木少倾的喜欢到底有几分。

省道的灯有几盏是坏的,路过时便会沉入深夜。

这才发现异端,邵云辉坐直身子,对方向越发迷惑,突然有些心惊,他问,“你这是要去哪?再往前开就要出临市了。”

往南一直走就是临市的佛云山,过了盘山公路就是河湾市。

木少倾不出声,踩着油门疾驶,终于到了山路上,七拐八拐的,她也不减速,眼神比黑夜还要暗,嘴唇紧紧抿着。

突然,她又问,“看上去你真是非我不可,但我只要活着就不可能答应你。”

“不然咱们一起去死吧。”

那时她笑起来,小梨涡和白色的小虎牙,模样可爱但又透着阴沉,眼看着前面就是大拐弯的地方,她却把着方向盘直直冲了过去。

往外便是生死一瞬。

邵云辉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力气和反应速度,霎时伸出左腿,也不管踩没踩到她的脚,拼了命的往刹车上踏。

在撞上盘山护栏的前一秒钟,车子终于稳稳停住,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从这里可以看见两山之间的星星,一望无垠,像流动的光带,在临市就看不到这么漂亮的景色。

木少倾卸下力气,侧目向副驾驶,笑容比方才更下夺目。

“打从记事起,我就觉得活着比死亡困难许多。那时候外婆跟我说,人死了就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所以我就总是在计算,哪一天去做星星最合适。”

眼泪不自觉便掉下来,她真的太累了。

她眸子里都是一触即碎的脆弱,“不论是木帆,还是顾漫云,亦或者是你,你们有把我当做人来看吗?我是工具,是物品,但我算是个人吗?”

这个问题,似乎无人能解答。

如果说她是,那些人的恶行又怎么说?如果说她不是,那又凭什么拿人的标准来为难她?

这世上有的是问题,邵云辉余惊未消,满身都是汗。

可是他却忽然通透了。

他不是余江枫,所以无能为力让木少倾接纳,如果死亡可以和她相结合,他却是一万个不愿意的。

如果是那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呢?

大概率会愿意吧,毕竟他那种愣头青,为了儿女情长什么都能豁出去。

//

邵云辉在原地下车,说一千道一万也不愿意跟着木少倾回市里,他笑得发自内心,“我比较惜命,还是叫司机来接我吧。”

不勉强他,木少倾调转车头又回家去。

从后视镜看见邵云辉在挥手,那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终于称得上和平。

再回到花园小区时已经快凌晨时分,从背包最深处掏出家门钥匙,她闻见了一股油烟味,当即便皱起眉头。

轻轻推开,果然,顾漫云正在那里做饭。

这个时间吃饭,她良好的养生时态表呢?

但是木少倾心知,她们远远不到可以互相寒暄的交情,就像看见她进门,顾漫云只是探出头看了一眼,而后神色淡淡地回身去继续忙碌。

她去卧室和木艺的房间收拾东西,瓶瓶罐罐打包带走,最棘手便是鱼缸里的小鳖。

好在顾漫云对待动物还算仁慈,毕竟信佛,竟然给它换水喂食。

只是水面上漂浮着的几根白菜叶子看上去纹丝未动,木少倾抱起来,有点心疼,小鳖也把头伸出来,又黑又丑的小眼睛盯着她看。

从洗手间找来一个塑料小桶,放上浅浅一层水,她大包小包地往电梯上运送,从头至尾,家里的两个人都没有交流过。

像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关上门,抽烟机的声音也安静下来。

隔着一道墙,心却有千里万里远,木少倾感受着电梯的下坠,心里别提有多轻松。

如果是人生是一块可以随意书写的黑板,那么她现在就像是被黑板擦洗刷清理,撤销掉所有的错误方程式。

视频通话又发送过来,她看了眼,怕影响驾驶,转换成了语音通话。

男孩赖叽叽的声音立马响起,“哼哼哼,姐姐我吃完饭了,想你。”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多小时,她皱眉,羡慕年轻人多吃不胖的体质,“东西我收拾好了,现在往家里走。”

“嗯,要把我们的衣服挂在一起哦。”

“好的,小少爷。”

