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三到周五也只需要一晃眼的时间, 头天晚上,余江枫躲在被子里消极怠工, 要带的行李被散落在屋内各处。

从花园小区搬到这几天功夫,他竟能把一间空荡荡的精装房填塞得无处落脚。

木少倾像个老妈子似的跟在身后捡起来, 然后压着脾气轻轻在他被子卷上踹了两脚,“你牙刷要带吗,还是用酒店的就好了?”

“……我不刷牙。”

臭死你,她翻白眼, 还是操心劳力地给他装了一套旅行洗漱妆,还贡献了两贴面膜, 叠摞放进箱子里, 语气柔柔的,声音亮亮的,“北京更干燥,你要是觉得皮肤干, 就自己保养下。”

“……我不洗脸。”

被子卷说话间蠕动了一下, 像个大肉虫子, 她无可奈何地盯了会儿, 还是叹着气继续装衣服,叠的方方正正封在密封袋里。

听不见她说话,余江枫忍不住钻出头来。

看见坐在地上神情专注的小女人,他心中沮丧,说好了以后再也不闹小脾气的,要做个成熟男人作为她的倚靠。

耷拉着眼皮, 他跳到地毯上,地暖闸口打开,毛茸茸下是暖意与舒服。

余江枫把下巴垫在木少倾头顶,抵地她头皮痛,腾出收拾东西的手摸小朋友的脸,入手又滑又嫩。

每天只用大宝的人,为什么皮肤这么好?

真是苍天不公。

木少倾用背撞他,撞上厚实胸膛,突出的蝴蝶骨可以描绘出形状,像是本来就生于少年的一根肋骨。

“姐姐,你跟我去嘛。”

又来,木少倾耳朵今晚被这句话磨出了茧子,她摇头,耐心安抚,“去两天而已,你快点解决事情早些回来,我这两天抓紧把木氏出手,以后就轻松许多了,你去哪我都跟着,好吗?”

可以说“不好”吗?

少年歪着脑袋,用下巴一下一下撞着她,还是败下阵来,双手从她肩膀处绕过去,把叠好的衣服按次序摆放进剩余空间里。

“我自己来,你坐在这里陪我。”

成为抱枕吉祥物,木少倾窝在他胸膛,时不时指点,有点羡慕他手臂的长度,便伸出自己的胳膊跟他比较。

无从比较……

在一起这么久时间,小朋友最大的乐趣就是研究她,头皮上长一颗逗逗都没办法逃出他的法眼,手臂长度却是首次发现。

他有些惊奇,兴致勃勃,“姐姐,你好像那个!”

“哪个?”

“就是很出名的一部日本动漫,几乎所有人都看过吧,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每天放学都要守在电视机前,等我想想。”

日本动漫,木少倾沉思,她童年都是被顾漫云送进各种各样的特长班,学芭蕾,学唱歌,学着做一名容易嫁给富商的小名媛。

但是她倒是瞥着同学的画册看过几眼,都是很漂亮的角色。

隐隐有些期待,她回眸,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等待最终的答案。

余江粉也被调动起兴趣,拿过手机搜索图片,然后咧着嘴把屏幕递到她面前,“喏,你看,就是这个,他叫亚古兽。”

啊,原来是恐龙啊。

木少倾淡淡笑了一下,“挺像的。”

“是吧,你看这个小短胳膊……啊啊啊,你干嘛把我行李箱翻乱!”

从怀抱里离去的女人侧身微笑,“不好意思,胳膊短,控制力不太好。”

//

第二天,余江枫自己定了闹钟爬起来,连头发都来不及抚平,就趴在主卧门上哀嚎,“呜呜,姐姐,你不送我去机场吗?”

“我快来不及了,连早饭都没有吃。”

“姐姐,姐姐,我好难过啊,你快起来抱抱我。”

屋子里到处充斥着撒娇的呼唤,木少倾从巨大的双人床上醒来,没有被压榨的早上真是神清气爽,看来小别胜新婚是有道理的。

她坐起身,慢吞吞走过去把锁扭开。

身材高大的少年真像个大犬似的扑进来,手脚并用挂在她身上,差点将睡意朦胧的人给扑倒在地。

木少倾吓得手脚扑腾,下意识把腿挂在他身上,“你又发疯!”

“谁让你把我赶出去的,我昨晚失眠了,现在还要去赶飞机,没有饭吃没有水喝,孤枕难眠,只身前往遥远的国都……”

他像个唐僧似的念念叨叨,木少倾一个头两个大。

只能及时叫停,无限包容地亲亲他嘴角,语气又甜又香,“那你去洗漱,我给做早餐,然后送你去机场。”

她反正是有高超的本事,不然怎么有只无形的手,可以瞬间撩起他三尺高的火,又能霎时把那火按灭,只剩下春风掠过。

对着镜子刷牙,余江枫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洗漱穿戴好,他从房间里拖出行李箱,木少倾已经把早餐摆盘装好放在桌上,此时正站在窗前接电话,神情冷凝,似是遇到了难题。

乖乖坐下,头发刚才沾过了水,少年变成顺毛模样。

鸡蛋三明治两三口被消灭,他抬起头,眸子里流转着星河和水光,异常温顺,“你公司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叫车过去。”