车子缓缓在小区内行驶,花园小区建造年份比较早,停车空隙比较紧密,晚上在这里面都得加着小心,否则不知怎么就会蹭着了。

正聊着天往大门口走,车前面忽然窜过一个影子。

木少倾吓得急刹车,惊呼了一声,语音那边声音也收紧,“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好像撞到东西了,等我下车去看看。”

不顾余江枫的阻拦,她迈着长腿走下去,绕着车子转了一圈也没发觉异样,心想着可能是自己多心,便又拉开车门准备离开。

“喵。”

熟悉的声音传来,木少倾四处看了看,最后还是弯下腰,终于从车底下发现那只小东西。

喂了好几次的那只小流浪猫此时就躲在那儿,缩成团不停地叫。

伸手去拽它,居然也没有跑,木少倾心里诧异,揽着它的胳膊立起来。

趁着小区太阳能灯仅剩的光芒。

她看见小猫已经满是鲜血的左眼。

//

绕着全城转了很久,还是没能找到还在营业的宠物医院,小猫窝在木少倾临时找来的小纸箱里,情绪平和了许多,不再疯狂地叫唤。

只能带着它先回家,她先把别的东西放在车上,只带着猫和小鳖上楼。

把纸箱放在客厅中间,木少倾才发现这里没有医药箱,左思右想,又去楼底下便利店买了酒精棉球。

视频打开,小朋友那张脸离镜头要多近有多近,恨不得钻过来似的。

黑琉璃一样的大眼睛探究着,看见木少倾正盘腿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乌漆嘛黑的小脑袋,正神色专注地给猫擦眼睛。

伤口被酒精刺激,小猫痛的嘶哑咧嘴,尖叫连连。

按着它的四肢,木少倾手忙脚乱,只能向屏幕上的人求助,“我这样处理能行吗,不会折腾得更严重吧。”

“人能用猫也能用吧,伤口遇到酒精会痛这很正常啊。”

余江枫有些不经心地靠在床头上,厉害长的些,凌乱地搭在额头上,不只是眼珠,连发色都是乌黑没有杂色的。

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小姐姐身上。

她的表情、动作,甚至一根头发丝在他眼中都极具美感。

啊,好想回家抱抱她。

“姐姐,你弄好它,我们视频睡觉觉吧。”

正忙着给小猫清理,酒精棉擦下来的血痂弄得人心惊肉跳,木少倾气得牙痒痒,“太过分了,怎们能下这种狠手啊。”

戳瞎一只眼有多痛,无法想象。

怪不得它连警惕都顾不得,只想着跑到她车底下求救,估计是被痛苦折磨地生不如死。

“姐姐,你怎么不看看我。”

好不容易擦干净,眼珠肉还往外翻着,木少倾现在只想赶紧到明天,可以带它去看医生,“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好在它另外一只眼睛还是好的。”

……

怎么回事。

余江枫坐直身子,嘴角又开始往下耷,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连流浪猫的醋都要吃,“我生气了。”

说罢便中断了视频。

小橘猫不再尖叫,可能是被清理伤口之后也觉得舒服了些,便心安理得窝在她怀里伸舌头舔毛,乖得很。

它本来也不大,更是没见过它妈妈,说不定是被投毒了。

早先花园小区里不少流浪猫,有些好心的会收养,也会送到救助站,但是有些比较反感的,会在草坪里投毒,自那之后,猫的数量眼见着便少了许多。

有些心疼地把它又放回纸箱子里。

垫上小朋友给她买的毛绒坐垫,又软又暖和,想必能睡个好觉。

处理好这个小东西,木少倾赶忙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累得小腿抽筋,一心想着赶紧昏睡过去。

面霜还没涂完,铃声又孜孜不倦的响起来。

她看了眼时钟,这次冷战超过了半小时,很有进步。

不慌不忙地接通,她继续涂抹自己那张需要精细护理的脸。

“姐姐——你为什么不给我打回来?我等了二十九分钟三十六秒钟啊啊啊啊!”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当真 医武高手 乡村满艳 穿成亿万总裁他前妻[穿书] 再敢躲一下试试? 夫君他是科举大佬 浮世浮城:后青春时代 陈年烈狗/陈年烈苟 人设之王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