事出反常必有妖,木少倾才不相信他,今天她拍拍屁股走人,小朋友明天就有一百个理由跟她闹别扭。

她戳他的头,短发扎手,手感很好。

好心当成驴肝肺,难得善解人意一次却不被领情,余江枫悻悻地起身自己拿牛奶,打开冰箱才发现饮品层空空荡荡。

“家里没有牛奶了。”

木少倾盘腿走在沙发上发讯息,闻言头都不抬,“嗯,晚上我去买。”

……

空气冷了一瞬,她后知后觉地仰起头。

小少年站在冰箱前面沉着脸,眉头拧成麻花状,两道剑眉高高扬起,一字一句,“你前天晚上不在家,我打电话问,你说去超市了。”

心虚地摸鼻子,木少倾忙不迭站起来,穿戴整齐,“时间来不及了,咱们赶紧出门吧。”

行李箱被拽地发出刺耳响声。

余江枫冷着眼,一言不发地摔门而去。

//

一路无言,木少倾握着方向盘,好几次想要出声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她抿着嘴,欲言又止,神色黯淡。

副驾驶上的人也不见得好到哪去。

他抱着双臂,目视前方,心里天人交战,一方面生气她有事瞒着他,另一方面又心疼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还不敢给人倾诉。

这都是积久的习惯,把苦水咽下去,悄无声息地疗伤。

想到这,他神色又缓和些许,总不能在争吵中分离,他深呼吸,努力压制住自己暴躁的情绪,尽力让语气正常,“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吗?”

诧异于他这次的平和,木少倾倒是万万没想到。

总是想着让别人理解余江枫,告诉大家他很优秀,有才华有能力,可是她自己却是最具刻板印象的那个人。

以为他永远都长不大,是个需要哄骗的孩子。

原来男孩变成男人,是这样迅速而不易察觉的事情。

她嘴角不自己觉挂起笑容,梨涡盛满着欣喜,“我是去见刘显雄了,和他谈谈收购条件,你们有过矛盾嘛,所以我就没说。”

“不过这次他很老实,很规矩的跟我谈了些事情。”

回想起那晚上,小朋友电话打进来时,刘显雄正在安分的喝茶,连逾越的话都没说过。

只是她鬼使神差的,非要编造出一个谎言。

不知道是为了骗谁。

矛盾解开后,两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从停车场到登机口,她又逃不开被挟持的命运,余江枫喜欢搂着她的脖子,半个身子都靠着她。

半是走半是被拎着,见到余江枫的新秘书,木少倾出了一脑门汗。

秘书是柳轩专门为他聘的,说是不带帮手去谈判显得很弱势,当然谁都没问,两个人面对一整个公司的人,难道很强势吗?

业务多了,余江枫确实需要一个帮手,男孩行何,长相平平无奇,心思却很灵活,上手很快,不需要花费多余的心思去培训。

何秘书第一次见到木少倾,只从他们的姿势就能判别出关系。

立刻笑得亲切,“余总好,余总夫人好。”

一声“夫人”彻底取悦了余江枫,他满眼赞许,拍着他的肩膀,表示“年轻人,你前途无量,我看好你”。

夫人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这个称呼很老套。

勉强笑了笑,她看了眼时间,“登机牌办好,马上就到时间了,你们这个航班准点到。”

何秘书立刻拿出来,“我已经弄好了,夫人。”

……

看在小朋友如此喜欢的份上,木少倾发作了几次还是没拒绝,只是尽量减少存在感,直到送他过安检时,才出声嘱咐,“到了那边一定要注意身体,出门要穿厚外套,我可会不定时检查的。”

男孩头靠在她头顶。

不舍地哼哼,“那你要给我发视频,而且不准再对我撒谎了,好不好。”

双手捧着的脸,木少倾逃开这份来自身高压制的欺负模式,“答应你答应你,去吧。”

余江枫恋恋不舍地一步三回头,眸子里除了她谁都看不见似的,就差委屈巴巴地跑回来。

何秘书拿着帮他拿着手提包,被虐的六神无主,小跑着把东西放在行李架上。

飞机缓缓升空,他看见自家老板正扒拉着窗户往外面看,估计也只能看见一眼望不见边际的跑道而已,可他就是如此舍不得。

半个小时后,何秘书坐在位置上昏昏欲睡。

余江枫拿着融资计划做最后修改确认,笔尖在白纸上划出声音,呲啦呲啦的像一首安眠曲。

后来好像有人走过来,是女人的声音,甜美嗓音下裹着标准普通话。

“先生,请问需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谢谢。”

声音冷冽得何秘书惊醒,他不可置信地侧目,只见余江枫板板正正坐在那,头也不抬,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他刚才不是这样的。

他刚才还是个嘤嘤怪。

何秘书看见空姐遗憾离去的背影,不知怎么的,感觉自己又吃了一把狗粮。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热门: 反穿后我成了四个死对头的白月光 娇经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和“柔弱”师弟HE了 穿成男配的心尖宠 特工重生之都市新农民 穿成炮灰O后他们献上了膝盖 鹿门歌 红男绿女 青眼影沉沉